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303 爱情启蒙师是宸哥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    第二天江之远就去了穆熠宸的办公室,然后狠狠的吐槽了他们的不道义。    穆熠宸正听的烦心,打开一份文件看着也不认真,便摁了内线叫溪秘书进来。    溪秘书一进去就看到江之远不怎么高兴的看向她,顿时心里一紧:“江少!”    “江少?以后就别这么客气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我就得叫你嫂子了,不过溪秘书,你做人的原则呢?你怎么能叫那个渣渣在你公寓里过夜?你们俩没名没分的,你又这么跟他睡了,他本就不想结婚,你这不是折本的买卖吗?”    溪秘书努力保持自己的职业素养,哪怕心里有千言万语,但是面上也装着平静无波,只静静地听着江之远挑拨。    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眼,猜测着江之远是昨晚被景峰踹下车后在溪梦小区门口守了一夜又没守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所以心里憋屈了,不过这么跟溪梦聊天……    秦逸要是听到,估计得暴揍江之远一顿。    “把文件放下你出去吧!”    穆熠宸垂着眸装着认真的翻了翻手里的文件夹,低着头对溪梦吩咐了句。    溪梦如蒙大赦,赶紧上前去把文件放下,然后点点头逃也似地离开。    江之远坐在椅子里看着她离开后更是懊恼的皱着眉头:“你在替除了小慕妹妹以外的女人开脱。”    “我是在帮你免遭老秦的暴力。”    穆熠宸好心的提醒他,蕴藏着锐利的眸子里,还藏着真诚。    江之远剩下的话都因此卡在嗓子里。    可是江之远还是觉得委屈,他明明只是不想替那几位大少爷买下一年的单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    而且秦逸一向都跟大家说溪梦死守着防线不让他突破,结果呢?    难道昨晚他们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只是盖着棉被纯聊天?这已经立冬。    江之远在秦逸到达办公室之前离开,这个上午,也因为他的离开而平静下来。    不过江之远离开了穆熠宸的办公室就去了钦慕的工作室,钦慕被迫停下工作,听着坐在沙发里抽着烟跟她吐槽的男人的话。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们打赌?”    钦慕只是好奇的问出自己的问题。    江之远却是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    他为什么?他当然是——抽风!    若不然,怎么会被坑的那么惨。    “不过话说回来,小慕妹妹,我之所以打赌输了其实跟你也有关系,你明明生着病,为什么还不留熠宸在家照顾你,让他大晚上跑出来跟我们聚会喝酒?你以前不是最讨厌他跟我们喝酒吗?”    江之远好奇的问道。    “没有啊!我没有讨厌他跟你们喝酒啊!只是讨厌你们背地里说我坏话而已。”    钦慕无比坦诚的,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他跟他提议。    江之远……    “不过江少你会在乎给大家报销那点饭钱吗?江家可是荣城的富贵人家。”    “我靠!你是真的不知道你老公一年在A有多少应酬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说房产跟汽车那块,就说药厂的饭局,就得有三百次以上,你当那是一笔小数目啊?只是他跟你两个人的饭前,那我当然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江之远解释着。    钦慕却听他说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时候觉得他的话不可信,他明明说那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那我能为你做什么呢?你别指望我能帮你把赌约取消,我没那个本事。”    钦慕想到自己多管闲事的下场,然后立即抗拒的摇了摇头,不等他开口就回绝。    江之远……    “小慕妹妹,我们关系这么好,你想都不想就这么拒绝我?”    江之远伤心的问她,在沙发里换了个角度坐着,摊开夹着烟卷的手,眉头也紧皱着,那双眼睛里满是失落与难过。    “平时你叫我帮你追安楠我可是没有拒绝过你,只是你们兄弟之间打赌的事情,我一个女人不好介入,而且穆熠宸的性子你应该比我理解,我要是多说一句,恐怕我自己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也……没好下场吧?”    