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73 宸哥又来了(4)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这晚最幸福的两个人可能就是穆总跟穆太太了,欢欢被冯芳华接走了,两个人吃完饭就去洗鸳鸯浴。

    穆太太十分羞愧,十分抗拒,但是……

    穆总玩的很开心。

    ——

    “戒指怎么还没戴回去?”

    完事后穆总搂着穆太太谈心,手指与她的纠缠在一起,看着自己手上戴着戒指,她却没有,很是伤心。

    “明天戴怎么样?”

    她眼珠子一转,然后乖巧的讨好他。

    穆熠宸下意识的看她一眼,只恨自己当时太蠢,就应该在戒指表面上刻上已婚两个字。

    那些蠢货就不会以为他们戴的仅仅是情侣戒指。

    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不过听她会戴上,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都已经够开心了。

    她的目的,什么时候才只是因为在乎他?

    穆熠宸一边把玩着她的手,又忍不住想,总不会自己这辈子都等不到吧?

    竟然有些怕,就像是某些电影里演的,有些人爱了一生却没能在一起白头偕老。

    相忘于江湖这种鬼话,绝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穆太太,困了吗?”

    “穆总困了吗?穆太太负责陪睡!”

    钦慕完就觉得穆太太是贬义词,但是被他叫习惯了好像也就那样了。

    挺顺口的!穆太太!

    “今晚这么乖?”

    他幽深的眸看着她那双亮晶晶的眼,声音低柔。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乖一点吗?难得我今晚心情好。”

    她在他怀里笑的那么妩媚。

    穆熠宸突然想将这一刻定格,所以一直深深地望着她。

    “是今晚洗澡的缓解让穆太太比较满意?还是刚刚?”

    “你还那件事,快睡觉!”

    钦慕立即就笑不出来,用眼神告诉他她不喜欢听,然后羞愧的躲在他怀里嘟囔。

    明明穆熠宸声音很低柔,又或者是那暧昧的眼神?

    钦慕这辈子愿意死在他身上,感觉能在这盛世美颜的威胁下活一辈子也直了。

    毕竟他除了那方面没什么节制,除了想要曝光他们结婚的事情,对她又宠溺,又宽容。

    夜色静谧,注定是个不错的休息时间。

    第二天早上钦慕穿着他的大衬衣下楼,最后两层台阶的时候轻巧的跳了下去。

    穆熠宸刚刚煮好早饭,看着她穿着他的衬衣,下边好像穿了条黑色短裤,因为太短,而且他衣服的长度将要到她膝盖所以也看不清。

    “早安!”

    她开心的上前去跟他打招呼,一双手轻轻地抬起来在他结实的腰上。

    穆熠宸不话,只是难掩笑意望着她的打扮。

    嗯,太有食欲。

    他的手从她的肩膀轻轻地抚到腰上,到腿上,情不自禁的着迷的望着她:怎么会这么性感?

    “啊?”

    “妖精!”

    钦慕红着脸还没等想好措辞回他就已经被他提了起来,两条腿圈住在他腰上。

    “去哪儿?”

    钦慕感觉着他下腹的变化认为他该去床上,或者沙发也行。

    “厨房!”

    钦慕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会不会太刺激了?

    她真怕自己接不住他的招数,尽管自己觉得自己身体的柔韧性其实还不错。

    “会!”

    他的声音仿佛环境里,叫她情不自禁的着迷。

    任由他压着在厨房里。

    炉灶上还开着火,他把温着奶的那边关掉,却没有停止吻她。

    “怎么突然想起来穿我的衬衣?”

    “突然兴起啊。”

    她也不知道,就是见电视剧里很多女主角穿着男主的衣服在屋里走来走去觉得很美,然后冲完澡就穿上了他的。

    “以后天天穿给我看!”

    “不准腻!”

    “保证!”

    甜言蜜语,话落,温柔吻她。

    情迷意乱,只因一个眼神,一个呼吸,一个亲吻,只因为对方是自己最想要的那个人。

    钦慕晚上还是穿了黑色的礼服,头发松松垮垮的盘在后面,提着裙尾从穆熠宸的车子里出来去工作室拿戒指。

    美正打算锁门,看到她穿成这样来不自觉的吓了一跳:你今天不是不来了吗?

