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68 欢欢说:被爸爸发现了!(4 )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穆熠宸打电话的时候钦慕拿起旁边黑色的吊带裙套上,里面真空。

    挂了后把手机放在一边,却没有立即跟钦慕电话内容。

    卧室里顿时安静起来,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在悄悄地凝聚。

    钦慕下意识的去看他:景峰怎么?

    “那个男人自己是娱乐圈的三线配角,在上次你去摄影棚拍广告的时候见过你一面——,今天去商场正好遇到你,就用钱收买那个服务员做了这一切。”

    穆熠宸这段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钦慕,钦慕斜视着某个地方动也没动,认真听完了他的辞。

    想了会儿,不服气的邪笑了声,固执的三个字:我不信!

    穆熠宸没回话,只是睿智的深眸望着她那消瘦的颈窝里。

    她转眼看着他,又执拗又敏感:你信?

    “景峰今天钦明珠跟景晴也在商场。”

    这次轮到钦慕沉默,只是奇怪的看着他。

    再晚一会儿,简俨从上看到她在商场的视频就给她打了电话,那时候她正在餐厅吃饭,长辈跟穆熠宸还有欢欢都在。

    “钦姐,你的电话!”

    阿姨从外面拿着她的手机上前。

    钦慕谢过后接过,看到是师父两个字然后轻轻起身:叔叔阿姨,我先去接个电话。

    “去吧!”

    她礼貌的打完招呼才去接电话,穆熠宸却在她出去餐厅后不高兴的慢慢放了筷子。

    冯芳华抬眼看着他那不高兴的模样问:怎么着?一分钟也离不开?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她老人家却没有回答,她哪里知道他为什么。

    “今天这事闹到上去了听?可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要害她?”

    穆子豪知道老婆是生气什么,穆熠宸就这样不停的带钦慕回来住,钦慕又不拒绝,但是现在他更关心钦慕在厕所的视频事件。

    “没有,不过当时钦明珠跟景晴也在里面。”

    二老听完儿子平淡的描述后忍不住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在从彼此的眼中寻求答案。

    “应该不会是景晴,她年长一些,也很懂事,钦家这个丫头倒是有可能干出这些事来。”

    冯芳华想了想嘟囔起来。

    “唉,大概是因为大的回来,钦家这个的这些年在家里一人独大,慕慕一回来,钦海明又在生日宴上了那话。”

    穆子豪忍不住摇了摇头,怎么想都觉得这两个女孩将来还会闹的更大。

    “那母女俩就这么容不下这丫头?当年的事情怎么这丫头也是受害者,她们母女俩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穆熠宸听着自己父母在讨论这事不自觉的叹了一声,转头就看到钦慕打完电话回来。

    那老两口也立即止了话,倒是穆熠宸看着她回来酸溜溜的问了一句:简俨?

    钦慕下意识的看他,虽然还没明白过来他问这个的意思,却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是!

    “简俨?”冯芳华好奇的问。

    “是的,师父担心我受伤所以打电话问一声。”

    其实钦慕心里有些愧疚,每回都是简俨主动打电话给她问她是否安好。

    “你师父倒是真对你不错,对了,有空请他来家里喝个茶,我们都很喜欢他的设计风格。”

    冯芳华着着就来了劲,旁边穆子豪也赞同的点头。

    穆熠宸皱着眉看着他自己的父母大人……

    “好!”

    “好什么?”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朝着自己儿子看去,欢欢也抱着碗看着自己老爸,古灵精怪的笑起来。

    餐厅里顿时没了别的声音,只是有人因为女儿的笑声而尴尬的起身离席。

    “他怎么回事啊?”冯芳华忍不住问了一声,其实心里何尝不明白。

    “唉,你这儿子,性子随你!”穆子豪身子稍微偏向冯芳华,提醒到。

    冯芳华……

    钦慕突然觉得这老两口可真有意思,但是她也不敢多什么,便只是嘴角微微一扯。

    晚饭后家里来了客人钦慕便抱着欢欢去了楼上房间,上了个洗手间出来就看到欢欢在看动画片,走过去坐在旁边看着平板里正在播放的动画电影:宝贝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吗?

    欢欢仰起头来对钦慕笑着,还抬手摸了摸钦慕的脸蛋,那纯真灿烂的眼神仿佛在妈妈你好傻!