钦慕眼睛低垂着,却看得清沙发里的男人身子一僵。    江之远自然还记得,昨晚穆熠宸还提醒他别再跟钦慕来往太近,如果今天钦慕就帮他去求情将赌约取消,穆熠宸肯定会大动干戈折腾他。    江之远想了想:“罢了罢了!不过你还是得帮我追安楠,还有就是,你能不能跟我发消息的时候偷偷地别被熠宸看到,那家伙都找我麻烦好几次了。”    “可是我要是偷偷摸摸的,他还以为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怎么办?本来他就爱吃醋!”    钦慕这时候,无奈的像个孩子,垂了眸看着自己手上画了一个开头的图。    “那你也可以挑他不在的时候嘛!”    “这问题,好像不在我,而在你!”    是你每次发信息的时候,不是早上就是晚上,或者中午,反正就是穆熠宸在她周围的时候。    钦慕很想好好地吐槽他一顿,若不是看他今天精神不怎么好。    “不过你还没有追上安楠吗?你们俩不是经常约会吗?”    “约会?我感觉,最多算是吃饭,吃完饭各自回家,她每次都自己开车,我根本连送她回家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她那个该死的王总还是什么鬼,总是在她周围阴魂不散。”    江之远说起安楠的事情来,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可是你不是去过她家里了吗?”    钦慕好奇的问道。    “就那么一两次!而且,每次都是只乎情发乎礼,——你懂吗?”    江之远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钦慕说,在他心里,其实钦慕还偏小,有些问题还不适合一起谈,而且他怕说的太深会被穆熠宸揍。    钦慕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也的确看上去太简单。    “我的爱情启蒙师是宸哥!”    钦慕想了想,很是低调的对他说。    江之远……    “所以,你教我的那些,都是穆熠宸追你的套路?”    江之远一言难尽的眼神望着她,眉头都快紧皱起来。    “当然不是!他从来没有追我。”    钦慕不得不承认那个事实,穆总可从来不像是其他人那么追女孩子。    穆总分明从小就把她当成他的所有物,从小像是大家长那样监视着她,不准她跟任何男孩子走得太近。    其实,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差不多知道他的意思了,虽然穆总总是拽拽的不肯多跟她说几个字。    想来,如果她十五岁的时候他对她说喜欢,她早就心甘情愿的等着做他的老婆了,也不至于后来的六年里,她心里恐慌着他的离开,虽然心里一直在等他去找,却也不敢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哪怕是两个人在那年圣诞节发生了关系,她都不敢多问他几句。    唉!    回忆起往昔,钦慕觉得穆总真是逊毙了。    他要是像是江之远追安楠这样追她,估计不用几天她的意志就瓦解的溃不成军了。    “他,从来,没追你……”    江之远嘴角跟眼角都抽搐了下,完全无法理解,他们要好的兄弟,包括城里很多家庭都知道穆家大少为了追一个小青梅,十几年如一日的守着她,后来回国也不过是有个景家丫头在他身边,但是看好穆熠宸跟景晴的人,其实看好的不是他们的感情,而是门当户对罢了,钦慕才是相信爱情的人们幻想着跟穆熠宸最合适的那一个。    “从小他就觉得我是他的人!他也是那么做的!”    钦慕说起来,有点伤感,伤感的是穆总的确不是个很爱浪漫的人,霸道的要死,爱的不给她留点喘息的机会。    江之远听到钦慕那闷闷地,看似低调的一句,却是被伤的体无完肤。    最后却是忍不住笑了声,又望着钦慕说道:“那你哪儿学来的教我的这些?”    “我是女人啊,当然知道女人想要什么。”    钦慕只好实事求是。    江之远才想起这关键的问题,是啊,女人怎么会不知道女人想要什么样的追求。    “那你再多给我支两招,怎么让那个男人从她身边消失。”    江之远坐在沙发里碾灭了自己手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燃的烟卷,特别专注的又问钦慕。    “与其让那个男人从她面前消失,不如你把她挖走啊。”    钦慕想了想,漂亮的大眼睛里一闪即过的复杂情绪,又抬眼看着江之远跟他提议。    “挖走?怎么挖?他们俩是邻居,我跟她隔得那么远。”    “那若不然你放弃她,不过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舍得放弃?