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四章 师侄快跑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无涯子,你想干什么?”鳄鱼怪胆子最,怪叫着后退了一步。

    眇目道人桀桀怪笑道:“看来无涯子的帮手今天是来不了了,那就不要挣扎了,快交出重宝!”

    无涯子缓缓后退一步,身上的黑袍无风鼓荡起来,之前恭顺的脸变得狰狞起来,恨恨道:“鸢兄,不愧是鹰族大能,竟在我法力干扰下还能看到信笺内容。”

    眇目道人踏上半步,眯眼道:“无涯兄的道行也比我等想象中高深了很多,我只匆匆瞥见半句,还望无涯兄给我等一个合理的解释。”

    无涯子哈哈大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今日所邀的朋友叫璇玑子,道法远在鸢兄之上,若他今日能赶到,足可以将四位部留下!

    可恨璇玑子啊!三年前约好的事情,竟然在今日出了差池,派一名练气期弟子来助我,又有何用!我恨呐!”

    话间,异变突起,无涯子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后撤,甩腿向后踢向背后的石床。

    石床瞬间爆裂,石块四下横飞,碎石里露出一个直径一尺五寸的金色光球,紧接着金色光球也爆裂开来,一股浓郁的朔金之气扑面而来。

    “朔金之源!”眇目道人怪叫着甩起双袖裹住头部,转身扑倒在地。

    青牛、鳄鱼也急忙学着眇目道人的样子,转身扑倒在地,把后背露在外面。

    而稍远的熊罴却抓起旁边足有两丈长一丈宽的石床竖在面前!

    朔金之气无比霸道,所过之处摧枯拉朽,虽然青牛、鳄鱼扑倒在地减了受力面,但脚上所穿重靴,背后所穿甲胄瞬间化为齑粉。

    朔金之气接着破开两妖的护身妖气,在它们坚硬的牛皮和鳄甲上割出道道血痕,每道均入肉过寸!一时之间,牛嘶鳄吼声充满了整间洞府。

    眇目道人情况稍好,因为他身材瘦,受力面积,身上道袍只是撕裂了几处,隐隐有血迹渗出,并无大碍。

    眇目道人恨声道:“无涯子,算你狠!竟然直接把谷中的朔金之源都爆掉了,这个洞府你不要了吗?不过留着洞府也没用,因为一会儿你就会死在此地!”

    情况最好的是熊罴王,手中握着的石床已经蹦碎,只剩下双手所抓部分不足二尺见方的一块,两只粗壮的熊臂上布满了血口。

    熊罴浑身散发出足有一尺长的淡黄色光芒,怒吼道:“无涯子你个老杂毛,你的朔金之气破不了老子的熊煞之气,今天你必须死!”

    无涯子一脚爆开朔金之源,并未在原地停留,而是毫不犹豫冲天而起,完避过了朔金之远的爆炸冲击。

    无涯子在空中挥手劈向洞府屋顶,“轰~”的一声,洞府上方的山体里现出了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圆柱形通道,黝黑深邃,可以直通山顶,这是无涯子之前已经安排好的逃生通道。

    无涯子身形一晃,直接没入通道中,两个呼吸后就穿过了通道,现身在夜色下的山顶洞穴外。

    无涯子回身一掌,整个逃生通道立刻开始崩塌,紧接着无涯子洞府上方的大片山崖齐齐下沉数丈,半个山峰都崩塌了下来,一时间山崩地裂、尘土飞扬。

    此时在谷外等候消息的天火,远远地看到了一副奇景。

    初黑的夜幕下,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山顶岩石内冲天而起,紧接着大片的山崖塌陷,乱石击云、大地颤动,天火虽然离山岩还有数里,也不禁随着大地的颤动摇晃了几下。

    飞起的黑色身影在空中顿了一下,天火立刻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紧接着空中那道黑色身影像一团乌云一样,迅速向他飞来,眨眼间就已经到了半程,天火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转身就跑。

    “天火贤侄莫慌,我是你无涯子师叔,快把你师父炼制的法宝给我!”

    声音从背后空中传来,瞬间已到数十丈之内,天火停住身形回头看清背后的黑影是一位黑袍道人,似与师父所的无涯师叔一般无二。

    天火急忙解下背后的锦盒,用力向空中的黑袍道人抛去,大喊道:“无涯子师叔,你接好。”

    就在此时,“砰~”的一声巨响,无涯山山体炸裂,无数山石被掀起百余丈高,一只体高三丈、浑身罩着黄光的熊罴王突破山体而出,在空中仰天怒吼:“嗷~~,无涯子,老子出来了,你纳命来!”

