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311 原来他一直在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    “嗯?”    穆熠宸的嗓子有些沙哑。    “你不难受吗?”    钦慕低声问他。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你说呢?”    “那你为什么……”    钦慕没问下去,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些什么。    “肚子不疼了?”    穆熠宸低哑的嗓音问她,显然是忍的有些难受。    “不疼了!”    钦慕弱弱的回应,只是想到他可能会憋得很难受,竟然有些不舍。    转眼,穆熠宸突然袭上去,望着身下的女人:“你确定可以?”    “穆熠宸,你,爱来不来!”    钦慕忍不住抬手捂住自己的脸,他那严肃的模样,好像她要是敢说个不确定,他就要撕了她。    爱来不来?    他当然是爱来!    看她那窘迫的样子穆熠宸也忍不住笑了下,哪怕是那么低调的,之后钦慕觉得胸口一疼,立即将手从脸上移开去抓他的手。    穆熠宸没看清她通红的脸,在她拿开手的时候就立即覆唇去吻她。    “嗯!穆熠宸!”    “嘘!别说话!”    ——    这一夜,是情缠的一夜。    第二天外面有些矮的地方铺了一层薄薄的白色,老爷子在外面打太极,三个小家伙围在他身边追跑着,不过怎么也不能打扰他的运动。    钦慕站在一楼的窗口看着,不自觉的佩服老爷子的定力,要是她,早就心烦了。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声,她掏出来看了眼,是瑞森的微信,一张有些年代的老照片。    钦慕认真看着那张有些发黑的照片,记忆,好像悄悄地涌了上来。    原来,二十岁那年,那天晚上,他就在广场的那个喷泉一侧抽烟。    怪不得气成那样。    她仔细看瑞森求爱时候的模样,瑞森竟然还下跪了,而穆总……    嗯!那时候因为没想到两个人会长长久久,所以她什么都不太在乎,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缺了点什么。    连景峰跟赫连好二十多年如一日的在一起都有个煽情的求婚呢。    “看什么呢?”    穆倾心突然跑到她身边,从她一侧将她牢牢地抱住,然后低头看着钦慕手里的手机屏幕,然后顿时夸张的张大嘴巴。    “你背着我哥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我发现了哦!”    穆倾心故意那么吓唬钦慕。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被你发现没什么,反正你哥都发现过了!”    钦慕说完这话后穆倾心一失望,然后低头认真看那张图,瞬间想起什么似地,笑了一下:“哎呦呦,这都多少年了,不对啊,这是别人给你的照片吧,谁发给你的?旧情人?”    “是求爱者!”    钦慕低声回答她。    穆倾心又鄙视的看她一眼,然后不再消遣她,只问:“今天的网络八卦看了吗?”    钦慕看着她,无知的摇了摇头:“有什么特大新闻?”    钦慕想不起是什么事情上了网八,但是她却想到肯定是穆倾心又做什么了。    “是啊!要记得谢谢我哦,临走前不忘给你们夫妻俩在网上秀秀恩爱的机会。”    钦慕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虽然想笑,但是已经笑不出来。    之后她还没看手机,倒是打开电视看早娱的冯芳华看到了电视屏幕里,她家的门口。    穆熠宸的背影在里面,钦慕跟孩子们在门口坐着,这照片……    而里面的主持人却在睁着眼说瞎话:“当年前大家都忙着做最后的冲刺的时候,穆氏总裁穆熠宸却在家享受幸福时光,看这张照片,穆总挺拔的背影是不是还是跟以前一样迷人呢?不过我猜测他那双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眸,被拍照的时候肯定在深情款款的望着那三个背影吧,那位长发披肩的应该是穆太太不假了,那两个,应该是他们的女儿穆程欢跟儿子穆程阳,希望下次能带给大家正面的照片,也祝穆总全家幸福哦!”    女主持人果然很会聊天,把所有的疑虑都抛到一旁让人来不及记起,只看到这家人的幸福,羡慕并且祝福的介绍。    “还不赖嘛!”    穆倾心还两只手臂搂着钦慕呢,两个人捆绑在一起扭着头看着电视屏幕里,直到他们家人的照片终于换成娱乐明星的,钦慕慢慢垂眸,看着抵着她肩膀的女人:“倾心,我该怎么谢你呢?”    穆倾心还在回忆她赵同学对她说过的一些话,回过神后愣愣的看向钦慕。    