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侠衣 正文 第七十二节 纷乱起愁肠百结(四)

作者/恋恋舞侠情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就在王柏想再什么表示自己的歉意时,齐典走了进来。rg

    王柏转身向齐典拱手道:“齐堂主。”

    齐典了头,算是回应。

    王柏一下觉得有些尴尬,也不知该不该继续道歉。

    “王队长,阿阳有些累了,有什么要和他的,下次再来吧!”齐典语气不善地开始赶人。

    “好,齐兄弟好好休息。我先告辞了。”王柏完赶紧离开。

    待王柏走远,齐阳戏谑地:“齐堂主平日里都是这样凶下属的?”

    “他弄伤了你,我看到他就来气。”齐典生气地。

    “是我分神了,要不也不会让他碰着。他不知情,不知者无罪。”齐阳笑着。

    “不是让你不舒服就不用来议事了?”齐典提起另一件事。

    “只是有集中不了精神。”齐阳闭上眼睛,“门里的事就辛苦你了。”

    齐典看着齐阳额头上的冷汗,问:“还很疼吧?”

    齐阳没有回答。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让灵儿姑娘给你看看伤吧?”齐典问。

    “不行!”齐阳睁开眼睛,认真,“她见过我的伤,不能让她给我治伤!”

    齐典微微侧头看向诊室的门,无奈地叹了口气。

    齐阳见齐典没有再坚持,疲惫地合上眼睛。

    齐典知道他很累,就为他掖了掖被角,悄悄地退了出去。

    走出诊室,齐典顺手带上了门。

    灵儿有些尴尬,她似乎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谈话,殊不知齐典是故意给她听的。

    齐典示意灵儿跟着他,灵儿便跟了上去。

    走出京西分坛的大门,齐典才停下来,转身对灵儿:“若是在平时,不管阿阳有没受伤,他都能察觉到你在门外。”

    灵儿闻言皱起了娥眉。

    “他这次的伤很不寻常,在下有担心。”齐典继续,“徐大夫他们几个又恰好不在。”

    “肖辉呢?”灵儿忽然记起那个年轻的男子。

    “他随徐大夫一起去总坛了。”齐典完,又试探地问,“灵儿姑娘看过他的伤吧?”

    灵儿犹豫了一下,才轻轻地了头。

    齐典对灵儿的回答并不觉得意外,接着问道:“姑娘确定那一箭没伤到筋骨吗?”

    灵儿肯定地:“确定没有。”

    齐典:“没有便好。可若不是伤及筋骨,他又为何会……”

    “让我再看看他的伤吧!”灵儿请求道。

    “这不是在下能决定的,姑娘适才也听到他的吧!”齐典为难地。

    “齐典大哥是他的兄长,难道你的话他都不听吗?”灵儿不解地道。

    “这子倔得很,谁也管不了他!”齐典无奈地。

    灵儿担忧地朝医阁望去。

    “姑娘先回去吧!你若在此,他不会乖乖卧床休息的。”齐典。

    灵儿想想也是,只好不舍地离开了。

    ---

    既然不能查看齐阳的伤口,灵儿便只能靠当时的回忆推测齐阳的伤势。当时光线昏暗,她无法看清伤口的情形,但受伤的位置却记得清清楚楚,可以排除伤及筋骨的可能。按齐典大哥描述,齐阳的伤口是随着时间久发疼痛,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伤口溃疡。可这种症状伤处定会红肿,于泉又怎会没有发现?

    左思右想,灵儿都想不出答案,只好先为齐阳配些止疼补血的汤药。

    看着医馆里看伤的几位病患,灵儿更加心烦意乱,若是她能看看齐阳的伤就好了,她一定会想办法为齐阳减轻疼痛。

    “哎呦!哎呦!”突然一阵哀嚎声吸引了灵儿的注意,她转头看去,杜伯正在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处理腿上的外伤。

    “忍着,你这一摔把不少竹刺扎进伤口里,若不把部拔出来,以后更有你受的!”杜伯语重心长地。

    灵儿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跑回自己的卧房,从柜子里取出那支被她心翼翼收藏起来的断箭。

    断箭上干涸的血迹已经呈暗红色,灵儿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断箭在被截断的部分有一个将近一寸长楔子形状的缺角。这个缺角若不是在另一半的断箭上就是在……

    灵儿的心被狠狠地揪了起来,她把断箭往柜子里一放,就起身赶往那个山洞。

    因为着急,灵儿选择了最近的路线,就是从齐宅穿过去。

    当灵儿不假思索地推开齐宅大门时,却看到正要出门的齐阳。

    灵儿一惊之下,脱口问道:“你还好吗?怎么在这儿?”

    齐阳见到灵儿也有些惊讶,他只是微微一愣,便谨慎地回答道:“在下很好。姑娘为何这么问?”

    “啊?我……”灵儿发现自己错了话,抬头看了一眼他略显苍白的脸,解释道:“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或者没有休息好?”

    “是没怎么休息好。”齐阳答道,他对自己的易容手法突然有些不自信了。见灵儿仍是一脸难以掩饰的担忧,他补充道:“或许是早膳用得少,胃有些不舒服。”

    “胃也不舒服吗?”灵儿关心地问。她觉得齐阳是那种有不舒服不一定会,但不舒服就一定是不舒服的人。

    见灵儿更加担心,齐阳有些后悔这么,他忙解释道:“也就略微有些……”他还没完,就见灵儿一把抓起他的右手,把起脉来。

    齐阳一时不察没有避开灵儿的动作,现下也不好再抽出手,只好任由她诊脉,希望她别查出什么才好。

    齐阳明显低估了灵儿的医术。短短一会儿工夫,灵儿不仅从右关脉探出了他胃部的阵阵抽搐,还从他的右尺脉探知了他伤口的大致情况,他的伤口的确有疡症,而他的内伤也还没好。

    就在灵儿想进一步再探他内伤情况时,齐阳抽回了手。他微笑着:“不严重吧?瞧姑娘紧张的!只是稍微有些不适。早上起晚了,赶着去议事,就……”见灵儿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齐阳顿了顿,问道,“姑娘怎么了?”

    “没事。”灵儿着垂下眼眸,心疼地想:“他伤口疼痛不,胃疼成那样还能如此云淡风轻地微笑着。他的忍耐力究竟有多强大?”

    “没事就好。”齐阳淡淡地。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