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投降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蚺蛇夫妇的大招惊呆了场,所有人都将目光注视在了蚺蛇夫妇消失的地洞上,只有一个人例外,自然是狸猫大仙。

    他趁所有人都在关注蚺蛇夫妇时,蹑手蹑脚地退向旁边的密林,然后转身蹿入背后的密林,近处的妖修一愣,稍微一犹豫看向鹿环,等待指示。

    鹿环沉声:“一组去追,务必把狸猫大仙生擒;二组留下,跟我去杀那两条蚺蛇。”

    众妖修分出一半人去继续追杀狸猫大仙,另外一半人迅速聚集到鹿环周围,把他护在中间,一副忠心事主的架势。

    鹿环推开众妖修,走到大洞旁边,看了看深邃的地洞:“谁下去探探路,不能就这么让两条大蛇给溜了。”

    以鹿环表面谦和、却又睚眦必报的性格,不愿意得罪人时,还会收敛一些,假装以礼相待,一旦动起手来,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鹿环平日不会专门去招惹这两条蚺蛇,平白树两个元婴期圆满的大敌,不符合鹿府和他自己的利益,但是现在已经结下梁子,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他们,否则两只元婴期妖修报复起来,也让人很头痛。

    按照鹿环的一贯作风,不趁着两条蚺蛇已经重伤,又释放了终极大招,正是虚弱之时要他们的命,就不是鹿环了。

    两条蚺蛇打的洞直径足有五丈,在场的所有妖修都可以轻易下去追踪,但是忌惮于两条蚺蛇的威力,所有的元婴期修士都不愿意下去追踪。

    有的假装治疗伤势,有的假装救助同伴,有的假装思考问题,还有的干脆抬头望天,都摆出一副谁爱下去谁下,反正我不下去。

    正当鹿环等得不耐烦,准备发飙之际,突然一只鼠族金丹期妖修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冲出了人群。

    鼠族修士一脸愤慨地冲了出来,正待回头怒骂,看到背后站着几名元婴期修士,都摆出一副抬头看天的架势,也不知道谁干的,只好把骂声咽回了肚子。

    这时鹿环冰冷的目光也扫了过来,鼠修立刻把骂声换成了另一种愤慨,鼠修鼠眉倒立、眼怒张,虽然眼睛不过从绿豆大变成了黄豆大,但是情绪酝酿得很到位。

    鼠修怒喝道:“该死的大蛇,竟敢杀死杀伤我这么多同袍,最可恨的是敢伤了我们环少爷的绝世容姿,罪不可恕!今天我舒布奇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下去探一探这个地洞,好为公子和同袍报仇!”

    鹿环点点头,很满意地:“布奇,你在我麾下已经有段日子了,却寸功未立,平时大家都你胆如鼠,是来鹿府混日子的,今天你能站出来就明你勇气可嘉,该赏!”

    完,鹿环凌空从一名死去的金丹修士身上抓来一个储物袋,顺手扔给了鼠修舒布奇。

    舒布奇立刻眉开眼笑,急忙把储物袋塞到怀里。

    舒布奇刚好没有储物袋,也没钱购买,平时这种同袍战死的物资,都归环少爷分配,大部分进了他自己的口袋,少部分赏给元婴期修士,根轮不到金丹期修士来分一杯羹。

    没想到今天被人踢出来后,竟然因祸得福,虽然不知道储物袋里有什么宝贝,但是舒布奇认识那名死去的金丹妖修,平时家资颇丰,想来储物袋里好东西也不少。

    其他金丹妖修刚才还在庆幸不是自己去探路,此时不免有些嫉妒。

    舒布奇虽然得了些好处,但是还是得自己去探那个地洞,他战战兢兢、磨磨蹭蹭地来到洞口边,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回身逃窜的架势。

    鹿环实在看不下去,冷哼了一声。

    舒布奇急忙趴在地上,将头探出到那个洞口前,用鼻子使劲嗅了嗅洞口周围,又探出胡须试了试洞内是否有风出来,最后壮着胆子向洞内扔出一块石块。

    半响,“咚”的石块撞击岩壁的声音传来,接着石块又滚了好远才停下来。

    舒布奇咽了一口吐沫,问鹿环:“环少爷,这个洞深不可测,直通地底,因为是刚开辟出来,目前还没有进水,可以通行,我们还追吗?”

