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一二六章 话别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昆州城春天的早晨,阳光明媚,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芳香,鸟儿在枝头欢叫着、跳跃着,温润的大地处处蔓延着生命的气息。

    滇北盟的众人今天都起得比较早,因为今天有大量的收尾事宜要处理,午时之前就得往璇玑山赶,否则就要后半夜才能到达。

    璇玑子召开了滇北盟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正式会议,清风、司空、天河、怒涛四派第一次参与这种会议,自然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因为时间有限,今天璇玑子并没有召集大家进行研讨,而是很快地布置了工作内容。

    璇玑子任命易囚徒为璇玑商会昆州分会的会长,负责改造原十九皇子的皇家昆州修真贸易商行,并增设普通贸易生意。

    对原商行所属员工,查明原来工作状态、理清身份来历,对与前店长有关系或工作状态不佳的员工全部解雇,情节严重的报官府处理。

    易囚徒近期坐镇璇玑商会昆州分会,重新招募店员、伙计和护卫,同时急调四大师爷中的李师爷赶来昆州城清理原先账目,将这里的实情上报十九皇子。

    目前李师爷和刘三率十名璇玑商会骨干正星夜从璇玑山往昆州府赶来。

    璇玑子要求滇北盟其余四宗每宗增派两名弟子到昆州城支援昆州分会的工作,同时学习商会运作和修真贸易规则。

    而苍耳则孤身赶往黔南省会金筑府,按照昆州分会的整改流程和方法进行接管,同时孙水和孙师爷带十名商会骨干也从另一路赶往金筑府,滇北盟四宗同样派出弟子及时支援金筑府。

    其余弟子需将本次沿途见闻记录下来,十日之内,将见闻和总结形成报告上报上来。

    武痴建议将何俊材聘为昆州分会的副掌柜,可以分担易囚徒的一些工作量,璇玑子觉得这个建议不错,欣然批准。

    会议干脆利索地结束了,璇玑子带着天火去道录司拜访清泉上人,璇玑商会的一些事务还需要得到道录司的支持。

    武痴则准备去何铁牛家,接何铁牛过来,顺便将聘用何俊材的事情办妥。

    其余人准备去街市上转一下,采购一部分物资带回山门,同时将目前主流的普通商品和修真物资详细梳理记录一番,以便确定璇玑商会今年主销产品的品类和数量。

    所有人约定辰时初返程,然后就四散忙碌去了。

    ……

    盘龙坊,何家。

    何铁牛跪在自家的小院中,身旁放着一个不大的包裹,里面装着他的换洗衣服和一些私人杂物。

    因为何家不算富裕,像何铁牛这种还在长个子的孩子,一般人家都不会给做太多的衣服,只要有两身换洗的衣服就行了,所以何铁牛的行李并不多。

    何俊材推说身体不适,今天请假在家休沐,可是他从早晨开始就躲在屋里不肯出来,何周氏站在院子里陪着何铁牛,怎么也等不到何俊材出来。

    何周氏几次想把何铁牛从地上拽起来,何铁牛就是不肯,他一声不吭地跪在地上,身子挺得笔直。

    终于何周氏忍不住了,她对着屋子里喊道:“俊材,你快出来见见铁牛吧,他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了,刚开春地上冷,别把孩子弄病了,再说你一直躲着也不是个事呀。”

    何俊材仍然不肯出来,倒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掀开了门上的棉帘,从屋里跑了出来,只有三四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个小小的棉垫子,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

    她把手中的垫子递给何铁牛说:“哥哥,垫上,地上冷。”

    何铁牛接过垫子,并没有垫上,而是抱起:“囡囡,哥哥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你以后要好好听阿爸和阿妈的话,听到了吗?”