不然你装病试试她会不会去你公寓照顾你?”    钦慕那双眼里,鬼精的像是有很多秘密。    “这么损的招?”    江之远的身子微微往后挪,那眼神像是有点不太赞同。    “是挺损的,你们不是经常给穆熠宸想这么损的招数吗?上次我在巴黎,在朋友圈里发他车祸的不是你吗?”    江之远……    “是我吗?不是老秦?”    钦慕只看着他,非常不看好的,心想你害我那次差点吓死,我竟然还在跟你支招,不过她是要支招的,万一败露了,她就不信安楠不折磨他。    “好吧!我试试!不过你一定要配合我!”    江之远看钦慕那眼神,像是要把刚刚说的话给收回去,立即就答应下来。    钦慕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他,不过不敢置信也只是片刻。    等江之远走后钦慕还忍不住笑了下,心想我才不信你脑子里没招,除非真是被色迷心窍,被迷晕了。    不过安楠的确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连她都有点喜欢安楠呢。    钦慕想了想,然后拿起手机给安楠发了信息:“前方高能!江少爷要用生病哄骗你去他公寓照顾他。”    安楠回:“收到!谢谢!”    钦慕把手机又放了回去,她可不想安楠以后才知道她给江之远支招,到时候万一落埋怨怎么办?    不过,其实被套路的明明是江少爷,可惜,江之远并不自知。    男人在爱情里,竟然真的会犯傻。    当全世界都知道那个女人爱他了,他自己却那么不确定,是因为太怕失去吗?还是因为觉得女方太完美?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钦慕觉得安楠跟江之远一定会在一起的,而且还会感情非常好的。    那天一起吃饭的时候钦慕跟安楠提了几句,没想到安楠竟然叫她配合江之远就好,只是她们两个女人要一直通着气,安楠不喜欢打没有准备的仗。    下午下班的时候外面下着小雨,钦慕站在工作室门口等着穆熠宸来接。    只是穆熠宸还没来,赵淮的车先停在了他们工作室门口。    小美背着包从里面出来,一抬眼看到那辆银色的轿车,立即高兴的要跑上前去,钦慕站在门口转眼,悠悠的看着她。    小美这才下意识的嘿嘿一笑:“那个,你的车拿去保养了,所以今天拜托赵淮来接我。”    钦慕不说话,只是眉目微动,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    小美摇了摇下嘴唇,小声跟她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低着头往外跑了。    钦慕无奈的笑了下,看小美上车后还不忘跟她挥手再见,忍不住摇了摇头。    赵淮这招干哥哥干妹妹的,这么俗套的招数,应该是在一开始就怕自己会错过小美吧,所以才会在自己还未确定的时候先这样交往着,现在他确定了,所以……    小美这个盘中肉,真的就逃不了了。    不过小美好像也没打算要逃。    爱情里,有时候两个人好像是一个设套,一个心甘情愿往里钻的。    也就是说,早已经心有所愿。    突然想起那首老歌,恋人未满,友达以上。    钦慕又等了三五分钟,穆熠宸的车子缓缓地挺了过来,雨下的密了点,钦慕就抱着自己的手臂站在门口看着那辆车子里的男人。    他明显是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看她没打算去找他才找了雨伞,撑着出来。    钦慕心里笑他,果然又带着伞。    不过如果她自己撑着伞过去了,他肯定又要说没带。    穆熠宸撑着伞下了车,出来走到她面前,那其中的路,钦慕并没有看到雨伞底下他的脸,但是当他走近,钦慕却感觉到他强大的气场。    “果然是结婚久了男人就会改变哦!”    钦慕不紧不慢的说了句,站在那里并没有动。    穆熠宸撑着伞过她的头顶,漆黑的鹰眸看着她:“怎么了?”    眼看她是心情不爽,但是好像不是因为他来晚。    “赵淮在下班前五分钟就来接小美了,而你,一向号称最爱我的人却比不过人家干哥,你说你是不是因为到手了所以就开始怠慢了?”    钦慕那双敏锐的眼睛,很是刁钻的仰望着他。    穆熠宸无奈的看着她,心想,果然不是因为他来晚,而是有人来早了。    “再不走,等下雨势要大了。”    穆熠宸半眯着眼朝着外面看了眼,好心的提醒。    “果然是结婚久了你的耐心都变的不如从前了。”    钦慕又瞅他一眼,然后先一步往外走。    穆熠宸……    立即追上去,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摁着她:“我什么时候有耐心过?”    钦慕……    呵呵!有句话说的好!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穆熠宸搂着她上了车,离开的时候,钦慕看到一个熟悉的车牌号正停在她工作室的拐角处,走了一段路,她才回忆起那辆车的主人来。    