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娱乐圈的二三事 正文 第259章:福尔摩斯-呆

作者/绪真小光头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东海,熙熙攘攘的夜市街头。

    热巴带着顶帽子,正站在路边的人行道上,拎着袋烤串,瞅着行色匆匆的路人,稍有兴致的打量那些挽着手,打闹的情侣。

    对于这群人,她秉着祝福的心态,全然没有一把火吞食天地的FFF团的扭曲。这个世界,多的是喜欢自个的人,以及自己不喜欢的人,没啥好嫉妒的。

    真要嫉妒,还不如后悔自己晚开窍了那么几年。

    “诶,胖迪。”

    热巴的身后蹿出个身影,很友善的将手上油渍往她肩膀上抹了抹。

    “我就奇了怪了,你咋一直没回来。”那妹子笑道。

    “饿了,你吃不吃?”

    热巴低着头,从带中拿了串烤翅递给了她。

    郑慡摇摇头,拒绝了。她披着件大大的风衣,将自己整个人包裹在其中,摊开一看,手中也是拎着袋烤串。

    她半夜起来,看热巴房中没动静,就打电话问了声,方才知晓这妹子走在自暴自弃的边缘。大晚上的,又跑去吃夜宵了。

    恰好,自己夜饿了,穿着睡衣的她,随随便便套了件风衣,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

    “你回不回去?”郑慡笑了笑,晃了下手中的那袋烤串,说道:“我吃不下了,到时候都给你。”

    “嗯——”

    热巴拖了个长音,提起着小长腿,晃呀晃的。憋了半天,说了句:“好吧。”

    那模样,显得很吃亏一样。

    这家伙,手中的档期都排满了,丝毫不顾接下来的行程。届时边拍戏,边被导演催着减肥,那就可好玩了。

    她若是胖下去,继续堕落下去,自己就能上位了。

    没办法,若不是寄人篱下,那随时升为自个母上的塑料姐妹情,早就给她撕了去。

    热巴走了两步,忽然停下,问道:“对了,你去看了他没有?”

    “谁啊?”

    郑慡停下,呆呆地望着她。

    她说:“乔牧呀!还能有谁啊?”

    “他,好着呢。就是耗子,都没他事多。”郑慡的语气中,满是嫌弃之情,她说:“就那山炮,把我车子都抢了,改天我一定好好揍他一顿。”

    热巴来了兴趣,贴过来,小声地问:“他抢你车子做什么?”

    “唉,那家伙又又又离家出走了。”郑慡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她说:“那家伙没出息,家里的车子都有定位,跑到哪儿都是带着追踪器一样。于是呢,送我回剧组后,就抢了我车子,一个人跑掉了。”

    “那他去哪了?”

    “停车场周围,地方多了去了,我哪清楚?”

    “这样啊。”热巴低着头,迈着凌乱的步伐,慢吞吞的走着。没走两步,她再度停下来,问道:“你说,女人打架是不是都撕头发的?”

    “可能吧。”郑慡应了声,随后注意到不对劲,问道:“你问这,做啥?”

    她满脸的忧虑,嘟囔着嘴说道:“我在网上看了很多视频,都是撕头发,扯衣服的,好可怕。”

    郑慡就问:“你得罪人了?”

    “没。”她摇摇头,随后说道:“你说,假如我得罪人了,我该怎么办?”

    “去道歉啊。诚心点,告诉对方你不是故意的,有心悔改,以后都不会再犯。说不定会,对方心情好,就原谅你了。”

    “不行,我去道歉的话,会死人的。”

    郑慡拍拍她肩膀,说道:“没事,有人跟我道歉,我肯定接受的。你态度好点,诚恳点,下点决心,保证不再犯。”

    热巴很纠结,她说:“不原谅的话,怎么办?”

    “说真的,不原谅你,那不就是等于你自投罗网吗?”话锋一转,她说:“你到底惹了谁啊?”

    “没有,我就是假设,你知道吗?”她摸着自己的长发,有些舍不得,她说:“我去剪头发,你说好不好?”

    郑慡拍拍她的脑袋,悄悄地问:“是不是跟乔牧有关系?”

    “没有。”热巴斩钉截铁的否认了,至于事实,她选择隐藏下去,实在不光荣。她懒得再提,加快步子,说:“我回去了。”

    郑慡望着那背影,叹了口气,糊弄谁呢?

