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九十一章 滇北盟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元月十三日,晴,敦煌城北城墙。

    今日蒙元军并未攻城,实际上从年初三开始到现在,蒙元军一直都没有再攻城了。

    可是今天北城墙上却挤满了敦煌府军政两方的高官将领,大家都在极目远眺,除了一眼的银白之色的茫茫雪原外,最多只能看到几十里外几股燃烧的烟柱。

    李成良一脸惊愕地看着远方,问身边的范云超:“云超,蛮族联军真的撤了吗?”

    范云超点头说:“是的,大人,昨天城西的西域西蕃联军提前后撤,我们没有敢追击,哨探昨天跟了他们六十里,确认是真的退了,现在估计已经到百里之外了。”

    李成良问:“那蒙元军也撤了吗?”

    范云超说:“哨探已经放出去了很久了,一会儿就应该查看清楚回来了,看冒烟的方向应该是蒙元军的大寨,估计是他们撤走时放的火。”

    李成良忧心忡忡地问:“云超,你说蛮族联军为什么会撤军?寒冬还未过去,至少两个月后,草原和西域的新草才能冒芽,他们没有后撤的理由呀,这里面是不是有阴谋?”

    范云超不确定地说:“他们久攻不下敦煌城,再加上最近天气转暖,也许是他们后撤的原因。”

    李成良摇摇头说:“久攻不下、天气转暖才应该更加凶猛的进攻,这里面不简单!”

    范云超说:“大人别苦恼了,也许静云观出手了,只是我们没资格知道这种层面的斗争罢了。您大病初愈、这里风大,还是赶快回府休息吧。”

    李成良说:“那个黎茂为何会提前知道蛮族联军会撤军,查了吗?”

    范云超说:“没查出来,但我怀疑他可能是修士身份。”

    “修士不是不能参与凡俗战争吗?为何他可以参战?”

    “我听说,静云观会选择一些武功资质很好的弟子,先修习武功,成为宗师级高手,将来立下战功后,再转而学习修炼。”

    “你意思黎茂是这种弟子吗?”

    “我不能确定,但黎茂那么高的武功,却查不出任何来历,而且他上次刺杀巴图逃回来后,静云观的观风使也出现了,这里面一定有联系。”

    “黎茂是个人才,武功高强、为人正义、冷静果敢,又能鼓舞军心士气,能把他留下来给你做个副手吗?”

    “大人,恐怕不行,听说长安有大人物要召见他,他更不可能留下了。”

    正当李成良有些失望时,突然远处一骑哨探打马快速往城下跑来,所有的文官武将立刻涌到垛口前。

    只听那位哨探边驱马狂奔,边声嘶力竭的大喊:“蒙元撤军了!蒙元撤军了!”

    “……”

    酉正一刻,璇玑子和众弟子准时出现在云下楼,

    云下楼和广聚轩又是另外一种风格,每层没有广聚轩那么高大空旷,房间也规划的较小些,可内部布置却温暖、奢华很多,丝竹声、歌舞声不是传来,月光和烛光下整个云下楼都显露出一种朦胧的感觉。

    云下楼五楼是接待贵宾的地方,有钱无权势的人是进不了云下楼的五楼,当然在凡俗人眼里,修士可以算作有权势的一方,当清风派以四个宗门联合宴客为由要求订下一个厅时,云下楼的老板只能点头同意。

    在云下楼伙计的引导下,璇玑子带领众弟子直达云下楼五楼北厅,这是一间很大的厅房,内饰奢华大气,厅房中间摆放了四张方桌,屋里的琴棋书画、盆景摆设一应俱全,只要打眼一看,就知道这里确实配得上高端大气四个字。

    清风上人一行人早已在厅房门口等候,除了他们四位掌教外,还有四位年轻人,正是本次参加筑基大会的四派弟子。

    顾清流依然保持着温润如玉的笑容,引导璇玑派其他弟子从侧门进屋,留下璇玑子和四位掌教在正门前寒暄。

    四位弟子中有一位身材高大,但凹凸有致的女孩,她面容姣好,但是眉毛较粗,显得有些阳刚之气。

    这位女孩看到天火走来,立刻眉开眼笑地迎上去,上前拉住缩在陆启明背后的天火说:“天火,你来了呀?见着姐姐我躲什么躲?也不主动来打个招呼,我又不会吃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瘦小呀,个头才到我鼻子,你平时要多吃点,要不个子长不高。”

    天火一脸挣扎地说:“娜娜姐好,你也参加本次筑基大会呀?”

    司空娜娜点头说:“是呀,可以和天火一起参赛,我好开心呀!”

    天火脸色更加苍白,突然把身后的灰鸢和青牛拉了过来说:“娜娜姐,你最近还好吗?我最近收了两个徒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灰鸢,这是青牛。你们愣着干什么呀?快叫师伯!”