    接着一两大身影从熊罴王破山而出洞口,接连飞了出来,尤其那名眇目道人飞得最高,冲到最高点一翻身化为一只铁爪钢喙的大鹰,双翼一展足有两丈多宽,只一抖翅就飞出近百丈,离谷口不过五里远的距离。

    后面三妖也变回体,嗷嗷叫着冲了过来,只是比那只的大鹰速度慢了不少!

    无涯子在空中接过锦盒,欲弃下天火直接逃窜,却没想到熊罴能这么快破山而出,思量之下,一咬牙飞身掠下,一把揪住天火的衣领,带着他向谷外飞去,嘴里如连珠炮般道:

    “天火师侄,我今日被四位金丹期的仇家追杀,虽有你师父的法宝相助,恐怕也凶多吉少,你也速速逃命去吧!你身上可有神行符?”

    天火被拽住领子,又在高速飞行中,大风吹得他几乎张不开眼,他努力抬起头大喊道:“师叔,弟子身上有师父亲制的神行符,比一般的神行符速度快出数倍。”

    无涯子眼中一亮:“好!师叔助你一臂之力,你用神行符力向人类最近的城池跑去,这里靠近人族疆域,那几个妖修不敢动用太多的法力,师叔想办法拖住他们,你或可逃得生天。”

    “多谢师叔!”天火充满感激的话音未落,就被无涯子用力向前方抛去,立刻激射出快一里之遥。

    落地前,天火已将神行符贴在了双腿外侧,落地后马上撒腿就跑,虽然跑步不如飞行快,但也是势如奔马,比飞行也迅速不了多少,天火奔跑中还抽空感激地回头看了一眼无涯子。

    只见无涯子抛出天火后,直接在空中飞出一道弧线,向与天火呈九十度角的另一个方向飞去,同时大喊:“天火师侄快跑,务必把宝物亲手送到你师父手里!这样我虽死无憾!”

    天火一愣:“什么宝物?无涯师叔什么呢?我擦!这老家伙用的是祸水东流之计!”

    天火立刻反应过来,当下也来不及澄清,只好脚下发力,更加玩命地想人族疆域跑去。

    其实即使天火想澄清,估计那几位妖修也没人会听他话。

    鸢道人所化大鹰根不为无涯子的言语所动,穷追无涯子不舍,借无涯子变向速度减慢的机会,很快就追近了不少距离,双方之间已不足五十丈的距离。

    无涯子怪叫一声,身上的黑色外袍直接爆开,化作万千根黑色铁翎羽向鸢道人攒射而去,而无涯子也现出真身,一支翼展八尺的大乌鸦,快速向天妖森林方向飞去。

    鸢道人双翅在面前一挡,无涯子射出的铁翎羽叮叮当当打在鸢道人的翅膀上和身上,打得鸢道人生痛无比,却无法破开他的铁翅钢羽。

    鸢道人抵挡了片刻,待铁翎羽数量来少后,他双翅一展将剩下的铁翎羽部扇飞。

    无涯子借鸢道人抵挡铁翎羽的空隙,再次把距离拉开至三里以上,鸢道人怒鸣一声,再次发力追去。

    三妖望着天火狂奔而去的背影犹豫了一下,青牛精先开口:“两位哥哥,那等重宝无涯子岂能随便交于外人,更何况这人族子实力低微,分明是无涯子嫁祸于他。

    但无涯子天生诡计多端,不可不防他虚虚实实之计,你二人实力均在在我之上,不如弟一人去追那人族子,你们速速去追老鸢和乌鸦。

    重宝在无涯子手里尚且如此难以要回,如果再落到老鸢手里,只怕更是难以讨要,我们不得不防呀。

    一会儿交起手来,两位哥哥切忌不要冲在最前面,待老鸢和乌鸦拼个两败俱伤再出手,好收坐收渔人之利。”

    熊罴王点头道:“多谢牛弟提醒,我估计重宝还在乌鸦身上,牛弟你速速追上那人族子,击杀后连尸体带回与我二人汇合。

    我和老鳄跟上去,盯着老鸢和乌鸦,万一他们妥协和解了,我二人怕是要被他们所害,如果是我们三人联手,至少和他们维持个均势,还有谈判的钱。

    我们走了,牛弟切记,路上不要耽误太多的时间。”

    完,熊罴王和鳄鱼怪向万妖森林方向追去。

    青牛精也转身去追天火,心中窃喜:“这两个傻子,万一重宝在那人族子身上,我岂不赚了;即使不在,我稍微拖延些时间赶过去,足够他们几个拼得你死我活了,我才是最后的赢家!哈哈,没有绝顶的智慧做不了成功的妖修!”

