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滴血认亲(请收藏!)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璇玑子不愧是妖修们的老朋友,非常了解怎么和妖修沟通,涂山冲离开了没有多久,他就和留下的那些轩辕坟众妖修建立非常不错的互信关系。

    这些轩辕坟众妖纷纷取出自己的兵刃、法宝和丹药,希望大师级的璇玑子能帮助鉴赏、点评一下,给予一些专业的指导意见。

    璇玑子耐心地逐一为轩辕妖修讲解每件兵刃、法宝和丹药的优劣之处,对几件特殊法宝和丹药的使用技巧提出了新的思路,另外还建议两名修士回去更换兵刃,目前的兵刃不能完发挥他们的实力。

    璇玑子耐心和蔼的态度、高超专业的知识、诙谐幽默的讲解,很快就折服了在场的轩辕坟众妖,他们纷纷走出大阵屏障,围着璇玑子咨询着各类炼器、炼丹方面的知识。

    而璇玑子更像是一位耐心的教书先生,用精彩绝伦的答案一次次征服了轩辕坟众妖,后来每当一个困惑众妖很久的问题被解答出来,众妖立刻会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现在没人再关注涂山冲去狐族首座那里请示的事情了,他们恨不得涂山冲多请示一会儿,好让璇玑子再给大家多讲一些知识,这些知识都是人族修士轻易不会外泄的秘密。

    而阿离一个人留在大阵屏障里,现在已经没人关注她的存在了,阿离只能呆呆地隔空望着这群求知若渴的妖修们,心里不经有些羡慕起天火来。

    正当璇玑子又分享了一个修炼的技巧,志得意满地迎来了一阵掌声之后,他突然抬头望向轩辕坟方向。

    只见一紫一白两色遁光迅速飞来,很快就落在了沮水桥上。

    当先的是一位紫衣贵妇,长得极为端庄大气,精致的脸庞和柔美的身姿令璇玑子都忍不住暗暗赞叹。

    涂山冲垂手站立在紫衣贵妇侧后方三尺远的地方,以示对紫衣贵妇的尊重。

    涂山冲站定后,看到十几个属下竟然都跑到大阵屏障之外去了,而把阿离独自一人留在了大阵之内,忍不住皱眉冷哼。

    那十几名轩辕坟妖修看到队长生气了,立刻变得有些惶恐起来,纷纷碎步跑回大阵内,大阵上波动起一阵空间涟漪,所有人都退回到沮水桥边,分两列在两侧站立。

    每名妖修都低着头,脸上一副讪讪的表情,心中暗暗叫苦,队长怎么会把狐族首座都请了出来,自己还被首座大人看到这么没有规矩的表现,不知一会儿会有什么责罚。

    紫衣贵妇并没有批评他们的意思,因为这一队巡哨人马并不都是狐族修士,而是三脉修士都有,这会儿处罚他们不是很合适。

    轩辕坟这些年在天妖森林过得并不如意,自从妖祖大人失踪之后,轩辕坟屡受其他势力打压,实力不断削弱。

    三个支脉--狐族、雉鸡、玉石三族之间,也没有亿万年前兄弟般的友情和精诚合作的意识了。

    之前狐族一直实力强劲,一家独大,另外两族不得不联合自保,三脉虽然同处一地,但是早已分开发展,三家共好的局面只是演给外人看的把戏。

    直到五百年前,轩辕狐和青丘狐一战,轩辕狐大败,实力受损,这时轩辕狐族才惊醒,放下了身段,与其他两族言归于好,三家支脉才重新开始融合。

    这些年轩辕坟三家支脉的年青一代成长起来后,凝聚力和活力增添了不少,这种情况下三家支脉的高层都采取一种宽容的管理态度,所以今天这些有点违规的妖修都被狐族首座轻轻放下,免于处罚。

    狐族首座看了一眼阿离,眼中立刻爆发出精芒,这是“银魂之魄”的血脉吗?难道是数万年都没有出现的“银魂之魄”血脉吗?

    狐族首座只觉心跳加速,再也无法保持平和的心态了,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快步向阿离走去。

    阿离看到对面那名美丽的贵妇恨不得把自己吃下去的表情,心中大惊,急忙向后退去,甚至有些想撒腿就跑的想法。

    狐族首座立刻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急忙停下脚步,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姑娘,你不要跑,阿姨没有恶意的,你是不是叫阿离呀?”