    “忘了,戒指在上面!”

    “戒指?”

    美还在迷糊,她已经往楼上跑去了。

    在抽屉里找到戒指,直接套在原来的手指上。

    想立即走,但是突然望着那枚戒指,心里不上是什么感觉,叫她就那么一下子静下来一直望着。

    想起他还在等,钦慕立即放下心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走吧!”

    她比刚刚安静了些,穆熠宸开车之后发现的事情。

    不过也没能打扰他们俩的兴致,到了酒店之后,工作人员都在旁边站着,因为有重要场合,穆总都是要亲自给穆太太开门的。

    当然,他们现在还不叫穆太太,却是认定她是AM的老板娘。

    A爱,!

    很多人不知道酒店名字的意义,开业那时他也没做解释,只以后你们会知道。

    没想到有天有个叫钦慕的女孩来到他们眼前,后来发生的一切叫他们渐渐地明白了真相。

    赫连好早就到了,穿着白色的礼服在楼顶等候,景峰在一旁跟下属交流,她无所事事,听着也不喜欢。

    偌大的顶楼阳台,早就华丽的不像昨天那样安静。

    并且漂亮的灯光打过去,照的场又暧昧又喧嚣,像是这个夜晚最有情调的地方。

    而里面那些年轻的富二代之类……

    赫连好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她是真善美的代表也没有错。

    看到钦慕来以后立即开心的迎了上去,又因为两个人的礼服后忍不住笑着问:我们俩像不像黑白双煞?

    钦慕也笑,然后转头朝着穆熠宸看去:我跟好去个地方,等下来找你们?

    穆熠宸知道她又有鬼点子,点点头:早点回来。

    “嗯!”

    “去哪儿?”

    钦慕拉着赫连好从楼上往下走,赫连好好奇的问了句。

    “黑白双煞可不好,我得给你换套裙子。”

    “这可是我最好看的礼服了!”

    “你有了我,以后就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我记得在穆总的房间里还有两套暗色的裙子。”

    “啊?”

    赫连好呆住,她已经拉着赫连好到了穆熠宸的办公室,两个人一进去赫连好就忍不住紧张地问:我们这样闯进来好吗?

    “有什么不好,跟我来!”

    办公室里面有件很大的休息室,床头柜上还摆着她的照片。

    赫连好在旁边站着观察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不自觉的又去看钦慕,那好像是钦慕十几岁的照片。

    钦慕打开橱子从里面找出礼服,是镶了亮片的深紫色晚礼服,落肩的那种。

    “这套怎么样?”

    “你,这是……”

    “上次办秀落在酒店的,工作人员交给了穆总,就一直放在这里了。”

    钦慕拿着裙子在她身上照了一下,解释。

    “慕慕,你回来真好。”

    赫连好看着钦慕那认真的样子忍不住了一声。

    钦慕抬眼看她,冲她笑了下提醒:赶紧换衣服。

    “哦哦!”

    等两个女人换了衣服再次一同上去,上面已经又多了很多前来祝贺景家兄妹生日快乐的年轻人。

    景晴早就已经站在穆熠宸身边拉着他跟人笑,两个人站在门口望着他们的时候也已经有人好奇的朝着门口的姐妹俩看去。

    赫连好换了厚重的颜色后更显温婉动人了,只是原的长礼服被钦慕把下面剪短,V型,露出赫连好细长的大半条美腿所以显得更为清凉了一些,而剪掉的布料被钦慕用在了自己的礼服上,从肩膀一直到大腿,让两个人站在一起看上去也协调了许多。

    当大家都好奇的打量着她们的时候,她们一起走了进去,景峰看着赫连好穿的这么清凉忍不住喉咙紧了紧,立即套下了自己的外套:怎么改穿这样?

    “你还那条礼服好看,刚刚都没人看我,换完大家才看我的。”

    赫连好声埋怨他。

    钦慕站在旁边听着,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没干好事,景大检察官是故意给赫连姐挑了那条不好看的吧?是因为遮肉遮的比较多?

