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119 斩草就要除根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我要你把钦明珠赶出钦家,并且断绝父女关系!”

    “什么?”

    “并且是在媒体上公布你们断绝父女关系!”

    “这不可能!”

    “如若不然,把钦明珠交给我!”

    “交给你?你想对她做什么?”

    “你可曾这么关心过你的另一个女儿?——我要对她做什么那是我的事情,上次她在商场找人强奸我的戏码,偷我设计图,这一年她对我做的桩桩件件加起来足够给她判刑了吧?”

    钦慕问了一声之后就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感情,于是咬了咬牙根又冷漠的提醒钦海明。

    “判刑?你知道一个女孩子如果坐了牢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吗?”

    “那你知道一个女孩子被逼急了会做什么吗?不知道吧?她会杀人的。”

    “你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钦海明听着她的话只觉得瘆得慌。

    钦慕却是冷冷的一笑:我感谢你赐予我的一切!

    钦海明眯着眼,半晌不出话来。

    其实曾经发生过些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接下来。

    而门外那娘俩还在继续偷听,张汝佳的心里不自觉的打鼓,总觉得事情要变坏,钦明珠更是已经眼泪汪汪的,仿佛她已经要被丢进地狱。

    “妈,怎么办?怎么办?”

    “行了,别吵!”

    张汝佳嘘声提醒她,眼神也很锋利。

    其实张汝佳现在不不急?

    她比钦明珠急多了。

    当年她就是因为钦明珠才跟钦海明结了婚,她怎么可能让钦海明把钦明珠送给钦慕,又怎么可能让他们父女脱离关系。

    钦慕现在是想叫钦明珠跟脱离关系,以后恐怕就会是她这位钦太太要被离婚了吧?

    钦慕的野心她已经一清二楚,钦慕想要让她跟钦明珠都滚出钦家去,然后好再次做名正言顺的钦家大姐,这事她怎么可能允?

    “现在就给我一个答案,到底是跟媒体公布跟钦明珠脱离父女关系,还是把她交给我?”

    钦慕看钦明珠一直犹豫不决,便给他下了最后通牒。

    “我不能这么做!”

    钦海明想了想,慢慢摇了摇头。

    “我可以帮你做,只要你亲自把她赶出去。”

    钦慕。

    “慕慕,一定要这么狠心?”

    钦海明忍不住又问她一声。

    “狠心?她已经二十多岁,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你到底得多爱她才舍不得赶她走?而你到底得多讨厌我,八岁的我被你强行送去巴黎那个陌生的地方,狠心?”

    钦慕最后念着狠心那两个字,明明心里痛的要死,却嘲笑了一声。

    钦海明看着她眼里泛着的泪光,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

    “我可以不认她,但是其余的……”

    “所有你做不了的我都会替你做!”

    钦海明看着钦慕,知道钦慕是铁了心,便转了头看着窗外不再话。

    而外面贴着门边听着的两个女人却是都脸色发白,都是难以置信的。

    然后门就被钦明珠从外面推开。

    里面父女俩的心情还没平复,听到门被推开后也没人转身,只是听到后面有人在喊:“爸爸你不能这么对我,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跟我爸爸断绝关系,你早就不是这个家的人了,你就是个没人要的野种,一个贱女人,一个浪蹄子,一个……”

    “啪!”

    “明珠!”

    在钦海明转身要去制止钦明珠胡八道的时候,钦慕早已经抬起手来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钦明珠被打后感觉耳朵嗡嗡作响,通红的半边脸被她捂住,瞪着钦慕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嘴角的血却是早已经流了出来,血腥的味道她也不是第一次尝到。

    张汝佳听到响亮的一巴掌更是气恼,又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又是很自己的女儿无用,只得上前去咬牙切齿的指责钦慕:你有什么资格打她?

    “我打她的理由多了去了,单凭她找人毁了我妈妈的墓碑这一件事情就够我凌迟她千百次,这一巴掌算什么?”

    后面算什么三个字更是被钦慕吼了出来,她知道张汝佳就欺负她的寡言少语,就欺负她刚来荣城,就欺负她是没人养。

    “你……老公,你真由着她这么做?”

    “你听着,从今往后钦明珠这个女儿我不要了,让她搬出家里去,并且你不准给她任何金钱上的帮助,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我钦海明的女儿,便也不再是你张汝佳的女儿。”

    “什么?”

    当钦海明冷漠的出这话来,张汝佳是不能接受的。

    因为钦慕来之前他们俩还商议了钦明珠的出路,却是一转眼他就要不认钦明珠做女儿了。

    “你若是不同意,便跟她一起离开钦家!”