    “欢欢,为什么妈咪觉得你好嫌弃妈咪呢?”

    实在是被女儿那无害的笑容给伤害了。

    好像有了爸比之后,女儿都不那么粘她了,而且经常用看弱智的眼神看她。

    “宝贝,你是爱妈咪多一点呢?还是爱爸比多一点呢?”

    钦慕倾身侧躺在女儿身边,抬着眼认真的诱哄女儿。

    “欢欢爱爸比!”

    欢欢很认真的思考,完就抱着平板不理妈咪。

    仿佛心口中了一剑,钦慕捂着自己的胸口装作受伤的倒在一旁,瞬间又坐起来蹂躏着女儿的脸蛋:你到底还爱不爱妈咪吗?

    欢欢却因为她的动作而抬手捂着嘴哈哈笑起来。

    “自从来这里你整天跟你爸比混在一起,你就把妈咪给抛弃了,他可是没把你当亲生女儿呢。”

    钦慕想憋屈,只是看欢欢已经忍住笑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的太深奥了,立即闭了嘴让欢欢继续看她的青蛙变王子。

    后来客人走了冯芳华就上楼来敲门,钦慕从床上弹起来站在旁边规规矩矩的:阿姨!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我来找我孙女又不找你。”

    冯芳华看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嫌弃,钦慕不是看不出来,冯芳华甚至不需要再对她什么她就明白冯芳华的意思。

    “欢欢,跟奶奶爷爷去玩好不好啊?刚刚有个爷爷送了好吃的来给你吃哦。”

    欢欢一听要吃好吃的,立即抱着平板从床上站了起来。

    冯芳华上前抱着她离开,钦慕送到门口,无奈的看着女儿被抱走。

    只是她才刚想回房间就看到穆熠宸从书房出来,那高深的眼神看的她心里一阵发慌,不自觉的问他:干嘛那么看我?

    穆熠宸没搭话,只是走过去后抬手勾住她的脖子就把她往里拖。

    粗暴!

    虽然他并不会伤到她,可是还是让她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钦慕觉得他太粗暴,一点都不温柔。

    床边他抬手去脱她的外套: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少穿一点。

    钦慕……

    然后两个人叠在床上,穆总邪魅的眼神望着身子底下的女人:你知道刚刚走的人为什么来?

    “求叔叔阿姨办事?”

    “来关心我们的婚事!”

    钦慕……

    “表面是来送礼串门,实际上就是怕我们结婚的时候拿不到请帖。”

    钦慕……

    “最近你跟欢欢感情好像很好啊!”

    迅速转移话题,钦慕觉得如果让他继续下去,又要扯到结婚的事情上。

    “穆太太,你到底要怎么才肯相信我?”

    钦慕下意识的看着他,转移话题这招对他根没用。

    “要不我们先告诉爸妈?总听你叫他们叔叔阿姨,我都觉得别扭。”

    钦慕……

    “这样吧,让我公布我们已经领证的事情,或者先告诉爸妈,你自己选一。”

    钦慕真的愣了,二选一?

    那她肯定选告诉冯芳华跟穆子豪啊。

    不过是不是哪儿不对?

    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又掉进坑里了?

    他不紧不慢的,像是很大方的给了她两个选择呢!

    那么深明大义的!

    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个地方不太对?

    难道是因为要改口叫爸妈?

    爸妈?

    钦慕想着突然有点走神,直到锁骨被人用力咬了一口她才回过神,立即抬头望着自己身上的男人:穆熠宸你干嘛?

    “我今天为你提心吊胆,你怎么还不得先让我痛快痛快?”

    “可是我背上疼。”

    “我用不到你的美背。”

    他咬着她的肌肤,在她耳边低喃,在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找痛快了。

    所以,很快钦慕也忘了刚刚他提的事情,直到第二天早上。

    整个穆家好像都被阳光普照着,这个宅子不再像是曾经那样冷冷清清的,真的多了些人气,温暖。

    干净的欧式客厅里,家里人都被管家叫到这里,从佣人到长辈。

    穆熠宸特地给钦慕找了件端庄的长裙穿着,才搂着她下了楼。

    钦慕昨夜差点被作死,脑子里早就不记得他的二选一的事。

    冯芳华跟穆子豪抱着欢欢坐在雍容的沙发里看着他们俩从楼上走下来。

    穆熠宸搂着钦慕上前,阿姨从厨房里端着两杯茶出来,在他们到了冯芳华跟穆子豪跟前的时候,茶也到了他们跟前。

    “穆家有规矩,新媳妇进门头天早上都得给公婆敬茶。”

    钦慕转头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被吓傻。

    “熠宸,你做什么呢?”