    突然有点尴尬,但是也来不及弥补了。

    景晴在旁边听着也没别的,赫连好跟她哥哥的事情她已经没什么心情管了,只是看着钦慕站在旁边下意识的将手放在穆熠宸的臂弯里紧了些。

    穆熠宸下意识的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臂弯里,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看到前面正好秦逸跟赵淮还有江之远结伴来便叫了一声:秦逸!

    秦逸一上前穆熠宸立即将景晴的手拿开,然后放在秦逸手里:好好照顾今晚的寿星。

    景晴的眼完离不开他,手虽然在秦逸的手里却是眼睛早就跟他走了。

    穆熠宸拉起钦慕的手,然后叫那边的乐队弹了一首老歌,是他们在巴黎经常听的,就那么牵着她的手脱离人海在一点点地方跳起了华尔兹。

    钦慕不解:为什么突然跳舞?

    “抓住一切让别人知道你是我女人的机会。”

    他笑着解释。

    “抓的可真紧啊!”

    他那话的时候刚好在她盈盈可握的腰上捏了一把,钦慕便顺着他的话下去。

    景晴甩开秦逸的手,就要冲上去。

    “别闹,今天你是寿星,这点风度还拿不出来?”

    景峰在旁边立即拉住了她并且声提醒。

    “可是景峰,那个女人在我的生日宴上跟他跳舞,让别人怎么想?”

    “你现在过去也来不及了,还是将就一下吧。”

    他着那话然后又给秦逸使了个眼色,秦逸其实不愿意充当这个让她讨厌的角色,他宁愿再站的远一些,可是此时,好像也只有他了。

    因为赵淮早就跟江之远走远了,一副很忙的样子。

    景峰转头看身边的女人,她早就已经跑远了,穆熠宸在跟钦慕跳舞,她便自己坐在旁边的高脚椅里端着酒杯欣赏着他们,仿佛根就不融入这场生日宴。

    于是让秦逸帮忙照顾景晴后就朝着她走过去,他并不像是平常总是一条白衬衫穿在身上,因为赫连好在,他还特意换了件浅蓝色的,走到她身边去:干嘛一个人在这里?不是来祝我生日快乐的?

    “后面不是还有节目吗?这一场我不参加。”

    景峰望着她不话,只是在想后面的节目,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现在就走,但是转头看着那么多人又忍不住叹了一声。

    不知道每年这样过生日有什么意思,那边早就很多男士女士朝着他妹妹走过去,送上礼物跟祝福,很快景晴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景峰始终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还不如一家人在家吃顿饭,又或者自己单独过。

    他又朝着旁边的女人看去,自从她半推半就的答应跟他在一起,他来不喜欢在家了。

    哪怕她只是去他的公寓每天坐一坐,他都想为她留出所有能留出的时间来。

    再看穆太太已经被穆总带着要飞了,笑的那叫一个妩媚撩人,那双眼仿佛带着光,照的看到她的每个人的心里都亮了一下。

    “景晴知道我没给她送礼物会不会想要把我轰出去?”

    “你男人已经替你送了。”

    “我还没问你给她选了什么?”

    她转到他怀里,双手握着他的肩膀,暧昧的望着他问。

    “你真想知道?”

    神秘兮兮。

    “当然,怎么?你不敢?”

    “那有什么敢不敢?也不是我去买的。”

    “嗯?”

    “是我秘书去买的,景晴的礼物向来都是她去买,我从不过问。”

    钦慕才发现这个男人有多辜负人家,人家那么爱慕他,他竟然连个礼物都没给人家亲自选过。

    不知道景晴知道这事得多生气,估计得气的吐血。

    钦慕突然坏坏的想要看景晴知道这事时候的模样,不过很快她就抛开了这件事,因为钦明珠搂着一个帅哥从下面上来,一袭公主裙,连发型都是童话公主里那种,头顶编着漂亮的编,所有的头发都被拢到后面。

    嗯,再看景晴今天的穿着,贵族姐的模样倒是缺了几分生日主角的样子。

    没想到钦明珠还挺会捯饬自己,钦慕下意识的对钦明珠多看了一眼。

    她身边的男孩子穿着蓝色的西装,很是客套的跟景晴打招呼,并且送了一个紫色的盒子,里面的东西应该价值不菲,景晴也很高兴的谢过,然后让钦明珠招呼好他,把礼物随手给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很快工作人员就推着八层的大蛋糕上来,楼顶的灯光也被达到了最暗的光晕,生日音乐舒缓的响起。

