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侠衣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节 任性公主情窦开(三)

作者/恋恋舞侠情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幽兰公主走进齐阳卧房时,齐阳仍昏迷不醒。rg

    齐阳已换下染血的衣袍,此时只着中衣,白色的中衣更衬得他脸色惨白。

    看着这样一张惨白无血色的俊脸,幽兰公主发现先前所有的气都生不起来了。

    幽兰公主走到窗旁坐下,静静地看着一轮弯弯的月亮挂在天边,若有所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齐阳醒了。

    幽兰公主听到动静,起身快步走到床前。

    齐阳想爬起身,却感觉浑身疼痛、四肢乏力,竟无法动弹,只好道:“公主,在下失礼了。”

    幽兰公主伸手为齐阳掖了掖被角,柔声道:“太医那种秘药和你的内功相冲突,在用药治伤时就不要用内力了。”

    “原来如此。”齐阳道。

    “可宫想不明白,你喝酒时为何会牵动内息?”幽兰公主问。

    齐阳面色一窘,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齐阳不答,幽兰公主不悦地:“什么事都当秘密!难道这些事就只能告诉你的心上人吗?”

    “心上人?”齐阳一愣之后,才解释道,“在下没有心上人。”

    “真的没有?”幽兰公主着从衣袋里掏出了那条手帕。

    齐阳一眼就认出了灵儿的手帕,心中大惊。

    幽兰公主把齐阳的慌张看在眼里,冷冷地:“还不想承认?那你你一个大男人身上怎么会有女孩子的手帕!”

    齐阳找回了力气,慢慢地爬坐起来。

    他很后悔那日离开时一时冲动将灵儿的手帕放入内袋中。他只是想在离开这世间时能带上牵挂。他真不该贪恋那一的温暖!

    “呀!这绣帕是哪家千金的?”幽兰公主逼问道。

    齐阳怎么会?就算严刑逼供他也不会。

    幽兰公主等得不耐烦,冷冷地:“你以为你不宫就查不出来了?”

    齐阳一惊,紧张地看向幽兰公主。

    幽兰公主见他如此反应,怒从心生,明明紧张成那样,还没有心上人!

    齐阳微微垂眸,真是事不关心,关心则乱!一时着急竟然忘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了。

    幽兰公主见齐阳心翼翼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问道:“你不是怕宫会伤害她吗?”

    齐阳偷偷看了幽兰公主一眼,仍没开口。

    “那你也太看宫了,宫又岂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之人。”幽兰公主继续。

    齐阳怀疑地看向幽兰公主。

    “你这是什么意思?”幽兰公主被齐阳质疑的眼神惹火了,威胁道,“你最好自己出来,否则别怪宫真不分青红皂白了!”

    齐阳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道:“公主何必苦苦相逼?那位姑娘与在下并无瓜葛。”

    “那你为何随身带着她的帕子?”幽兰公主才不相信。

    “只是……”齐阳一时词穷,不知该怎么解释。

    幽兰公主又问:“适才你疼痛难当时,想要抓住的又是谁的手?”

    齐阳又是一惊,那时不太清醒,他哪记得做过什么?

    幽兰公主看齐阳的表情就已猜到他不记得当时的情况,便伸出自己的左手,稍稍拉高衣袖,露出红红的抓痕,似真似假地:“你紧紧抓住宫的手,嘴里喊的又是谁的名字?”

    齐阳大惊,紧张地:“公主,不要伤害她!在下真的与她毫无瓜葛!”

    “好一个‘毫无瓜葛’!”幽兰公主冷冷地。

    “在下可以对天起誓!”齐阳着急地。

    幽兰公主气恼地想:“明明那么紧张她还毫无瓜葛,难道宫真是那种乱杀无辜的人吗?”

    幽兰公主心里那么想,口中却:“那你为何一直将宫推开?”

    “是在下配不上公主。”齐阳。

    “又这个?”幽兰公主生气地撇开头。

    齐阳犹豫了一下,才坦诚道:“不瞒公主,在下活不了多久了。”

    “什么?”幽兰公主惊讶地问。

    “在下体内有百毒神教的‘百日散’,活不了多久的。”齐阳垂眸道。

    “‘百日散’?”幽兰公主重复道。

    齐阳解释道:“就是百毒神教用来控制教徒的一种……”

    幽兰公主打断齐阳道:“宫知道‘百日散’是什么!可你怎会中那种无解的毒?”

    “因为……”齐阳顿了顿,才,“因为在下是百毒神教的教徒。”

    幽兰公主完愣住了,脑中一片混乱。

    齐阳也没再开口,让幽兰公主自己想清楚,希望她能就此放下对自己的那份情谊。

    过了一会儿,幽兰公主开口道:“你是‘齐氏’的当家,也是青风侠,又是百毒神教的教徒,前些日子还被黑莲神教追杀?”

    齐阳了头。

    幽兰公主呼出了口气,道:“也没那么混乱。”

    发现幽兰公主没找到重,齐阳只好重新道:“在下身中不解之毒,配不上公主。”

    “那又如何?”幽兰公主毫不介意地,“只要你不背叛百毒神教,还是可以像正常人那样。”

    齐阳有些无奈地看着幽兰公主。

    “啊?你的意思难道是……你要叛教?”幽兰公主试探地问。

    齐阳了头,淡淡地:“可以这么。”

    幽兰公主心中大急,也顾不得什么礼节,跑到齐阳面前拉住他的手臂,着急地:“这是死路一条,你为何要这么做?”

    齐阳没有回答,只是朝幽兰公主微微一笑,笑容苦涩。

    看着这个笑容,幽兰公主心中大痛,她放开齐阳,向后退了两步,泪水就这样滑落下来。

    齐阳也不知该什么来安慰她,只好暗暗叹了口气。

    良久,幽兰公主才又开口道:“所以,即便你那么爱那位女子,也只和她维持着‘毫无瓜葛’的关系吗?”

    被中心事,齐阳看了幽兰公主一眼,微微垂眸掩藏眼中的哀伤。

    幽兰公主吸了吸鼻子,苦笑道:“原来宫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那位女子吧!”

    完这句话,一个忧伤的身影闪入幽兰公主的脑中。那时在齐宅,齐阳向她介绍那位女子只是普通的朋友。

    “她叫甘灵儿吧?”幽兰公主突然道。

    齐阳大惊。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文,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