血染侠衣 正文 第十八节 没落尘埃浮宝佩(二)

作者/恋恋舞侠情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夜深了,柳白却没有睡意,今日生了好多事,而她还当上了代掌门人。rg这一切太突然,她还接受不了。

    柳白从柜子里取出父母留给她的一块方形的青铜牌子,用丝帕轻轻地拂拭起来。牌子一面雕刻了些她看不懂的梵文,一面刻着奇怪的图形。她托腮倚坐在桌前,看着烛台上跳跃的火苗,思绪飞到了许多年以前。

    有记忆以来,她就和娘亲住在山中木屋里,爹爹经常出远门,即使回趟家也是匆匆忙忙。除了几个家仆外,她没有见过其他人。三四岁那年,她的爹爹带着一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匆忙赶回家,娘亲急忙领着她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藏起来,叮嘱她待在那里不要回家后就匆忙离开了。可是,她在那里等了很久很久,也没见爹娘前来寻她,她只好自己凭着记忆寻找回家的路。好不容易回到家,看到的却是爹娘和家仆们的尸,爹爹的怀里还抱着那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女孩浑身是血,惨不忍睹。她知道是娘口中的仇人来寻仇了。伤心欲绝的她伏在爹娘身上哭了不知多久,声音哭哑了,泪水也流干了。她跌跌撞撞地下了山,行乞为生。直到那一天,她遇到了掌门和几位师兄,她的人生才生了转变。

    “王叔,我要糖葫芦!”一个男童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糖葫芦,她记得爹爹有带回家给她吃过,那好吃的味道,她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下意识地看向声音的来源,她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锦衣的富家男孩,秀气的脸蛋,比她要矮一些的个头,走起路来还不太稳当,身边跟着几个更高更大的男孩,像是些家丁保镖。

    只见那个王叔恭敬地回答:“公子,教主交代,您不能随便吃外面的东西,会吃坏肚子的。”

    吃坏肚子?糖葫芦不是很好吃的东西吗,怎么会吃坏肚子呢?她不理解。肚子“咕噜咕噜”地又叫了起来,她好饿。

    “我不吃,给他们吃,好吗?”富家男孩指了指身后比他大的伙伴们,恳求道。

    “好。”王叔恭敬地回答,转头对那群家丁男孩:“我去买糖葫芦,你们保护好公子!”接着,王叔把所有的糖葫芦都买回来了。

    好好吃的样子!她下意识地朝糖葫芦跑去,她好饿!

    “你这乞丐,滚开!离公子远!”有个家丁男孩冲过来,挡在她和糖葫芦中间,手里拿了把明晃晃的匕。

    “我要糖葫芦!”她哭喊着,眼中只有糖葫芦。她不顾一切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撞在匕上。

    “不要杀人!”富家男孩跑过去推开那个家丁男孩,自己没站稳跌倒在地,他的手腕被匕划了一道,鲜血流了一地。

    “公子!”王叔冲过去扶起他,着急地,“您不能流血的。”完,利落地给男孩止血包扎。

    她看到散落一地的糖葫芦,高兴地跪在地上伸手就要捡,完没意识到自己被那些家丁男孩团团围住,命在旦夕。

    就在这时候,掌门和师兄们出手,从那些家丁男孩中解救了她。

    后面的事情她不记得了,可前面那些片段她却记忆犹新,她甚至还记得那个富家男孩的相貌。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把柳白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她赶紧前去开门,门外是郭强。

    “大师兄,您这么晚还没有睡啊?是不是找我有事?”柳白请他进屋坐。

    “我看师妹屋里的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是不是睡不着啊?”郭强关心地。

    “嗯。”柳白头。

    “我也睡不着。没想到掌门曾经回来过。”郭强,“不瞒师妹,我和二师弟先前都很担心掌门会遭遇不测。现在看来,是我们多虑了。可当年掌门又为何不辞而别?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我想掌门定有苦衷。”柳白。

    “我想也是。可掌门这一离开,对门派影响真的很大。想当年,掌门才智无双,不知受多少武林人士敬仰。她更凭借一套‘雪花剑法’打败了武林中无数的高手,被武林人士尊称为‘雪之仙子’,而咱们门派的江湖威望也很高。后来,咱们雪花派还携手很多武林同道一同围剿黑驼山,给了百毒神教致命的一击。”郭强回忆起二十多年的往事。

    “二师兄也和我提起过。那时候掌门同崔臻师叔处处与百毒神教作对,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柳白为掌门感到自豪。

    “不错,其实,掌门和百毒神教的教主夫人之间有着不少恩怨。”郭强。

    “原来如此。”柳白道。

    “围剿黑驼山后不久,掌门就出了趟远门,之后便和我们失去了联络。在掌门出远门期间,崔臻师叔觉得已助掌门了结了打击百毒神教的心愿,便带着他的弟子们归隐外域。没想到师叔刚离开不久,掌门就失踪了。要不,有师叔在这坐镇,我们又怎会落得……”郭强无限感慨,竟不下去。

    柳白皱起娥眉,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

    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良久,郭强才道:“不这个。新招募的弟子明日就会上山,你这个代掌门到时肯定闲不了,还是早些休息吧!”着,他站了起来。

    “明日又该如何是好?”柳白颇感无力地。

    见她如此,郭强安慰道:“师妹,别把事情想得这么复杂,你不是一个人,这么多师兄弟在你身边呢!以前多大的困难我们不是都一起克服了吗?”

    想想也对,柳白深吸了口气,娥眉终于舒展开来。

    “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记住,船到桥头自然直。”郭强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知道了,师兄。谢谢你。”柳白觉得神经不那么紧张。

    “那好,不打扰你休息了。”郭强着就要离开。

    柳白突然想到个问题,便问:“师兄还记得当年和掌门一起救我的事吧?那是什么地方?”

    “湖北的高阳。怎么?在想以前的事?”郭强道。

    “高阳?那不是在巫山附近?”柳白自语道,随即又问,“那些欺负我的男孩们后来怎么了?”

    “我们给了他们一教训。”郭强答,“不过,现在还真后悔。”

    “啊?”柳白不解。

    “当时应该杀了他们。”郭强狠绝地。

    柳白一惊,道:“为什么?”

    “这些年来,魔教有事没事就来骚扰我们,难道不该杀吗?”郭强愤愤地。

    “魔教?”柳白一惊,道,“这和魔教有什么关系?”

    这次换郭强惊讶了,他:“师妹不知道那些都是魔教中人吗?其中还有年幼的玉箫公子。”

    这一惊非同可,恐怕柳白今晚还是得失眠。

    ---

    黑夜再漫长也挡不住黎明的到来。

    窗纸泛白,新的一轮太阳升起,带来了新的希望。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