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四十章 惊天阴谋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这句话非常灵验。

    阿离今天的好运气好像用完了,她刚踏出老祖宗的洞府,迎面碰到了亮子,阿离大惊失色,吓得几乎跳起来了,一下子脑袋里变得空空的,之前的各种预案部都忘记了,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个场面了。

    亮子一下拦住了阿离,露出一脸的警惕和质疑,冷冷地喝问:“阿离,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

    阿离想不出任何解释来,只好向天火求助。天火叹了口气,声我来,就和阿离进行了互换。

    阿离整个人顿了一下,并没有及时回答亮子的问题。

    亮子深刻觉得阿离形迹可疑,目中寒光大盛,身子稍微伏下了一些,摆出一副警戒的姿势。

    如果阿离没有合理解释,他会立刻大声呼叫附近的巡查营,然后上前缠住阿离,等巡查营达到后,合力拿下阿离后,再详细拷问。

    突然阿离(天火)开口:“啊,是亮子师兄呀!我也正要找你呢,我刚才来找老祖宗,准备汇报二妮长老失踪事件的进展,顺便带了些上好果品孝敬老祖宗,你看。”

    天火从乾坤袋里取出两篮水果放在地上,然后后退两步,表示并无恶意,而且心中坦荡。

    亮子并没有太关注那两篮水果,还是紧盯着天火问:“你未经通报,擅闯老祖宗的洞府,这在狐仙林是重罪,你知道吗?”

    天火撇撇嘴:“亮子师兄,怪不得大家都你,太严肃、太刻板、太拘谨了,我刚才进去碰到老祖宗和蝠翼长老,他们都没有怪罪我,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亮子眼睛一眯,似乎有些不高兴地问:“蝠翼长老来,都做了些什么?”

    天火从亮子的神情里读到了一些信息,准备赌一把,:“我来的时候,老祖宗和蝠翼长老已经谈完了,我就听到蝠翼长老了一句,让老祖宗继续服用玉琼浆。

    那个玉琼浆到底是什么东西?亮子师兄,你知道吗?”

    亮子眼中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一种灵药,你最好不要打听。”

    “哦。”天火假装沮丧地:“我看老祖宗也有些不耐烦,送走了蝠翼长老,没让我话,就让我出来找你,她要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结果我连果篮的事情都没,现在只能请师兄代为敬献了。”

    亮子从天火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毛病,态度终于缓和了下来。

    天火看出亮子已经信了他九分,继续追加一句:“老祖宗闭关前,明天晚上之前都不要打扰她。”

    亮子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不过阿离,我提醒你一句,狐仙林是讲规矩的地方,以后你要见老祖宗,必须先找到我,经通报后在拜见,知道了吗?”

    天火立刻态度谦逊地表示自己错了,下次再不敢犯了。

    亮子满意地点点头:“念你初犯,就不追究了,你走吧。”

    天火立刻告辞,与亮子擦身而过,刚走出不到两丈。

    “站住!”突然亮子又喊道。

    天火浑身肌肉一蹦,做好了应变的准备,刚刚他在赌老祖宗到明天晚上之前都不会出关,自然暂时没人会揭穿他的谎言,等老祖宗出关以后,亮子多半也不会向老祖宗求证此事。

    只要撑过这几天,阿里很快就会离开狐仙林,去寻找自己的身世,这个谎言可能永远不会被揭穿。

    天火心里祈祷着,缓缓回头,没有话,只是略带惊异地看着亮子。

    亮子一抬头,示意了那两篮水果:“留下一篮就行了,我会帮你转呈老祖宗,另一蓝你带走。”

    天火心中长吁一声,浑身肌肉放松,笑着:“师兄,你平时照顾老祖宗也辛苦了,另外一篮是孝敬您的,您别推辞,我先走了。”

    完一溜烟地跑了,亮子还想叫住阿离,却只能看到阿离逐渐缩的背影。

    亮子摇摇头,正准备把两篮水果都收回洞府,突然看到下层洞府前有只淬骨期的狐修路过,突然想起什么了,就对那名狐修喊道:“下面那位师弟,你这会儿忙不忙?能帮我个忙吗?”