    穆子豪看着儿子那架势心里有些猜测。

    “把姐抱开先!”

    穆熠宸吩咐了一声旁边另外的用人。

    阿姨立即上前去把欢欢抱开,大家都在旁边看着,等着。

    管家上前,把两个红送到穆子豪跟冯芳华面前,并且还送上两个穆熠宸早就叫他包好的红包里。

    穆子豪跟冯芳华互相对视,也都吓的有点懵了,机械的缓缓伸手去接过管家给的红,打开一看,更是不敢置信。

    “这,你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冯芳华惊的眼花缭乱,下意识抬头看着他们,话都有点不利落。

    穆子豪却是看完照片又认真看了下面的年月,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结婚一段时间了,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慢慢的把结婚证合上。

    “既然这样,——这茶是该敬!你重新去包两个红包。”

    穆子豪稍微侧身对冯芳华嘱咐了一声。

    冯芳华不敢置信的看着钦慕,却是什么都做不出来。

    钦慕才突然想起冯芳华之前对她的话,此时像是一团绳子乱如麻在脑袋里,让她不得不垂了眸重新整理思绪。

    不过宸哥那脑袋却是仰着,应该是也替穆太太仰了。

    脑子里渐渐地想起宸哥昨晚给她的两个选择,她还以为那事就是随便就过去了,而且她根没点头,可是现在……

    “少爷,那以后我们都得改口叫少奶奶了。”

    “是啊,可不能再叫钦姐呢!”

    “其实钦姐刚来的第一天我就想喊少奶奶呢!”

    “少奶奶!”

    “少奶奶!”

    然后一群人突然七嘴八舌的打乱了来有些严肃的客厅里,钦慕先是震惊,后来对着那些笑脸下意识的扯了扯嘴角。

    穆子豪看冯芳华不动便亲自去房间包了两个大红包出来,当然钦慕也是真的跪下敬了茶,还有穆总。

    “在我们宣布婚礼之前这件事就先麻烦大家保密。”

    穆熠宸后来双手插兜站在钦慕旁边对大家吩咐了一声,大家都不解的看着他们,穆熠宸只是有点扫兴的看了钦慕一眼。

    钦慕也看了他一眼,此时不宜吵闹,不宜翻脸,但是……

    冯芳华立即起身离开,这次讽刺跟教训的话她都没再。

    钦慕知道这次冯芳华是真的生气了,但是她还是不习惯在长辈面前争执。

    穆熠宸是最快活的人,开心的送钦慕去工作室。

    钦慕到了地方就下车,话都没跟他一句,好像两个人并不认识。

    穆熠宸唇角邪魅浅勾,掉头后落下车窗来,一只手在车外:穆太太,晚上来接你!

    钦慕气的立即转头怒瞪他,那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简直是他的大爱。

    桀骜的眼神冲她美美的放电,然后开车潇洒的离开。

    简俨站在一楼的窗口看着她,这一生她大概注定要与那个男人纠缠,或许她会受伤的,但是她应该是逃不掉了。

    简俨忍不住低了头,那他自己呢?

    又是否会受伤?是否会逃得掉?

    “师父,今天来这么早!”

    钦慕进去后发现他在就走上前去跟他打招呼。

    简俨慢慢坐在沙发里,指了指对面让她坐下。

    钦慕放下包坐下。

    “你没事吧?”简俨看着她还算精神,但是忍不住挂心。

    “没事,那个男人虽然长的人高马大,但是一点动手能力都没有。”

    钦慕想起昨天在商场差点被强迫的事情,装作轻松的起来。

    “你还想他有能力?”简俨不赞同的看着她。

    钦慕一想,然后抓着头发尴尬的傻笑起来。

    “过几天你跟我回巴黎一趟。”

    简俨严肃的跟她起。

    “嗯?”

