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刍狗(四)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阿离痛苦地趴在光幕上,她没有办法去旁边的石台唤醒天火,她感到这一刻自己很无助。

    刚才天火冰冷的眼神让她心悸不已,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难道妖修不该是在深山老林里修炼、在灵气汇聚之地采药、在奇峻险峰之地探险吗?

    人族和妖族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了,为何妖族会对人族有这么大的仇恨?

    虽然阿离也不喜欢人族,觉得人心复杂、尔虞我诈,但人族总体上是平和和非暴力的,大部分凡人待人很和善。

    而且人族身体脆弱,不如妖族强健,很难伤害到妖修,所以阿离不恨人族。

    阿离也不想天火这样仇视妖族,至少不要仇视自己,更不想天火误会自己也是一名对人族充满了仇恨的妖修。

    阿离无力地靠在红色的光幕上,泪水一直流淌不停。

    她没注意到,红色光幕上飘出大量的红色光线,慢慢渗透到旁边的黄色光幕上,黄色光幕变得更亮了一些,逐渐有一些黄色的光雾笼罩在天火身上。

    天火流血的手指慢慢地止住了流血,指甲盖竟然慢慢长了出来,同时崩裂的眼眶逐渐愈合,青紫的额头开始逐渐褪色。

    阿离一直哭到浑身乏力,感觉身体一下被抽空了一样,只想沉沉地睡去。

    没过多久,突然听到天火悲叫一声,坐了起来,阿离急忙站起乏力的身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天火。

    天火茫然地坐在石台上,突然举起双手放在眼前,完好无损,又摸了摸眼角和额头,竟然没有痛感了。

    天火冷冷地看向阿离,看到阿离神情委顿的样子,甚至连身上红色的毛发都显得暗淡无光,心中不觉一软,轻声道:“是你救了我?”

    阿离想要否认,可是还未开口,眼泪又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天火,也不知道怎么替妖族修士刚才的恶行辩驳。

    天火低沉地:“你也像他们一样恨人族,是吗?”

    阿离拼命地摇头,喉咙竟像被噎住了,发不出声音来。

    只能在心中悲苦地默念:“阿离不恨人族,因为人族还有像姐姐和天火这样的好人。”

    天火继续低声:“我不想再看下去了,我想走了,早点到狐仙林,早点解决完狐族的事情,我想早点回到人族中去。”

    阿离黯然地点点头,低头向石柱走去,准备重新回到身体内。

    “哈哈哈,果然美味无比!”

    “这是老夫此生吃的最可口的美食!给龟兄赞一个!”

    “”

    无比猖獗的欢笑声又从天幕上传来,阿离觉得再也无法面对天火,加快脚步准备马上从石台上消失。

    “阿离,你吃过人吗?”天火的声音轻轻飘来。

    阿离身子一顿,转过身来,用早已哭红的眼睛直视着天火的眼睛,目光中没有一丝躲闪,透着无比的坚定和真诚,一字一顿地:

    “我·没·有·吃·过·人,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请·相·信·我!”

    天火久久地盯着阿离的眼睛,仿佛想从阿里的眼睛里寻找真相。

    此时大殿中舞台上,鹿环手持一支酒杯再次来到台中,向众妖修一躬身,举起酒杯:“归大师今日这道美味,‘色香味听看’俱,真令晚生大开眼界,不同凡响、回味无穷,当浮一大白。”

    众妖修纷纷举杯同饮,向老龟致谢。

    鹿环接着:“虽然今晚的宴会只上演了第一幕好戏,想来大部分嘉宾都应该觉得今日不虚此行吧?但今天在场的一位嘉宾,恐怕不会喜欢刚才的节目,心里不是很痛快吧?”

    鹿环的话让台下发出一片嗡嗡声,现场竟然有这样败兴的嘉宾?大部分妖修对这位嘉宾都有些不满情绪。

    鹿环手捧酒杯向正北元婴境修士一侧深深一躬:

    “还未向各位道友隆重介绍,今天参加我们逍遥宴的还有一位人族元婴境修士--叶大师,叶大师与家祖是多年好友,今日特赏脸参加逍遥宴,结果鹿环思虑不周,第一幕恐怕就得罪了叶大师,还请叶大师原谅。”

    正北上座区坐着一个一个清瘦黄袍道人,并未起身见礼,只是淡淡地开口:“环子,你又要耍什么花样?