    下面路过的那名狐修一看是老祖宗的贴身侍从,立刻换上一副热情的表情:“亮子师兄,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您有吩咐尽管示下,弟愿意效劳。”

    亮子:“好,那就麻烦师弟去叫一下大妮长老手下的黑子,就我有事找他。”

    那名狐修满口答应,当即停下要办的事情,去帮亮子叫黑子去了。

    亮子满意地点点头,看来自己在狐仙林还是有一定威望,叼起水果进了老祖宗的洞府。

    切换了灵魂后,阿离并没敢直接去蝠翼长老的洞府,这时天色刚刚部黑下来,山上又有亮子盯着,她不得不谨慎一些。

    阿离一口气跑回孤儿营,孤儿营的改造已经进行了一半,用树枝编制的木床已经基完工,高两寸的简易木床可以让皮毛和潮湿的地面隔绝,皮毛如果保持干燥会让人感觉暖和一些。

    虽然不能保证每人一张木床,但是一张木床上可以挤两三个狐修,铺上皮毛往上一滚,还能挤在一起互相取暖,这个冬天想来会好过一些。

    还有几只强壮的狐修在用爪子努力地拓深排水沟,因为没有合适的工具,这项工作进展很慢。阿离想着明天得去黑子那,借点合适的工具回来,要不这项工作短时间内是完成不了。

    阿离让那几只还在干活的狐修停下手里的活,嘱咐他们不要过度劳累,然后又安顿好其他狐修,就去自己的洞穴里休息,准备等夜再深些,再去夜查蝠翼长老的洞府。

    阿离刚刚休息下一会儿,突然洞外传来‘丁零当啷’的声音,还有很多嘈杂的声音,阿离心想难道是自己的谎言被揭穿了?立刻起身出来了解情况。

    来的是黑子,嘴里叼着很大的一个包裹,后面陆续还有几只狐修叼着东西进来。

    看到不是亮子,阿离心放下一半,迎了上去:“黑子,天都黑了,你不回去休息,来孤儿营干什么?”

    黑子看了看那些木床和改造了一半的排水沟,有些埋怨地:“阿离,你真不仗义,才回来一天,就把孤儿营的事情捅到老祖宗那里了。

    你你,如果你想改善弟弟妹妹们的生活环境,你找我不就行了,调配一些物资帮帮自己人,我还是有这个权利。

    如果想换洞府,你只要去大妮长老面前表个态,以后我们就是一个长老麾下,我也会想办法帮孩子们换个环境好一点的洞府呀。

    结果一件简单的事情,现在让你给办复杂了!”

    阿离有些迷糊:“黑子,你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呀?我没去老祖宗那里告状呀?”

    黑子有点气急败坏:“你还不承认!亮子大人刚才亲自找我了,孤儿营环境太差,老祖宗都关注了,让我想办法改善一下,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呢吗?”

    阿离一下明白过来,看来是亮子利用身份地位,假传命令让黑子来帮帮孤儿营,阿离心中还是非常感激亮子的善良和正义。

    阿离急忙:“哦,是这个事呀!我可没告你黑状呀,是老祖宗问我为什么之前修为那么低,出去十年就成长这么快,我随口了一句,可能是孤儿营环境太差了吧。老祖宗当时也没别的,谁知道她还上了心。”

    黑子跺着脚:“你这还叫没告黑状!我也是从孤儿营出去的,现在又负责物资管理,你这么分明是把我往死里坑呀!要不然亮子大人怎么会直接来找我?哎呀呀!阿离你能这么坑自己的兄弟呀!”