    她说道:“等会儿,我开你车来的。”

    ……

    微亮的荧幕上,乔牧搬着椅子,靠在了诗施的身边,在老旧住宅阳台上,望着东海的落霞。靠在一旁的俩人,融入在了金色的海洋中。

    期间,乔牧有往她哪儿靠的欲望,却被诗施躲开了。

    有些小甜蜜,青涩两人,有着吃狗粮的味道。

    只是,这部电影的感觉很奇怪。

    乔牧按下暂停键,皱着眉头,他说不上来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总之,就是看起来很别扭。

    剧作的内容很短,但绝不是限制导演发挥的主要因素。瞅瞅人王墨镜,他的剧本内容更短。

    故而,《喜欢你》这部电影剪辑完成之后,无论是美术、音效,乃至特效都没问题。

    甚至能说,视觉效果在同类作品中算是翘楚了,可是都搁在一起,却没有什么感觉。

    “你觉得怎么样?”

    乔牧躺在椅子上,双脚搭在办公桌上,手指敲着桌面,轻声地询问着张小呆。

    张小呆强撑着睡意,眼皮都快粘在一起,分不开了。她拍拍脸蛋,说道:“还好。”

    那话很敷衍,以至于乔牧很轻易的就能听出来了。他问:“你看没看?”

    “看,看了。”她指了指墙上,投影出的画面,说道:“挺好的。”

    “那你说说,讲了什么?”

    “忘了。”张小呆道。

    “我说大姐,你唬谁呢?你全程打瞌睡,眼睛都没睁开,你看什么呢看?”他满脑袋都是黑线,嘴角都往下扯,道:“要不,我们再重新看一遍?”

    “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得工作。”张小呆打个哈欠,看了眼腕表,都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是有点晚,肯定会耽误工作的。”乔牧点点头,若有所思。

    “嗯。”

    “不过,我明天没工作啊。来来,我们再看一遍,我就觉得,这电影问题老大了。”乔牧说道。

    张小呆那个绝望,这人胆子忒小,怕什么鬼呀?

    这么怕,就跑回家去,没事逛公司做什么?非得缠着自己,拐着弯的找理由,非得让自己作伴。她说:“不行,我看不下去,没精神。”

    乔牧调着鼠标,时间轴拨回了最初的起点。他说:“多看几遍就有精神了。”

    “嗯。”张小呆懒洋洋的回了句。

    全程,也不晓得那家伙看没看。

    乔牧是越看越别扭,总觉得不对劲。这是乔牧的作品,拍摄的话,他在场,是没有却瞧出有任何问题的。

    倘若电影扑街,有一口锅得分,那么演员、编剧,幕后的诸多人员都摊不上,只有导演得独自背上这口锅。

    无聊时,他问了句:“你学法律的,怎么跑来做演员了?”

    张小呆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回答说道:“就在西门町逛街的时候,做了个问卷调查。后来那个人成了艺人经纪助理,想起了我,就误打误撞的进了娱乐圈。”

    “如果不做演员,你会去做什么?”

    “上班。”

    “不错,挺好的。”

    “好什么?上班累死了,我现在就在上班。”张小呆翻个身子,背对着他,说道:“做演员的时候,闲作息不规律,一天到晚就泡在剧组。现在管理公司的时候,又觉得没有自由,成天都窝在办公楼中,没有空闲的时候。”

    “其实,为什么不考虑做律师呢?律师的话,空余时间应该挺多的,而且赚的也不少。”

    “我们的那个硕士班,研究领域是兼跨法律与经济的公司法,跟寻常的律师差异挺大的。”张小呆说道:“可能,那时候演员更适合我吧。至于现在,到了岁数,再去做学的专业,也显得怪怪的。”

    乔牧认同,点点头说:“有道理,你念的什么大学?”

    “台北大跟中大。”张小呆转过头,看着他说:“你有念了一年大学,什么大学?”

    “一般般,不入流的。”

    乔牧很谦虚,他说:“加州伯克利,唉,不入流。全球大学的排名,都入不了前二,就连南湾的斯坦福都快比不过了。除了去勇士主场看球近,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值得一提的。”

    “伯克利是名校,你怎么没有继续读下去?”

    “其实,不好说。我念书的时候,有思考过这些问题,考虑到哈佛的篮球队,确实太弱了,况且常春藤联盟都是菜鸡互啄,实在没意思,不利于我的球技进步,我就放弃了。”乔牧说道:“后来,我就念了伯克利,实际上伯克利大学也是菜鸡。带不动,都是猪,我就像个孤儿院的院长,于是就失去了兴趣。”

    “你跟韦伯很像,他也是加州念书,不过他没有去打NCAA联赛。”张小呆听着那家伙吹嘘,不由得想起了

    “谁?”