    阿离努力停住脚步,懦懦地:“你好,阿姨,我就是阿离。”

    狐族首座看阿离肯叫自己阿姨,非常开心地:“阿离,你可以叫我紫熏阿姨,告诉阿姨,是谁让你来轩辕坟寻亲的?”

    阿离扭头看了一眼璇玑子,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台词:“紫熏阿姨,我从就是孤儿,被我师父收养长大,师父从来没有和我讲过我的身世。前些天我晋级到妖丹期,师父要带我来轩辕坟寻亲,我就跟着来了,具体的事情我不清楚,你问我师父吧。”

    狐族首座涂山紫熏立刻看向璇玑子,璇玑子对着涂山紫熏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希望给涂山紫熏留下一个好印象。

    涂山紫熏对璇玑子之前的行事风格和事迹有所耳闻,但是她现在迫切希望进一步检查阿离的天赋血脉,不想和璇玑子多浪费时间,礼貌性地微笑:“你就是阿离的师父,璇玑子?”

    璇玑子微笑着回答:“没错,在下就是璇玑子,阿离的师父,敢问阁下是?”

    涂山紫熏淡淡地:“我是轩辕坟狐族首座。”

    璇玑子立刻拱手:“原来是首座大人,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涂山紫熏:“多谢璇玑道长多年来对阿离的照顾,阿离确实是我轩辕狐族嫡系后人,多谢道长亲自送她回家,今日起她就算回归族群了,道长辛苦了,你可以回了。”

    璇玑子嘿嘿一笑:“紫熏首座这么话,就不地道了,我千辛万苦将阿离养育成人,并且亲自把她送回轩辕坟,你一句话就想把我打发走吗?”

    涂山紫熏眉头一皱:“来是该请道长入内叙话,但是五百年前轩辕坟三族共议,暂不接待外客,确实有不便之处,还请道长见谅。

    至于你对阿离的养育之恩,用这个做为回报吧!”

    涂山紫熏取出一个储物袋,袋里装有六块极品灵石,是她两个月的份例,有些不舍地抛向璇玑子,只想早点把璇玑子打发走。

    储物袋直接穿过大阵屏障飞向璇玑子,璇玑子看都没看,反手抽在储物袋上,储物袋又原路飞回涂山紫熏的面前。

    涂山紫熏伸手接住储物袋,有些惊奇地问:“道长不打开看一下吗?这里可是六块极品灵石,难道还不够抵消你养育阿离的花费吗?”

    璇玑子听储物袋里是极品灵石,心中不免有些后悔,刚才有点装得过头了。

    他刚刚晋升化神期不久,正是需要极品灵石的时候,早知道收下极品灵石,再谈条件也可以嘛。

    虽然心中后悔不已,璇玑子还是要装出一副仙风道骨、视钱财如粪土的样子,他冷傲地:“首座大人,你觉得我璇玑子还缺极品灵石吗?我随便炼制一两件先天灵器,不知能换来多少极品灵石来!我之所以把阿离送回轩辕坟,不是不想再教导她了,而是她身上出了些问题,首座大人看不出来吗?”

    涂山紫熏心中一惊,立刻再看向阿离,很快就看出阿离有些不对劲,她温柔地向阿离招招手:“阿离,不要怕,你过来,让阿姨看看你额上的封印。”

    阿离看了一眼璇玑子,璇玑子点头示意可以过去,阿离低着头走到涂山紫熏的面前。

    涂山紫熏蹲下身去,认真地观察着阿离额前的“山”字形印记,然后伸出嫩葱一般的食指向阿离额前的印记点去。

    阿离有些抗拒,稍微往后偏了一下头,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躲开。

    涂山紫熏的手指按在印记之上,默默地探查,面色开始变得难看,侧头望向璇玑子问:“这是谁干的?”

    璇玑子耸耸肩:“不止这些,你再看看她的识海。”

    涂山紫熏把手指换成手掌,按在阿离的额头,掌心里放出柔和的光芒,阿离只觉脑中传来一阵阵暖意,非常舒服,竟然有昏昏欲睡的感觉。

    涂山紫熏的脸色变得更难看,半晌才放下手掌,起身怒视璇玑子道:“阿离,为何会这样?你这个师父是怎么当的?想要毁掉轩辕狐族的希望吗?”