    鹿环不耐烦地:“下去探路,哪那么多废话。”

    舒布奇只好跳下洞口,一路顺着斜坡向下滑,蚺蛇夫妇地洞打得很深,舒布奇足足下滑了将一百五十多丈,斜坡的角度才开始放缓,这时从地面早已看不到洞里的情况了。

    洞内完漆黑,但舒布奇有鼠族的暗眼天赋,在地洞中倒是可以看清近处三四丈范围内的情况。

    此处山洞走势已经变得比较平缓,虽然还有向下的坡度,但是角度已经很,基上类似于平地了。

    山洞的直径也比洞口缩了不少,仅有两丈大,因为地下这样的深度,基上都是石质,没有太多的泥土了,蚺蛇夫妇也没法钻出太大的山洞。

    舒布奇好奇地抚摸了一下山洞的墙壁,山洞呈圆形,内部非常光滑,是被蚺蛇的鳞甲高速摩擦而成,实在是蛇造奇观,令人叹为观止。

    舒布奇确定暂时没有危险之后,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继续下探,回头大喊道:“环少爷,这山洞向下走一百五十丈就变成直行的通道了,暂时没有危险,还要继续下探吗?”

    鹿环此时已在随行妖医的帮助下,给脸上的伤口已经上了药,又在脸上蒙着一块手帕,防止伤口见风。

    鹿环又询问了好几遍,随行的妖医也反复告知他脸上是伤,不会留下疤痕,鹿环心中立刻好转起来。

    心情大好的鹿环听到舒布奇的白痴问题,竟然没有暴怒,而是走到洞口前,探头向洞里看了看:“布奇,继续前探,我再派十个人下去帮助你一起探路,獭老带队。”

    一只元婴期圆满的旱獭精不情愿地应声领命,估计鹿环是专门挑身材矮的妖修下去探路,旱獭精也点了九名金丹期的瘦妖修,也跳下了洞口。

    舒布奇在洞里一直等着援手,没有继续前行。

    直到和元婴期旱獭精带着的一行人汇合后,立刻觉得胆气足了很多,也就摸索着继续前探。

    一行探路的妖修在地下走了近五里远,突然打前阵的舒布奇停了下来,后面的妖修猝不及防几乎撞作一团,有胆的妖修开始尖叫起来,以为遇到了敌袭。

    獭老愤怒地大吼:“舒布奇,你作死呢?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嘘,噤声!体噤声!”舒布奇竟然完没理会獭老,不但没有往日的尊重和巴结,甚至有些怨怼的口气。

    獭老勃然大怒,正准备发作,突然想到这是地底,难保有些他不知道的危险,也许舒布奇能提前发现。

    舒布奇非常紧张,来几乎没有空气流动的山洞里突然开始徐徐起了风,有什么东西正在把洞内的空气向外挤压。

    舒布奇趴在地上认真地听地下的响动,所有探路的妖修都安静了下来,也张着耳朵努力听着,他们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舒布奇突然跳了起来,凄声惨叫:“地底透水了!快逃命呀!”

    他第一时间变回真身,是一只一米来长的大耗子,凭着尖爪沿洞壁攀爬而上,倒吊在洞壁顶上,几步快跑,绕开后面拥挤做一团的妖修,然后才落地,拼命向洞外跑。

    这时其他妖修也感觉到洞内的空气拂面的感觉,也听到隐隐地,似闷雷一般的声音了,更加慌乱,恨不得自己是跑得第二快的那个妖修。

    旱獭精来排在探路队伍第二的位置,这下往回逃,就被堵在了最后面,他大吼一声,一口真元之气震开所有挡路的金丹期妖修,第二个向外逃。

    其他妖修被撞了个七荤八素,手忙脚乱地爬起也跟着往外跑。

    数十里外的地底深处,有一处荒废的建筑群,正是蚺蛇夫妇的老巢。

    蚺蛇夫妇刚才借助秘法在地下打出了一条数十里长的山洞,成功逃回洞府。

    这是一处上古某大派的道场废墟,深埋地下数里深处,被蚺蛇夫妇无意间找到,占为己有,经过略微改动后,既能做栖身之所,又能防御外敌。

    更棒的是废墟内一口灵泉还未完枯竭,每十日会渗出一鼎灵泉,可以滋养**、提升神魂,因为有这口灵泉,所以蚺蛇夫妇一直守在天莽森林没有离开。

    废墟内一些未知区域时不时还会给蚺蛇夫妇一些惊喜,当他们境界提升后,总是可以进入一些新的区域,找到一些上古修士遗留的丹药粉末、法宝碎片什么的。

    虽然可能对上古大派来就像垃圾一样的东西,但对资源匮乏的蚺蛇夫妇来,绝对是很好的修炼资源。

    蚺蛇夫妇逃回洞府时,已是遍体鳞伤,母蚺蛇的蛇尾几乎断裂下来,急忙分饮了灵泉,伤势略微好转。

    公蚺蛇认真地监听着山洞里的声音,母蚺蛇嘶嘶道:“他们应该不敢追下来,山洞中易守难攻,他们不会冒这个险下来,而且他们主要是来抓狸猫大仙,不会和我们纠缠太多。”