    因为在场人百十号人在,所以景晴一直笑着,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去巡视穆熠宸,当看到他跟钦慕一起过来的时候也顾不了许多,上前去:熠宸,要吹蜡烛了。

    柔声叫着他将他拉到前面去,景峰跟赫连好在旁边看着也是头疼万分,赫连好下意识的推开了景峰搂在她肩膀上的手。

    景峰低头看她,然后又将她牢牢地圈在怀里,钦慕在赫连好另一边低头对她:没关系。

    很快大家怂恿穆熠宸起头唱生日歌,穆熠宸下意识的看向距离他有些远的女人,钦慕抬了抬眼对他用力的微笑,示意他并不需要在意她。

    “祝你生日快乐……”

    但是不是穆熠宸唱的,是另一个男生,黑暗中也看不清是谁,也没人以为是别人,只以为是穆熠宸呢。

    但是熟悉的人却听得出,那声音太温柔,绝不是穆熠宸。

    “钦姐,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灯亮之前有人端着两杯酒走到她身后去,低头在她耳边轻声。

    钦慕下意识的转身,看到是熟人才接过酒杯,黑暗中的男人跟她轻轻碰了一下先喝了,钦慕便也喝了一口。

    只是后来灯光渐渐的亮了,火爆的音乐想起来,景晴跟景峰一起握着刀子切蛋糕,大家都在鼓掌欢呼,穆熠宸又到了她身边。

    “穆熠宸,就算作为普通朋友,在我的生日会上跟我这个寿星跳支舞也不过分吧?”

    他刚站住还没来得及跟钦慕句话就听到景晴,并且景晴已经站在他面前伸了手请他。

    穆熠宸下意识的皱了眉。

    “钦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是刘敬元,钦慕一怔,刚刚跟她喝酒的也是他,再看穆熠宸跟景晴,她把手伸进刘敬元的掌心:好啊。

    “现在可以跟我跳了吧?”

    景晴看钦慕跟刘敬元走便问。

    穆熠宸没办法,想想也不过是一支舞。

    “穆熠宸,就两分钟!给你两分钟陪完寿星来找我。”

    钦慕突然转头隔着人海对他喊。

    刘敬元笑着问她:看的这么紧?

    “当然,自己的男人不看紧点怎么行?”

    或许是因为感觉到刘敬元对自己不一样的态度,她便也就不再像是曾经那样忌讳跟他谈穆熠宸。

    只是这话的确伤人。

    刘敬元虽然还是笑着,但是低了头: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不是那么喜欢他。

    “为什么?”

    “只是一种感觉。”

    “感觉有时候是会出错的。”

    钦慕突然。

    刘敬元突然觉得不是很舒服,不自觉的嗓音竟然有些沙哑:是吗?

    “是!”

    钦慕也发现他不太对劲,他来凑近她,好像是想要吻她。

    她甚至感觉到他的呼吸,条件反射的就立即去推他。

    只是他的一双手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臂。

    音乐突然停了,灯光一下子亮起来,听到有人喊:抱歉各位,音响出了点问题,请各位稍等一下。

    景晴下意识的朝着那边看去,嘴里嘀咕了一声:咦,那不是刘总跟钦慕吗?

    穆熠宸终于在人群中找到她,她被刘敬元紧紧地抓着。

    “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你再胡些什么?快放开我。”

    钦慕两只手用力的挣,却怎么也挣不开。

    “那次在咖啡厅里遇到你,钦慕,真的像是那首歌里唱的,只因为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我的脑海里再也挥不去你的样子。”

    他喃呐着,就要去吻上她的唇,钦慕更是脖子用力往后仰:刘敬元你清醒一点。

    “我爱你……啊!”

    钦慕终于被松开,另一个男人用力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扯到身后去,然后暴怒的望着被他打趴在地上的男人:刘敬元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

    钦慕紧张的看着那一幕,当抬眼才发现周围围着水泄不通,那些人都在低低的议论这什么。

    穆熠宸拉着她往外走,钦慕觉得自己手腕上的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

    赫连好看着他们离开后担心的问景峰: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景峰朝着刘敬元看去,他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用力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脸上的表情愤怒。

    “不太清楚,大概是刘总向那女人表白。”

    “怎么会这样?刘敬元不是一向自称低调吗?”