    “有个客户指定让你去。”

    “好!”

    一听是工作的事情钦慕不敢怠慢,立即收起嬉皮笑脸的孩子气。

    美抱着资料上前找他们,听着他们要回巴黎立即自告奋勇:我也想回去一趟。

    简俨抬眼看她:哪儿都少不了你?

    美顿时委屈巴巴的,低着头不话,却满肚子怨气。

    “不可以带美吗?”钦慕好奇的问了一声,她还挺习惯美在的。

    “这次你来辅助我,你不需要被辅助。”

    钦慕一听只得点点头:好吧!

    “反正就是不带我去嘛,那——那钦钦你去我那儿把我的仙人掌给我带过来呗。”

    美虽然不高兴,但是还是不敢跟简俨发脾气,只得跟钦慕。

    “仙人掌?”

    师徒俩都不敢相信的去看她,美却转头就走了。

    “不如留在师父办公室让他帮你照顾啊。”

    钦慕想起她的心思来立即扯着脖子跟走远的美了句,美顿时偷偷的笑了出来。

    “一盆仙人掌也值得她这么苦巴巴的惦记。”简俨无奈的摇头。

    “那你就帮她照顾呗,反正仙人掌可以防辐射,放在你电脑旁边就好了。”

    简俨抬了抬眉毛,无奈的答应。

    钦慕看着简俨的样子就知道简俨不知道美喜欢他,可是美若是不喜欢他,又怎么会甘心一直留在这里给她做助手呢?

    中午赫连好去她办公室找她,看到她在办公桌后面画图立即跑过去从她身后抱住她:慕慕,对不起!

    钦慕一惊,随即放下笔转头看着她:你干嘛呢?

    “昨天都是我非要带你去逛商场才让你遭此一难。”

    钦慕不得不站起来,看着眼圈发暗的女人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她半张脸:你是不是傻啊,这只是一个巧合。

    “巧合?可是若不是我带你去,你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啊。”

    “你要往好处想,若是不是昨天,或许是后天,大后天,我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情呢?”

    赫连好……

    钦慕微微笑着,轻轻地摸了摸赫连好的头发:跟你件更重要的事情。

    “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今天早上穆熠宸跟穆家人宣布我们领证的事情!”

    “什么?”

    赫连好吓的弓着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并且今天,穆家已经都知道这件事。”

    成功让赫连好转移了注意力,她也松了一口气。

    赫连好……

    “你们……”

    “那次你发现我跟穆熠宸戴着情侣戒指的时候,我们其实就结婚了。”

    赫连好……

    “准确的,我第一次回国就跟他领了证。”

    钦慕完后才抬眼看她,这件事不仅是赫连好不相信,至今她也觉得不真实。

    赫连好半张着嘴好几次想要问她什么,但是想了又想,最后却只是轻轻松开了她的手走到一旁,又想了会儿才转头问她:那现在,到底多少人知道你们已经结婚的事情?

    “除了穆家,就只有你!”

    赫连好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微弱,这个女人竟然结婚大半年了却一直在保密。

    “你现在必须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讲给我听。”赫连满脑子里都是不真实的幻想,逼着钦慕跟她讲过程,所以俩人叫了外卖在工作室里一边聊一边吃东西到快一点。

    后来赫连好还是觉得不真实,不过已经接受这件事,只是又想起欢欢来:那欢欢呢?

    “他应该还不知道吧!”

    起这件事钦慕不得不坐在沙发里无奈的叹了一声,想起上次他来拿给欢欢做的造假的资料就觉得好笑,他在这件事上怎么会这么蠢?

    “钦慕啊钦慕,你可真是闷声做大事的女人。”

    赫连好无奈的笑了一声,边边摇头,这一切都还让她不敢置信。

    她怎么会想到,一个不敢谈恋爱,不敢走进婚姻的女孩,却悄悄地早已经把这一切都做完了。

    “这一切完都在预料之外。”

    钦慕仰头在沙发靠背,望着屋顶愁的苦笑的。

    很多事情真的,都是预料之外!

    “不过,穆家能这么快接受你也真的很让我意外,并且他们竟然同意你们不曝光结婚的事情,这两位长辈真的叫我更加敬仰了。”

    “他们,恐怕不是那么愿意。”

    钦慕出来之后感觉如释重负!

