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234 报应还是来了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    下午赫连好跟景峰离开后钦慕跟穆熠宸在楼下坐着,却一直在走神。

    穆熠宸在看新闻,看她那么严肃的表情便也垂了垂眸,突然想起那会儿她跟赫连好上了楼,这俩女人又聊了什么?

    钦慕后来稍微沉吟了一声,然后低了头。

    穆熠宸望着她也没问什么。

    “张汝佳被确诊子宫癌!”

    钦慕说出来。

    穆熠宸眼神微动,之后又看向她。

    “这女人,终于得到报应了!”

    她的表情依旧严肃,说出那话的时候也有一分嚣张。

    但是,并没有快乐!

    有些回忆,叫她开心不起来。

    但是说完后她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我去陪橙橙小睡一会儿,你自己玩吧。”

    穆熠宸稍微抬着眼,知道她需要一个人安静会儿,便没有追上去打扰。

    只是看着她小碎步踩着楼梯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有点发酸。

    赫连好其实也是听她们主任说的,她这阵子并没有上班。

    不过赫连好告诉钦慕这件事并没有别的意思,钦慕也知道,她们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但是

    周一钦慕一上班张汝佳就去找她了。

    张汝佳在楼下捧着一杯茶,今天的她依旧化了妆,还擦了特别红艳的口红,所以除了身形不太好,别的看不出什么来。

    “我想我有必要来见你一面,或者我该跪下来求你原谅。”

    张汝佳眼泪婆娑,委屈的声线一出来,一颗眼泪也掉下脸庞。

    钦慕看到她把水杯放在桌上,然后就那么跪了下来。

    她们俩这几年没少折腾,斗来斗去,到现在

    其实这段时间没有互相招惹,钦慕觉得生活挺平静的。

    “最多不就是摘除子宫?你这年纪了又不是还要生孩子,你这幅样子做什么?”

    钦慕冷漠的问了她一声。

    “我想跟你父亲复婚!慕慕,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事情,我也不瞒你了,我现在弄成这样,只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跟你父亲复婚,只要你答应我说服你父亲,我不仅在这里给你磕头认罪,我还会去你妈妈的墓碑前给她磕头认罪,我保证,我说到做到。”

    钦慕看着她,听着她说的话只觉得好笑。

    “如果你患的是不治之症,如果你快要死了——”

    钦慕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跪在她眼前不远的女人,突然止住了那段话。

    “只有患上不治之症你才会可怜我?才会有点怜悯之心?”

    张汝佳委屈的嘴巴都有点颤抖。

    “不!哪怕是你要死了,我也绝对不会眨眨眼,我只会去我妈的墓地钱告诉她,你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死了。”

    钦慕说道最后的两个字的时候尤其的狠。

    “为什么你会这么狠毒?”

    “我只是效仿某些人而已!当年赶我出家门的时候,你肯定没有想过今天吧?”

    钦慕看着张汝佳跪在地上的膝盖,只恨没在那里扔一堆玻璃碴子。

    可是她表面上除了冷漠,却非常的冷静。

    张汝佳直直的望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冷静下来,说服自己跪到她身边去:“我发誓,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让我跟你父亲复婚。”

    “我左右不了他跟你的事情,就像是我左右不了他跟我妈妈的事情。”

    钦慕说的是实话,尽管无情。

    “不!我跟你爸爸好的时候你还在你妈妈的肚子里,至于后来,如果你妈妈不那么偏激,说不定我根本没机会嫁给你爸爸,说不定你们一家三口还好好地。”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脸在这里求我帮你说服钦海明跟你复婚?你算什么东西你自己不知道吗?”

    “什么?”

    张汝佳的声音有些虚弱,她刚开始还只是身上某处疼痛,后来她已经感觉浑身都在疼痛,就连此时跪在这里,她也是尽力的。

    “我们斗了好几年了吧?明里暗里的,如果你死了,这一切也都结束了。”

    钦慕冷冷的说道,望着张汝佳瘦弱的肩膀,冷眼看着,然后起身。

    “送客!”

    钦慕绝情的一声,然后离开了会客厅。

    “张女士请吧!”

    小美立即跑了过去,也是特别决绝的,其实那个请字她觉得张汝佳根本不配。

    张汝佳找了多少人来给她们工作室添麻烦?

    又给钦慕下了多少套?

    如今来跪求钦慕原谅?