    阿离没好气地:“我又没谎,再这里的环境你又不是不知道呀,很多年了,也没有看到变化呀。”

    黑子被阿离怼得翻了翻白眼,咬牙切齿道:“这就给你们改善!木床我看你们已经做了,你们先凑合着用,等我安排人做了新的,再来换。”

    “至于那些皮毛,你看看都成什么样了?毛都掉光了,还有霉烂的,你们睡在上面也不怕生病!嗨嗨嗨,弟弟妹妹们,都别睡了,快起来,黑子哥今天给大家换新的兽皮褥子,部都是上好的角兔皮,没有一张竹鼠皮。”

    孤儿营的孩子们都是善良天真、心底纯洁的,没人去想这么多年为什么黑子不来给大家换皮毛?

    这一刻,只要新皮毛是黑子送来的,孩子们的感激是从心里迸发出来的,急忙接过崭新的角兔皮,然后铺在木床上。

    角兔皮上有厚实的、长长的绒毛,睡在上面,立刻觉得身体暖和了很多。

    孩子们发出震耳欲聋般的感谢声,各种赞美之声不绝于耳,黑子看到孩子们如此兴奋,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黑子又认真看了看山洞的环境:“山洞漏水比二十年前又严重了很多,暂时没有合适的山洞给你们调换,等我明日给大妮长老汇报以后,尽快安排开辟一处新的山洞,给大家住好不好?”

    孩子们发出更大的感谢声。

    黑子指着地上那两条排水沟:“至于排水沟,你们也别着急挖了,我明天派工人带工具来挖,一天就挖好了,你们不要再费这个劲了。”

    阿离冷眼看着黑子,这都是黑子这些年欠下孤儿营的债,没什么值得感谢的,所以她没有话。

    黑子专门对阿离:“先只能这么安排了,后面如何继续改善孤儿营的生存环境,只要我能想到,或者阿离你提出要求,我会尽快安排人来做。

    但是阿离你以后话真的要谨慎,害兄弟我丢了工作事,以后没人特殊照孤儿营,那才是大事。”

    阿离脸上挤出些笑容,认真地感谢了黑子,并带着众孤儿把黑子和他的手下一路送出了山洞。

    看着黑子远去的身影,阿离冷冷的哼了一声。

    一五九走到阿离身侧,低声:“二十年前黑子哥晋升淬骨期,从哪以后我再没见过他和颜悦色地和我们过话。”

    阿离淡淡地:“不管怎么样,他今天晚上还是做了件好事。一五九,你记住修真界,实力才是话语权,希望你早日晋级,晋级后可不要像黑子这样就行了。”

    一五九立刻赌咒发誓,势必做一个感恩图报的孤儿狐修。

    二更时分,等所有的狐狸们都酣然进入梦乡,阿离又溜出了孤儿营。

    天火问:“阿离,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你才淬铜骨期的修为,去暗查一个妖丹期高阶长老的洞府,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阿离点头:“知道,可是我不能不救老祖宗和二妮,四妮呀。万一铸成大祸,老祖宗以后还怎么面对族人呀?”

    阿离摸到蝠翼长老洞府门前,看到铁丫正一脸倦容的往回走,嘴里嘟囔着:“老怪物,肯定是又想害人,所以才把我赶走,希望你诡计失败,被老祖宗逐出狐仙林。”

    阿离并没和铁丫碰面,不能让她知道自己来暗访的事情。

    阿离悄悄来到蝠翼长老洞府前,看到洞府石门紧锁,无法进去。

    徘徊了一会儿,阿离决定冒险一试,她用力推了推石门,第一下纹丝不动。

    推第二下时,一阵微不可查的风从阿离背后吹过,石门竟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缝,阿离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回头向背后的夜空中望去,背后什么东西也没有。

    天火提示道:“阿离,心!这种石门开启怎么会没有声音,心是个阴谋,我们还是回去吧!”