    张汝佳张了嘴刚要替自己的女儿伸冤,听了钦海明这话后立即就不敢再多嘴。

    一起搬出去?

    那她们母女岂不是就这样完了?

    张汝佳心想她怎么能让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贱人给打败?她怎么就不能忍下这口气?

    “你们把我当什么?你们生了我却又想不要我吗?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不负责,你们不能不要我!”

    钦明珠看到张汝佳也不敢护她便紧张的开始替自己叫屈。

    “慕慕八岁就自己去了巴黎,现在已经是有名气的设计师,而你竟然还在要求我养你?我养你这些年还不够?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到了你这个年纪也该自立了,你就当时出去锻炼,你走吧!”

    钦海明不看她,只是侧着脸看着书桌上放着的一家三口的照片摆台。

    钦明珠的眼泪哪里还止得住,一边捂着自己的脸一边退缩着:您就是不负责,您不就是因为这个贱人回来了吗?您不就是觉得她现在是个设计师了吗?您不就是觉得她傍上了宸少吗?您等着,总有一天我也会让您刮目相看。

    钦明珠完转头就跑,脸上的眼泪根止不住。

    “明珠!”

    张汝佳转身追到门口,终是没有在往外走。

    “你要是今天跟她一起走了,那么从今往后就别再进这个家门。”

    钦海明很平淡的出这话。

    张汝佳回头看他,可是他却不肯看她。

    张汝佳委屈的咬着嘴唇,却是硬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只是不甘的眼神看向钦慕,仿佛是在宣战。

    钦慕便也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道:等着看明天的新闻吧,告辞!

    “慕慕!”

    她走的时候钦海明又叫住她。

    “我这样,算不算给你一个交代?”

    钦海明回头看着她问。

    钦慕只是回头看他一眼,并未答复。

    只是她走后张汝佳却委屈的跪在了地上:“为了给她一个交代,你就这么把我们的女儿赶出去了?”

    “她们都是我的女儿,可是慕慕从就被我赶出去了,而明珠却一直在过着衣食无忧的大姐生活,可是你看看她们俩现在的差距,明珠是该自己出去锻炼锻炼了。”

    钦海明依旧眉头紧皱。

    “那也不必跟她断绝父女关系这么严重吧?”

    “佳,你怎么就不明白?”

    钦海明有些头疼的叹了一声,想多几句,最后却只是绕过她离开了书房。

    她知道,钦海明心里恐怕并不是真心要跟钦明珠断绝关系,她就怕到时候由不得他了,她就怕假的做成真的之后……

    她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她如何舍得那个宝贝女儿在外面受苦?

    当钦海明离开后她又接到电话,是服装店那边一整天都没有收益,不自觉的大吼:没有收益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整天站在那里当电线杆吗?再没有收益你们也卷铺盖走人吧。

    张汝佳打完电话后也下了楼,钦海明已经离开,而她却疲倦的坐在沙发里。

    张汝佳知道,钦海明正在一步步的落入钦慕设下的陷阱里,他自以为还能掌控局,却并不自知已经被钦慕牵着鼻子走,张汝佳想是惶恐,转念便立即又拿着手机拨通一个熟悉的号码:张姐现在有空?妹妹请你喝杯茶可好啊?

    ——

    钦慕去了工作室,好几天没过去,竟然有些想念在里面的感觉了。

    此时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她自己进去走了一圈,最后把一楼会客区的沙发里打扫一下坐在里面。

    沙发软软的,她抱着自己靠在沙发背里。

    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宁静的。

    刚刚的心浮气躁,好像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平静。

    她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心跳,静静地感受着自己的呼吸,静静地畅想着她们美丽的未来。

    时装店已经开了有几天,听效益还不错,她从未露面,也不想去露面,她请了专人打理,然后继续专心的做她的设计。

    帮穆倾心画的婚纱也快画好了,她闭着眼想了一会儿,后来睁开眼看着外面安静的世界,脑海里联想着穆倾心穿上婚纱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刻。

    那是个漂亮的姑娘,当然也会是最漂亮的新娘。

    只是不知道画面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穆熠宸的身影,并且他还是穿着新郎的礼服。

    钦慕想,这会不会成为一个魔咒,每次她设计一套婚纱,总会看到穆熠宸的影子,难道是宸哥给她施了魔法?