只是当她真的想要谢礼的时候却发现钦慕眼里的一点点排斥跟无奈,最后只尴尬的笑笑:“要不然就下次一起谢好了,反正这次我也……拿了点油水。”    穆倾心慢慢松开她,在钦慕的表情变得凝重之前道:“我去看看子枫醒了没。”    钦慕在她走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而一直站在一旁看新闻的冯芳华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倒是找到了发财知道了,靠卖自己哥哥跟大嫂的照片,你们俩就这么放任她?”    冯芳华看向钦慕。    钦慕无奈的笑了笑:“不然呢?”    不然能拿她怎么办?    不然您又能让我们拿她怎样?    何况,穆倾心虽然曝光她们的照片给电视台,但是报道的都是很正面,所以,其实也挺好的,无伤大雅就好。    而且穆总在看了报道后其实还挺开心的,连去上班的时候都是哼着歌儿。    只是当他拿着车钥匙到了楼上,正巧碰到溪梦捂着嘴从座位里往洗手间跑的时候,他那大长腿不自觉的停住,然后皱着眉头闷闷地表情慢慢看向洗手间的方向。    她这是……    穆熠宸把秦逸叫到办公室里,秦逸还愣愣的回不过神来:“溪梦怎么了?”    “我问你她怎么了,你这个做丈夫的都不知道的话,你要我跟你说什么?”    穆熠宸却看着秦逸那傻样子有点头疼。    秦逸却是真的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找我来谈这次拍地的事情?溪梦很好啊。”    “那就谈拍地的事情吧,这次这块地我们不要了!”    “什么?”    “让给刘敬元。”    秦逸……    “这件事你不要多问,只明天上午你们夫妻过去一趟,下午一开始就宣布退出便是。”    秦逸王权被他给搞蒙了,但是看他那么认真的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熠宸,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秦逸不理解的问。    “明天下午你就知道了!”    穆熠宸没说,只是忍不住又打量了秦逸一眼,还是忍不住跟他提了个醒:“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秦逸又呆住了,他这突然转移话题,而且转移的还这么奇怪。    “你问我跟溪梦?我们俩在一起多久你还不清楚吗?”    秦逸想想自己好像根本没有瞒着穆熠宸过。    “我是说发生关系!”    穆熠宸靠在椅子里,面对在感情方面有些木呐的秦逸,非常苦恼。    “你问这个干什么?”    秦逸想了想,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    “我跟钦慕那年只做过一晚上便有了欢欢,当然,前提是我没有做措施。”    或者是因为已经是一个过来人,一个两个孩子的父亲,所以他对这些事情,竟然有些敏锐的察觉。    言外之意也是,如果你做了措施,那就不是怀孕。    然,秦逸却突然屏住了呼吸,仔细想着穆熠宸的话,仔细想着他跟溪梦这段时间每次在一起的情形。    “你怎么看出来的?”    “她吐了!”    秦逸突然变的很严肃,听完就转身走。    穆熠宸稍微抬着眼看他背影,只见他走到门口又突然回过头来:“熠宸,你别以为自己懂得多,别忘了你可都是俩孩子的父亲了,要论白痴,一个女儿两岁大都不知道她存在的男人,有资格笑话我?”    穆熠宸差点被他那几句话气的吐出血来,什么叫好心没好报?还被反过来挖苦一顿。    溪梦正在工作,不过胃里一阵阵的难受,所以眼眶里也一直有些泪隐隐的涌上来,看上去的确是状态不佳。    “老婆!”    他站在旁边半分钟才开口。    认真的溪梦一抬眼看到他,愣愣的眨了眨眼:“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上班时间!”    溪梦在上班时间还是比较严肃的。    “老婆,我是不是要当爸爸了?”    秦逸突然问了声,闷闷地,像个受了委屈的大男孩。    溪梦……    她怎么不知道他要当爸爸?他要给谁当爸爸?    “熠宸说看到你早上去呕吐了!我……”    “唔……”    他还没等抱怨完,溪梦一听到呕吐两个字胃里又一阵翻腾,然后捂着嘴就又从座位里离开。    秦逸看着她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半晌才反应过来,立即跟了过去。    溪梦旁边位置的小助理看着一会儿,也是有些蒙圈。    老婆?爸爸?    溪梦在厕所里差点吐死,不过秦逸一直在她身边,帮她抚着后背,皱着眉头看着她难过的模样:“怎么这么严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下了班再去!”    