    本来在一侧偷笑的灰鸢和青牛,这是也是脸色大变,他们好不容易才适应叫天火师父,现在又出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还得叫师伯,两人期期艾艾地上前见礼,轻轻地叫了声:“师伯。”

    司空娜娜一脸的惊喜道:“天火,你好厉害呀,竟然都收徒弟了!好羡慕你呀!我也想收徒弟,但是我爹说我还小,不许我收徒弟。不过,天火,不是我说你呀,你这两个徒弟年龄有些大,你收他们做徒弟有些吃亏吧?”

    司空娜娜剽悍、直白的话语让天火师徒三人都很尴尬,天火满脸通红,灰鸢和青牛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感叹这丫头不愧是司空家族的嫡传,比她父亲还霸气。

    司空娜娜根本没发觉自己说话有问题,她非常豪气地拍拍灰鸢和青牛的肩膀说:“小灰、小青,你们两个也不要害羞,虽然天火年龄小了点,修为差了点,但他将来一定会成为非常厉害的修士,到时候你们就不会觉得丢人了。”

    虽然司空娜娜说的话都是事实,但是天火师徒三人实在无法接受,天火急忙对着司空娜娜身后的一位瘦高的少年大叫道:“丁峰哥哥,你也来了,想死小弟我了!”

    说完天火就冲了出去了,热情地抱住那名少年,在他耳边轻声说:“哥,陪我演出戏。”

    还未等丁峰反应过来,天火就回头就冲灰鸢和青牛叫道:“灰鸢、青牛,快过来见礼,这是天河师叔祖门下的丁峰师伯。”

    灰鸢和青牛急忙向司空娜娜告罪离开,逃命似的向天火岸边跑了过来,一起向丁峰抱拳见礼。

    司空娜娜还准备跟过去,却被司空霸一把拽过去给璇玑子请安去了。

    天火师徒三人回头一看司空娜娜没有跟来,立刻长吁一口气,天火对着丁峰竖起大拇指说:“丁峰哥哥,够仗义,你配合得真好!”

    丁峰直到这个时候才说了第一句话:“天火,你搞什么鬼呢?我一句话也没说呀!”

    天火点头说:“没说就对了,多谢哥哥解围之恩,我去那边避一下。”

    灰鸢和青牛急忙跟着天火往角落里走,天火回头问:“你们两个跟着我干什么?去看看有什么忙可以帮。”

    灰鸢和青牛苦着脸说:“师父,你不能一个人躲起来呀,万一司空师伯又要教育我们两个怎么办?”

    天火一想也对,抬头看见有个不认识的少年孤零零地坐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急忙走了过去问:“这位兄台,可以坐这里吗?”

    那名少年有些腼腆,急忙起身红着脸说:“天火师兄,这里没人,你可以坐这里。”

    天火微笑着看着这位腼腆的少年说:“我十五岁,你叫我师兄,看来是比我小。”

    少年点点头说:“是的,我前天刚到十五岁,应该比师兄小。”

    天火哈哈一笑:“那真是比我小,你是钟师叔的徒弟吧?叫什么名字?”

    少年低着头说:“嗯,怒涛帮主是我师父,我叫钟兴民。”

    天火说:“钟师弟坐吧,不用站着,为什么感觉你很胆小呢?”

    钟兴民说:“我不是胆小,只是有些自卑。”

    天火奇道:“为什么会自卑呢?”

    钟兴民抬起头看了天火一眼,又低下头说:“师父告诉我这次筑基大会的参赛选手里,我可能是最弱的,让我谦卑一些。

    之前和顾清流师兄、丁峰师兄和司空娜娜师姐一路,才知道自己和他们的差距很大,再见到天火师兄,才知道天外有天,所以会更加惶恐。”

    天火问:“你也可以看出对方的修为实力?”

    钟兴民说:“师兄,我的修炼天赋不算好,师父收我为徒就是因为我有一双天生的‘望气眼’,可以看出别人真元之力的强弱。

    师父说我这项天赋非常厉害,让我勤加练习,可我自己觉得没用,看出来别人实力的强弱,但是打不过别人也没用呀。”

    天火正容说:“兴民,你这么想也没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把望气眼练到极致,一眼看出对方的深浅,在对敌时就可以提前告诉你师父或师兄弟对方的破绽,你自己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是可以帮助别人打败对手呀。”

    钟兴民眼前一亮说:“对呀,原来我还可以这样帮到别人,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天火继续加把劲说:“是呀,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不可能永远在生活中做主角,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在做配角,所以应该坦然处之,你要坚信即使做配角,我们也要做最好的配角。

    肯定自己存在的价值,发现自己真正擅长的方面,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作用,你回去再想想你可以用你的天赋怎么去帮助别人,肯定比我临时想到的要多!”

    钟兴民感觉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急忙起身对天火深鞠一躬说:“多谢天火师兄,怪不得我师父说你会成为我们这一代修士中最厉害的一个。

    我之前有些不服气,可是和你认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你竟然把困扰我这么多年的心结打开了!别人服不服你我不知道,以后我钟兴民就以你马首是瞻了!”