    璇玑子一副无奈的表情:“紫熏首座,你不要生气,听我慢慢。

    阿离眉间的封印是在她刚刚出生时,就被人下的封印,那时我还没有见到阿离,并不知道下封印之人是谁,封印之人的实力远超我等,我无法解除封印,但那个封印并没有太多坏处,可以先不管它。

    但阿离识海中的东西,是最近才侵占进去,隐患无穷、凶险无比,这才是我来此的目的。

    至于详情,我想还是等我进去了再和你详谈吧。如果你们不想救她,那我现在就带她走,请你们开启大阵放人。”

    涂山紫熏怎肯让阿离离开,‘银魂之魄’可是轩辕狐族重新崛起的希望。

    涂山紫熏考虑再三,终于开口:“涂山冲,开启大阵,放璇玑子道长进来,你一会儿去向其他两族首座禀报,就我狐族邀请了一位人族贵宾,请他们周知。

    我带璇玑子和阿离进去安顿好,会将此事禀报三族老祖,你们不用担心问责的事情,事后我会给你们补发手令。”

    涂山冲没有犹豫,立刻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牌按在下马石碑背后的卡槽里,轩辕坟大阵上起了一阵涟漪,在沮水桥前打开了一个一丈高、八尺宽的空气门来。

    璇玑子微笑着走了进去,阿离立刻跑到璇玑子身边,紧紧跟随,涂山紫熏知道这个时候还不是让阿离归心的时候,并没有怪罪的意思,而是转身化作一道紫色遁光向轩辕坟飞去。

    璇玑子跟众妖修挥手告别,还不忘专门对玉冠:“玉冠友,记得让你祖父来找我。”

    玉冠感激不尽,立刻躬身再次感谢。

    璇玑子身上遁光一闪,带着阿离也向轩辕坟飞去。

    待涂山紫熏和璇玑子飞远了,众妖修把涂山冲围住,纷纷问阿离的身世,还有血脉究竟是什么?

    涂山冲脸色极为难看,怒吼:“都给我好好去巡视,谁再敢废话,我就追究刚才你们擅自出大阵的罪责!”

    众妖修一看队长生气了,立刻做鸟兽散了。

    轩辕坟名为坟,实际上地下部分称为轩辕坟,地表部分称为黄帝陵,坐落在桥山之上。

    桥山山体浑厚,气势雄伟,沮水三面环流,山上林木茂密,尤其以古柏最多,万年古柏随处可见。

    璇玑子和阿离被涂山紫熏安排在狐族所属的陵园房舍之内,有一间**的院,环境优雅,灵气充沛,是难得的修道之地。

    涂山紫熏安排好他们,匆匆向璇玑子询问了阿离的大致情况后,立刻告辞,要去向狐族老祖汇报情况。

    璇玑子能顺利进入轩辕坟就已经很满意了,之后的事态如何发展,关键还要看轩辕狐族对阿离血脉的重视程度,现在只能是等狐族的反应了。

    涂山紫熏没有敢去打扰狐族唯一的大乘期高手--轩辕圣狐的闭关,她直接去了显化洞,那里有狐族的三位洞虚期老祖。

    无论人、妖两族,大乘期就是天仙之下的最高境界,洞虚次之,接下来才是化神、元婴。

    一般大乘期修士都是一方势力和大型门派的底蕴,常年闭关修炼,轻易不会出手,出手必是关乎于族群或门派生死的大事。

    而洞虚期修士则称为老祖,这个老祖和普通支脉族群的老祖差得是天壤之别,洞虚老祖是整个族群的老祖,也是整个族群的主要守护战力,平时也是在闭关修炼之中,遇到强敌才会出来震慑。

    而真正主事的多为化神期修士,如轩辕坟三脉的首座都是化神期修为。

    涂山紫熏来到显化洞,自有仆童进去禀报,很快三位洞虚老祖宣涂山紫熏觐见。

    涂山紫熏毕恭毕敬地进了显化洞,向盘坐于上首的三位老者认真地跪拜叩首、行大礼,:“侄孙涂山紫熏叩见三位师祖,今日有要事需要向三位师祖当面汇报,打扰三位师祖清修,还望原谅。”