    “那就不清楚了。”

    景峰下意识的看向景晴,景晴站在边上发现他看她就立即转了头:姐妹们,有谁要喝酒的跟我来!

    那豪气的一声之后很多女孩都跟着她的步伐朝着放酒的那边去了。

    而到了他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里,钦慕也开始难受起来,身上的礼服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太紧了,肌肤到处都开始痒痒的。

    穆熠宸关了门后看到她烦躁的踢了高跟鞋然后一边自己拉开礼服拉链一边往里走着,并且脱衣服,这不像是她。

    “你怎么了?”

    他跟上去,她一转头,烦躁的:我怎么知道?

    然后她的裙子就掉到了地上。

    那美的如玉的肌肤就那么突然地在他面前呈现,喝过酒后,似乎更容易激起情遇。

    只是当他发现她的状态不太对劲,她的颈上很红,耳沿,脸蛋,都红彤彤的,她的眼里看上去也像是有些那样的情绪。

    他情不自禁的抬眼摸她的脸,她立即抬手去将他的手压住在他的脸上不让他移开。

    “穆熠宸,为什么我觉得我……”

    “别,我知道!”

    钦慕抬眼看着他,因为身体上发生的变化,眼神又柔弱又动人。

    穆熠宸立即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一边吻着她的唇瓣一边将她抱到床上。

    果然,她的身体,一碰就立即有了感觉。

    钦慕情不自禁的搂着他,甚至主动去抚着他宽阔的后背,他还不等去吻她,她就先主动。

    “穆熠宸,我身上好像着火了一样。”

    “我怎么觉得是发了洪水?”

    他低声笑,轻轻地亲吻她发烫的肌肤。

    钦慕再也受不了他那慢慢的撩她的架势,直接找到他的脸捧住,然后抬头就寻着他的唇瓣亲了上去,并且是很大口的去吃。

    这晚两个人家都没回,后来穆太太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再后来……

    醒来就在他的怀里,温暖的她不舍的动。

    九点多钟的时候外面已经很热,阳光已经很毒辣,但是室内空调风里,温度却有点凉凉的,所以在他的怀里,很舒适。

    穆熠宸早就醒了,却一直没起,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在怀里睡着的样子。

    钦慕迷迷糊糊的一睁开眼就看到他在看自己,那眼神又黑又深情,心内像是被什么轻轻地挠了一下,她下意识的两只手往上一缩:早安。

    “早安!”

    他的声音比她这个刚醒的人还早安。

    昨晚是他跟她发生关系这几年来最痛快的一次,他情不自禁的总想起她昨晚妩媚的忘我的样子。

    钦慕被他那眼神看的有些慌张,嗓子紧了紧,想要动才发现自己身上乏力的很,后背好像被千斤重的东西压着。

    眉头不自觉的一皱,瞬间想起昨晚来。

    然后再抬头看他,发现他笑的那么坏,那么颠倒众生。

    “讨厌,你……”

    她刚抬手去指着他,他低头含住了她的手指轻轻地吮着。

    钦慕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到了嘴边的话都慢慢咽了回去,不自在的看着他那动作。

    很快他就压了上来,她因着他的姿势条件反射的刚好躺好,那修长的身材又到她上。

    漆黑的眼眸睨着她紧张的样子,转瞬就去拿住她的手主动的吮着。

    钦慕觉得自己要完蛋了,只是他的手轻轻拉她腿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腿疼的要命,只是想要拒绝却已经失去能力。

    他情缠的要死,明明很温柔,动作又太连贯,完没有任何停顿,直到到了她身子里。

    这天上午她都没办法再去工作室,甚至床都没有下来。

    钦慕发现自己的身体现在还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催化她的情感,或者是血液。

    “我昨晚没怎么喝酒啊?”