溪梦只得说一声。    “不用!不是有王云在嘛,快点跟我走!”..    溪梦刚刚冲完嘴巴,然后人就被秦逸拉着往外走。    溪梦走到门口,又忍不住难受,手捂着嘴巴一下又抵着门口:“等等!”    秦逸一回头,她已经从他手心里把手抽回又跑回去吐了。    她怀孕了?    溪梦还有点不敢置信的,此时眼眶里突然热的厉害,已经分不清楚是因为吐的流泪,还是因为太激动的。    她以为三十岁能结婚就行了,没想到还能怀孕。    她以为,她可能这两年都没有福气做妈妈,可是现在……    溪梦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她不想在秦逸面前表现的太弱,所以在冲脸的时候,将那些泪水与冰凉的水混在一起。    当她擦完脸再出去的时候已经好受了一些,那会儿的眼泪也已经全都擦干。    秦逸心疼的厉害,拉着她的手:“还能自己走吗?”    “不然呢?在办公大楼里,你要扛我出去?”    溪梦浅笑了一下,跟他开玩笑一样的问。    “那太粗鲁,我会抱你出去。”    秦逸说着就要去抱她,溪梦却连忙压住他的手臂:“跟你开玩笑的,我还能走,不是说要去医院吗?找赫连大夫吗?”    “嗯!叫她小好就行,都是自己人。”    秦逸说。    溪梦没再说话,倒是秦逸又紧张的问了声:“如果累,我就抱着你,你要是不喜欢,我也可以背着你。”    溪梦心里有些暖暖的。    比起以前,秦逸在结婚后有了很大的改变,那种改变她还没有适应,她不知道他自己发现没有,结婚前那个一听到她说结婚就害怕的男人,在结婚后却自觉的扮演了丈夫的角色,而且还是三好丈夫的那种。    从把行李搬到她公寓去的那天开始他就开始分担家务,他会做的,基本就不用她做,他不会做的,能找钟点工做的,也不用她做。    溪梦想,他大概没发现自己的改变,他好像还没拐过弯来。    但是一路停停走走,越来越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赌错。    秦逸,这个看似对感情很不慎重的男人,好像一旦投入家庭后,竟然是个很自觉地,很有担当的老公呢。    对了!在办公大楼的时候,他好像叫她老婆呢。    那晚在床上他突然叫了她一声,他还说觉得很奇怪,之后又叫她溪梦了。    可是那会儿他竟然在工作的地方叫了她一声老婆,而且还叫的那么……    溪梦现在想起来,竟然发觉自己的脸都在发烫,心,好像被沁进了蜜里。    溪梦怀孕了!赫连好亲自确诊!    溪梦看到单子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这也太快了吧!”    穿着一身白大褂的赫连好看着她激动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声:“这只能说是我秦哥厉害了,恭喜你们俩升级做爸妈哦!”    他们几对好像对婚礼都不怎么热衷,从穆熠宸先生孩子在结婚开始,景峰跟赫连好也是先怀孕,再到秦逸,赫连好甚至都不觉的不妥,觉得领了证就是结了婚,这样有了宝宝好像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谢谢!”    溪梦还是有点不敢置信,看了好几遍单子。    “论辈分呢,我还得管你叫声嫂子,所以就别跟我客气了,是吧哥?”    “嗯!好好叫声嫂子。”    秦逸站在一边靠着,看着溪梦手里的单子,自己也恍惚,他都感觉眼花缭乱,看什么都看不真切了。    赫连好瞅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我不乐意。    秦逸看不清她的眼神,也懒的看清,因为他突然发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旁边坐着一声不吭的那个女人。    还有,他好像得给家里打个电话,通知他的父母,他要当爸爸了,他们要做爷爷奶奶了,那两个老东西总说自己等不到那一天了,呐,这不是就等到了?    “谢谢,真的谢谢!”    溪梦走的时候还一直跟赫连好道谢,眼眶红红的。    “真的别再跟我客气了。”    赫连好无奈的跟她笑着客套。    溪梦点点头,然后就被秦逸拉着走了。    赫连好靠在门口看着他们俩的背影,远远地听着秦逸对溪梦说:“都叫你别跟她客气了,都是自己人。”    “那也要道谢的!”    溪梦说道!溪梦知道他们关系好,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她毕竟不是他们一起长大的啊,而且这么大的喜事被查出来,一定要谢的。    溪梦总觉得不真实,从医院出去后望着头顶那片蓝天:“秦逸,你说,我们会不会是在做梦啊?”    秦逸有点懵逼的望着她。    “分明昨天晚上还下雪了,怎么今天就是这么美的蓝天白云?”    “本来下雪后会晴天就正常。”    他只是以为她在问天气,却不晓得,她其实是在问生活。    不过溪梦却还是从他的话里找出了答案。    她是相信的,风雨过后总会见彩虹,他们,见到了。    在那么多年的等待后,她等到了。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秦逸,然后突然笑开。    秦逸被她看的发懵,抬手去摸她的额头:“不会是傻了吧?”    “去你的!我是开心好吗?”    溪梦推他一下,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逸看她笑,心里也不那么紧张了,上前去,也不管医院门口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把她抱起来就转圈:“老婆,你真是太好了!”    “啊!你快放我下来,你把我转晕了!”    溪梦吓的紧紧地搂着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因为真的要晕了,而且他要是再不放下她,很快她大概就会吐在他身上。    晚上秦逸又说要请客,不过被大家回绝了。    因为孕妇这时候应该多休息。    秦逸直接把家里的酒啊什么的,都收了起来,烟他都收起来了。    溪梦在沙发里坐着:“不用这样的,你抽就是了,我妈妈怀我的时候我爸爸都没停止抽烟。”    “那不成,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而且你老公我是个很克制的人。”    秦逸非常认真的跟她说道。    溪梦在沙发里坐着,因为被他命令不能动,所以就看着他里里外外的在搜罗他的烟。    溪梦这才知道,秦逸竟然在家里的各个角落都藏了烟。    他每回出去买烟都跟她说买了一盒,原来……    秦逸心想,穆熠宸能在钦慕怀孕的时候戒烟,他也一定可以。    穆熠宸是有烟瘾的,而且很大的那种,但是那段时间穆熠宸都不会在家抽烟,他秦逸这方面绝对不能输。    嗯!好像哥几个都在比着谁对自己的女人更好。    穆熠宸回去后告诉钦慕溪梦怀孕了,钦慕听后忍不住开心的笑了下:“他们俩很有效率啊,才刚刚领证不久呢!”    “他们再怎么效率,也没我效率高!”    穆熠宸坐在沙发里看着在瞎激动的老婆大人,很是不给面子的提醒了一句。    钦慕听后……    “没正经,每次说别人的事情总要牵扯到自己身上去。”    钦慕鄙视他。    “哼!”    穆熠宸也不反驳,只是勉强笑笑,然后抬手就去够她的肩膀,让她趴在自己怀里。    冯芳华跟穆子豪这会儿跟孩子在外面还没回来,但是钦慕依旧很不喜欢被他这么随手一勾的,搞的她脖子都有点疼了。    “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这样,这样!”    钦慕学着他的动作,然后抗拒他。    穆熠宸看她口语表达不出来只得用行动,不自觉的笑着逗她:“怎么?我这样搂你,你也会有感觉?”    “什么?”    钦慕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他脑子里整天装着的,就是那点事吗?    穆熠宸不回答她,只是抬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半边脸蛋,手感太好,所以他不舍的松开。    “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    然,欢欢跟橙橙突然从外面跑进来,欢欢跑的超快的,快到穆熠宸不得不松开了钦慕的脸,他刚刚还想一亲芳泽,结果……    被孩子撞破好事,真的不是第一次,真的是习惯了,却也真的还是很不爽。    欢欢的鼻子上次受伤,现在还有疤,不过这好像把她鼻子周围的肌肤显得更加水嫩了。    而欢欢也早就忘记疼痛,虽然有时候会忍不住抓一下,但是得知抓了可能会留下疤痕便会懂事的忍住。    穆熠宸本来心情有点不爽,但是看到鼻子上受着伤的女儿也不好指责什么,毕竟欢欢受伤,大家都把他批判的没脸没皮的,这会儿他要是敢教训女儿,估计得被父母给教训的体无完肤。    橙橙跟在后面,好不容易跑过来,他却是直接绕到沙发里面去,跑到妈妈的腿上去。    穆熠宸跟钦慕本来就是互相对着,橙橙一坐上去之后就发现有点不得劲,然后不高兴的看了他爸爸一眼。    穆熠宸更是不高兴的皱起眉头来,心想穆程阳你能不能有点眼力见?    结果橙橙才看不懂他的眼神,还把脚抬起来:“爸爸,脱,掉!”    穆熠宸……    连抱着橙橙的钦慕都被橙橙这话给吓到了。    “脱!热!”    橙橙现在还不怎么会说话,只能勉强崩出几个字来,但是足以叫穆总破功。    尽管不情愿,但是还是一只手握住橙橙的脚踝,一只手握着他的鞋子,完美脱掉。    