    阿离定了定心神,咬牙道:“来都来了,还怎么走,如果那老怪物发现了我们,这个时候跑也来不及了,尽然他没有出来,看来就是没有发现,我非要试一下,我要尽我的力量去保护狐仙林。”

    天火沉声问:“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阿离大声:“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天火沉默了,没有再话。

    客卿长老的会客厅一片漆黑,后面的房间中隐隐透出灯光。

    阿离减慢呼吸,抑制心脏的跳速,蹑手蹑脚向后面的房间走去,卧室和五毒室都有亮光传出,但是五毒室门外的走廊里,被灯光衬托出影影绰绰的身影来。

    阿离在走道上仔细寻找着下午遗落的那半片葡萄叶,还好它静静地躺在背光的角落里,看来铁丫对蝠翼长老心存不满,打扫起洞府也没那么勤快,给阿离留下了潜伏的机会。

    阿离迅速取出一叶障目,一步纵跳到那半片葡萄叶旁边,变成了一张很的葡萄叶,和半张葡萄叶紧紧贴在一起。

    蝠翼长老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竟然从五毒室里走了出来,神色阴冷的目光四处看了一圈,那双眼睛也是血红血红的,非常像狐狸老祖宗那天的眼睛,简直是一模一样。

    阿离虽然躲在一叶障目里,仍觉得不放心,迅速凝聚神魂之力,回到了神秘石台之上。

    就在此时蝠翼长老用神识之念快速扫视了一遍洞府,并未发现异状,即使地上多出了两片叶子,想到卧室里那一篮水果,蝠翼长老也只当是铁丫懒惰,葡萄叶子掉在了地上,没有及时清扫。

    这种清扫的活计,蝠翼长老是不屑而为,他又掉头回到了五毒室。

    天火和阿离通过天幕可以看到蝠翼长老的背影,以及他一个又一个拿起面前五个大池子中的五毒,在身前做着什么,因为被身体所挡,天火和阿离并不清楚蝠翼长老在做什么。

    只见蝠翼长老快速拿起五毒,身前放一下,就顺手扔回五毒池内,重新抓一只新的,一直重复这个动作。

    整整过去一刻钟,蝠翼长老忽然发出一阵夜枭般的笑声,哈哈大笑声中,把手中一个玉瓶高高举过头顶,天火和阿离可以借着灯光看到,一个羊脂玉瓶中装了大半瓶的液体。

    只听蝠翼长老得意地:“老夫辛苦了三年,终于采集到足够的五毒精华,练成这‘噬心之毒’,明天只要放入狐仙林的水源之中,只用一天时间,他们就得乖乖地听我号令,从此我就是狐仙林的老祖,而不是客卿长老了!哈哈哈!”

    接着蝠翼长老将玉瓶放在桌上,拿起一个软木塞子,又取出一支细如发丝的长长银针,在软木塞子上开了个极细的孔,并放在嘴边试了试是否通畅,然后郑重地塞入羊脂玉瓶的瓶口中,把玉瓶收入了怀中。

    蝠翼长老从五毒室出来,转身进了卧室,坐在梳妆台前,呆坐一会儿,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面容在铜镜中显得更加狰狞、恐怖。

    天火和阿离只觉心中一阵恶寒,从来没见过男修士照镜子,还能笑得如此开心。

    蝠翼长老忽然伸出手掌在铜镜上轻轻拂过,面前的铜镜竟然开始变得模糊,铜镜上荡起了一层水波纹,但很快镜面又恢复了平静。

    这时,铜镜上映射的再不是蝠翼长老那张清瘦、诡异的脸,而是一个鼬族妖修的脸。

    镜中的鼬族妖修,看了一眼蝠翼长老开口:“哟,堂堂的蝠翼长老这么晚呼叫老身,真是令老身倍感荣耀呀!看你双眼赤红,想来那只老狐狸精的‘血影替身身**’已经练成了呀。”

