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大冒险 正文 第492章 落子天元,功力传承

作者/五方行尽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王动看向谷中三间构建奇异的木屋,向木婉清点了点头:“无崖子就在其中,你进去吧!”

    “且慢!”苏星河慌忙出声阻止:“按天聋弈棋的规矩,要进入木屋之中,必须先破珍珑棋局,尊驾武功虽高,但也不能倚强凌弱,坏了规矩。”

    无崖子定下天聋弈棋,意是想要选出一个决出的传人,传承他毕生功力,替他铲除丁春秋这个叛徒。

    不过现在丁春秋落在魔宗之主手上,显然讨不了好处,已算变相的报了仇。

    而无崖子残废数十年,殚精竭虑,身衰力竭,外表虽看起来神完气足,但苏星河照顾无崖子数十年,又岂能不知道无崖子体内早已是千疮百孔,一旦失去了一身精纯功力的支撑,只怕立时就会陷入油尽灯枯的境地。

    苏星河敬重师傅,自然不愿看到无崖子就此身死,因而拿天聋弈棋的规矩来搪塞制止。

    丁春秋伏跪地上,双目闪烁,心中暗恨:“该死!无崖子这老不死果然还活着,气煞老夫了。”

    王动油然道:“我既然比你强,为何不能恃强凌弱?”

    一句话令苏星河为之语塞,又听王动道:“不过要破这珍珑棋局只是弹指之间,倒也不妨守一守你这规矩。”

    罢,王动目注石桌之上,但见棋局之中,黑白二色纵横其间,棋子如飞星,星罗密布,形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

    棋局交锋,便如两军对阵,战场便是这一方的棋盘,黑棋一方已然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汇聚大军。步步紧**,绞杀白棋一方,眼看就要将白棋的一条大龙屠杀殆尽。

    白棋实已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似乎已无回天之力。

    这数十年来,苏星河多次邀请天下才俊前来弈棋。这些人之中不乏聪敏才智之士,更有棋国圣手,然而绞尽脑汁,却无一人能解开这珍珑棋局,令白棋自重围中杀出一条生路。

    至于这魔宗之主什么弹指之间就可破解,苏星河自是不屑一顾,对方纵然武功盖世,于弈棋一道又能有何助力?

    他袍袖低垂。目光宁静下来,沉声道:“既如此,魔主请!”

    王动凝目观棋,观的却是棋局之中,阵势的变化!

    在他的眼中,眼前这黑白相间的阵营已不是棋局,也非两军对垒的战场,而是一个精微奥妙的阵势。

    这珍珑棋局就暗合阵道,阵势变化多端,幻化万象。拥有惑人心神的力量。一旦心神沉浸入其中,意志稍有不坚定,便会被阵势幻法裂开一道破绽。陷入重重幻象之中,无法自拔!

    原剧情之中,慕容复及段延庆两人都曾被棋局中幻法所迷惑,心魔自生,险些自刎而死。

    这也是两人武功虽然不弱,心灵破绽却太过明显的缘故。

    王动自不会受幻术所迷惑,他微微一笑道:“用不着那么麻烦,一子即可。”

    言罢,他屈指一引。棋盒之中,一粒白子倏的跳了出来。如一缕飞泻的白光一垂而落。

    砰然一声!

    这粒白子不偏不倚,直接就落在了天元位上。

    苏星河眉头紧皱。沉声道:“魔主这一着棋是何用意?请恕苏某眼拙,倒是不曾看出有何精妙之处。”

    如非对方武功太过骇人,苏星河只怕已要出声叱骂,以他的棋艺自然能看得出来,这一着棋没有任何意义,乃是一着废棋。

    丁春秋,慕容复亦是心中嗤笑,暗暗嘲讽这魔主不懂弈棋之道,偏要装模作样,以致丢人现眼。

    王动反问道:“弈棋之道,如何区分胜负?”

    苏星河淡淡道:“棋局终时,以子多为胜!”

    王动笑了笑,道:“既然如此,这珍珑棋局我已胜了。”

    苏星河终于按捺不住,嗤笑一声道:“魔主此言,是在笑么?恕苏某直言,你这一着棋非但是一着废棋,更是臭不可闻——。”

    他话音未落,只听棋盘间轻微一响,就像是有人轻轻敲击着棋盘。

    喀嚓!

    这一声细微的响动,虽然低不可闻,却如同是一个信号,棋局上以天元位的那粒白子为中心,阵势中秘不可察的气机瞬间勾连起来,化成了一个整体。

    一缕缕气机弥散而出,笼罩整个黑白相间的棋盘。

    山谷之中没有风,棋盘之上却在气机循环交错的一瞬间,仿佛有一道道漩涡掀起,飞速间就变成了狂风怒浪,黑白二色气息交缠碰撞,便如同是两道难以分割的闪电,忽的又是一道轻响,一切归于平静。

    呼!

