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牧场 正文 29.后备箱与流浪汉

作者/巨石强森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特克斯加盟南澳牧场,吴帝的取经队伍算是成型了。

    原中国某传媒公司编辑吴帝,前SASR空降小队队长特克斯,墨尔本马场实习工帕特里夏,老牛仔弗兰克和蕾切尔,除了弗兰克夫妇外,其他人都是“不务正业”,这支杂牌队伍就要在澳洲大陆扬帆起航了。

    从摩尔本回来,有个人吴帝一直没忘,那就是在广场表演水雾魔术的流浪汉,那个优雅的流浪汉从那天后再没见过,可事情总是充满了偶然,就在特克斯加入牧场的那天晚上,吴帝又遇到了他。

    鹈鹕镇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日都会有话剧表演,这次是镇长特意从堪培拉请来的话剧团。

    吴帝饶有兴致地观看了这场简版《歌剧魅影》,从小剧院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开车回家。

    猛禽停在广场公园一侧,刚扭动钥匙,后面传来一声惊叫,把吴帝吓了一大跳。

    原来露天车厢里睡着一位流浪汉,他连滚带爬地来到车前大喊大叫。

    “喂,这车里明明没有的人,你是从哪里出现的?”流浪汉表情动作很夸张,像是精神有问题。

    那个流浪汉经常睡在露天停放的皮卡车厢里,半小时前他足足把猛禽的前后看了三遍,确保里面没人后才爬到车厢里睡觉的。

    “我刚从小剧院出来。”吴帝说道。

    流浪汉哈哈大笑起来,“上周我在一辆报废皮卡的脚垫上睡过,那里真是暖和无比,我打赌,你的脚垫也是绒毛的,否则肯定会硌屁股。”

    吴帝看了看脚垫,不是绒毛的,睡在上面肯定要把屁股硌掉。

    借着猛禽耀眼的大灯,吴帝看清了他的脸,是在广场表演“魔术”的那个流浪汉,今天的穿着要干净很多。

    “老兄,谢谢你上次的精彩演出,今晚的温度有些低,要不要我送你去旅馆,听说罗斯太太家的旅馆换了新床垫,一定很舒服。”

    流浪汉哈哈大笑,“这可是你说的,你要为我付房费?我有洁癖,所以要睡单人间。”

    流浪汉好像并没有认出吴帝,可能他每天见到的人太多了。

    吴帝做了个上车的手势,“当然,要不要先喝点啤酒?”

    流浪汉高兴地上了车,连连摆手,“啤酒还是免了,今晚杰罗姆先生的小儿子过生日,邀请我一起吃的烤肉,杰罗姆先生你知道吧,他的小儿子非常可爱。对了,你的车很漂亮!”

    之所以吴帝替他付今晚的房费,是因为吴帝很感谢他那天的水雾表演,刷新了吴帝的某些价值观,贫穷不是邋遢的理由,即使是流浪汉也能活的很潇洒。

    后来吴帝才知道,这位流浪汉叫伯克,罗克汉普顿人。

    他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三十岁生日那天发生了起不幸的车祸,他美丽的妻子和一对儿女丧生,这让他悲痛不已,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财产被人骗光后四处流浪,鹈鹕镇居民同情他的遭遇,经常施舍他。

    那起该死的车祸让他觉得在汽车里能见到他的妻女,因此他总会在露天皮卡的车厢里睡觉,这让他有家的感觉。

    伯克虽然是流浪汉,可他似乎并不以乞讨为生,小镇居民们会自发地给他食物和一些零钱。

    澳洲良好的福利制度让他每月有几百澳元的收入,伯克似乎把这笔钱全用到了烟和酒上。

    弗兰克告诉吴帝,流浪汉伯克经常出现在广场围墙角落里,一床破面被和一顶军绿色帽子是他全部的家当。

    再次见到他,是在小镇新开的一家汉堡店里,吴帝正在吃半价的汉堡套餐。

    “温菲”的员工们正在牧场翻新土地,开进去了三辆农用机车,都是些吃柴油的大家伙。

    吴帝帮不上忙,在屋里呆着无聊,只好在镇上转悠,继而发现了这家新开的汉堡店。伯克站在店外徘徊了很久,显然他被汉堡店的大优惠吸引。

    伯克连抽两根烟后走了进来,发现吴帝也在,愣了一下,尴尬地笑着跟吴帝打招呼。他穿着褪色的T恤和牛仔裤,蓬乱的头发被那顶军绿色帽子压在下面,浓密的络腮胡子覆盖了大半张脸,看起来精神很萎靡,眼睛不知道该瞟向何处,双腿不住地打哆嗦。

    店里人不多,他走向吧台,小心翼翼地问服务员:“可以给我一个小汉堡吗,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带钱,能不能下次来的时候一起付钱。”