    公蚺蛇点点头:“阿敏,我们刚才回来时,特意打穿了几处地下河,一会儿地下水灌满洞穴,他们更进不来了。

    我是担心我那义弟,这么多妖修他肯定打不过,不知道他逃走了没?刚才他舍生忘死掩护我们逃走,我真是感动,平时真没看出来,他是这么重义轻生的汉子。”

    母蚺蛇也点头:“以前我总觉得狸猫和你结拜就是为了骗取我们的宝物,这次看来你这个兄弟没有拜错,也算重诺守信、敢于担当,只希望他这次能顺利逃生。”

    蚺蛇夫妇在地下洞府内唏嘘不已。

    鹿环带着其他妖修在地面上正等得有些烦躁,突然感觉到脚下大地有些颤抖,坏了,地下出事了。

    随着大地的颤抖来厉害,鹿环带着其他妖修向后撤了数十丈。

    突然,洞口里蹿出一道黄光,只见一只一米多长的大老鼠蹿出洞口,继续向前奔逃。

    等他刚跑出离洞口不到三丈远,一道五丈多粗的水柱冲天而起,足足冲起了三十丈,接着水柱里掉出五六妖修来,其中就有旱獭精。

    水柱喷了足有一刻钟,终于停了下来,再没有其他的妖修被冲出来,多半是死在地下了。

    下去探险的队伍,只活着回来了舒布奇、獭老和三名身负重伤的妖修,另外两名妖修在被水柱冲出的过程中,多次撞在洞壁上,还没出洞口,就被活活撞死了。

    其他受伤的探路妖修已经被抬下去急救了,鹿环冷着脸看着完好无伤的舒布奇问:“舒布奇,下面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只回来你们几个,其他人呢?”。

    舒布奇苦着脸跪下:“环少爷,我错了,怪我太大意,没想到那两只歹毒的蚺蛇把我们骗下去以后,竟然凿穿了地下暗河,山洞里没处躲藏,其他同胞多半已经牺牲了!”

    鹿环这一路上损兵折将,早就到了爆发的边缘,怒吼道:“他们都死了,那你活着回来干什么?”

    舒布奇痛哭流涕,开始扇自己的嘴巴:“环少爷,我是拼死回来给您报信的,绝对不是贪生怕死。

    可是我知道我对不起您,更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我该以死谢罪,但是想到我上有老人,中有妻子,下有几百个崽子,我不能死呀,您就可怜可怜我,高抬贵手,留我一命吧。”

    一旁旱獭精已经包扎完毕,看鹿环要惩罚舒布奇,想到自己和舒布奇一起去探路,如果这时候不帮舒布奇,一会儿鹿环不定也会处罚自己,只好开口道:

    “环少爷,地下环境复杂,昏暗不辨方向,想要提前预警确实困难,这次事情不能怪他,主要是那两只蛇精太狡猾。再舒布奇也算尽心办事,在地下打洞、探索方面也算有奇才,杀了可惜,这次就饶了他吧。”

    鹿环自然知道獭老的想法,冷哼一声:“今天看在獭老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以后再敢贪生怕死,定斩不饶,杀了你不,还要回去灭你满门!”

    舒布奇只觉一种节后余生的感觉,叩头如捣蒜,对鹿环和旱獭精千恩万谢。

    “走,看看他们抓住那只狸猫了吗?”鹿环带着众修士向森林飞去。

    狸猫大仙在蚺蛇夫妇逃入地下的同时,立刻放弃玩命的想法,转身逃蹿入了森林,再也没有‘你们走,我掩护’的气势。

    幸好围攻狸猫大仙的那一队人马没有乱,及时跟上,仍紧盯这狸猫大仙,双方在森林内已经多次交手。

    狸猫大仙在森林中奔逃速度极快,滑不留手、诡计百出,不时借助一些提前设下的陷阱击伤或躲避追杀他的妖修,一时半会众妖修竟拿他没有办法。

    但狸猫大仙终究没有逃出森林,随着另一队妖修的加入,众妖修逐渐缩包围圈,很快把狸猫大仙困在一个方圆不到五里的一片区域内。

    鹿环这时已经飞到树梢之上,只等手下拿住狸猫大仙,忍不住得意地大笑,冲着树林大喊:“臭狸猫,现在你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看你往哪里逃。”

    只听树林里一阵噼啪的打斗声、呼喝声响起,接着砰的一声响,狸猫大仙冲破森林上部浓密的树叶,也飞到了树梢上站定。

    这时空中盘旋的几只禽类妖修立刻下压,那只大鹏元婴期妖修更是直接扑向狸猫大仙。

    狸猫大仙大吼一声,一杖逼退大鹏妖修,把手中藤杖一下插入脚下的树干上,高举双手大喊:

    “投降!我投降了!”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