    钦慕要是原谅了她,小美保证会第一个骂钦慕。

    做人,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毕竟,旧疾是有可能会复发的。

    张汝佳已经是第二次跪在钦慕面前,而且这一次她还是得了子宫癌,弄不好也的确是会致命的。

    但是钦慕的诅咒,对她来说,才是最狠毒的。

    张汝佳想,自己万一死在手术台上,会不会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钦明珠还在准备自己的婚礼,眼看女儿就要结婚,而她竟然随时可能丧命

    ——

    赫连好说张汝佳的子宫癌并不是晚期。

    所以,她大概也有点自己吓唬自己。

    钦慕站在楼上,张汝佳背着包往远处走了,她就那么高高的看着,觉得张汝佳好像很累,但是却并不颓废。

    或许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无论何时,都有一种姿态吧。

    钦慕差点就骂她贱货,要不是还保留了一点修养。

    钦海明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说晚上一起在am吃饭,钦慕没有拒绝。

    晚上爷俩在包间里单独吃饭,钦海明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却规规整整的坐在那里,慈爱的眼神看着钦慕。

    “这次明珠能这么乖乖的跟王家走多亏了你吧?”

    “我也只是想要少个麻烦而已,您不必多想。”

    钦慕怕他以为她对钦明珠有什么姐妹情谊,所以轻声跟他表明自己的立场。

    钦海明点点头:嗯!不过她跟王环宇的婚礼,你真的不能去吗?

    “我妈要是知道我去参加第三者孩子的婚礼,恐怕要从墓地里跳出来找我。”

    她总是那么寡淡的,薄情的,又很温吞的,那些话,像是软绵绵的拳头,但是因为过大,所以打在人心脏上还是有些闷闷地疼痛,喘不过气来。

    好在钦海明习惯了她这样。

    “不去也罢!”

    钦海明自己端起酒杯来喝酒。

    钦慕垂眸看着他,看他喝酒的时候她甚至想要给自己倒一杯,陪他一杯。

    一个人喝酒的寂寞,大概她能稍微了解一些。

    “您还是少喝点酒!”

    钦慕忍不住说了这句。

    钦海明的脸色也果然好了些:“就喝这一杯!你最近工作室忙不忙?”

    “还好!有件事我大概需要告诉你,或者你已经知道?”

    “嗯?”

    “张汝佳查出了子宫癌,不过并不是晚期。”

    钦海明先是一怔,手下意识的抖了下,之后许久都有些回不过神。

    钦慕知道,他们那么多年的夫妻,钦海明不可能对那个女人一点感情也没了。

    “吃饭吧!”

    钦慕想了想,拿起筷子帮他夹菜。

    他可以对张汝佳还有余情,但是他不能再回头。

    钦慕把菜夹到他碗里,然后又放下筷子。

    钦海明低头看着,他女儿竟然给他夹菜了,他还以为这辈子都盼不到了。

    他抬眼看着钦慕,眼里满满的激动之情,突然想,会不会有一天,她再叫他一声爸爸?

    他有时候还会幻想她小时候叫他爸爸的情景,还记得她那稚嫩的声音。

    时光荏苒,那些过去的都回不来了!

    未来,他们父女是不是还能像是那时候那样,好好地谈谈这些年对彼此的思念,或者随意的聊一聊家常也好。

    这是他们吃过最平静的晚饭,后来钦慕看着王叔把他接走,然后才自己离开。

    钦海明回到家后却看到有人坐在他的沙发里。

    钦海明看清是张汝佳的时候又是心里一颤,转而却只是迈着步子走了过去,坐下。

    张汝佳看他回来,抬眼看到他后就激动地起身蹲到他西装裤底下去:“海明。”

    “干嘛这幅样子?”

    钦海明没想到回来就看到她,本来还想打个电话问两句,但是此时看着她哭的憔悴,突然有些捉摸不透。

    她不是那种没胆子的人。

    “海明,可能真的是报应,我被查出得了癌症。”

    她的手抓着钦海明的手,低了头,眼泪满脸。

    钦海明没说话,想起钦慕跟明珠来。

    “海明,我可能活不成了!我今晚过来,就是想来见见你,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我也只想被葬在你身边。”

    她哭着,泪汪汪的眼抬起来看着他。

    “可是汝佳,我死后是要去找慕慕妈的,我要去给她赔罪的。”

    钦海明低着头看着她的样子,纵然他无情,可是他也已经给予不了眼前的女人什么,因为还有个他亏欠了一生的女人在等着他去赔罪。

    张汝佳滞住,只是那么可怜的眼神凝望着他,眼泪一颗颗落下来,甚至能打击人心。

    “大夫说我就算动手术也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了,已经到了晚期。”

    她突然沙哑了嗓音,不再看他,低着头只顾着掉眼泪。

    钦海明却是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晚期?

    “是的,子宫癌,晚期!”

    她擦着眼泪,点点头,那话里有种豁出去的勇气。

    钦海明眼里一瞬间万般变化。

    钦慕说张汝佳并不是晚期,可是张汝佳自己却说是晚期,那么到底是不是晚期呢?

