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无可赦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苦寒来(2)

作者/形骸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怕闫思弦不信似的,女人解释道:“这可不是乱说的,你想啊,老丈人头七还没过呢,这姑爷就反了天了,老婆和丈母娘一块打——当着老丈人的遗像直接下手啊,我们这些老邻居看得真真儿的,还劝过架呢……”

    这种沉甸甸的人间疾苦,让闫思弦非常不适,他下意识地想要扭头去看身旁的吴端,却也知道此刻身旁空落落的。

    也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抽出时间去看看吴端了。闫思弦在心里想道。不过他只走神了一瞬,便很快恢复了问话的状态。

    妇女继续道:“自那之后啊,对门的男人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三天两头打媳妇——哎,人心咋就那么狠呢。

    是,之前媳妇家看不上他出身,老丈人和丈母娘有时候说话不中听,可也不至于下那么重的手啊,人心还是不是肉长的了?”

    闫思弦心想:您大概不太了解一个人长期积攒下来的怨恨一旦有了爆发的出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但他只是心里想想,并没有出声反驳。

    妇女继续道:“老丈人走了还不到半年,丈母娘也走了——都说是被那小子活活气死的呢。

    再然后,李佳玉就疯了,社区的也来调解过,打得最严重的时候还报过警呢,不顶用啊,家务事嘛,警察来了也就是……”

    意识到眼前的人也是警察,妇女将难听话咽了下去,改口道:“警察来了也就……劝劝呗,不顶事儿的。

    社区的还想办法把李佳玉往精神病院送了一回,算是曲线救国吧,能护一会儿算一会儿呗。

    不过,谢天谢地啊,她住院的时候,那男的走了。”

    “走了?”

    “就是……该发泄的也发泄了,大概觉得跟疯子过日子没意思吧,反正就走了。”

    “李佳玉这么跟你说的?”

    “她?她自己都不知道吧,那瘪三悄悄走的,谁也没打招呼,她回来还跟我们打听呢,我们哪儿知道啊……反正,就是……再没见着人。”

    闫思弦道:“可我们查到李佳玉和丈夫三年前办过离婚手续……”

    “那个啊,具体的程序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是按失踪走的吧……反正就是,男人不见了,李佳玉就离婚了呗。”

    这些情况,来时的路上其实已经核实过。李佳玉是先向法院提交了宣告失踪的申请,走完宣告失踪的程序后,顺利办理了离婚手续。

    之所以还要问一遍,是想从邻居的角度重新了解李佳玉这个人。

    这样的问话的确让闫思弦有了新的收获,最主要有两条:

    其一,李佳玉父亲的死有疑点;

    其二,李佳玉丈夫的失踪有疑点。

    李佳玉的丈夫杳无音信,这就很可疑。

    即便这个男人要离开精神失常的妻子,总没必要与自己的亲戚朋友彻底断了联络。

    所以,他是离开了,还是被疯子团伙干掉了呢?

    眼下,李佳玉已经死了,想要查明她那失踪了三年的丈夫的下落,恐怕没那么容易。

    闫思弦只希望能多打听出带你线索,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问邻居妇女道:“李佳玉的丈夫失踪前有什么反常吗?比如什么陌生人来过他家啊之类的——我知道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还是请您仔细想想。”

    女人面露难色,但还是按闫思弦所说的,仔细想了想。

    可惜,确实时隔太久,她最终只是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

    闫思弦又问道:“那个小姑娘呢?前几天才到李佳玉家里借宿的小姑娘,您见过吗?”

