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行 正文 第一四六章 启程

作者/探出爪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    肃州城,肃州道府城,古河西四郡之一,是大唐西北边塞第二雄城,在敦煌城还未建成之前,肃州城就是抵御西域诸国的第一道屏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肃州城又有酒泉之乡的美誉,自古就有“城下有泉”、“其水若酒”的传说,本地出产的美酒享誉西北,就连蒙元、西域和西蕃的商人每年都会来此大量采购,所以带动了本地的经济繁荣。    肃州城与敦煌相隔九百多里,气候和自然条件却好出很多,靠近肃州城的积雪也远不如敦煌城那么厚实,部分向阳的官道上,积雪已经开始融化,露出了灰黑色的稀泥。    这种路况下,黎茂他们使用的装着爬犁底座的马车就不好行驶了,必须停下来将车底两根光滑翘头的木杆换为正式的车轮了。    这天傍晚,黎茂一行来到一片树林前停了下来,黎茂带着小栓子、小柱子把车上的货物卸在雪地上,然后用木墩顶起车厢,将车厢下方的爬犁底座卸下,换上了两个轮子,再撤去木墩,把货物重新搬入车厢。    这种活计看似复杂,其实很是简单,在黎茂的帮助下,小栓子和小柱子很快就换完了两辆马车轮子的更换。    换下来的硬木底座已经磨损了一半,黎茂没有直接丢弃它们,而是把它们劈开,在雪原上想要找一些木柴点火还不是那么容易。    很快篝火就点起来了,许夫人和许爱也取出了锅具,开始准备晚餐。    前几日在雪原上收集不到足够的干柴,做饭就不用想了,每天只能生一小堆火烧点热水,大家都是以干粮度日,今天难得木柴够用,自然要做点热乎的饭食吃。    很快一锅以胡辣为底料,牛羊肉干、粉条、萝卜干、炒黄豆和馕饼为主料的胡辣调和饭做好了,香喷喷、热乎乎,能在莽莽雪原上吃到这样一顿热乎饭绝对是幸福的!    大家围着篝火坐着,两个车厢并排挡住西北方向冷风,这样可以让篝火燃烧更长的时间。    许爱端着碗问:“爹,明天就应该能到肃州城吧?”    许九爷点点头说:“嗯,明天巳时就应该能到肃州城,我们休息一天,后天继续赶路。”    许九爷又扭头对黎茂说:“贤侄,你说的那个官驰是否真的存在,我在外面跑了那么多年,也算见多识广,可对你说的官驰确实闻所未闻呀。”    黎茂刚好把自己那碗胡辣调和饭吃完,抬头说:“九叔,你放心吧,修士的本事远不是凡人所能理解,静云观说有那种东西存在,绝对就会有,明天我们就能看到实物了。    今日不早了,大家都休息吧,小栓子、小柱子你们每人守一个半时辰,后半夜三个时辰都由我来守。”    不守夜的人都爬上车厢,车厢是特制的,夹层里都塞满了保温材料,穿着棉衣皮裘再裹上毯子,一晚上还不算难过。    小栓子抱着一把大刀坐在篝火旁警戒着,这样寒冷的夜晚一般遇不到匪人,主要是防范冬眠中被饿醒的黑熊或是饥肠辘辘的狼群。    黎茂迅速爬上马车,后半夜他要独自守夜三个时辰,现在需要足够的休息。    一夜无话,平安度过,许家的两辆马车在巳时顺利开进了肃州城,肃州城没有敦煌城雄伟,但也是一座雄城,早在大汉帝国时就已经建城,城池经多次扩建加固,也是围城十里。    因为没有军城和瓮城,所以肃州城的实际规模和敦煌城相差无几,而且肃州城的物产较敦煌城丰富不少,人口也接近百万,是个繁华的大都市。    小栓子之前随许九爷来过肃州城,所以熟门熟路,很快就在肃州城内找到了一家客栈,众人安顿好,洗漱用罢午餐,黎茂就出去寻找静云观在肃州城内的驻点,而许九爷则去城内访友了。    璇玑山,璇玑洞内。    