    ——

    晚上钦慕下班就被接到AM去吃饭,穆熠宸给她打的电话是父上大人的意思,要一家人庆祝一下。

    钦慕心里有别的想法,打算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话都开了,

    只是却没想到一上楼就看到里面有自己最讨厌的人在。

    穆熠宸在开会,但是他知不知道今晚还邀请了钦海明?

    穆子豪看她站在门口,便叫她:慕慕,还在外面站着干什么呢?

    钦海明正在摆弄茶具,听到声音后抬眼朝着门口看去,就看到他穿着清凉大方的女儿,顿时挺了挺后背,却是一时无语。

    欢欢在奶奶跟爷爷中间吃着早就叫上来的甜品,看到妈妈的时候情不自禁的舔着勺子叫了一声:妈咪!

    “还不进来?等下要挡服务生要来上菜了。”

    冯芳华烦躁的提醒了一句。

    以她的性子,其实该立即转身就走的。

    但是下一刻,她却坐在了冯芳华旁边。

    “来打算请熠宸他爷爷也回来,但是他们俩不想这么快公开,所以我打算等他们婚礼的时候再请老爷子回来,这事你可不能怨我呐!”

    穆子豪对钦海明道。

    钦海明微微点头:的哪里话,我这个父亲都当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怪你们?我还得谢谢你们能接受我女儿,以后也劳烦你们多照顾她。

    “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那些客套话就免了吧,慕慕,你去给熠宸打个电话问他还要多久才过来。”

    穆子豪转头对钦慕了一声,毕竟快要上菜了。

    钦慕点点头然后拿着手机起身离开,脸上的表情终于得到一些释然。

    她的恨,无法隐藏。

    她没办法跟钦海明那么坐在那里吃吃喝喝,她更不想让他弥补,她更想让他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中,不安的死去。

    等她拿着手机出去之后没有给穆熠宸打电话,而只是叫车离开。

    出租车上开着车窗,晚风还算清凉,一层层的吹在她的脸上。

    她突然才明白,她真的上了穆熠宸设下的套。

    所以,真的该结束了!

    然后一**的,来多的烦心事都涌了上来,让她就要应接不暇。

    她回了穆家,管家看到她回来后愣住:少奶奶,您不是在酒店参加家宴吗?

    钦慕没有话,只是来大步,来快的上楼,最后几乎是跑起来。

    管家在边上不自觉的深思,然后打电话给穆熠宸:少爷,少奶奶好像不太对劲。

    穆熠宸刚到酒店,正在等电梯,接了管家的电话后立即转身往外走,电梯叮的一声开了,他也跑了起来。

    很奇怪,有些时候,好像真的有心电感应。

    “看住她,不准她跑出去。”

    他把车子开到最快,一路飞奔回去。

    哪怕是到了夏天,晚上八点天也黑了,车子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去,那时候她正在收拾行李。

    他们俩结婚,不管是对她还是对穆熠宸,没有一点好处。

    钦慕认清了这一点之后更是迅速地收拾了衣服,最后甚至叠都来不及,都塞进去后把行李箱合上拉拉链。

    穆熠宸跑到楼上,一转眼就看到她在扣行李箱。

    “你在干什么?”

    “随便你要怎样,但是我要离开这里!”

    钦慕把行李箱从床上搬下去,头也不抬一边拉着往外走一边对他。

    “我准你离开了?你又抽什么风?”

    他抓住她一条手臂不解的望着她,怒气一触即发。

    “穆熠宸,你真的没发现吗?自从我们俩在一起就不停的发生不好的事情,你跟景家结了仇,我跟钦家又扯上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放过我吧,好吗?”

    穆熠宸皱着眉盯着她,突然笑了一声:我放过你?

    “就因为今晚让钦海明去吃饭?”

    “是!”