    “她啊——”女人道:“打过一次照面,那天晚上我搓完麻将回家,那小姑娘好像是刚被李佳玉接回来吧,俩人正进门呢。

    我问她是不是李佳玉的亲戚——那么小年纪,总不会是护工吧,我就想着可能是从来没见过的远房亲戚什么的。

    可人家对我爱搭不理呢——就连平时客客气气的李佳玉也是,怎么说呢,很生分,我也就不多话了呗。”

    “那之后呢?对门有没有再来过什么人?或者什么可疑的动静。”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这两天家里不是就我自个儿吗,我就没怎么在家呆,有空就去小区门口棋牌室了,回家也是弄点吃的就睡,就是来人了,估计我也碰不着。”?闫思弦知道再问不出什么了,便起身告辞。

    那妇女似乎也在对门死过人的家里待不下去了,一边跟丈夫打电话,催促丈夫赶紧回来,一边下楼去往棋牌室。

    两条性命,是大案了,纵然市局被北极星组织的事儿搞得焦头烂额,却还是很快又调来了一些人马。有两组人很快开始了对周围邻居的走访工作,不过一天下来,并没有取得更多收获。

    就在闫思弦打算提前回市局,跟赵局那儿露个脸,以免落一个“小兔崽子非常时期也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又上哪儿野去了”的口实。

    这都是小事,毕竟露过脸他还要去看吴端呢。

    冯笑香搭闫思弦的车一同回市局,令闫思弦没想到的是,他一下地下停车场,就看到了貂芳。

    貂芳像是在等着他似的,招手示意他停车。

    闫思弦纳闷儿了,自言自语道:“这是尸检有发现了?”

    冯笑香不接话,貂芳上了车。

    她上了车也不说话,只是盯着闫思弦,目光中还有审视的意思,冯笑香则在一旁低着头。

    闫思弦嫌在后视镜里看两人太小,干脆回过身去,问道:“我想象不到还能有什么更坏的消息,所以,无论什么事儿,说吧。”

    貂芳道:“我们有几个问题,你必须严肃认真地回答。”

    闫思弦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先问道:“案子相关?”

    貂芳点点头。

    闫思弦又道:“你们是不是查到什么了?”

    这回,冯笑香点了点头,但补充道:“我们还是愿意相信你的。”

    捕捉到貂芳制止她的严厉目光,冯笑香低头,不再表态。

    闫思弦立即意识到了此刻的状况。

    黄心萝莉冯笑香将他克得死死的,从来如此,而黄心萝莉明显听法医大佬貂芳的。

    很明显,貂芳此刻处于食物链最顶端,而自己怎么排都在最底端。

    从岛上被救回来后,闫思弦已经尽力做到放低姿态宠辱不惊,但发现这一真相后还是小小地郁闷了一下。

    但他很快调整好心态,十分诚恳道:“我猜一下,是不是跟楚梅的母亲有关系?”

    貂芳点点头,“跟她有关,又不止她一个。

    我跟你实话实说吧,你和吴队失踪的那几天,我们走访了一些人,有人在证词里说到,你去西山疗养院见过楚梅。”

    “是见过。”闫思弦道:“我和吴端一起去见过她一次,除此以外,出于一些个人的目的,我还单独去见过她几次。”

    “什么目的?”貂芳追问道。

    “跟张雅兰有关系。”

    “能具体点吗?”

    貂芳的确不懂询问技巧,尤其面对的又是熟人,便是平铺直叙单刀直入。

    她认为这是表达信任的一种方式。

    闫思弦的确感觉到了貂芳的信任,但这方法还是让他有些不适,毕竟个中缘由牵涉到家丑,不足道也。

    他决定拿过谈话的主动权。

    闫思弦先是打了一波太极,避重就轻,假意回答貂芳的问题。

    “去见楚梅的目的不止一个,首先是试试看能不能通过她了解疯子团伙,当然了,我对她是否参与了疯子团伙,其实是存疑的……其次,我也想打听张雅兰从离开亚圣书院到和我见面的这七年都干了些什么——与其说打听,不如说是验证吧——验证一下张雅兰的告诉我的版本里有没有欺骗和隐瞒。”

    回答完,见貂芳没有立即追问,而是陷入沉思,闫思弦便抓住机会反客为主道:“跟楚梅的接触,其实非常的……循规蹈矩,乏善可陈,所以,我有点费解,你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个?

    如果方便得话,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听说什么了?”

    貂芳和冯笑香对视了一眼。

    冯笑香低声道:“要不……告诉他?”