璇玑子守在一个巨大的丹炉旁,有些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此时炉火已经平稳,炉眼里时不时会冒出一股股的白烟,那是因为炉内的灵药精华过于浓郁,才逸散出来的精华,如果不能逸散出来,炼丹炉内压力过大就会爆开。    璇玑子至少上去闻了一百次了,每次闻过后都是摇头,这香气还是没有达到成丹的浓度,此时收丹失败的概率很大。    之前他是成功炼制过两颗去秽丹,但是那是分两次分别炼制,这次一次炼制三颗去秽丹确实出现了不少不可控的因素。    虽然璇玑子已经全力化解,但是结果依然不容乐观,璇玑子愁容满面,炼制失败得罪了轩辕坟,他并不在乎,但是想到涂山紫衣会特别失望,璇玑子就觉得受不了。    不能一直这样拖下去了,拖得时间越久,成丹的概率就越低,必须要用非常手段了。    璇玑子急忙取出一块玉牌在上面急书了几个字,然后收起玉牌,坐在丹炉前的蒲团上,慢慢地调息起来,努力让自己的急躁的心情平复下来。    一刻钟后,天火来到了璇玑洞内,看到丹炉还没有熄灭,又看到师父正在打坐调息,就知道去秽丹炼制并不顺利,也就在一旁的蒲团上坐了下来,跟着打坐调息。    又过了一刻钟,璇玑子停下了调息,眼中的焦躁情绪已经完全消失,精气神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旁边的天火也醒了过来。    天火急忙起身说:“师父,你招我来有什么急事?”    璇玑子说:“坐,听师父跟你慢慢讲。”    天火依言坐下,璇玑子说:“天火,师父这次帮你紫衣师叔炼制去秽丹,但是并不顺利,我尝试了无数的办法,却迟迟无法将丹液凝聚成丹药,现在已经三天了,如果再不能凝结成丹,这炉灵药就全部作废了。”    天火也皱起了眉头说:“如果全部作废是不是损失很大?”    璇玑子苦笑一声说:“何止是损失巨大,璇玑派就是百年也拿不出这么多灵药来,关键我们还会得罪一个强大到我们惹不起的势力。”    天火说:“师父,那我能做些什么呢?”    璇玑子说:“我判断之所以不能凝结成丹,是因为灵气不足,或者说灵气等级不足。”    天火恍然大悟道:“师父是想让我输出一些天道之力,看能否帮助去秽丹凝结。”    璇玑子说:“是的,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天道之力世间难寻,也只有你能帮上忙。”    天火点点头说:“好的师父,不过我能释放出来的天道之力很少,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到你。”    璇玑子说:“没事,我已经推算了很多遍,只需要一丝天道之力,我就可以尝试结丹。”    天火说:“好,那我就调动天道之力,师父请做准备。”    天火闭上眼睛,身旁很快浮现出一百零九条金龙,头顶则幻化出十二层气海,而在气海之上有一座银色的小石台,那就是天火筑基后形成的云台,又名登天路。    天火放出所有境界的显化后,缓缓睁开了眼睛,之间眼睛也隐隐透出银光,天火一套手指印决从丹田部位一直上移到心脏部位,然后轻轻一拳敲击在自己的心口之上。    只见天火的身躯开始散发出银光,最亮的地方是他心脏所在的位置,一柄牙签大小的小剑虚影刺破心脏,冲出体外。    只听天火噗的一声吐了口鲜血,包裹住那颗小剑,那粒血珠迅速地褪去血色,变成一大滴透明的液体,包裹着小剑,小剑剧烈抖动起来,包裹着小剑的液滴开始蒸腾,一丝水气飘了起来。    璇玑子急忙上前,一指点在飘起的水气之上,引导着水气向丹炉飘去。    那一丝几乎不可见的水气一飘临到丹炉之上时,本来安静已久的丹炉竟然瞬间爆发起来,丹炉内的火焰立刻大盛,已经有些凝固的丹液仿佛瞬间注入了活力,再次翻腾起来。    