    一缕气机在棋盘间缭绕腾升,随着气机的流转,无论黑棋还是白棋都是簌簌粉碎,化成一缕缕齑粉,弥散开来。

    苏星河呆呆的看着棋盘。

    很快,齑粉散落四方,但在棋盘正中心的天元位上,那一粒光洁圆润的白子却焕发着夺人心魄的神采,宛似一口利剑,横亘如星河一般的棋盘间。

    丁春秋,慕容复也都是呆住,若要凭借功力将棋盘上的所有棋子震碎,他们也能做到,然而方才魔宗之主落在天元,并没有朝白子内灌注真气,究竟是如何将除天元位外其余棋子尽皆化为齑粉的,他们发感到讳莫如深。

    “弈棋之道,子多者为胜!”王动微微笑着:“现在棋盘上已没有了黑子,白子却还剩一粒,所以胜者当然是我!”

    苏星河吐出了一口气。

    他张了张嘴,想要阻止,但一股无形的压迫之力如山如岳的将他罩入其中,令他遍体冰寒,一句话也不出。

    木婉清已破开木屋,踏入其中。

    王动目光转向丁春秋,慕容复两人,道:“现在该处置你们两人了!”

    不等两人回话,他探手一抓,凝气成冰,直接化作两道生死符,打进两人体内,没过一会儿,丁春秋,慕容复两人就感觉到体内酥麻酸痒,各种教人无法忍受的感觉涌了上来,痒到了骨子里,就像是有千千万万只蚂蚁一起在体内啃噬,撕咬着。

    两人立时疯狂的惨嚎起来!

    “表哥,你怎么了?”王语嫣在一旁急得掉眼泪,看着自己的表哥陷入痛苦之中,自己却帮不上一点忙,只觉得心如刀割,奔上前去,想要阻止慕容复胡乱撕抓自己的手,却被已经陷入疯狂状态的慕容复一把推开。

    王语嫣被推得栽倒在地,痛得叫了一声,这一声痛呼,却终于将另一人吵醒了。

    这人当然就是段誉,段誉这厮空有一身深厚功力,对于王动的幻法却是毫无抵抗之力,方才陷入幻境疯狂之中,他运气却是够好,没有丧命在乱刀之下,而是自己一不心撞在了山岩上,昏迷了过去。

    这时忽的听到王语嫣的痛呼,这子摇晃着脑袋,猛然惊醒过来。

    看见王语嫣倒在地上,他慌忙上去搀扶,王语嫣却只顾着自己的表哥,焦急道:“段公子,你快去阻止我表哥,不要让他把自己抓伤了。”

    又朝王动叫道:“喂,你究竟对我表哥做了什么?快点住手!”

    丁春秋为了练就一身毒功,忍受了许多非人折磨,倒是比慕容复忍耐得住,居然还能保持住些许清明,大叫道:“你快收了这折磨人的手段,你知不知道,你已中了老夫的三笑逍遥散,世上除我之外,无人能解,想要活命……。”

    不等他将话完,王动袍袖挥卷,一道灰黑色气息如箭激射而出,打在崖壁上。

    “一点尘埃,也能害得了我么?”王动道。

    直到木婉清踏出木屋,王动才是嗤嗤两道劲气打在慕容复,丁春秋身上,暂时解了两人生死符的折磨。

    再次现身的木婉清,周身弥散着一股精纯而浑厚的气息,显然已得到了无崖子七十年功力的传承,只是无崖子七十年精纯功力对木婉清来,太过于浑厚了,因而尚无法驱使如意,需要一段磨合期后,方能达到圆融归一的地步。

    到了那时,这身功力才算真正属于她自己。

    木婉清走到王动身边,眼眶微红,低声道:“无崖子师父已经去了。”

    自木婉清踏出木屋起,苏星河就一直盯着她,此时她声音虽轻,落在苏星河耳中却恍如雷霆霹雳一般,一下子跪倒在地,朝着木屋深深磕头,双目中垂下泪来,凄声道:“师傅,你老人家终于还是走了。”

    丁春秋还在喘着粗气,浑身奇痒剧痛的感觉尚未完消退,却哈哈大笑起来:“老贼,你终于死了,哈哈!”

    “闭嘴!”木婉清目光微冷,忽然一掌劈出,哗啦!空气立被这一掌斩开一道切口,嗤的一声袭向丁春秋。

    丁春秋面色大变,就地一滚,避开了被一记掌刀穿心的下场,肩头却被掌刀撕开一道刃口,鲜血滚落。

    对肩头伤势浑然不顾,丁春秋面色阴晴不定:“这丫头功力怎么突然暴涨了这么多?是了,他一定是得到了无崖子的传承,该死的老贼,死了还要给我留下麻烦!”

    慕容复来并不知道其中内情,但通过方才王动与苏星河的一番对话,又见识木婉清暴涨十倍的功力,他哪能猜测不到木婉清得到了木屋中隐居高人的传承,心中更是嫉妒得发狂。

    “放心,有我在此,无崖子就算死了,也要再活过来!”王动双手按住木婉清香肩,随即朝木屋中走去。(未完待续)

    ps:上一章貌似把段誉给遗漏了!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