    鸢道人足足飞出百余里才截住与无涯子,途中数次交手,无涯子虽然不敌,但鸢道人也并未占多少便宜。

    每次无涯子用尽方法甩开鸢道人后,鸢道人总能凭天生的速度优势追上无涯子,最终无涯子和鸢道人之间只能是一个纠缠局面。

    纠缠间,鳄鱼怪和熊罴王赶到,与鸢道人呈三角形将无涯子围在中间。

    无涯子长叹一声,化作人形降到地面,他环视了一下三妖:“你们让青牛一个人去追那人族子,不怕青牛独吞重宝吗?”

    鸢道人也翻身变作人形,嘿嘿一笑:“来我还有一两分怀疑,听你这么一,我确定重宝还在你身上,像你这种奸诈人,怎么可能相信一个刚见面的人族子。

    一会儿青牛杀了那子带回尸首,看你还如何抵赖!”

    熊罴王怒吼道:“鸢大哥,弟已经快压不住妖气了,估计今晚就得渡劫,不能再等青牛了,我们赶快动手吧。”

    “好!”鸢道人取出两支通体黝黑的奇形兵器,像极了两支鹰爪,向无涯子扑去。

    熊罴大吼一声,并未使用兵器,而是挥舞着巨大的熊掌,一掌挥向无涯子,鳄鱼怪也一摆铁尾加入了战团。

    无涯子和鸢道人都是金丹中期修为,但是无涯子修为略逊于鸢道人,且真身种族天生被克,自然不是鸢道人对手。

    而熊罴王和鳄鱼怪都是金丹初期修为,与无涯子只差一个境界。

    无涯子在三人围攻下,很快就左支右拙,险象环生。

    “砰”一声闷响,无涯子努力躲过鸢道人的双爪,再也躲不开鳄鱼怪的摆尾,直接被一条鳄鱼铁尾抽在腰间。

    无涯子借势翻滚着飞了出去,想要趁机蹿出包围圈。

    这时熊罴王从无涯子背后冲出,从背后一把环抱住无涯子,大吼一声:“厚土之环!”

    三道泛着黄色的金箍法器直接箍住无涯子的肩部、腰部和腿部,将无涯子两只胳膊牢牢缚在身侧。

    无涯子力一挣,三道金箍立刻被撑大了一圈,金光乱闪,如果没有熊罴王两条坚实粗壮的臂膀同时箍住无涯子的身体,可能这三道金箍就会被无涯子一下撑爆挣脱了。

    鸢道人冲到近前,双手紧紧扣住熊罴王两只抱住无涯子的熊臂,帮助熊罴王镇压无涯子,嘴里大喊:“熊罴,不要松手,为兄助你降服他!”

    这时鳄鱼怪像幽灵一般出现在熊罴的身后,探出右前爪的第二趾轻轻点在熊罴王背后的大椎穴上,足有三寸长的锋利鳄鱼趾很轻松地刺破了熊罴王坚实的熊皮,鳄鱼趾完没入熊罴的大椎穴里。

    熊罴浑身颤抖起来,双眼怒睁、口鼻喷血,凄厉地嘶吼起来:“老鳄,你在做什么!”

    鳄鱼怪拔出趾爪向后滑出数丈,嘿嘿笑道:“老熊,你和青牛总是看不起我,认为鳄族智力低下,平时和你们一起做什么,吃亏的总是我,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刚才鸢老大告诉我,你的罩门在大椎穴,让我帮你一把,激发你的妖气,提前引动雷劫,我们好助你早日渡劫!”

    熊罴身上大量妖气开始逸散出来,怒视鸢道人吼道:“鸢老大,是你让老鳄害我吗?”

    鸢道人好整以暇地:“熊罴,你反正马上就要渡劫了,此时渡劫和一会儿渡劫也没太大的区别嘛。”

    熊罴仰天大吼,猛力一挣双臂,想要放开被箍住的无涯子,去和鸢道人拼命。

    鸢道人此时却松开了熊罴的双臂,向后一飘,在熊罴手腕上留下一副金丝镣铐,金丝镣铐紧紧缚住熊罴的双臂并向内开始收缩,勒得熊罴的手臂和他怀中无涯子的骨骼咯咯作响。

    熊罴大吼,双臂用力挣扎,想崩开手上的金丝镣铐,剧烈的挣扎让背后的伤口中溢出大量的鲜血,更多的妖气从熊罴体内逸散出来。

    刚才还是万里无云、星光闪烁的天空立刻暗了下来,几块乌云从不同的方向快速飘来,逐渐遮蔽了天空。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