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重生记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萧成收到礼物

作者/毓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萧成其实已经很满足了,之前他师叔祖送他足足七份礼物呢!

    第一件,是一套集合了他叔祖宗设计的一百六十个经典机关的模型!这模型可是以100:1的比例呢!

    整体形状是一套古代宫殿建筑,可实际上每一部分都可以拆卸组合,极其仿真不,零件拿下来,每一个都可以拉伸放大,若是将拉伸放大好的零件重组,那么模型将会按照2:1的比例呈现出来,这样的宫殿模型,孩子都能跑到里面探险呢!

    当然,他最稀罕的,是宫殿里面环环相扣的机关,那一百六十道机关可是他叔祖宗的经典设计,让他醉心不已。

    要知道,若不是他叔祖宗被老祖关禁闭,他早就缠着他学习机关术呢!

    当然,第一件礼物让他惊喜,第二件礼物,也就是他师叔祖代他师叔祖公送的礼物,更让他欢喜。

    那可是一整套防护的药品呢!他萧成还是有见识的,他师叔祖公送的这套药品,都是他叔祖宗不传的宝贝,里面的每一颗药球不价值连城,那也是有市无价的好东西。

    昨天,萧成还跟摸宝贝一样,挨个儿看了一遍,嘿嘿,有这些东西,无论是保命,还是算计人,那都妥妥的了!

    第三件礼物,更合他心,是韩品师叔送的,里面是一整套机器人编程的研究心得,本来他还以为就是一般经验总结,可是看到韩品师叔手里的那个机器人,他就对那心得珍惜起来。

    当然,他最最最爱不释手的一件礼物,则是湛湛师叔送的那套游戏机!

    游戏机的价格他知道,以前下山时他见到过,那价格虽然让他会肉疼,但他却不是买不起,只不过他自认为是大人了,买它有儿难为情。

    可真没想到,湛湛师叔这么这么贴心,竟然送礼物送到他心坎儿上了!

    自从拿到这件礼物,他当真是能蹦能跳,精神抖擞啊!

    当然,这几件礼物外,还有宁宁师叔送他的便携式游戏机也特别让他欢喜。

    这套便携式游戏机并不大,也就书写用的笔记本大,厚度只有一两厘米,但是因为是他师叔祖自己动手做的,里面的功能挺强大的,虽然不能像湛湛师叔送的大型游戏机那么随心所欲,却也能满足他平时打发时间的需求。

    至于多多师叔送他的钻石生肖吊坠,还有清清师叔送他的灯光冻刻章,他也都特别喜欢特别珍惜。

    没想到,之前的几份礼物已经是惊喜了,没想到太爷爷和太奶奶竟然一言不合也送见面礼,太让他受宠若惊啦!

    ……

    韩子禾见他手足无措,便让他收下:“给你的见面礼,你拿着就好,不要推拒了,有句话不是‘长.者.赐,不可辞’?”

    萧成见韩子禾让他收,他这才红着脸道谢。

    韩子禾知道他跟这儿不自在,便让他回他屋自己游戏去。

    “他是你师父的什么人啊?”等到萧成进屋,韩父和韩母这才问道。

    韩子禾和他们一起到主卧去话:“他师祖是我师父大师兄的弟子,和我一个辈分!”

    “这样啊!”韩父头,复又严肃道,“闺女,我问你,楚铮出事儿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和家里呢?嗯?你是心里压根儿就没有我们,还是,你心里别着劲儿呢?”

    “什么别着劲儿?”韩子禾听这话不对,便问,“我问您,你告诉我,是谁告诉您楚铮出事儿的?楚家老头儿?”

    “什么叫楚家老头儿!他是楚铮的爸!是你公公!”韩父批评道,“我们怎么教育你的?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提起长辈来,这么吊儿郎当?嗯?……之前你公公跟我们你对他很过分,我们还不信!要是你就这表现,我可得跟你好好儿道道了!”

    韩子禾被这么数落,怎么会乐意?便道:“我不知道他怎么和您们的,但是他的做派,您知道么?”