    杀个把人族修士没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况且只是个尚未筑基的修士,在我眼中跟蝼蚁、禽兽也没什么分别。

    我所不喜的是,你们刚才的节目都是拾人族之牙慧,人族已经很多年不玩的东西,你们当个宝一样的拿来欣赏,还互相吹捧不已。

    简直是粗鄙不堪、不值一看,恕我直言,实在是没有什么亮点,看得人昏昏沉沉,如何能开心?”

    “你太狂妄了!讽刺我们是禽兽吗?”

    “大胆人修,竟敢看不起我们妖修!”

    “”

    很多妖修感觉自己被羞辱了,毕竟刚才看得、吃得手舞足蹈的就是在场的这些妖修,被人冷嘲热讽的羞辱,如何能不生气,纷纷起身指责叶大师。

    鹿环并未阻止叶大师和众妖修对峙,眼中寒芒一闪,继续躬身道:“叶大师,您的在理,那这逍遥宴还怎么往下开,望您老多多指点。”

    “指点谈不上,你们家老祖宗还没发话,我何苦俎代庖?

    何况指点也得分人,可造之材可以指点,朽木就没有必要了。”

    叶大师哂笑一声,将杯中酒饮尽。

    “你!”老龟听了这段冷嘲热讽,忍不住站了出来。

    鹿环用眼神制止住老龟,更加谦卑地:“叶大师岂能不知人族有句名言--‘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鹿环这块朽木既然真心求教,还望大师不吝赐教。”

    叶大师哈哈大笑:“赐教不敢,就是这劳什子的逍遥宴没必要搞这么复杂,明明就是一群老粗妖修非要假装斯文?

    今日之会,就像一群江湖莽汉歃血为盟的草头大会一般,实在无趣。要是再这样搞下去,就会臭不可闻了!”

    “哗~~”旁边一位元婴期妖修听不下去,站起身来就要发难。

    叶大师蓦然回首,冰冷的目光直射那名妖修的眼睛,那位元婴期的妖修竟然感觉呼吸一窒,胸口如被大锤敲击,徒然坐到在地,口中一甜,险些突出一口鲜血来。

    旁边的十几位元婴期妖修大惊,虽然起身的妖修不算在座元婴期里最厉害的,但那也是元婴期的高手呀!

    竟然被叶大师一个眼神就瞪受伤了,在座的妖修恐怕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叶大师冷冷地看着鹿环:“环子,听你是反人族的急先锋,一直不太赞同鹿老儿跟人族走得太近,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你这些把戏还是趁早收起来,叶某今天告诉你一条真理,不管人族,还是妖族,只有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按自己的心意行事,在没有实力前,还是保命要紧,这一点鹿鸣翁比你看得透彻得多。

    其实在我眼里,没有妖族、人族之分,只要境界比我低的都是蝼蚁,境界比我高的都是未来的踏脚石,这下你明白了吧,哈哈哈!”

    叶大师尽情地释放出自己的威压,整个大殿都开始颤抖起来。

    有妖修大惊道:“化神期修士!”

    叶大师对跪伏在地的鹿环:

    “叶某今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立刻把我要的东西奉上,我走了以后,你们还可以继续饮宴,开阔你们那可怜的眼界。”

    鹿环慌忙向工作人员示意,很快一个革囊送到鹿环手上,同时还有一百名颈系绳索、修为被封的妖丹期妖修被带进大殿,跪伏在大殿内,多为狐族、兔族、羊族等妖修。

    鹿环双手奉上革囊:“叶大师,这革囊里是九千九百枚妖丹,另有百名妖丹期妖修按您吩咐也已经备齐,请您查收。”

    叶大师接过革囊,神识一扫:“妖丹数量够着,这百名妖修也算新鲜。好,环子你办事还算伶俐。这是给鹿老儿的十块极品灵石,你点点。”完扔出一个布袋。

    鹿环接过布袋并未打开,躬身道:“叶大师岂能欺骗晚辈。不知大师是继续欣赏节目,还是此刻就要走呢?”

    叶大师大袖一展,竟把一百个妖丹期修士卷进了大袖,大笑:“你们的节目实在无趣,我要赶回洞府去,现在有这么新鲜的食材岂能浪费,贫道已经按耐不住,准备回去大快朵颐了。”

    完,叶大师飘出大殿,化作一道白色的光团破空而去。

    待叶大师远去良久,鹿环才缓缓起身,目露寒芒地盯着叶大师远去的方向。

    这时早有妖修按捺不住问道:

    “鹿兄,这叶大师为何要一万颗妖丹?”