未等小剑上的液体全部蒸发,璇玑子又轻轻一道掌风把小剑送回了天火的体内,然后他伸出双手稳稳抓住炼丹炉的两只铜耳,全力催发自身的真元之力,努力凝聚炼丹炉内的丹液。    天火身子一抖,他体外的幻象全部收回了体内,又盘坐了一会儿,睁开了眼睛,神情有些委顿。    他擦净嘴角的血渍,走到璇玑子身后,通过炉眼可以看到炼丹炉内的丹液此时已经少去了一半,并开始凝聚成三滩药液。    璇玑子爆吼一声,输入更多的真元之力,三滩药液直接飘飞在炉鼎内部,并开始在丹炉内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几乎看不到影子一般。    丹炉开始发出风雷之声,三个炉眼里不断地喷发出白色的烟气,一股丹香味充满了整个洞府,天火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一股药香似流质一般进入肺中,又迅速融入百脉、运行全身,天火刚才损失的元气立刻恢复了过来。    这时丹炉越发的暴虐起来,如果不是璇玑子死死拽住丹炉,恐怕丹炉都会破空飞去,这时丹炉内的风雷声已经消失,变成了噼噼啪啪的声响。    砰的一声,丹炉内腾起一阵白烟,三个炉眼中看去都是一片白茫茫的,看不清楚炼丹炉内的景象,炼丹炉也恢复了平静。    璇玑子缓缓松开握住炼丹炉的双手,回头对天火说:“徒儿,没想到只是加入了一缕天道之力,这丹药的药性就会如此猛烈,为师险些没控制住。”    天火看到璇玑子嘴角流下了鲜血,看来刚才的丹炉的反噬也让璇玑子受了伤。    天火急忙问:“师父,你不要紧吧?”    璇玑子说:“没什么大碍,总算是凝丹成功了,算是对得起紫衣了。”    璇玑子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打开炼丹炉,可是这时庆华姑娘突然出现在旁边,将璇玑子和天火吓了一大跳。    璇玑子急忙问:“庆华师姐,您有何贵干?”    庆华殿此时更加仙气十足,虽然还差最后一步才能成为真正的器灵,但是她身上散发的威压已经超过了璇玑剑。    庆华好奇地看着炼丹炉说:“我能感觉到这炉丹药里有了一丝灵性,如果你按照原来的方法收丹,可能会失败。”    璇玑子眼中精芒大盛,问道:“难道我的丹道又突破了,炼制六品丹药就可以有七品以上丹药的灵性。”    庆华白了一眼璇玑子说:“别做梦了,我估计是这炉丹药借用了天火的天道之力,才会出现异变。”    璇玑子尴尬一笑说:“师姐,你当着天火的面,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你说这炉丹药,该怎么弄才不会出问题。”    庆华想了想说:“丹药有了灵性和妖灵差不多,本能知道逃命,我估计它们会在你开炉的时候逃窜出去。”    璇玑子说:“现在璇玑洞内布置了多重阵法,难道它们还能逃的出去?”    庆华说:“万一它们沿地缝下潜怎么办,等耗尽了灵性,它们就会沉寂在地底的某条裂缝里,永远不会被人发现。你到时候拿什么给别人交差呢?”    璇玑子一想,这种可能性真的不小,立刻虚心求教:“师姐,你既然都说出来了,肯定是想到办法了,你卖关子了,快跟我说说吧。”    庆华说:“你把大哥、二哥放出来,我们三人一人帮你盯一颗去秽丹,管叫他们跑不了。”    璇玑子一拍脑袋说:“哎呀,我怎么把你们三位大神给忘记了呢?”    璇玑子抬手急忙把璇玑剑和玉净瓶招了出来,玉净瓶瓶一脸不情愿地说:“璇玑子,你怎么想起来叫我们出来了?”    璇玑子急忙把去秽丹有灵性的事情说了,立刻引起了璇玑剑和玉净瓶的兴趣,璇玑剑说:“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好,我们三个会帮你看住这三颗调皮的丹药,你打开炉鼎吧。”    