    “什么做派?”韩父随口跟上。

    韩子禾道:“我就问您,要是我没了,您们两口子怎么反应啊?”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韩母当即大惊失色,抬手照着韩子禾肩膀就拍:“你这个混孩子!怎么什么话都呢?啊?你都有几个孩子啦?怎么还这样没心!”

    “我就是这么打比方!”韩子禾被打的无语,无可奈何道。

    韩父也板着脸,训她:“打比方也不行!”

    “好好好!不行!不行!”韩子禾妥协,不过,她又,“您看看,我只打个比方,您们就受不了,可他呢!

    可您知道么,我原本,一片好心,生怕楚铮出事吓到他,没有告诉他。可是,他倒好,知道之后,不但跟没事儿人一样,好像出事儿的不是他儿子!竟然还跑到部队申请军烈属的身份!

    这也就算了,他跑到部队打好申请,扭头就跑过去冲我兴师问罪,直指楚铮名下财产。

    他知道楚铮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了我和孩子,立刻要和我争孩子抚养权!

    您们,他、他这些所为,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样儿是一个父亲、一个公公、一个爷爷能做该做的?

    不是我不尊重他,是他的做派,根本就让我尊重不起来!。”

    韩子禾一番痛诉,听到了韩父和韩母耳朵里,也都气得不行。

    一口一个“老不修”的骂楚父。

    等到骂够了,韩父关心起自己闺女来:“我听你不接受楚铮牺牲这件事儿?”

    “孩子啊,虽然楚铮很好,作为丈夫女婿,他都再好不过,可……他已经这样了,你应该多想想孩子,不要自己跟自己较劲儿!就是他要知道,他也不想你把自己困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韩子禾很想跟他们,楚铮好好儿的,他仍然活着。

    可韩子禾很清楚,她即使了,没有证据的话,她父母也不可能信她,太多,反倒让他们担忧她心理出现问题。

    “我还是坚信他安然无恙。”韩子禾到底不出默认的话,只是,“您们别以为我不正常,我这是么也有理由!”

    “什么理由?”韩父问。

    韩母也看她,道:“闺女,你听话,凡事儿多想想孩子,多想想我们,不要这么固执!”

    韩子禾叹口气,不想纠结这话题了,便提起之前的安排:“我师父知道楚铮的事儿了,所以想接我和孩子们到师门住一段时间,让我散散心。”

    “散心好!散心好!”韩父头,“伤心总是难免,毕竟那么好的丈夫,可是,该走出来,还是应该走出来才是。”

    韩子禾叹口气,没吭声。

    韩母见她这样,问她:“那你们打算住多长时间?不是不让你去,可是,你以前也没见过你们师门吧?这么贸贸然带这么多孩子过去,是不是不合适?

    你师父虽然教你本事,可是你们师徒多久没见过面了?要知道人心易变啊!你一个女孩子,带这么几个孩儿,就这么去?妥当?”

    “我师父人很好,师门呢,也不是狼窝。”韩子禾不能部队都认可了陌门,只能这么毫无服力地。

    韩父和韩母看看她,虽然不再劝,但却都不赞成这么做。

    他们不同意韩子禾把孩子带到陌门,韩子禾也愁啊,她不可能强行带孩子们走,万一惹他们生气,就不对了。

    等到晚上,见到湛湛韩品,韩父和韩母就叠声和他们道想念,亲香一番后,就要把他们带走。

    “您们能别闹么?”韩子禾无语,“他们俩都还得上学呢!”

    韩父看她:“哼!他们上学啊?那你还要把他们带出国?”

    韩母应声:“就是!还有啊,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呢?湛湛和韩品都自学完高中知识呢!现在参加高考,都能名列前茅!”

    “就这么定了!让俩孩子跟我们俩回咱们老家备好!宁宁和多多也跟着!还有清清!”

    “清清就别想了!”韩子禾把孩子递过去,登时,家伙儿很给面的哇哇大哭起来。

    “瞅见没有?这一下午都这样!您们想带她走,呵呵,除非我跟着!”韩子禾摸摸给面子的闺女,显摆道。

    韩父和韩母:“……”

    他们老两口儿,这一下午都在争取外孙女儿的好感,结果这家伙儿心眼儿忒多,不抱走她什么都好,若是抱走她,嘿嘿,那就开嗓子闹!