    貂芳又想了一会儿,终于道:“行吧,告诉你也行,我们从不止一个人那里听说,你跟楚梅有染。”

    闫思弦:“咳咳咳……”

    闫思弦从手旁的杂物匣里抽了一张抽纸捂住嘴猛咳——他是真的呛住了。

    咳完了还不忘看了一眼那纸巾,闫思弦是真觉得,按照他所受到的暴击程度,纸巾上竟然没有鲜血,真是个奇迹。

    让自己冷静下来后,闫思弦又问道:“那给你提供这一说法的人,有没有提供点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就是……”

    闫思弦拍了几下手,以暗示“啪啪啪”。

    “那啥……总要有点实质性的证据吧?”

    “有证据,所以我需要采集你的dna样本。”

    “我能问问是什么证据吗?”

    “楚梅怀孕了。”

    闫思弦:“咳咳咳……”

    这次,他肺都要咳出来了。

    闫思弦: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放荡不羁,可你们也不至于谁怀了孕都往我身上算啊,我头上难道有青青草原?喜当爹什么的我是真的要不起啊,四个二俩王一块出都要不起啊……

    貂芳看到闫思弦的表情,有点过意不去,“你先别激动,我来找你采集dna样本,就是想帮你排除的嘛。”

    闫思弦表示不想说话,他张开嘴,含糊不清道:“采采采。”

    貂芳手脚麻利地拿出棉签,在闫思弦嘴里扫了一圈。

    末了,闫思弦生无可恋道:“你干脆一棉签捅死我算了,做人好难,好想重新投胎。”

    貂芳不理他,继续认真道:“dna检测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你不慌,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些了,不过,我必须跟你说一下利害关系。

    根据回避条例,当警务人员与嫌疑人存在直系亲属关系时,必须回避,且不得打听任何案件相关信息;当警务人员跟……”

    闫思弦打断貂芳道:“建议回避——其它情况,无论是跟嫌疑人是旁系亲属、朋友,或者无论跟受害人有什么关系,都只是建议回避,所以我选择性地回避,没有什么问题。”

    “那是之前。”貂芳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处理办法,是把北极星和疯子团伙一分为二来看待。

    这本身没有什么错,因为在今天之前,除了北极星团伙的各项实验是受了疯子团伙的启发之外,我们找不到两者之间的任何联系。

    已经被捕的两边的团伙成员的证词中,也找不到两者有直接联系的证据。尤其疯子团伙,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一个北极星这样的组织。

    因此,我们一直认为,北极星成员只是在默默观察着疯子团伙的行为——把疯子团伙比喻成实验样本或者小白鼠,也说得过去。

    他们之间的关系,仅仅是一方被另一方观察,而不存在你来我往的合作。毕竟,北极星是一个规模已经成型的大型组织,进退有度,他们没必要在一群疯子面前暴露自己。

    这种情况下,你对北极星的事尽量回避——毕竟你父亲给他们投了钱,成了嫌疑人——而你仍然和我们一起调查疯子团伙……”

    闫思弦明白了貂芳的意思,他接过话头道:“之前还说得过去,现在不行了,因为李佳玉。

    楚梅临死借住在李佳玉家里,还有李佳玉失踪的丈夫——说明李佳玉很可能是疯子团伙成员。

    同时,她又是把闫氏向北极星投资的举报材料送给经侦组的人,这说明李佳玉了解——至少是有途径了解闫氏给北极星投资的具体事宜,换言之,她跟北极星组织也有关系。

    这个女人就像一条纽带,让北极星和疯子团伙有了连接点,或许这两个组织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毫无关联。

    所以,接下来我不能再参与调查了。”

    “我就是这个意思。”貂芳道。

    “可以,我也觉得,这种时候还是守规矩避嫌比较好,不过,能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吗?算是我私下里求你们吧。”

    “什么?”

    “我想跟楚梅的母亲——龙淑兰聊聊。”

    “我觉得不妥。”

    貂芳这就算是直接回绝了。

    “如果我说,我找到了一条破案的捷径呢?”

    “什么样的捷径。”

    “突破口就在楚梅的母亲身上,我需要试试才知道。或许,她可以帮我们立即结案。”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