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刍狗(二)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山羊胡手下听到狸猫大仙的命令后,面色一僵,只觉潮红涌上面颊,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涌上心头,眼中透出一股怨毒之色。

    “嗯?”狸猫大仙看到手下没有及时执行命令,不由鼻中一声冷哼。

    山羊胡急忙低下头,立刻调整好情绪,一亮手中的铁锁,第一个向豹精扑去,另外三个手下也跟着扑了出去。

    狸猫大仙没有和手下一起出手,却快步向围观的妖修们走去,走到近前连续挥棒,棒出如闪电,连续打翻四五个妖修,正是刚才起哄最凶的几个妖修,每一个妖修都是被击中右腿膝盖。

    受伤的妖修捂着膝盖在地上翻滚、哀嚎,这一下虽然没有直接击碎他们的膝盖,但是也会让他们好几天无法走路,旁边的妖修看到狸猫大仙阴沉的脸,没人敢上前扶起他们。

    狸猫大仙拖着棍子回到场中,此时豹精已被拿下,堂堂金丹期初阶妖修竟然没有顶住几个回合,很快就被拿下。

    周围的妖修暗自揣度,这巡检营果然卧虎藏龙,高手众多,轻舟坊的实力真是不容觑,随便一些头目都是金丹期的修士,怪不得能屹立数千年不倒。

    这时豹精已被重枷粗索捆了一个四蹄朝天式,早有两个巡检营的士兵找来一根大木杆,穿过豹精的手足向外走去,豹精仍不肯伏法认罪,在木杆上不断挣扎怒骂。

    “慢~~”一声慢悠悠地声音传来,一个前后有背甲,秃头长眉,柱着一根长长拐杖的乌龟精从出事的店铺中走出,拦下了狸猫大仙,稽首道:“狸猫大人,我觉得您这么抓走豹精,不妥?”

    “哦?你是何人?有何不妥?”狸猫大仙皱眉道。

    乌龟精呵呵笑道:“老儿是这家店铺的掌柜,这名出事的伙计是我店里的跑堂,事情的始末我也看得一清二楚,自然有资格讲话。

    我店里的伙计都是用从人族买来的死囚,进店之前都签过生死文书,只求当时活命,此后生死不论。

    因为他们都不是修士,不受妖族五大戒律保护,所以他们既是我店里的伙计,同时也是店里的招牌菜,叫什么来着?哦,对,叫‘两脚羊’。

    既然豹精来我店里用餐,就是我的客人,这名伙计伺候不周,客人性急,自己点了一道招牌菜吃,为何要受到处罚呢?”

    豹精听完乌龟精的话大喜道:“就是呀!臭狸猫,豹爷点菜吃饭,你管得着吗?快把豹爷放了,否则有你难堪的时候!”

    因为狸猫大仙刚刚惩处完几个起哄的妖修,所以这一波没人敢大声喧哗起哄,但是嗡嗡声传来,颇有不满之声传来。

    山羊胡又凑到狸猫大仙跟前问:“大人,您看怎么办?有这老龟作证,我们无法给豹精定罪呀。不如把豹精带到僻静处放了,即了我们巡检营的脸面,又不会激起民愤。”

    狸猫大仙白了一眼山羊胡,不耐烦地抬手一指乌龟精:“这个也带走。”立刻有两个巡检营衙役上前架起乌龟精就往外走。

    山羊胡呆在当场问:“大人,以什么罪名逮捕他们?”

    狸猫大仙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向外走去:“告这只乌龟,酒馆使用未曾报备检疫的食材,告那只豹精,公众场合行为不检。其他人等再敢鼓噪,一并带走。”

    很快围观妖修就散了,出事的酒馆里出来了几个面若死灰的人族伙计,快速收敛了遇难同胞的遗骸,用一块白布裹起,迅速送到坊市外面的乱葬岗上去安葬。

    另外几个人族伙计拎来几桶清水泼洒在地面的石板上,用竹扫帚和拖布迅速清理了地面的血迹,只过了两刻钟,整条街道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这一段街道上,多了不少马蝇,嗡嗡不停、萦绕不停,久久都驱之不去。

    掌柜虽然被抓走了,但是酒馆不能关门,出事酒馆里的人族伙计个个如行尸走肉、战战兢兢。

    一些过路的肉食妖修总忍不住向店里看两眼,特别嚣张的妖修还会一脸坏笑地上下打量着店里的伙计,看看哪个伙计最为健硕,一只虎精甚至流下了口水。

    “阿离,我们有办法救这些人吗?”天火低沉地问。

    “天火,我们太弱了,真的无能为力。”

    阿离虽然不忍,但是还是用坚定的语气回答了天火,甚至都没有安慰天火一句,因为修真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自量力的怜悯只会送了自己的性命。