穆熠宸经过的时候也只是冷冷的一眼,然后将车子无情的驶离。    有些人有些事,早就是过去。    既然刘敬元没有去打扰,他们又何必再当回事。    不过穆熠宸回家后还是让钦慕先进了屋,然后自己打了个电话。    钦慕有那种预感,穆熠宸心里跟刘敬元较着劲。    也果然如她所料,两天后城边的地皮拍卖会上,穆总以较高的价格将其收入囊中,记者采访他买那块地的用途,他竟然厚颜无耻的,特别冷漠的说扔着玩。    所以,一时之间,荣城富商圈没人不知道穆总又在跟刘总较劲,也又让人想起当年刘敬元在景家兄妹的生日宴上追求穆太太的光荣事件。    对此,钦慕沉默。    对此,穆总乐观其成。    对此,刘敬元沉默。    那晚孩子们都睡了,穆子豪跟冯芳华便跟钦慕还有穆熠宸在客厅沙发里聊天,冯芳华问道穆熠宸:“这几天八卦上都在说你在跟刘敬元较劲,你敢不敢承认?”    穆熠宸坐在钦慕身边,手在她背后的沙发背上轻轻地敲了两下,漆黑的眸子抬起来,邪魅一笑:“您觉得刘敬元是你儿子的对手?”    “那为何对媒体说花几个亿买的地皮是扔着玩?你妈我还不了解你?”    冯芳华瞅了他一眼,直接将他虚伪的面具给撕破。    钦慕坐在穆熠宸身边是半句话不敢说,她觉得,刘敬元应该也是个禁忌的话题,至少她是不能在家提到这个男人的。    穆熠宸听后抬了抬眼眉也不说话了,不过脸上那傲慢劲仿佛在说:“我就是故意针对他,谁又能奈我何?”    “下午跟你们爷爷通电话,他已经答应最近就回来了。”    穆子豪看了会儿,也听了会儿,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所以就转移了话题。    “真的?他老人家终于舍得从乡下回来跟我们住了,这次可不能再放他走了,否则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钦慕听后惊喜的提议。    “这次回来,怎么也不能再让他回乡下住那么久了,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了。”    穆子豪点着头说道。    穆熠宸坐在钦慕身边,没事人一样侧着身对钦慕,把玩着她的一缕长发在手指间,眼神也望着她的头发上。    钦慕偶尔转头看他一眼,把头发从他手里抽出来没多久又被他给抓住。    “唉,让我们带辆大货车过去装载大白菜,我光是想着就有点恐慌了。”    对小时候冬天吃过不少大白菜的冯芳华来说,这简直是最恐怖的事情。    “白菜很难吃吗?”    钦慕没怎么吃过大白菜,小白菜倒是偶尔吃吃,完全不了解冯芳华那种从小吃过很多大白菜的感觉。    “难吃不难吃的,让你吃个三个月两个月你就知道了!我小时候啊,我爷爷奶奶每年都得种上几百颗大白菜,足够我们家一大家人吃,还好后来我爸妈搬出去住了,否则啊,我真不敢想我那些年要怎么熬。”    冯芳华说起来,好像那些事情都还历历在目。    钦慕光是听着她说的,竟然也有点旁观者的感觉。    “带回来分一分,也好吃掉。”    穆子豪低着头想着,这自己家中的大白菜,必须要分一分才好吃。    “那再好不过了,就是不知道这现如今几毛钱一斤的大白菜,谁家还稀罕。”    “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帮你分担掉。”    穆子豪抬了眼,对着冯芳华,那眼神里,尽是对她的担当。    冯芳华被他看的一下子也不好在回嘴。    钦慕坐在他们斜对面看着,总觉得冯芳华那眼神是对穆子豪的爱意跟信任。    穆熠宸后来在抱着手机看文件,钦慕偶尔转过头去看他,眼神里其实又何尝不是爱意满满。    “倒是景家老爷子,听说还不愿意回来呢。”    穆子豪又说起来。    “景家老爷子不愿意回来是为什么?这座城市里,太喧嚣,乡下看似简陋,实则安逸且舒适着呢。”    冯芳华感慨道。    “不过还是城市里比较方便。”    钦慕实话实说,自己的感受。    “那是因为你们从小生活在这里,才会觉得这里好,就像是你们爷爷,以前生活在乡下,所以即便后来搬到城里来,也还是觉得乡下最好,其实好的不是那个地方本身,而是那个地方曾经带给他的心里的东西。”    冯芳华解释着。    钦慕点点头,不否认这一点。    不过钦慕对这里,短短七年时光……    钦慕后来喜欢这里,应该是因为她爱的人在这里。    钦慕看向穆熠宸,穆熠宸忙碌中转头看了她一眼,钦慕冲他眨了眨眼,穆熠宸立即懵了,疑惑的挑了挑眉,个中暧昧,只有两人能懂。    冯芳华跟穆子豪在斜对面坐着看着,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提议:“今年圣诞节我们一起去英国如何?”    “你们去吧!我们俩就算了!”    穆熠宸低着头看着手机回应。    