    “潘韦伯。”

    “他呀。有时间我得找找圈里面的艺人,切磋盘篮球赛。好长时间没碰,可能手都生了。”乔牧看了看手指,那嫩的呀,叹了口气,满是唏嘘。他说:“唉,不说这个了。”

    “不说的话,那我得休息了,很困。”

    “你睡吧,我替你守夜,不用谢。”乔牧抿了口咖啡,说道。

    张小呆着实忍不了,她说:“我不清楚你跟诗施有什么矛盾,但是我明天跟她有约,她会过来的,你就是躲在这一时,也多不了一世,甚至连明早都躲不了。”

    “哈,怎么会?”乔牧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端正做好,双手撑着桌子,问道:“说真的吗?”

    “嗯哼?”

    “别逗,我跟你商量件事。”乔牧站了起来,慢悠悠地走到她身边,语气凝重的说道。

    张小呆遮住嘴,长呼了口气,问:“什么事?”

    乔牧觉得,自个不能继续在公司浪费时间、生命,乃至青春了,明个诗施一来,就玩完了。

    他将自己心中的话,全部掏出来,他说:“这电影的节奏不对,前面的很好,后面的很乱。就跟着急着抖包袱一样,观众看起来很累,可偏偏后半段没有什么喜剧内容。具体的点,我也说不上来,你去跟导演沟通下,让他重新剪辑。”

    “最早剪辑完成的时候,我也在。我看过一次,还不错的。”

    “不行,我看着都累,观众能喜欢吗?观众不爱看,片子就没票房,没票房我就没钱,我的房子得交物业费、电费、水费,车子还有油钱,你买单吗?”

    “咦。”张小呆很鄙视,就那家伙一钟头的收入,都能交好几十年的水电费了。她也懒得争,有钱人要么是装不在乎钱,要么就是喜欢装穷,爱好都奇怪。

    她说道:“我买单,是不是就能去休息了?”

    “那我孩子的奶粉钱怎么办,谁给?我很严肃的,这片子得重新剪辑。当然,也不是非得现在,尽快解决就好。”

    “可以。”这话一出,张小呆就“蔫了”,终于能休息了。

    “那就好,然后还有件事。”

    “什么事?”

    “那个,你懂的。”乔牧支支吾吾,眼睛瞟向了别处。

    张小呆瞄了眼,不就是让自个瞒住他来这的消息吗?为了能早点休息,她妥协了。

    她捏着拳头伸个懒腰,打个哈哈,说道:“知道了。”

    乔牧站在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说道:“还有。”

    “还有?”

    她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大佬能消停会儿?

    乔牧问:“嗯,你有没有带现金?”

    “有带一点,怎么了?”她拿过包包,翻出了一叠钞票,问道。

    “都给我,我下回还给你。”乔牧很坦荡的伸出手,朝她要钱。

    “你没带吗?”张小呆将钱数了数,那修长的手指,拨动钞票的时候,忒好看。

    “都手机支付,没兴趣带现金。”

    “你怕手机支付,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被诗施知道吗?也就是说,你准备去酒店住一晚?”张小呆问道。

    “怎么,福尔摩斯附体了?”乔牧冷着脸,有些不悦,这女的太聪明,肯定不是好事。他说道:“这件事不准说出去,黄牌警告你。”

    张小呆说:“没用的,其实诗杨外面有狗仔蹲着。你作为大老板来这里是没问题的,没人会曝光你的位置信息。可是你一去酒店,那你的行程踪迹就全部挂在微博头条上了。”

    乔牧正要接过钞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愣愣地问道:“那怎么办?”

    “说说你跟诗施怎么回事,我给你出出主意?”张小呆将钞票塞回包包中,建议道。

    这哪能说?他摇摇头,说道:“别人的家事,你别瞎打听,挺八婆的。你还不如给点建设性的主意,有用的话,我给你加年薪。”

    听到“八婆”两个字,纵使张小呆心境好,素养好,都有过一瞬间的冲动。想搬起桌上的显示屏,朝他的脑袋砸过去。

    可是,再三思量,她还是忍了下来。她深吸两口气,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女艺人的宿舍,你知道吗?”

    诗杨的女艺人,有配送宿舍的,也就是诗施早些年住的屋子。后来搬出来,让给那些新人了。

    乔牧自然知道,他说:“我去那边避难?”

    张小呆点点头,她说:“她们都在拍戏,在横店那边,空着的。”

    乔牧一听,这主意好。

    安全系数,仅次于诗杨。任凭诗施跟大幂幂抓破脑袋,也猜不到自己会跑哪儿去。

    他按耐住激动地心情,有些客套的扭捏,他说:“都是女孩子的房间,我不太好意思住进去。也不能通知她们,会不会显得不礼貌?”

    “不会,你睡客厅。我没她们的房间钥匙。”张小呆打消了他的扭捏和顾虑。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