    天火急忙扶起钟兴民说:“钟师弟不必拘礼,也不必谦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你走对了就能走远,相信师兄,找对路坚持走下去,你也一样可以是最出众的那个。”

    钟兴民现在对天火简直信服的无以复加,急忙斟茶给天火,恳请天火以后能多指点自己,天火自然客气的推让了几下。

    灰鸢和青牛面面相觑,现在的天火和平时的天火完全变成了两个人,为什么天火在别人面前才会表现出自己的强大和睿智,而在他们两个徒弟的面前永远是那么不靠谱,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慵懒和不争。

    钟兴民和天火还没说几句话,璇玑子和四位老友的寒暄已经结束了,清风上人四人急忙把自己的弟子叫了过去,一一给璇玑子见礼,与璇玑派的师兄们见面。

    除了钟兴民,其他三位炼气期弟子和璇玑派的弟子都认识,双方很快见过礼后,顾清流就安排所有人入座。

    璇玑子和四位好友坐在主桌,其余十桌,刚好坐下。因为今日算四宗门请客,顾清流、欧阳娜娜和丁峰是另外三桌的主陪,天火师徒三人、陆启明、丁峰、钟兴民刚好一桌。

    等大家坐定,云下楼的伙计立刻开始上菜,各种美味佳肴送了上来,跟中午在广聚轩的菜色、盘式又是不同,显得各位精巧、用心,而且分量不是很多。

    璇玑子等五人互相推让一番,还是让璇玑子坐了主座,清风上人和司空霸分坐他左右,天河上人和钟怒涛陪坐在下手。

    司空霸看酒菜上的差不多了,轻声问璇玑子:“璇玑兄,这里的伴唱歌舞非常有名,我们要不要叫些来助兴?”

    璇玑子等人虽然信奉道君,但是宋国南方的道门修士一般不受全戒,除了在道观修行时会受部分戒,平时各种习惯行为和常人无异,司空霸所以才有一问。

    璇玑子修道至今除了对涂山紫衣心有所感外,对其他女子都是不屑一顾,急忙摇头说:“司空老弟,我们五派聚会已经是乐趣无穷,没必要搞那些靡靡之音,再说娜娜也在,我们听这里的歌舞多有不便,还是算了。”

    司空霸看璇玑子这么看重自己的女儿,自然非常开心,他对清风上人使了个眼色。

    清风上人作为四宗门掌教里修为最高的人,今天自然是今日酒席的主人,他起身举杯说:“璇玑兄、各位璇玑派的师侄们,难得今天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五派能共聚一堂,品酒叙情,这种机会简直百年难遇。

    我提议,在进入今天酒席的主题之前,为了这种难得的相遇,为了五派之间的友谊,我们先干一杯。”

    所有人都为这个提议叫好,纷纷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清风上人等顾清流给他加满了酒以后继续说:“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我们和璇玑派可是一天两聚,实在令人开心。

    中午我们四人刚喝了翠湖客栈掌柜提供的二十年花雕,晚上只好找来了云滇名酒--醉明月佐餐,璇玑兄觉得这个酒怎么样?”

    璇玑子砸吧砸吧嘴说:“嗯,果然不愧是我们云滇的名酒呀,入口甘甜、回味悠长,确实是好酒。”

    清风道长继续说:“第二杯酒,我们祝贺武痴师侄顺利晋级金丹期,成为我们五派第一个筑基十二层后才晋级金丹期的修士,如此壮举,当饮一杯!”

    众人齐声恭贺武痴晋级,武痴激动万分,扔掉手中小杯,抓起桌上的银酒壶一饮而尽,感谢大家的厚爱。

    清风上人续上第三杯酒:“这第三杯酒,则是预祝我们五派弟子在本次筑基大会上取得好成绩。”

    这个确实也该祝贺,所以大家急忙再次举杯饮下。

    清风上人仍举着酒杯不坐下,璇玑子打趣地说:“清风,已经喝三个了,还没贺完吗?”

    清风上人说:“还多着呢!这第四贺,贺得是璇玑兄晋升化神期,让我们四人看到了晋级的希望,同时璇玑派晋升玄级门派,并加入了皇族修真联盟,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盟里的人了,关系更紧密了,该不该贺?”

    璇玑子急忙起身说:“当贺,璇玑派弟子必须喝三杯,感谢四宗这些年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

    饮罢第四杯,清风上人说:“这第五贺最为重要,也是我们四宗今天请璇玑派最主要的目的,璇玑兄可要赏脸喝了这杯哦!”

    璇玑子哈哈笑道:“只要你说的在理,让我无法拒绝,我肯定要喝!”

    清风上人说:“好,这第五贺,贺得是璇玑商会走上正轨,不日就可称雄西南,该不该贺?”

    璇玑子拍着清风上人的胳膊说:“清风,你还是这么狡猾,你都这么说了,我不喝都不行,不过这酒我可以喝,但是话我得说清楚,现在璇玑商会只算初成,别说称雄,盈利都困难,人才难寻觅,局面打不开呀,唉,我先干了,不扫大家的兴致。”

    清风上人笑眯眯地说:“璇玑兄,莫要叹气,且听我第六贺!经我们四个人之前组建了一个小商盟,取名‘滇北盟’,现在决定和璇玑商会合并,尊璇玑派为宗主,璇玑兄觉得该不该贺呢?”8)

    </br>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