钦慕不解的望着他,一家人一起去旅行多好啊?    “为什么你们俩算了?跟我们在一起让你们不舒服?”    冯芳华问道,有点生气她儿子总是只要女人不要妈。    “圣诞节公司不是要搞节目吗?我们都走了合适?”    穆熠宸抬了抬眼,像是挺认真的。    这话一出冯芳华才闭了嘴,穆子豪笑了笑也不说别的,他儿子想什么,他这个当爸爸的怎么会不清楚。    不过给他们小两口腾地方让他们单独相处一下也好,穆子豪如今已经过了只想跟冯芳华在一起的时候,倒是想要带着自己的老父亲出去走走,时不待人,曾经缺失的亲情,如今,终于有时间可以补上。    所以穆子豪今天也是非常强硬的,跟老爷子的半个小时通话,老爷子才好不容易答应这几天就回来。    天已经很冷了其实。    夜深以后,冯芳华跟穆子豪回了房间去休息,钦慕也被穆熠宸扛到卧室里。    钦慕被他肩膀膈的肉疼,穆熠宸低头把她扔在床上,然后自己也俯身过去,压着在她眼前:“刚刚在楼下为什么一直看我?”    钦慕……    “有吗?”    钦慕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有点木呐的反问。    “没有吗?”    穆熠宸一只手从她的卫衣下伸上去,带着侵略性的眼神睨着她。    “我是看了,不过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呢?”..    钦慕背后一紧,还是忍不住反驳。    穆熠宸的眼角一勾,下一刻就捏住她漂亮的下巴:“穆太太,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的辩驳能力实在是不怎么样?而且非常让你男人不爽?”    钦慕……    夫妻之间,是不需要情理的,有些时候!    就像是现在这一刻,穆总说不过之后,还是能轻易的堵住穆太太的嘴。    钦慕温柔的眼睫望着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坏坏的笑起来:“我男人哪里不爽了?”    她的手从他的肩膀往他的胸口,轻轻点点的,一点点的往他不爽的位置放过去。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一眯,下一刻就将皮带直接解开:“不需要这么含蓄。”    钦慕的手在那温热的温度上,立即就僵住了。    相比厚颜无耻,她的确不是穆总的对手,最起码大部分时间里,她,不是他对手的。    辗转的折腾,直到大半夜,穆熠宸还抵着她的额头没有从她身上下去。    仿佛她那细瘦的身上的温度适中,非常适合他这种姿势。    钦慕被累的气喘吁吁,轻合着眼眸,感觉着穆熠宸的呼吸跟自己的呼吸缠绕在一起,手都要没力气,从他精壮的腰上滑到了床单上。    “服气了吗?”    穆熠宸感受到她虚弱之后问道。    “嗯!”    钦慕只得服气,嗓子眼干的厉害。    “我去帮你倒水?”    “嗯!”    “有什么奖励?”    钦慕疲倦的笑了下,心想我还能给你什么奖励?而且我给不给你想要的你都会得到好吗?    穆熠宸也笑了下,爽过之后,眼神都变的格外温柔:“穆太太笑什么?”    “嗓子好疼!”    钦慕笑着跟他解释。    “等我。”    他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轻啄了一下,然后矫健的身子从她身上移开,拿了掉在地上的浴袍穿上,去帮她倒水。    钦慕眯着眼翻了个身,趴在他的枕头边,看着往门口走去的那个高大的背影,身体疲惫的时候,心里,却是无比温暖,充实的。    穆熠宸,这个男人,总能叫她充满力量。    钦慕的手机响了一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穆太太,请问穆总这是何意?是不是以后我老公想要买的地他都要抢去?”    钦慕看了会儿,猜得透是谁后不自觉的心肺里轻叹了一声。    她能给人家回什么?    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好像无论是哪一种都不对。    刘敬元的太太应该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好几次见面都是很知书达理的模样,能用这么质问的口气发信息给她,应该是真的被穆熠宸给气到了吧,也或者是因为那些负面的八卦新闻,扰了那位平时温柔的刘太太?    钦慕不知道到底是哪种原因,也或者两种都有。    但是她要说什么,她根本就不需要问穆熠宸就知道原因,问了不过是让他们夫妻俩都不高兴,可是她该怎么回复这个女人?    穆熠宸从楼下端了水上来的时候钦慕条件反射的立即将手机藏在了枕头底下,然后微笑着看着他:“怎么才回来?”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