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正文 第一四六章短暂的奴隶起义

作者/孑与2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第一四六章短暂的奴隶起义

    一个个更加富有,更加自立,也更加的自信的阿娇无疑是可怕的。

    绝对不是一个长得比阿娇漂亮,比阿娇年轻的女子可以击败的。

    刘彻本身就不是什么长情的人,因此,阿娇很淡定的等待刘彻再一次登门拜访。

    就像坐在渭水边上等待大鱼上钩的姜太公一般。

    人生处处都是战场……

    奴隶与勋贵之间的战争终于出现了。

    阳陵邑的一个五大夫之家买了二十六个奴隶用来耕作农田。

    这本来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家里的农田有人耕作了,主家只需要让这些奴隶不要饿死就好。

    奴隶来到五大夫家,在鞭子的督促下,干活还是非常卖力的,无论是夏收,还是秋收,都帮了主家很大的忙。

    看到了利润的主家,觉得奴隶利用的效率还能再开发一下,用在他们身上的费用还能再减免一点。

    于是,奴隶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们被迫日夜不停的干活,稍有反抗,那个五大夫就发明出很多稀奇古怪的刑罚来处置奴隶。

    据曹襄说,最有名的一种就是把一群老鼠装在麻布口袋里套在奴隶的下体上……

    还有一个奴隶因为偷吃被五大夫绑在烈日下曝晒了三天,奴隶没有熬过这三天的酷刑快死掉了,被五大夫丢弃到了乱葬岗喂野兽。

    如果是一般的奴隶也就罢了,偏偏这个偷吃的奴隶是霍去病他们从战场上抓来的。

    他在乱葬岗依靠吃死人肉活下来了,并且恢复的不错,然后就无法忍耐胸中的仇恨。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他串通了五大夫家里的其余奴隶,偷偷砸开了镣铐,弄死了五大夫家的护卫,家丁,然后整整三天,五大家大门紧闭。

    直到冲天的尸臭味道弥散开来,官府派人跳墙进入五大夫家,才发现了一个惨无人道的灾难现场。

    五大夫是被活着剥皮而死的,他的人皮就绷在他家的墙壁上,手法娴熟,人皮完整,五官都清晰可辨。

    “你知道被奸淫而死的人,死后是什么样子的吗?”曹襄双手插在袖子里悄悄地问云琅。

    云琅摇头道:“没见过。”

    曹襄点点头道:“我也没见过,不过呢,我的管家见过,他坚持不告诉我现场是什么样子的。

    担心我知道了晚上睡觉不安稳,只告诉我五大夫家中的妇孺没有一个逃脱的。”

    “现在,那些奴隶们都跑到哪里去了?”

    曹襄呲着大白牙笑道:“进了上林苑!”

    “进了上林苑?”

    “原本是不知道的,后来有一个奴隶觉得投靠我们好一些,就主动跑出来向官府告发同伴,然后,事情就非常的清晰了。”

    云琅指指满屋子的勋贵问道:“这么说,这些人聚在一起开会,是准备商量怎么追捕奴隶吗?”

    曹襄摇头道:“追捕奴隶的人手已经派出去了,那些奴隶逃不掉,他们现在正在商讨如何更加有效地管理奴隶,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就没人提出驱逐奴隶吗?”

    “怎么可能,奴隶很赚钱啊。”

    “我们两家又没有奴隶,喊我们过来做什么?”

    “这是勋贵们集体的事情,做出的决定,只要是勋贵日后都要遵从的。

    你我都是勋贵,自然就不能少。”

    “张汤在那里做什么,你看看,这家伙口沫横飞的在说什么?”