    小女孩伸出手,摸在何铁牛的脸上说:“哥哥,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地上太凉了?那你快起来吧!阿爸也在屋里哭了,你们为什么都要哭呀。”

    何周氏只觉眼眶一红,从何铁牛手里把女儿接了过来,挑开门帘走进屋里去了。

    屋里发出了几声并不剧烈的争吵声,能听得出来双方都很克制,也不是真的生气吵架。

    最后何俊材有些尴尬地掀开门帘出来了,眼睛有些红肿,左耳上也有些红肿,就像刚被人拧过了一样。

    何俊材一出门就看到何铁牛笔挺地跪在院子中间,心中不觉一痛,急忙上前要扶起何铁牛。

    何铁牛没有起身,而是膝行后退一步,恭恭敬敬地给何俊材磕了三个头,何俊材并没有让开,而是扎扎实实地接受了何铁牛三个响头。

    何俊材长叹一声说:“铁牛起来吧,先进屋吃早饭,吃完了你就去翠湖客栈吧。”

    何铁牛猛地一怔,抬头惊喜地道:“真的,二叔,您答应我去璇玑派了?”

    何俊材看到何铁牛如此开心,气就不打一处来,兜头在何铁牛的头上打了几巴掌,边打边骂:“你这个小兔崽子,我白养了你十几年,来了个什么仙师就把你的魂勾走了,早知道当初就把你小子直接扔到翠湖里,也就一了百了了!”

    何铁牛没有躲开,他知道何俊材肯打自己,就是默认了这个事情,等何俊材打开,何铁牛才站起身来,怯生生地叫了一声:“二叔。”

    何俊材抬起头看着这个比自己还高出大半个头的侄儿,闷声道:“干什么?”

    何铁牛踏前一步,一把抱住何俊材的脖子,搂得紧紧的,何俊材身子一僵,接着又放松下来,他双手轻拍着何铁牛的微微颤抖地身体说:“没事了,孩子,去了璇玑派跟师父好好修炼,我听说昨天璇玑派的一位小仙师获得了本次筑基大会的冠军,说明这个门派很厉害,你没看错他们。”

    何铁牛哽咽着说:“二叔,我会努力修炼,争取早些回来看您、二婶和囡囡。”

    何俊材眼泪也落了下来:“去了寻璇玑派就好好修炼,不要一天尽惦记着我们,一定要修炼个名堂出来,没学会飞之前,就不要回来见我们。”

    何俊材不知道修炼的等级是怎么划分,但他觉得要修成仙人,会飞肯定是先决条件,所以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

    何铁牛说:“二叔您放心,我问过想要飞,苦修十年就可以办到,我到时候学成归来,一定要好好报达您的养育之恩,还要亲眼看着囡囡出嫁。”

    何俊材轻轻推开何铁牛说:“快把眼泪擦干净,我们进去吃饭,吃完了你快点去翠湖客栈吧,别耽误了。”

    何铁牛突然又拉住何俊材悄声说:“二叔,我走了以后,家里人少了会变得冷清,您和二婶抓紧时间再给我生一个小侄儿,这样您就不寂寞了。”

    何俊材不禁笑了,用力在何铁牛的屁股上踹了两脚说:“哎呦,铁牛是大小伙子了,都知道这些事情了,可惜璇玑派是个道士门派,你小子这辈子不要想娶妻生子了,要是后悔,这会儿还可以反悔。”

    何铁牛听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真的遗漏了这个问题,感觉有些苦恼。

    这时一个浑厚的男声说道:“何兄,你不要吓唬铁牛了,我们璇玑派虽然是尊道君为祖,但是并不要求门下弟子守全戒,铁牛当然可以结婚生子,只是前期修炼较弱时,还需保持童身。”

    “师父!”

    “五仙师!”

    何俊材和何铁牛急忙回身,果然武痴正站在院门口,他们急忙出来迎接。

    何铁牛红着脸说:“师父,是不是我去晚了,害得您又专门来找我一趟。”

    武痴笑着说:“我来看看,一是怕你舍不得二叔一家;二是有事找你二叔商量。”

    何俊材急忙抱拳说:“五仙师,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情,您吩咐就行了,还说什么相商。”

    武痴说:“请问何兄现在在翠湖坊供职,每月薪俸如何?”