    “他为何掳去我百名妖丹期妖修?”

    “这极品灵石虽有大用,但是也可以用灵药换取,为什么让人族得去妖丹?”

    “妖丹不可落入人族之手,妖祖有圣训的,鹿兄你这样做不妥呀!”

    “”

    鹿环森冷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人族亡我妖族之心不死!今日我设宴活剐一名人族修士,就是为演这一幕给叶老儿看,想让人修的心也痛一痛。

    没想到叶老儿已经修炼到灭情绝性的地步,除了他自己,别人在他眼里都是蝼蚁,我估计就是他亲生儿子死在面前,只要对他有利,他都不会眨一下眼。

    我们只是活剐了人族一名练气期修士,这叶儿一设宴就要吃掉百名妖丹期妖修,比我等残忍何止百倍。”

    “我何尝不知妖丹不可落入人族手中,可叶老儿在他门派中颇有影响力,而他的门派在人族中又有很大的话语权。

    所以他的门派要求我们每百年交出万枚妖丹,否则就游几大门派围歼这方圆万里的妖族,我祖鹿鸣翁不得不忍辱负重,与他苟且,这才保住这万里疆域的平安。”

    “我祖曾多次向天妖森林求救,但一直只见妖王的谴责声明,却没有实际行动,我祖还多次请求以灵药、仙药替代妖丹,也未被这老儿认可。

    所以只能四处搜集妖丹,不够之数甚至只能去别处妖族劫掠,这般长此以往地内耗下去,我妖族必将部亡族。”

    到此时,鹿环已经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必灭人族!”

    “跟他们拼了!”

    “妖族永不为奴!妖族永不亡族!”

    “”

    众妖修此时群情激,怒不可遏。

    鹿环拭去眼泪,环视一圈众修士:“值此妖族生死存亡之际,鹿环恳请各位道友能精诚团结,共扶妖族。”众妖修纷纷认同。

    鹿环又:“妖祖失去音信已久,天妖森林又不肯庇护我们这些非嫡系妖族,我们只能抱团自救!我祖鹿鸣翁愿意不辞辛劳,担此重任,不知各位是否愿意加入鹿府?”

    一些热血的妖修立刻表示愿意加入,部分谨慎的妖修还在犹豫,元婴期那些老妖此时已看明白情况,忍不住心中暗骂:“看来今天是鹿鸣翁收编队伍、扩充实力的日子,真是宴无好宴呀!”

    正在场面一片混乱,各路人马各怀鬼胎之际,突然听府门外一阵嘈杂。

    一个尖细的女声传来:“狸猫大仙,你管好轻舟坊的事务就行了,半夜三更擅闯鹿府,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尖细的女声立刻拔高了八度:“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呢?老娘和你拼了。”

    紧接着一阵爆响,很快又归于平静。

    狸猫大仙带着几十个巡检营的衙役施施然地走进大殿,咧嘴一笑:“诶呦,还蛮热闹的,这么多元婴期、金丹期的高手汇聚在这里干什么呢?”

    完使劲嗅嗅鼻子道:“又在吃人呀?可以呀,现在学会躲起来吃了?”

    鹿环皱了皱眉:“狸猫大仙,鹿府可不在你的管辖范围内,就是你们坊主也得尊称我祖一声前辈,奉劝你不要节外生枝。”

    狸猫大仙白了鹿环一眼:“吃人的事情我不管。可是我得到线报,有人私自向人族修士出售妖丹,而且数量惊人,这总是我巡检营职责之内的事情吧?”

    鹿环拂袖道:“此事自有我祖去和坊主解释,轮不到你来管。”

    狸猫大仙正待发难,突然殿门口有人大喊:“空中那是什么?”

    紧接着天空亮了起来,无数庞大的火球从天而降,笼罩住整个轻舟坊。

    第一颗火球准确击中鹿府的府门,直径一丈的火球直接轰碎府门,将门口接待的妖修炸得向四处飞了起来,大火球爆开后变成火球,在院落里四处滚动,所过之处一片火海。

    鹿环目眦欲裂,怒吼道:

    “陨雷火雨!叶大师,你好狠毒!”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