    “制定奴隶管理条例,怎么可能少得了张汤这种刑罚大家,这家伙如今正在拼命地向所有人示好,听说啊,这事一发生,张汤就开始着手制定规矩了,现在正好用的上。”

    云琅连连点头。

    既然是勋贵们的大集合,云氏自然不能少,有没有好处不知道,至少没有坏处。

    这种大集合一般是没有什么利益之争的,制定的规矩也是对所有勋贵都有利的条例,云家不可表现的过于清高,否则,被所有排斥那就麻烦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云琅并不感到奇怪,压榨奴隶,奴隶就会反抗,这本身就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就是不知道这二十几个奴隶有没有斯巴达克斯的勇气,彻底的把事情搞大。

    满屋子的勋贵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完善条例,他们可能不知道在遥远的罗马,几十年后就会有一场声势浩大的奴隶起义,让强盛的罗马帝国手忙脚乱。

    当云琅正在脑海中回忆《角斗士》这部电影史诗般宏大场面的时候,口干舌燥的张汤从人群里挤过来,坐在云琅对面,一连喝了三杯茶,这才豪迈的擦拭一下胡须上的水渍,对云琅道:“严刑峻法可定人心!”

    “那二十几个奴隶要是趁机串联了别的奴隶,然后躲进秦岭,不断地找机会偷袭我们怎么办?

    如果这样的人有上万人,一个个又不要命,你该怎么办?这里可是京畿重地,小事情都会被封国信使传扬成大事件。”

    张汤愣了一下莞尔一笑,用手指敲击着桌子道:“如果是二十余个你我这样的人,确实是心腹大患,只是——那是一群奴隶,一群目不识丁的奴隶!”

    云琅皱眉道:“刘项从来不读书!”

    张汤依旧笑而不语。

    很丢脸啊。

    云琅才意淫完毕声势浩大的奴隶起义,逃进上林苑里的奴隶就已经被勋贵们派出去的家将,家丁们给捉回来了。

    张汤哈哈大笑,右手在云琅的肩膀上拍一下,就起身去给让人剥皮的五大夫报仇雪恨去了。

    捉捕的过程中死了七个,还剩下十八个活的,那个通风报讯的奴隶也被丢进了,算成十九个。

    十九口大缸整齐的摆在阳陵邑城外,每一口缸里装着一个奴隶,在他们的周围,是密密匝匝的奴隶群。

    这一场盛宴就是给奴隶们准备的。

    大缸底下的柴火被点燃之后,这个地方就成了人间地狱。

    这种场面云琅自然是看不下去的,拖着细致勃勃准备看热闹的曹襄去了听不到惨叫声的大树下。

    “太精彩了,你说,张汤是怎么想出这个法子的?”

    云琅苦笑道:“是我告诉他的,有一次不小心说了一个请君入瓮的典故,张汤就求教出处,我就随便编造了一个,结果,他不在意我说话的内涵,却把这招刑罚记得清清楚楚啊。”

    曹襄惊讶的看着云琅道:“说说,我也想知道请君入瓮这个典故。”

    “这个故事不太出名,一个地方上的小酷吏,问一个年长的老酷吏,说有一个贼人嘴硬得很,不愿意招供,问老酷吏有没有什么法子让他开口。

    老酷吏就告诉他把犯人装进坛子里,然后在坛子底下点火烧烤,不论什么样的犯人都会招供的。

    于是,那个小酷吏就在院子里点了火,放置了坛子,然后要求那个老酷吏进坛子,他想知道老酷吏的不法事!

    老酷吏立刻崩溃,不论小酷吏要什么样的口供,他都会说,然后呢,这个典故就流传下来了。”

    曹襄点点头道:“很有意思的典故,什么时候故事?”

    “不知道,可能是七雄时期的故事吧。”

    曹襄叹息一声道:“我们以后做事要小心了,将来别让别人用我们用过的法子来对付我们,那样的话,就太他娘的难受了。”

    也不知道这场刑罚是在惩罚谁,奴隶们自然是噤若寒蝉,就是在一边观看的勋贵们也一个个面如土色。

    只有张汤志得意满,安静的坐在高台上,目光不断地在几个跟他不对付的勋贵身上巡梭。

    那些平日里跟他非常不对付的勋贵,此刻没了趾高气扬的模样,不敢与张汤对视!

    这一幕落在云琅的眼中,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张汤这哪里是在讨好这些勋贵啊,他是在立威,用人世间最阴毒的刑罚来警告那些跟他作对的人。

    如果他不死!

    他一定会请那些伤害了他的人去大瓮里走一遭!8)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