    钦海明低头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是张汝佳的抽泣声,让整个房子里都悲伤起来。

    甚至还没睡的阿姨也被吓到,虽然她是坏人,但是阿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竟然还是心疼了,毕竟是女人,知道那病严重了的话会多么疼痛。

    ——

    钦慕回到家后欢欢刚洗完澡穿着印着苏菲亚小公主的睡衣从里面出来,冯芳华从里面出来看到她回来说了声:正好我今晚有点腰疼,你陪欢欢睡吧。

    “您还好吧?要不要我等下去帮您按摩一下?”

    “你先哄孩子睡了再说吧。”

    冯芳华心想,还不知道欢欢几点睡。

    钦慕点点头,其实她不太乐意哄欢欢睡了,如果她们母女还在巴黎生活的话,大概欢欢已经习惯了自己睡了。

    可是一回国,来到荣城,这位本该**的小公主,一下子就变了个待遇,睡觉还要有人陪,还要听故事。

    “穆程欢,自己上床。”

    冯芳华一走,钦慕下巴指了指床上命令。

    欢欢立即答应了一声:是!

    还学着电视里警官跟上司敬礼的样子,挺直着后背有模有样的。

    倒是有她的几分样子,钦慕忍不住自豪,当然不会说出来,然后上了床去搂着她:“今天妈妈不讲睡前故事了好不好?上学的小朋友应该自己睡了。”

    欢欢听到钦慕的话抬眼去看她,那双安静的大眼睛里分明写满了委屈。

    “这样吧,妈妈跟你商量一下,明天你去学校后问一下你们班的小朋友,如果有超过五个人自己睡呢,那你就自己睡,如果没有五个人呢,那就还是我们哄你睡,怎么样?”

    她们班里总共就十五个小朋友,但是欢欢没有认真数过,所以也不知道有多少,因为算数现在还不行,所以用力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明天肯定还是你陪我睡,嘿嘿。

    钦慕后来又想去冯芳华房间来着,但是刚从欢欢房间里出去就被穆熠宸给劫走了。

    穆熠宸在书房里看了会儿文件,一直以为她没回来,出门看到她从女儿房间出来,当然立即把她劫走。

    连拉带拽的把她虏到房间里,门一关上就从后面抱着她问她:几点回来的?

    “不到十点,怎么了?”

    钦慕问了一声,被他这样抱着有点不舒服,他的两条腿叉开着故意矮了一截,下巴抵在她的颈窝里让她觉得颈窝里有些疼痛。

    “你哄欢欢睡觉的?”

    “嗯!对了!我决定帮欢欢改掉陪睡的习惯,你跟爸妈一定要支持我。”

    钦慕说着转眼看了他一眼。

    “嗯!配合没问题——”

    “不准讲条件!”

    钦慕知道他后面的话是什么,所以不管礼貌不礼貌,果断打断。

    穆熠宸无奈,转头就在她颈上咬了口:“不讲就不讲,今天你爸找你什么事?”

    他又问了句,索性弯下腰将她大横抱了起来。

    “还不是钦明珠结婚的事情,想要我去,我怎么去?”

    钦慕说了一声,叹了一口气。

    “为难你爸了!”

    穆熠宸笑了声,把她扔到床上后压过去,一边扯她的衣服一边跟她说:“想不想知道你在国外的那些年,你爸爸找过我多少次?”

    钦慕听后耳朵嗡的一声,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可是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我不信!”

    钦慕低声否定,脸色也瞬间垮下来。

    她不想听,一个字都不想。

    这时候,她的心里突然慌了起来。

    穆熠宸两只手撑在她两边,看她转了头要拒绝再跟他谈这件事,穆熠宸叹了一声,然后一只手去捏住她的脸让她与他对视着,无比认真的望着她:“等你想知道的时候问我。”

    他突然说了一句,然后低头就堵住她软绵绵的嘴巴。

    穆熠宸的举动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以为穆熠宸会执意把事情讲出来。

    那些年,那些她不知道的,钦海明对她做过什么吗?

    穆熠宸怕她胡思乱想,所以突然有些发狠,让她没办法再胡思乱想。

    当他修长的手指抚摸她的脸颊,手指间有她的眼泪的时候他便知道,他必须得让她忘记刚刚他说的话了。

    短暂的忘记,也是忘记。

    这晚后来,她睡在他的怀里,来不及发脾气,来不及思考。

    穆熠宸的手指轻轻地插在她的如瀑布般长发里轻轻地抚顺着。

    夜色静谧,他听着她均匀的呼吸,低头轻轻地吻住她温暖的额头。

    有些事情,是时候让她知道了!

    ------题外话------

    今天第二更很早哦!看完无聊的小老板们看看飘雪以前的文吧,推荐一下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两部作品吧,都非常好看哦!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