    他的样子很可怜,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想要一个小汉堡。

    吴帝想帮他付钱,但那会伤害到他的自尊,从伯克干净的穿着上看,他还是很努力的维护自己的威严。

    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她转身询问在厨房的母亲,她的母亲想也没想说可以。

    小姑娘给伯克拿了个汉堡和两小袋番茄酱。

    伯克很高兴,连说了三声感谢,包裹着小汉堡走出了店。

    吴帝很同情他,或许自己可以帮上什么忙。妻女的突然离世放到谁身上都是个天大的打击,要接受这一切简直太难了。

    晚上的小镇广场上热闹非凡,结束一天劳累的人们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迎接夜晚。吴帝在广场街角停好车后,特意寻找了伯克一番,结果没有找到,或许他讨厌热闹,正在某处清静吧。

    在玛姬的酒吧喝了两瓶啤酒,跟旁边的人插科打诨地闲聊了一阵。

    小镇的酒吧很有人情味儿,玛姬总会播放些充满情怀的乡村音乐,而不是群魔乱舞的DJ。

    九点半,吴帝离开酒吧,到广场墙角继续寻找伯克。

    果然,他正抱着一瓶酒半躺在角落里发呆,口中喃喃自语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他的位置在最里面,不认真看根本发现不了一排老牌轿车后面的伯克。

    吴帝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打招呼,干脆去便利店买来熟牛肉和四瓶啤酒。

    “伯克先生。”吴帝拎着一大袋子东西直接坐到了地上。

    吴帝的出现令伯克很意外,“免费旅馆先生。”

    “魔术师先生。”

    吴帝笑了起来,打开一瓶啤酒递给他,“我可不是什么旅馆先生,我叫吴帝,在郊外经营牧场。”

    “牧...场。”伯克的声音很小,看来晚上的精神不太好。

    “来,老兄,这是牛肉还有啤酒,还需要点别的吗?”吴帝坐在他旁边。

    伯克接过啤酒,举在月光下看了看,“卡斯特梅因酒厂...产的FOURX,这是苦味啤酒,喝下去后会有淡淡的苦味,几秒钟之后又会有甜甜的果香。”

    “FOURX?我还真不了解,只是随便拿的啤酒,其实我更喜欢百威。”吴帝说道。

    说起这个,伯克显得精神了很多,“既然你知道我叫伯克,那也应该知道我来自昆士兰州吧,FOURX是昆士兰州最畅销的啤酒,我还亲眼见过酒厂公司大楼顶上的四个X。”

    “原来是这样,那四个大X肯定很有趣。”吴帝猛喝了一口,确实比以前喝的任何一种啤酒都要苦。

    伯克感激地说道:“感谢你帮我两次,说实话,上次你突然发动车子真是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已经确认了三次车上没有人,刚要躺在车厢里睡觉,结果汽车动了起来。”

    “人生难免有不顺心的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的,朋友。”

    吴帝跟他碰了碰酒瓶,各自夹起一大块牛肉填到口中。

    聊了一会,吴帝发现他正常时的思路很清晰,甚至脑子比自己转的还要快,他对世界同样有着独到的看法。

    一瓶半FOURX下肚,伯克舒服地躺在墙角陷入了回忆里,嘴角泛起了笑容,没几秒钟又开始哆嗦起来,“苏...姗,对苏姗,没错...她确实叫苏姗,我怎么会...叫错她的名字呢,还有米..娅、芬...妮,汤...姆,我可爱的小天使们,她们可是一直反对我喝酒的...哈哈...那个该死的弗瑞德,现在都是你的了...都是你的了,哈哈。”

    “伯克,伯克?”吴帝感到控制不住他的情绪。

    伯克大笑起来,晃动着啤酒撒的到处都是,他站起来大喊大叫,兴奋地又蹦又跳。

    吴帝开车带着他去了医院,医生说他有严重的精神创伤,脑海里经常出现十年前车祸的闪回,也就是那场车祸不断地出现在梦境中,即使在清醒状态中也不断地在脑海中重现。

    对他的遭遇,医生叹了口气,“可怜的人,换做我可能早就自杀了。”

    吴帝给他交了一周的住院费用,结果第二天清早,伯克就跑出了医院,门口的监控并没有看到他,看样子伯克是从围墙翻了出去。

    他是担心还不起住院费用吗?吴帝压根就没想着让他还钱,这点钱对吴帝来说不算什么,吴帝只想帮助一个落魄的人,因为伯克的眼神让吴帝知道他还有救。

    从那天后,镇上的人再没有见过流浪汉伯克,甚至新闻节目特意提到了他,希望见到的人能打电话联系节目。

    吴帝想象他在医院醒来的那天早晨,趁着护士不在逃出去的样子,也许现在去了别的城市,也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酒吧老板玛姬说他的朋友曾经见过流浪汉伯克,时间正好是从医院逃走的那天晚上,伯克在一座桥下撕扯他唯一的棉被,把里面的棉花全扯了出来,凶狠地扔进河里,嘴里一直法克法克的叫着,那顶军绿色帽子也被他扔在河岸。

    吴帝赶到河岸,没有发现伯克的影子,只有几片散落的黑棉花,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是他的帽子,上面抹了好几层泥土。

    没人能琢磨透伯克,没人知道他意识清醒到时候在想什么。之后,他便从鹈鹕镇消失了,那个带着军绿色帽子,喜欢睡在皮卡车厢里的流浪汉消失了。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