    想到宸哥偶尔怨念的眼神,钦慕看着远处那座山。

    总有一天她会登上那座山的山顶,然后跟他求婚。

    跟宸哥求婚?

    钦慕被自己脑子里突然出现的那个想法又给吓到,她不是排斥婚姻吗?为什么她要跟他求婚?

    她又坐了会儿,等想明白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之后背着包离开。

    仿佛没有来过,轻轻地关上门,然后转身。

    天色渐渐地暗下去,钦慕回到穆家的时候刚好穆熠宸的车子也到家,两辆车一起开到了停车位。

    下车后穆熠宸朝着她走去,敏锐长眸子盯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问了声:怎样?

    “没有问题!”

    钦慕抬眼看他,很确定的回了一声,然后轻轻一弹:今天这一场可真是不简单呢,钦海明被我逼的毫无退路,张汝佳也毫无办法。

    “进去吧!”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搂着她肩上,两个人一同往里走去。

    晚一些钦慕给温如暖打了个电话,温如暖正在参加公司聚会,因为跟景晴并肩坐着所以她一直不开心,刚好借此机会离席。

    她在洗手间悄悄接了钦慕的电话,之后洗了个手,擦手的时候看到景晴从外面进来,眼眸不自觉的一动,为什么她感觉景晴好像在跟踪她呢?

    景晴进去后也打开水龙头低头洗手,温如暖透过镜子看了她两秒,然后低笑了一声便转身往外走。

    “你怀孕了!”

    景晴突然问了一声,那声音并不高,但是足以引起人的注意。

    温如暖这才又转头,却很是波澜不惊的:“是!”

    景晴垂着的眸子叫温如暖看不清她在想什么,只得等着她洗完手抬眼。

    景晴转眼微笑着对她:不用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恭喜啊!

    “谢了!”

    温如暖看着景晴也很淡漠的样子只好随意谢了声,然后先往外走。

    景晴却依旧站在那里没动。

    温如暖怀孕对她来当然是个好消息,只是刚刚听到她好像在跟钦慕通电话,景晴才又皱起眉。

    钦慕跟温如暖已经算是一条船上的人,景晴没想到看似平凡的女孩回来后会迅速拉拢了荣城最有能力的人,经过过去一年的交战她当然也不会再轻敌,这一年的棋要怎么走她得每一步都斟酌再三才是。

    温如暖回去后便跟坐在前面打电话的张总了句话,张总抬眼看她一眼,似是不明白她的意思,直到温如暖跟他点了点头,张总便站了起来:你们继续,我这儿还有事先走了。

    公司的艺人早就习惯每次张总都先走,只是这次——

    “温如暖,你也跟我出来!”

    张总这一叫,那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温如暖便跟着他一起往外走,关上门之后张总就拥着她。

    有的艺人无聊的趴在门口看,还拍照片,张总搂着温如暖的腰上,还在她耳边低低的着什么,那举止多亲密自然不必解释,大家都懂。

    ——

    穆家。

    那天早上,复古又温暖的客厅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穆倾心拿着报纸给大家认真的读报,穆家人听完报道后各有所思,只有穆倾心笑了声道:没想到钦慕这丫头还有两把刷子嘛!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没什么,老爷子也没话,只有穆倾心觉得这事做的还不错。

    钦慕在自己房间的沙发里窝着看完了手机上的这条新闻,钦明珠住酒店被拒的落魄照片,还有据当事人的某友所述,此女已经跟其父亲断绝父女关系的敏感字眼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她没有激动,也没有兴奋,因为她知道钦海明不会真的就这么不管钦明珠了,她要做的还有很多,这仅仅是个开始。

    那个胆敢侮辱她母亲的女孩,注定落魄无依。

    穆熠宸冲了个澡从里面出来,穿着质感超好的暗色睡衣到她身边坐下,手臂自然而然的放在她的背后打着,轻声问道:“新闻出来的效果不喜欢?”

    “不是!只是在想钦明珠跟张汝佳的下一步棋会怎么走,张汝佳肯定会帮钦明珠在外面找房子住吧?我总得做点什么让她们别过的那么安稳才行。”

    钦慕转眼看着他回答。

    穆熠宸点点头:嗯!我帮你找人监视她们!

    “好!”

    钦慕笑笑,抵在他怀里:“钦明珠跟张汝佳大概快要恨死我!”

    “嗯!所以你会继续吗?”

    穆熠宸长睫微动,性感的嗓音问她。

    外面阳光浅浅,钦慕靠在他肩内,目光绝情!

    “斩草不除根,就是给自己留后患。”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