    轩辕狐三位老祖,两男一女,均是白发皓首、气度不凡,眉目间可依稀看出年轻时的风采。

    右侧那位女性老祖慈祥地笑着:“紫熏吾孙,总是这么有礼,你现在也是化神期的首座了,不用这样拘礼,快起来话吧,这里都是自己人。”

    涂山紫熏领命起身:“多谢老祖厚爱,可是礼法不可废,尤其孙儿现在是轩辕狐族首座,如果我都不能坚持礼法,怎么要求下面的孩子们遵从礼法呢?”

    女性老祖呵呵笑道:“看看这丫头,多会话!现在不得她了,她总是一套一套的道理来回你,好好好,都听你的!丫头,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望我们三个老家伙呢?”

    涂山紫熏万福道:“禀三位老祖,今日有人族修士璇玑子送来一名轩辕狐直系血脉后人,特请三位老祖示下。”

    “哦?”女性老祖急忙问:“是谁家的后人?”

    “疑似涂山悠悠之女,名叫阿离,还需三老祖的一滴鲜血去印证,才可最终判定。”

    左侧老者眼睛一亮,竖起一支手指,一滴鲜血从指尖冒出,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把那滴鲜血弹入瓶中,封上瓶塞,扔给涂山紫熏:“拿去,如果确实是我这一脉的后人,务必带来让我见一面。”

    涂山紫熏接过玉瓶:“如果能证实来人是三老祖的嫡系后人,最好三位老祖能一起接见她。”

    女性老祖有些惊异地问:“此女为何人?为何要如此隆重?”

    “因为阿离那孩子觉醒了‘银魂之魄’的血脉!”

    “什么?”三位老祖异口同声地问道,中间那位一直闭目未语的大老祖也睁开了眼睛,眼中充满了激动之色。

    涂山紫熏在三位老祖灼热的目光下,点头:“是的,千真万确!觉醒程度很高的‘银魂之魄’血脉!”

    女性老祖很是着急:“紫熏,那你还等什么?快点去验血,然后把那孩子带过来,给我们看看。”

    涂山紫熏摇摇头:“暂时还不行,因为阿离的身体出了一些问题,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帮她治好,她师父是不会让她留在这里的。”

    三老祖沉声问:“我那嫡系后人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这会儿还没确定阿离是三老祖的嫡系后人,但是三老祖听这孩子身具“银魂之魄”血脉,想当然的就认为非得是自己这一脉的优秀血脉。

    “第一、阿离一出生之时,就被人在眉间下了四道封印,完封住了银魂之魄的血脉之力,还是最近她晋级到妖丹期后,其中一道封印解除了,才能辨识出银魂之魄的血脉。

    第二、阿离的识海里不知被什么重宝的器灵残片占据,竟然多出了一个神秘空间,有很大的隐患,因为那件重宝等级很高,孙儿无法探查详情。

    阿离的师父是人族一位很著名的炼器师,听他师父,需要三名化神期以上的修士将那件重宝器灵残片再次细致拆分,才能保证阿离未来的安。”

    三老祖侧首对大老祖:“看来阿离这孩子这些年吃了很多苦呀!大哥,如果阿离真是我轩辕狐的直系后人,还望大哥和二姐一起出手,帮助这个孩子解除危机呀!”

    二老祖此刻已经完将阿离看做自己的嫡系后人,竟然主动开口请另外两位老祖出手相助。

    大老祖点点头:“紫熏,让紫衣和你一起去,如果确实是我轩辕狐嫡传后人,让紫衣先替那孩子检查一番,然后立刻就带来见我们。”

    紫衣是侍立在显化洞洞口一侧的一名紫衣年轻女子,和紫熏长得非常相像,她微微向涂山紫熏一福,轻声叫到:“见过姐姐。”

    紫衣和紫熏是一奶同胞,紫衣不善权谋,却在医术和巫术上颇有造诣,是轩辕坟最厉害的医师,平日里都在显化洞里陪三位老祖修炼,很少出去。

    紫熏、紫衣两姐妹告退,出了显化洞,涂山紫熏立刻抓住紫衣的手,热情地:“妹妹多日不见,姐姐非常想念你!你的气质更加空灵钟秀了,感觉修为已经超姐姐了,姐姐好羡慕你呀,可以陪老祖们修炼,要是我有这样的机会多好呀!”