    天火和阿离这时已兴趣索然,只想尽快离开街市,离开轻舟坊。

    夜近黄昏时,阿离回到了轻舟客栈,店内早已为阿离备下了一桌精美的晚餐,菜色与中午又是不同,菜品依然丰富。

    阿离看着这一桌佳肴竟然觉得索然无味,只是默默地收入乾坤袋内,然后去卧房的床上趴下。

    天火自从街市开始,已经有半个时辰没有一句话,无论阿离怎么叫他,他都没有回应。阿离无法在清醒的条件下,自己回到那个神秘空间。

    阿离知道天火心中一定很悲愤,但是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天火。

    阿离就这么趴着,急切地想回到石台上,好亲眼看看天火是否还好着。

    不久之后,阿离竟沉沉地睡去了。

    “阿离,醒醒。你怎么进来了?”

    阿离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回到了红色石台之上。

    阿离不确定地回答:“我特别想回到这个石台上,结果睡着了,就进来了。”

    天火并没有深究这件事,只是平静地看着阿离:“阿离,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吗?”

    “天火,你。”

    “我想再去一趟白天的那家酒馆,看看那些人族伙计。”

    “行,什么时候去?”

    “亥时,等坊市彻底收市以后。放心,我不是去救人,我们没有办法带着十几个凡人从妖族的底盘上逃脱。我只是想去看看他们最后的命运。”

    阿离从天火的眼底看到了一股无名的悸动,不似愤怒,不像哀伤,也不是仇恨,而是有一种情绪,浓郁的仿佛化不开一样。

    阿离只觉鼻子一酸,竟然流下了眼泪。阿离急忙跑去压下石柱,快速回到了身体里,她不想看到天火伤心的样子。

    亥时,阿离并没有从轻舟客栈正门出去,而是从院跳上客栈的后墙,跃下后墙后,隐匿身形向白天事发的街道跑去。

    这一刻阿离完发挥了狐狸一族夜间匿行的天赋,四支爪子上的肉垫轻轻地接触地面,不会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娇的身形在两侧店铺的黑影里快速穿行,不会让任何一丝月光撒在身上。

    阿离很快就到了那家酒馆门前,白天被撞穿踢破的门板已经换了新的,酒馆大门紧闭,没有一丝声响。

    阿离找到一处较低的墙壁跳了上去,然后踏着酒馆大厅的房顶,进入到酒馆的后院,这里是后厨,也兼做工人的宿舍。

    虽然厨房里灭着灯,但是有微弱的人声传出,阿离轻轻地跑到门边,把身形蜷缩在门槛之下的阴影中,偷听起里面的谈话。

    “二哥,我怕。今天老龟被抓去,不到一个时辰就放了回来,还带走了我们五个兄弟,要给豹精赔罪。”一个略显稚嫩的人声响起。

    一个略显粗豪的声音:“五弟别怕,我们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多活的每一天都是赚的。

    这里就是个吃人的地方,不被妖精吃掉,也迟早被老龟折磨致死。

    只恨那个人族牢头当时哄骗我们,轻舟坊声誉良好,如果肯来这里服十年苦役,还有一线生机。

    结果到了这里,我们只是妖修的食物,我恨呐!”

    “二哥,那五个人会被带去哪里呢?会不会被他们杀了吃掉?”

    “不知道,听老龟带他们去鹿府帮手,只怕凶多吉少!”

    “啊!鹿府,听那里不受坊规限制,可以任意胡为。二哥,我们将来也难逃去那里的命运吗?”

    “唉,将来的事情谁能得清楚,即使不去那里,在店里又能安到哪里去呢?阿秋下午在店里,不也被那只豹精生吞活剥了。

    五弟别怕,我们暂时还能苟活几天,店里只剩我们六个伙计了,再少酒馆就开不下去了,老龟不会让这家酒馆关门歇业。”

    “阿离,我们出去转一转,看看能找到鹿府吗?”天火传声传来。

    阿离起身重新跳上院墙,在坊市里漫无目的地寻找起来,搜索了快半个时辰,虽然还有一些通宵营业的店铺没有关门,但没有一家是鹿府。

    阿离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轻舟客栈附近,天火突然叫到:“阿离向东,那里有个地方非常喧闹,我们去看一下。”

    阿离迅速潜入黑夜,跑过两条街道之后,那里果然有一个占地极阔的府院,现在已是临近子时,府院的正门前依然灯火通明,极为热闹。

    阿离借着灯火,看到府院门上匾额正写着两个大字--“鹿府”!