    她抬眼看着他,两人就那么执拗的对视着,是仇恨,是痛恨,更是心里有块地方始终空着。

    “好,你跟我签一份协议,然后我让你离开。”

    他突然松开她,退后了几步,声音又缓又沉。

    钦慕就那么倔强的望着他,整个房间里仿佛都在悄悄地落下尘埃。

    他妥协的太快,可是两个人还是不知道僵持了多久,一个在沙发里,一个在门口站着,直到阿姨上来敲门:少爷,太太让我叫您下去一趟。

    钦慕眼睫微颤,却坐在沙发里依旧动也没动。

    穆熠宸疲倦的抬了抬眼,然后跟着下了楼。

    “她到底怎么回事?跟她自己的亲生父亲吃顿饭还不行了?她到底知不知道这顿饭依意味着什么?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要在荣城混下去,就不能跟钦海明老死不相往来,除了我们穆家,钦海明是她最重要的靠山。”

    冯芳华气的冲着儿子就是一顿吼,当然也有点故意吼给楼上听。

    钦慕房间的门就没关,这话听的也很清楚,可是她就不信,如果没有钦家,没有穆家,她就什么都做不了。

    然后下意识的再次看着墙边的行李箱。

    她想她来荣市肯定需要穆熠宸的帮助,所以她把自己给他睡也不觉得亏,反而还觉得自己是占便宜的一方。

    可是现在,她无法再控制局面。

    到底就是她没办法征服他,反而是他一直在征服她,并且一步步的设好陷阱让她往里跳。

    蠢,蠢不足惜!

    嘴巴里似在努力的咀嚼着什么,低头时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然后下意识的两根手指扶住那枚戒指。

    或许,他们之间,应该仅限于睡觉!

    或许,他们之间,应该什么都没有。

    或许,她从一开始就错了!

    这晚两个人背对着背睡在一张床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穆熠宸醒来一翻身看不到她的身影才起了床,然后在茶几上看到她留下的戒指,才明白她是下定了决心要跟他断掉。

    她带着欢欢走了,还有她的行李。

    她去了工作室,后来工作室被毁坏后再专修她就叫人装出了一个房间,里面放了床具之类。

    欢欢还什么都不知道,工作室的人她都认识,正开心的在一楼跟大家打成一片,偶尔自己抱着玩偶到处乱逛。

    她像个开心的公主,生活在新鲜的城堡里。

    美站在边上跟旁边正在作图的同事:我看到钦钦把行李箱搬来了。

    正在工作的同事抬眼看她,问她:为什么?

    “奇怪,你竟然听懂了中文?”

    美不敢置信的跑了题。

    九点多的时候钦慕收到穆熠宸发来的微信,让她去办公室签协议。

    钦慕下意识的用力握着手机半天,才坚定的发出去那两个字:知道!

    签协议?

    离婚协议吗?

    钦慕突然想到,他们俩除了这份协议也没别的了。

    可是出门之前竟然情不自禁的拿出化妆镜打量了一番,确定无误才开着她的车离开。

    今天天气热的厉害,空调的冷风吹出来却让细长的手臂有些酸痛。

    她到了他办公楼下面,秦逸正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她便快步上去打招呼:慕妹妹,你怎么来了?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看他,礼貌的笑了笑:你们穆总找我呢。

    “哦?他可真是来禽兽了!”

    秦逸情不自禁的嘟囔了一声,不过这一声的时候没看钦慕。

    钦慕却听到,抬眼看着他。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来离不开你了。”

    钦慕下意识的垂眸,笑着:我觉得前面那句挺好的。

    秦逸愣住,傻眼的看着她。

    电梯迅速上升,两个人再也没有话。

    秘书看到她来便立即主动问候:钦姐。

    “穆总找我来的。”

    “穆总早就吩咐过,只要您来,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随便进他办公室的。”

    秘书笑着解释,以为钦慕误会她不让进。

    钦慕下意识的多看她一眼,只是等她去打开门,钦慕看着里面却立即收了心。

    “总裁,钦姐到了!”

    “你先出去吧!”

    穆熠宸正好签完一份文件,放下笔,将文件也合起来扔在一旁,然后后背靠在椅子里,双手合十,高高在上的眼神望着她。

    钦慕只看了他一眼,上前:签什么协议?

    直奔主题。

    穆熠宸浅笑了一声:你先看看!

    他垂了垂眸对桌子上,有个文件袋。

    钦慕下意识的看过去,然后走到他对面靠近着桌沿拿起那个文件袋,等她打开后却被上面的几个字给吓的呆住。

    他就那么仰首望着她,气势强硬,眼神无情。

    过了快一分钟钦慕才消化掉这个消息,然后抬眼看他:你都知道了。

    “再看看这一份!”