    蝠翼长老哈哈一笑:“黄鼬老祖,不对不对,狐狸老祖宗练的那秘籍上明明写的是《血影护身**》,‘护身**’是防身之术,‘替身**’是炉鼎之术,差距很大的。”

    黄鼬老祖冷笑道:“哼,就是你当年拿来骗我练的那残破秘法?护身**是难得的地级功法,如果是真的,非常值得一练。

    但是那残破的替身**就是个害人的东西,虽然也能适度改变根骨、提升资质,但是也会让修炼者神魂有缺,很容易被其他人控制神魂,甚至是夺舍。

    以你的狡猾,肯定还在残破秘法上,再做了其他手段,这样更容易得手。可怜老狐狸一辈子精明,结果因为太痴迷于凝结金丹,最后被你算计了,可惜呀可惜!”

    蝠翼长老:“黄鼬老祖,我们这么多年朋友,谁还不知道谁的底细,少在这里装好人,当年不是你指点我来狐仙林,狐狸老祖怎么可能聘我为客卿长老,这件事我们是同谋。”

    黄鼬老祖:“吧,这么晚找我什么事?耽误老身休息。”

    蝠翼长老:“明晚奇袭狐仙林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阿离听到着,只觉心中剧震,双眼瞪大了一倍!

    黄鼬老祖点点头:“族锻体期以上的妖修出动了九成,就留了一成看家。”

    蝠翼长老皱起眉头:“明天只是让你帮助我镇场,派那么多人来干什么?不要想浑水摸鱼,太贪心会送命的。”

    黄鼬老祖一笑:“我怎么敢浑水摸鱼呢?明天那只老狐狸在你的帮助下肯定就凝结金丹了,如果你能控制住她或者夺舍她,我去多少人也不敢从你手下捞更多的利益。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你失手了,我多带点人可以把你救出来呀!”

    蝠翼长老沉着脸:“黄鼬,你不要耍花样,我们之前可是有约定的,斩杀狐仙林所有妖丹修士,狐仙林归我,其他妖丹期狐修由我控制,你们将获得狐仙林数百年来的所有库藏,从此两族结为同盟,黄鼬族为主,狐仙林为辅,难道现在你要变卦吗?”

    黄鼬老祖哈哈大笑:“蝠翼,你太谨慎了,我怎么会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呢?你就好好准备吧,明天初更黄鼬族的人马到位,只等你的信号,就杀出助你夺下狐仙林。”

    蝠翼点点头:“黄鼬,你明白就好,合则两利、分则双输,希望明晚一切顺利。”

    黄鼬老祖做出一副倦怠的表情:“好,那你也好好准备,我要休息了,明天狐仙林见”。完,铜镜上的影像消失。

    蝠翼长老看着泛起水波纹的铜镜恢复了平静,恨声道;“臭黄皮子,还想浑水摸鱼,以为我看不出来。不管了,我先力把狐狸老祖推上金丹期,然后控制住她,立于不败之地,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蝠翼长老起身,在床上触摸了一个机关,蝠翼长老的床后也出现了一个密室入口,蝠翼长老闪身进入了密室,密室洞口咔咔声中又缓缓关上。

    阿离观察了半晌,确定没有危险,立刻从一叶障目中跳了出来,准备进入蝠翼长老的卧室里,去探查下那个地下密室。

    刚走到蝠翼长老门口,突然地面震动,蝠翼长老从密室中快速蹿了出来,暴喝道:“还不滚出来!鬼鬼祟祟地以为我没发现你!”

    阿离一惊,正准备拼死逃窜之时,突然背后伸出了一只手,捂住她的嘴,把她夹在腋下,闪电般后退,像一道青烟一般,没有带起一点风声,悄无声息的一闪就到了会客厅,第二闪就出现在了洞府外。

    阿离隐隐听到洞内蝠翼长老:“诶,真没人?难道真是我太紧张,听错了?”

    然后阿离觉得颈后一痛,昏了过去。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