    钦慕情不自禁的嘀咕了一声。

    “可是你喝过。”

    他低声跟她,手轻轻地去摸她的头发。

    在她早上醒来前他已经找过酒店的管理人员,昨天她的酒里被加了东西,到底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做的,还是刘敬元做的,又或者是其他人有其他目的。

    昨晚后来的情形有些混乱,他现在想起来还头疼。

    他打电话让家里送了她的衣服过来,只是两个人还是懒懒的不想起床。

    钦慕趴在他身上抱着他,根不想起。

    穆熠宸也不愿意起,两个人缱绻情缠了那么久,根不舍的分开。

    而且也难得有这样的时候。

    “昨晚那个人是刘敬元吗?”

    她疑惑,想起昨晚跟她表白的那个男人,为什么她觉得不像是刘敬元?

    “是他!”

    穆熠宸的眸子里染了些淡淡的冷意,因为想起昨晚那个画面,刘敬元拉着她的时候因为靠的太近,有些人甚至怀疑他们俩是在亲热了。

    其实并不是,他没有吻上钦慕,只是捏着她的手臂靠近着她跟她话而已。

    当时穆熠宸不知道自己眼睛为什么那么好使,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太在乎。

    但是今天早上的娱乐新闻还是没有被压住。

    刘敬元抓着钦慕告白的场景被拍下来,好像两个深情的人。

    而他跟钦慕的照片也被发在了报纸上,他们的照片被做成了图裂。

    下面的文字还写着,游走在两位老板之间的女人,新锐海归设计师的感情风云。

    穆熠宸没想到他跟刘敬元竟然都成了钦慕的陪衬,意外,又有点欣慰。

    但是钦慕却没那么开心。

    两个人一起吃中饭,一起看报纸。

    钦慕看他笑忍不住叹了一声:我算是在荣城成名了。

    “不怕,你老公不会嫌弃你。”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喂,你就不怕有一天你被写成我的情夫?”

    钦慕好奇的问他,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放心,我会在那天到来之前把你搞定。”

    钦慕看着他的眼神突然一扬,穆总胸有成竹。

    搞定的意思是要公布天下他们结婚的事情?

    钦慕突然觉得,应该会有那一天。

    他们俩不定会顺其自然的发生一切。

    她突然觉得,她就算遇到她母亲遇到的那样的男人,但是她也会勇敢看开,感情不在了便好聚好散。

    哪怕不能好聚好散,但是至少也不会那么想不开的要跟他同归于尽。

    因为这个男人,竟是给她温暖最多的男人。

    钦慕脸上的笑意不减,只是眼神发的深谙不明。

    她突然有点期待他们的明天。

    下午钦慕继续在酒店呆着,准确的是在床上呆着。

    穆总去了公司。

    听穆熠宸到了公司秦逸便立即上去找他: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刘敬元怎么突然冒出来?

    “昨晚是景家兄妹的生日,这话你觉得问我对吗?”

    昨晚他们都是客。

    秦逸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椅子里:昨晚你们走后刘敬元就也走了,但是我看他神情怪怪的,大概是被你那一拳打的。

    穆熠宸抬眼看秦逸,秦逸也看着他。

    “是有点奇怪。”

    他现在还没查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在酒里做了手脚,那么就是生日宴上的客人了。

    “刘敬元平时看上去挺稳重的,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时你们刚跳过舞,所有人都怀疑你们是一对。”

    所以,穆熠宸更加有理由怀疑,刘敬元跟钦慕喝的酒里被加了料。

    刘敬元他不能肯定,但是穆太太……

    他百分百肯定!

    两个人正在聊天,秦逸的手机响了,掏出来发现竟然是景晴,秦逸下意识的看向穆熠宸:是景晴。

    穆熠宸抬了抬眉眼示意他接。

    “喂?”

    秦逸并没有觉得需要避开穆熠宸。

    “景晴,什么事?”

    秦逸其实有种不好的感觉,每次景晴给他打电话保准不是找他。

    “熠宸去上班了吗?”

    景晴也刚起没多久,昨晚后来喝酒喝多了。

    “来了!”

    秦逸无奈的捏着自己的鼻梁回了声,忍不住低笑了一声。

    她打电话,十次有十次是找穆熠宸。

    “那就好,我昨晚喝多了,有些事情也记不清,他没跟你什么别的吧?我刚刚看报纸上刘敬元跟钦慕好了。”

    “这怎么可能?”