橙橙的小脚丫一得到释放立即就开心起来,扶着妈妈就爬了起来,然后站在他们俩中间,扶着沙发就跟他们俩后面的欢欢傻笑起来,像是在玩捉迷藏,他突然蹿起来把他姐姐吓一跳。    欢欢很是配合的瞪大眼睛,但是,没过几秒就忍不住笑了,那样子像是在说:弟弟好傻哦!    冯芳华跟穆子豪在后面脱着外套进来,一边走一边说:“本来送了那母子俩就准备回来,谁知道你李叔又打电话叫我们过去吃午饭,吃完午饭又打牌,哎呦,这一天过的。”    冯芳华觉得肩膀疼的要命,打牌打的。    “你李叔家的孙子帮着照看了一天这姐弟俩,好歹欢欢比较省心,橙橙虽然爱捣乱,但是那小子还能照顾的了他。”    穆子豪走过去坐下的时候说道。    “哎呦!帮我捏捏肩膀,这边!”    冯芳华坐在他身边侧着身叫他帮忙按肩膀。    “我来!”    钦慕立即从他们爷俩身边起开走到冯芳华身后去,试探着开始帮她按摩。    “用力点!对对对!就是这!用力!”    冯芳华难受的歪着脑袋,一只手搭在肩膀上指挥,钦慕找对地方后她才放了手,舒服的不再说话。    穆子豪听着忍不住低笑了声,怕笑出来被自己老婆揍吧。    “自从慕慕进门,倒是把我给替出来了!以前你妈每回疼你跟你妹妹都不在,可是把我给愁坏了!现在好了!”    穆子豪说着抬了抬眼,看着钦慕给冯芳华捏肩膀时候的模样,那是一百个满意。    “也不知道谁以前说我这毛病还能增加夫妻感情?”    冯芳华忍不住提了一句。    穆子豪瞬间就没了动静,钦慕跟穆熠宸相对着,两个人那两双黑溜溜的眼睛里,也都是精彩的很。    冯芳华好像意识到自己说多,也尴尬了一下。    不过两个小家伙可没有觉得尴尬,欢欢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的,橙橙顺着穆熠宸的腿爬下去,追着姐姐跑来跑去。    那两个机器人便一直在报警:危险!危险!危险!    只是根本没人听,欢欢还故意跑过去拍机器人一下,所以,客厅里一时热闹的让人有点头疼,比如穆总就有点受不了了。    “我去看看爷爷在干什么!”    穆熠宸低着眉眼,起身,丢下一句后就装作无所事事的离去。    钦慕跟冯芳华一同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均是万分嫌弃。    老爷子正在写大字,看穆熠宸来也不嫌弃被打扰,只问了声:“都回来了?”    “嗯!”    穆熠宸回了声,然后走过去看着老爷子的毛笔字:舍得!    这俩字,看似简单却忍不住让人多想。    取与舍之间,哪有那么容易?    老爷子稍微转眼看了眼自己的孙子:“来试试?”    “好!”    穆熠宸眉眼微抬,然后接过老爷子的毛笔,将舍得那张纸轻轻地拖到旁边,重新拿了张纸放在桌子正中间,然后十分认真的写了两个字。    “吝啬?”    老爷子看着那字态还不错,正要夸奖,但是念出那俩字来的时候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面对喜欢的人,与其舍弃,我更喜欢牢牢地抓在手里!”    穆熠宸将毛笔轻轻放好,非常认真的望着老爷子回应。    “臭小子!”    老爷子禁不住气起来,两个字都要斤斤计较。    穆熠宸却是浅浅一笑。    “给我滚远一点!又不是所有人都要抢你的女人,就你这胸襟,慕慕以后跟人跑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老爷子不管孙子多么挺拔,照样把他挤开,孩子气的又把自己的毛病拿起来,看着吝啬那俩字超级不爽,所以孩子气的全都涂黑。    穆熠宸低眼看着,心想您这还叫舍得?    不过他可不敢说老爷子故作大度。    晚饭后钦慕去洗澡,穆熠宸在卧室的沙发里坐着抱着笔记本开视频会议,然后听到钦慕的手机响了两次,第一次他抬了抬眼并不想被打扰,但是第二次他的表情便凝重了一些,不是因为被打扰,而是好奇。    他把笔记本随意的放在桌上,然后走到床边去,挺拔的身材弯下,将床上扔着的手机给拿了起来。    她的手机密码他从来都知道,所以轻易的打开,然后将微信打开。    瑞森:“记得这张照片?大一刚进校的时候我爸妈给我拍的,不过后来发现,原来那时候你就出现在我的身边了。”    瑞森:“还有这张!钦钦,为什么不选择我?”    瑞森发了两张照片他都打开看了,一边看一边走回沙发那里坐下,一只手自然的搭在沙发后背,垂着眼睫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又看了两遍那两句话。    瑞森用的英文,但是恰好,穆熠宸的英文好的简直不能再好。    不自觉的,竟然就觉得牙痒痒,视频里的管理人看到他那若有所思完全不再状态的样子忍不住叫他:“宸!”    穆熠宸这才又抬眼看了眼视频,然后将手机轻轻放在一边:“继续!”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