    虽然何俊材奇怪武痴问这个干什么,但是他还是很快回答了:“我在翠湖坊任坊丁头目,每月薪俸白银九两二钱、白米九十斤,十日一休,年末一个月发双俸,赏白布、彩布各半匹。”

    武痴说:“那大概合一百五十两银子一年,不知何兄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呢?”

    何俊材奇道:“五仙师有什么工作要给我吗?”

    武痴点点头说:“嗯,我们璇玑商会昆州分会将在近期开业,特别聘请何兄为昆州分会的副掌柜,负责普通货物的贸易生意。”

    何俊材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难道坊间传说你们璇玑派要全面代理十九皇子的生意是真的?”

    武痴笑着说:“嗯,没错,而且我们还得到了道录司和天道宗的承诺,十年内为璇玑商会的生意提供庇护。”

    何俊材说:“这就是说璇玑派在世俗界和修真界都有强大的靠山了,真没想到璇玑派竟然有这么硬的背景,看来璇玑商会未来前途无量呀!”

    武痴忍不住赞道:“何兄果然是见识不凡,竟然能看到这么深。璇玑商会的副掌柜采用年薪制,每年保底年薪一千五百两白银,享受半成干股红利,另有安家费两千两银子我已经带来了。”

    何俊材以为自己听错了,搓着手说:“五仙师,你别逗我了,我自己有多少斤两,自己还是很清楚的,刚才那话是我从翠湖坊的几个大户闲聊中听来的,做不得数,副掌柜我真干不了,我就没做过生意,谢谢你们抬爱了。”

    武痴说:“我们相信不会看错你的人品和能力,至于不会做生意也不用担心,我八师弟会在这里主持半年大局,他会对你倾囊相授相关行商知识,你只要认真学习,一定很快就能上手。”

    何俊材听着怦然心动,坊丁的工作确实不是长久之计,现在璇玑商会开出的条件这么好,前后已经给了三千两银子了,就相当于他二十年的纯收入,何况后面还有年薪和干股红利,简直太诱人了。

    何俊材说:“五仙师,你们是不是看在铁牛的面子上,才给我这样的好处吧?”

    武痴正色说:“铁牛的原因只占一部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看中你的机敏练达和接人待物的本事,觉得这个职位非常适合你,所以才由我来跟你谈。”

    何俊材觉得非常的感动,这么多年终于有人又认同他的能力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何俊材一抱拳说:“既然各位仙师这么看得起我何俊材,敢不拼死效命!”

    武痴满意地递给何俊材一张银票和一个:“这是一张两千两的银票,你给嫂子用来安家,这个木牌是我的信物,你今明两日可持这个木牌去璇玑商会拜会我八师弟,他会给你具体安排工作。”

    何俊材激动万分地接过这两件东西,嘴里感激不尽。

    武痴说:“何兄,既然这里事情都解决了,我是不是可以带铁牛走了。”

    何俊材急忙说:“可以可以,铁牛快和你师父走吧,去了要好好修炼,不要惦记家里,二叔会照顾好你二婶和囡囡。”

    何铁牛眼眶又红了,对着屋内喊道:“二婶,你也出来吧,侄儿给你磕三个头就走了。”

    何周氏抹着眼泪出来了,将一个包裹递给何铁牛说:“铁牛,这里有一身新衣服、两双鞋袜,还有些吃食,因为时间短,二婶只来得及给你置办这些,你不要嫌弃。”

    何铁牛跪了下来,给二叔、二婶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接过包裹,扭头跟武痴出了何家,眼泪止不住地流。

    而何俊材一家三口在门口目送武痴和何铁牛离去,久久都不肯回屋。8)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