    四个搔首弄姿的漂亮女妖修化作人形正在门口迎来送往,后面仍有络绎不绝的妖修赶来,基上都是化形期以上的妖修。

    绝大部分妖修都化作完整人形,不管真身如何,都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相熟的妖修还会稽首问礼、嘘寒问暖。

    仿佛这一刻众妖修都来到了人族某座大城内,参加一场高级堂会一般,只是才子佳人、公子姐们换成了元婴期、金丹期的妖修。

    阿离远远地看了一眼正门,就知道没有办法混进去,但作为一名狐修,这些潜入、探查、偷盗的天赋,都是与生带来的。

    阿离迅速沿着府院外墙搜索起来,鹿府占地极阔,足足占去了整个轻舟坊市二十分之一的面积。

    很快阿离在鹿府的后墙根上发现了一个不大的洞,堪堪容阿离钻过。

    阿离潜入府院后,没有很快接近府邸,而是用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观察地形,测算府丁巡逻的频次,这样的谨慎也让阿离险险地避过了四波巡逻的府丁,成功潜入鹿府的府邸。

    大量的宾客集中在正殿,阿离没有设法从正门潜入正殿,而是跳上鹿府北侧的厢房,沿着府内的院墙来到正殿的屋顶。

    然后心地沿着琉璃瓦,一路走到正殿屋顶靠近南侧殿门的附近,轻轻掀起两块琉璃瓦,阿离将身子从窄窄的细缝中滑入,又把琉璃瓦复位。

    阿离轻轻落在正殿东侧的梁柱之上,然后在短梁柱间找了个合适的空间缩身钻了进去。

    这里视线良好,可以看到大厅里大部分地方,但又不易被人发现,即使大殿内一片灯火通明,这个梁柱的死角上仍然是一片阴影。

    阿离慢慢调整呼吸、收敛毛孔,当身体的活动频率降至最低时,阿离让天火把她召回石台,这样可以将身体的律动再次降低到昏迷的程度,大大降低被发现的概率。

    子时三刻,大殿内的人基已经到齐,共来了十七位元婴期,两百多位化形期的妖修赴宴,分坐在大殿的北、东、西三个区域的酒席间。

    大殿的南侧留下了一块比较大的空间,地面上盛开着一朵巨大的牡丹花,是由三十六块一丈见方的羊绒地毯铺就拼接而成,显得格外大气奢华。

    阿离选择的这个位置非常不错,即靠近殿门利于逃跑,又可尽览地毯区域的活动,同时避开了北、东、南三个方向妖修的视线。

    其实阿离回到石台上、让自己真身昏迷的方法,并不能保证她百分百躲开元婴期高手的探查。

    可是因为殿内高手太多,大家都不敢把气机释放出来,怕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和误会,再加上鹿府大殿的梁柱与地面之间足有十丈的距离,所以没有人专门去探查那里,阿离侥幸逃过了一劫。

    “啪啪啪”三声鼓掌声响起,掌声非常清,又灌注了灵力,回响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一时间竟将大殿里喧闹的声音压了下来。

    这时一位面容俊俏的白袍儒生走上地毯,相貌看着甚为年轻,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竟然达到了金丹期高阶的修为。

    白袍儒生向北、东、南三个方向做了个团揖,然后用略显尖细地嗓音道:

    “各位道友有礼了,晚生是次逍遥宴的掌酒鹿环。

    首先感谢各位道友能屈尊参加鹿府十年一度的逍遥宴,希望今天的盛宴能让各位道友满意而归。”

    “我看今天来的大部分道友都是熟面孔,但也有不少道友是被朋友邀请来一起参加逍遥宴,那允许晚生为大家介绍一下此宴的来历。

    逍遥宴到今日已经是第九十九次举办。首次逍遥宴举办,是在九百八十年前,为了庆祝我鹿族第一高手鹿鸣翁晋级元婴境高手而举办,那次盛会让宾主尽欢,很多来宾纷纷表示希望此盛会能延续下去。

    此后逍遥宴便与轻舟坊十年一度的拍卖会同时举办,只是鹿府逍遥宴会在轻舟坊拍卖会之前一天的晚上举办,主要目的还是款待老朋友、结识新朋友,十年一聚、尽欢而散是我们今天唯一的主题。”

    天火、阿离在石台上紧张地盯着天幕,因为视角变大了很多,他们甚至可以将鹿环的面部细节都看得非常清晰。

    鹿环接着:“今晚鹿府为各位道友准备了很多精彩的节目,惊险刺激、香艳旖旎,晚生也不复赘言,各位道友还请自己欣赏,希望今晚能让大家能尽兴。”鹿环躬身退下。

    大殿内灯光逐渐暗了下来,一股极细的粉色粉末从殿外吹入,一时之间香风四溢,让人闻之欲醉,多闻几口竟然有飘飘欲仙的感觉,有几个初次参加宴会的妖修,竟忍不住站起来狂嗅空气中的红色粉末。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