    “呜哇!我们不要离开妈妈!”湛湛和韩品灵机一动,俩人一边儿抱韩子禾一条胳膊,假模假样的嚎。

    韩子禾额头上顿时划出一片黑线啊。

    韩父和韩母看他俩胡闹,容忍标准立刻不同。

    “俩熊玩意儿!”韩父也时常混迹各大论坛,知道的词语不少,对于熊孩子的认知也比较深刻,他可不像对待清清那么客气,一手拎着一个孩子脖领子,把他们拽开了。

    韩子禾看着俩孩子还伸着尔康手呢,顿时,将脸一扭。

    呵呵,她早就知道会这样呢!

    ……

    夜深人静时,湛湛和韩品等到韩父和韩母睡熟,这才踮着脚跑到主卧。

    “你们终于过来啦?”韩子禾放下杂志,笑看向他们,招手,让他们上床。

    韩品和湛湛盘坐韩子禾面前,一本正经问道:“是不是我们的计划又要改变了?”

    韩子禾见他们俩眉目中带着忧虑,也不由得正色起来,和他们:“这需要问你们啊!若是你们俩被动了,那么留在这里也好。”

    到这儿,韩子禾话音一转道:“起来,你们外公外婆忧虑的也没有错,毕竟我和你们师祖很久都没有联系了,师门那里是怎么个境况我也不清楚。虽然萧成的很好,但是前途不明,我带着你们总要谨慎一些才是。”

    “我们跟着您,会带累您么?”韩品比湛湛冷静,他想跟韩子禾一起没有错,但是前提是,不能因为他们而给她带麻烦。

    韩子禾对于韩品关心的话,做出了回应道:“不会,你们从来都不会给我带麻烦。”

    “那不就成了!我们不要和外公外婆走!”湛湛立刻表态,他反问韩子禾,“你曾寄人篱下滋味难受,让我们对水珠多几分怜惜,可是,住到外公外婆家,和舅舅他们住一起就不是寄人篱下了?”

    湛湛这么问,还真把韩子禾问住了。

    韩品头道:“我和您们在一起,是因为我心里把您们当成了我的亲生父母,所以才没有其他感觉……可是,我认为,不和您还有爸爸在一起,不管在谁家住,那都叫寄人篱下啊!”

    好吧,这俩孩子话,是在太煽情了,韩子禾心都忍不住软了。

    “你们俩是可以,可是宁宁多多?我刚才看着,他们倒是有儿想变卦。”韩子禾了解宁宁多多,别看之前带他们见师祖,他们很开心,但是,他们俩的适应力不比湛湛和韩品,内心深处有那么儿惊惶也是可能。

    “我们俩和他们俩谈谈!”湛湛自告奋勇,他认为,弟弟妹妹若是不听话,就教会他们听话好了,反正他们是一家人,一家人怎么可以分开呢?

    相对于湛湛的自信,韩品显得有儿犹豫:“宁宁和多多,虽然还,但他们俩都是有主意的孩子,若是,让外公外婆劝动了,我们未必能带走他们!”

    还有一,韩品没有出,那就是,相对于他们俩,还有清清而言,宁宁和多多自就不是那么粘韩子禾。

    有一阵儿,外公外婆带他俩出去玩儿了几个月,他俩也没想他们的。

    韩子禾头。

    虽然不想承认,可她必须承认,到底韩品的忧虑是正确的。

    她认为,若是两位老人能够劝动俩孩子,那一定是多多和宁宁。

    嗯?为啥俩孩子?

    没辙啊!宁宁和多多,他俩是双胞胎,有默契的很!基本上,行动一致啊!

    “回来和他俩谈谈好啦!”韩子禾想一想,叹口气,道,“若是他俩想留这儿,那就随他们意好啦!”

    听她这么,韩品和湛湛不约而同的,叹气。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