    紫衣好像有些不习惯这种亲热,轻轻挣脱紫熏的手:“姐姐笑了,你现在已经贵为轩辕狐族的首座,正是大展宏图、振兴我狐族的关键时期,一天忙得脚不着地呢,怎会稀罕妹妹我这个闲职散位呢?”

    紫熏面色微微一僵,立刻恢复了笑容:“妹妹也知道姐姐现在很忙呀!妹妹,你不知道当家不易呀,很多事情都是你预想不到的,姐姐我真是精力不济,难以兼顾周,不如妹妹出山来帮我,记得时候你可是样样都比姐姐厉害呀!”

    紫衣淡淡地:“姐姐,你知道我的性格,无意于这些权谋和权力之事,我只想静静地修炼,有空了研究一下医术和巫术,那就是顶好的生活了。姐姐,你现在手下那么多精兵强将,何必再拉妹妹我出山呢?”

    紫熏也收起了笑容,感叹地:“唉!妹妹,你不知道现在天妖森林内部竞争有多厉害,而我们轩辕坟又长期不振,其他两脉总是和我们狐族有些离心离德,不能群策群力。不是姐姐非要让你出山,只是你都不出来帮我,还有谁能出来帮我呢?”

    紫衣闭口不语,素容站立,没有接紫熏的话。

    紫熏知道这次尝试又失败了,长叹一声:“走吧,妹妹。不这个了,不要无端影响了我们姐妹情深。”

    紫熏完当先化作一道紫色的遁光飞去,紫衣摇了摇头,这位姐姐权势**太强,真不知道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也化作一道遁光追紫熏而去。

    璇玑子有些坐立不安地走来走去,阿离趴在床榻上也没有话,涂山紫熏已经去了多时,还不见回来,两个人都有些焦急。

    突然,院中两道遁光一闪而入,来了两名紫衣美女,正是紫熏和紫衣。

    璇玑子急忙出门迎接,看到紫衣问:“紫熏首座,这位是您的妹妹吧?”

    涂山紫熏点头:“紫衣妹妹是轩辕坟第一名医,老祖们派她来探视阿离的隐疾。”

    璇玑子急忙侧身迎接道:“好好,两位快请进。”

    三人进屋,阿离此时也跳到了地上,分别向紫熏、紫衣行礼。

    紫熏笑颜如花般地:“阿离,不要拘礼,到床榻上来,让紫衣阿姨给你确诊一下隐疾。”

    完,紫熏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递给了紫衣,正是装有三老祖一滴鲜血的那个玉瓶。

    紫衣接过玉瓶对阿离露出一个微笑,阿离只觉得这个长得清冷的紫衣阿姨笑起来真是太漂亮了,和紫熏首座简直是各持胜场!

    紫衣温柔地对阿离:“阿离,紫衣阿姨需要取你一滴鲜血,你不要怕痛哦。”

    阿离看璇玑子点点头,立刻乖巧地伸出了爪子,紫衣取出一根银针,在阿离的爪子上轻轻一扎,一滴晶莹透亮的血珠顺着阿离的爪趾往下滴落。

    紫衣快速打开玉瓶的塞子,接住了阿离的那滴鲜血,还未等紫衣摇晃玉瓶让血液融合时,就见玉瓶里突然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中间还夹杂着一些银色的光芒,看得格外清晰。

    这时显化洞里的三老祖突然纵声大笑:“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嫡系后人,血脉之力浓郁,而且‘银魂之魄’之力已经可以显化!大哥、二姐,上天待我轩辕狐族不薄呀!”

    大老祖和三老祖看着欣喜若狂地二老祖,同样感到高兴,虽然阿离不是自己的嫡系后人,但是一个具有‘银魂之魄’的直系门人,对整个轩辕狐族来就是未来的希望。

    大老祖千里传音道:“紫熏、紫衣,确认阿离的隐疾后,速速带她来见我们!”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