    他完倾身去把桌上的另一份文件拿出来扔在她面前。

    钦慕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但是还是把文件拿了起来。

    包包带子从肩上掉下来,乌溜溜的眸努力的看完协议上的内容。

    当然,从第一个字开始她就已经在抗议。

    他是甲方,她是乙方,他要她的女儿,还不准她探视。

    这件事之前他就过,杏眸动了动,突然想起那天他这事的时候,然后忍不住去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早就知道欢欢是你的女儿?

    他邪笑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神却是那么的狠绝。

    “是啊,我这个大傻瓜,所有人都发现那是我的缩版,只有我自己被蒙在鼓里,知道我是哪天发现的吗?就是我去奥地利找你的那天晚上,我突然发现这个女孩跟我妹妹长相神似,而我妹妹不是跟我神似吗?”

    他笑着,却那么嘲讽。

    绕了大半圈,原来,欢欢就是他的亲生女儿。

    当时他掐死她的心都有了,但是他还是忍下来。

    钦慕觉得自己的嘴巴有些发干,明明涂了唇膏才打的口红。

    嘴角微微动了动,她垂着眸看着那份协议,几次哽咽也没能在问他什么。

    “在签协议让你自由之前,你就不想先跟我解释解释这个女儿的来历。”

    “你那么聪明还会想不到吗?”

    她不再看他,只是背不住的包被她轻轻地放在了旁边的椅子里,她一直站着,看着协议上那关键的一行。

    她不怕从此后他再也不认识她,可是她怕极了他夺走她的一切,这让她怎么能不伤心。

    “将近三年前,在巴黎那晚,——所以后来你才不让我去你公寓对吗?”

    他当然想到了,他怎么可能想不到,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是现在这种结果。

    他俨如高高在上的王者,坐在椅子里那么不屑地盯着她,痛恨的睨着她。

    一字一句,都经过千百轮回般。

    “对!”

    她却只回了那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嘴里会有些苦涩,也不知道为什么眼睛会模糊了。

    她干净的手指还压在那一行白纸黑字上,她看不清了,却已经记在脑子里。

    那些过往,美丽的,不堪的,他们之间这些年的种种,从模糊不清,到记忆深刻。

    “好,真好,原来你并没有我想的那么脆弱,你厉害的很呐!”

    他摊了摊手,然后从椅子里起来。

    钦慕下意识的抬了抬眼看他,穆熠宸绕到她身后去,看着她的眼神却是深恶痛绝。

    “所以呢?既然那么不喜欢有感情上的牵扯,为什么要生下欢欢?”

    他睨着她的侧脸,她长长地,沾了晶莹的睫毛,真的是恨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

    “因为她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钦慕的声音暗下去,虚弱无力,她仔细咀嚼着这话,也咀嚼着自己嘴里的味道,然后慢慢的,一滴眼泪莫名其妙掉下来,吧嗒一声,滴在了协议上。

    穆熠宸下意识的往她手上的纸看了一眼,却立即撇开。

    “原来你是为了自己!”

    他像是在回答自己,不需要她回答,他转身走到沙发后面去,又转过身看着她,双手情不自禁的插在西裤口袋里。

    一个人伤害一个人,怎么才能巧妙的不动一丝力气就叫另一个人体无完肤?

    此时他正在真真切切的体验着。

    然而他有些问题始终不明白。

    “我能理解你后来回来找我是为了自己以后在荣城的发展,但是欢欢呢?既然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相认,又为什么带她来见我?”

    她觉得被这些问题快要逼死,却好像这些问题早就在她脑子里不止一遍的出现。

    好像她早就在一开始想好了措辞。

    可是此时真要起来的时候,又觉得,这一些难以启齿。

    仿佛她深切的明白这话会伤了他,也如同在切割自己的身体上的肉。

    但是,不如就把实话,把自己的心里话都亮给他知道,从此后,他就这么断了念想,她也就不需要再觉得对他愧疚。

    “因为我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巴黎,因为,她早晚有一天要跟她的父亲相认。”

    “所以你的人生规划里从来都没有我。”

    她转眼看他的时候,他恨恨的抬手指着沙发上,一字一句狠狠地指责。

    “我承认!”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