庆华说:“慢!不能大意了,还是天火来开吧,我们三个主抓,璇玑子防止出现意外。”    “嗯!”所有人都同意这个主意。    天火走到炼丹炉前,这只炼丹炉比天火的炼器炉要小去不少,炉盖仅能到天火的颈部。    天火上前并没有直接用手去提起炉盖,而是也握住两支炉耳,输入真元之力。..    璇玑子一人三器灵纷纷点头,天火的做法非常正确,如果他直接上去拿起炉盖,很有可能灵丹借着炉盖和天火身形的掩护逃遁出去。    而现在天火是用升鼎之术,缓慢提升炉盖,就不会干扰四人的视线。    炉盖在天火的升鼎之术推送下,缓缓升高,漂浮在空中。    突然大量的氤氲的白气从炉鼎内迅速涌了出来,瞬间将炼丹炉和天火的上半身罩了起来。    璇玑子等四人并没有惊慌,而是远远地在一旁观察,并没有上前帮助天火。    天火陷入白气之内,略微一吸气,断定这些白色雾气不但无害,而且都是草木精华,对修士绝对是大补。    天火立刻就不客气了,用力吸了一口,立刻如长鲸吸水吸入了大量的白色雾气,那些白色雾气在肺中稍微一转化,就变成了能被人体吸收的药力。    天火只吸了几下,那些白色雾气就开始稀薄起来,逐渐能看清天火的身形和炼丹炉了。    这时炼丹炉内发出一声非常尖细的声音,传达出一种极其愤怒的情绪,接着一道白色的光影从丹炉内飞了出去,迅速向漆黑的山洞里飞去。    离他最近的玉净瓶立刻起身拦截,那道白色光影速度很快,但是并没有多少攻击力,被玉净瓶拦住后,只几下就被制服,收入了玉净瓶本体内。    可是第一颗去秽丹被制服后,炼丹炉内就沉寂了,再没有第二颗和第三颗飞出。    璇玑子等四人仍然不动,这时天火也沉得住气,升鼎之术一转,空中漂浮的顶盖翻了个身,立刻有两道白光从炉盖内飞出,向另外两个方向飞去。    庆华宫宫袖一甩,直接卷住飞向她的那一颗去秽丹,而璇玑剑却是老实不客气地一剑劈下,吓得那道白光在空中转了弯,准备继续逃遁。    璇玑剑灵控制着璇玑剑快如闪电般地追了上去,一剑刺中那颗去秽丹,璇玑子倒是面不改色,可是天火忍不住叫出声来。    丹药虽然可以破开使用,但是效果肯定不如完整时效果好,看璇玑剑这一剑的威力,这枚丹药肯定是在劫难逃!    但是出乎天火意料之外的是,璇玑剑这一剑眼看就要劈到去秽丹了,及产能然剑式一转,变“刺”为“粘”,把那颗去秽丹牢牢吸在剑尖上,也顺利擒拿了下来。    璇玑子眉开眼笑地掏出一个玉瓶,从璇玑剑灵三人手中把三枚去秽丹收进玉瓶里,这下总算可以给轩辕坟一个交代了。    天火刚这时探头看了看丹炉内部,丹炉底部竟然有一些残渣,忍不住问道:“师父,这丹炉里还有些残渣,需要清洗一下不?”    璇玑子看着手中的玉瓶十分满意,随口说了一句:“拿去清洗一下吧,随后你炼丹也可以使用它。”    天火应了一声,刚准备把炼丹炉收入储物袋中拿出去清洗,璇玑子突然大喊一声:“不对,怎么会有丹渣?”    这时有一道白光从炼丹炉内的残渣中飞了出来,比前面三颗去秽丹还要迅捷数倍。    但最后一颗去秽丹想得太简单了,只见面前一支水袖挡住前路,漫天的剑网飞起封住其他角度,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背后传来,直接把它定在了空中。    璇玑子探手取下第四颗去秽丹,也扔进了瓶子里,然后璇玑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庆华师姐,谁说我的炼丹技艺没有精进呢?三颗的原料让我练出了四颗,虽然去秽丹的品级没有提升,但是数量增多了,不也说明了问题吗?”    庆华飘然飞向不远处的另一条通道,那是庆华殿放置的位置,声音悠悠飘来:“我觉得多出的那颗去秽丹,也是天道之力的影响,跟你的炼丹技艺无关。”    “呃!”璇玑子被堵得不知道如何反击,只好看向璇玑剑灵和玉净瓶灵,两位器灵也不愿意搭理璇玑子,嗖的一声又飞回了储物袋里。    天火问道:“师父,现在多出来一枚去秽丹,是不是又可以卖出好价钱呀?”    璇玑子满脸堆笑,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说:“之前那三颗是答应帮人炼制的,我们只是贪墨了一些原料,没什么好赚的,但是多出来这一颗一定要卖出个好价格来,让为师想想怎么借助它让璇玑商会的生意更上一个台阶。”    天火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师父的这个提议令他很感兴趣。    第二日,璇玑派山门前。    涂山紫衣又恢复了来时的装束,而来送行的只有璇玑子和天火两人,因为涂山紫衣的强烈反对,其他的璇玑弟子并没有跟来送行。    涂山紫衣抱拳说:“璇玑兄,已经在贵派盘恒了半个月,现在小妹的任务已经完成,继续赶回轩辕坟,你不用送我了。”    璇玑子惋惜地说:“紫衣,你这一走,为兄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我这些天一直忙于炼丹,都没时间跟你好好聚聚,真是遗憾呀。”    涂山紫衣幕篱下的脸一红,生怕璇玑子又说出更过分的话来,急忙说:“璇玑兄,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很多路要赶,就先行告辞了。”    璇玑子急忙说:“慢!”    涂山紫衣以为璇玑子又要耍无赖,口气变冷说:“不知璇玑兄还有什么事情交代。”    璇玑子取出一块玉牌递给涂山紫衣说:“紫衣,轩辕坟和璇玑山远隔数十万里,你我通讯不便,如果还需要炼制去秽丹,下次你们可以提前联系我,炼制费用一百枚极品灵石一枚。”    涂山紫衣接过玉牌说:“好,这个玉牌可以支持那么远的传讯?”    璇玑子点头说:“十六字以内的文字信息可以传达,再多了就用不了了。”    涂山紫衣郑重地收好玉牌,告辞后转身急掠而去。    天火看着涂山紫衣远去的身影说:“师父,你如果喜欢紫衣阿姨,就该说出来,这样远隔万里,何时才能发展一步。”    璇玑子取出另一块玉牌,哈哈大笑道:“有这个东西,还怕不能沟通吗。”    天火觉得一脑袋黑线说:“好吧,原来你辛苦炼制这个东西,是为了泡妞!”    璇玑子甩手在天火后脑勺上抽了一巴掌说:“就你话多,快去修炼,去了太一学府,如果入学不能拿下第一名,就不要回来见我!”    天火目光坚定地望向东方,握紧拳头说:“从赢了筑基大会那天起,我就发誓,以后不管参加什么比赛,我只能做第一!”    轩辕坟的阿离也在为妖族金丹期百强第一而努力,因为她渴望获得去太一学府交流的名额,只有这样她才能去人族疆域,才有机会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而在陈仓至长安的官驰道上,四匹黑鳞马拉着一辆云浮车正在高速奔跑,黎茂和许家五人坐在特制的车厢里,享受着日行千里的便捷。    虽然已经做了十几天官驰了,但是许家五人依然兴奋无比,有如坠梦中的感觉,原来时间竟然有如此快速的交通方式。    而黎茂去静静地靠在车厢上,他的心早就跑到远方的金陵城,筹划着如何在安顿下来后,去寻找记忆中那熟悉又陌生的二妹和三弟。    长安城内,拜星台上,静云观袁天罡大师夜观星相后长叹一声:    “为何上天如此眷顾宋国,三才星君竟然逐渐移向金陵城,可惜可惜!”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