    秦逸低笑着回了声。

    “怎么不可能?”

    景晴并不知道秦逸跟穆熠宸在一起,就不高兴的问了一声。

    “景晴,就算我不了解钦慕,但是最起码我知道,她来荣城不是为了谈恋爱,并且,熠宸难道还不如刘敬元跟她的情谊?”

    景晴听完就立即挂了电话,她才不信什么情谊不情谊。

    也相信很多人都不信。

    这个新闻一出,很多人都会认定钦慕是个始乱终弃,是个玩弄感情的女人。

    她就不信穆熠宸一点都不生气,而且都是有事的男人就是多疑,她想,穆熠宸肯定多多少少也会怀疑。

    景峰回来拿东西,听到她房间有动静便轻轻敲了敲门,景晴抬眼看到门口站着的兄长才稍微收敛了生气的表情。

    “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

    “前阵子有份材料落在家里,你才起?”

    “嗯!”

    景峰看着妹妹的脸色有些差就有些心疼,站在门口对她轻声:好好照顾自己,用最好的状态,才能迎接属于你的感情。

    “昨晚你过的不错吧?”

    景晴突然想起来,昨晚有听到景峰跟赫连好声后面还有节目。

    “来是应该不错,但是不幸的是我妹妹喝醉了,所以……”

    他不再下去,但是眼里的失落却是显而易见的。

    景晴顿时有些愧疚的看着他:那,你们今晚再约,虽然我真的很讨厌赫连好。

    “所以我搬出去住了。”

    他笑着完便转身离去。

    景晴才明白,原来他搬出去住不仅是要私人空间,还是为了避开她。

    他是怕她对赫连好不好?

    她身跟赫连好没有仇怨,但是赫连好跟钦慕的关系实在是太好。

    以前钦慕没回来她还可以装作无所谓,但是现在钦慕回来了,她实在是装不下去。

    但是景峰认定赫连好是一生相随的那个女人,她有什么办法?她自己的感情问题都得不到解决。

    钦慕晚上才从酒店出来,酒店早就备好了车,送她去穆家见女儿。

    坐在车上经过去穆家的那些路,她想到在穆家住过的那些天,也想到冯芳华曾经对她的话,她突然觉得心里只是有一点刺刺的,没有之前那么刺痛了。

    或许是因为穆熠宸?

    因为他给她的信任。

    她跟刘敬元昨晚的事情被发的到处都是,络上,电视上,实体报纸上,都是很大的版面。

    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动气,反而……

    很信任,很情深。

    到了穆家后酒店的经典款黑色林肯离开,她站在门口目送车子离开然后转头望着里面。

    那么大的宅子里,竟然也会容不下一个女人。

    不过她好像也不需要被别人容下,只是还能让她自由进出,还能帮她照顾孩,她觉得她已经比大多数女人都有福气。

    毕竟那么多的婆媳剧里,几乎婆媳都是死敌,互相撕扯对方的头发,大打出手,泼妇骂街一样的展开骂战的,还有各种明争暗斗,各种给媳妇穿鞋的。

    冯芳华,算是光明磊落。

    晚上七点,穆家厨房已经快要准备好晚饭,冯芳华正在陪欢欢跳舞,听到门口管家跟钦慕问候少奶奶回来了,听到钦慕答应了一声,便立即停住动作。

    只是不心扭了腰。

    不想在钦慕面前有不稳妥的表现,但是刚刚扭了腰的时候她立即疼的喊了一声。

    钦慕进去后看她扶着自己的腰疼的叫喊就赶紧的跑上前。

    “阿姨您怎么了?”

    “快,扶我坐下!”

    冯芳华张着嘴,疼的合不拢。

    钦慕心翼翼的扶她在沙发里坐下,她还是疼的要命,欢欢吓的站在旁边不敢往前。

    “是腰扭了是吗?要不您先趴下,我帮您捏一捏,让管家给大夫打电话让他来给您看看好吗?”

    “赶紧的!”

    冯芳华爬下去催促了一声钦慕的意见。

    钦慕看向正赶过来的管家,管家便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去打电话,钦慕半跪在沙发心帮她按摩。

    “我问你,今天的新闻是真是假?你跟那个姓刘的老总真的搞暧昧?”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