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秦楼春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正道

作者/Loeva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秦含真看着秦锦华,问:“二姐姐,你是怎么想的呢?这只兔子,你要留下吗?”

    秦锦华抬眼看了看她,不自在地:“不是的,我……我没打算留下它。母亲不许我养有毛的东西,三妹妹方才不是听见我的话了么?”

    秦含真笑笑:“我以为二姐姐现在犹豫了呢。其实这也没什么,你一直很想要这样一只兔子,要是实在喜欢,养到花园去得了。叫一个丫头专门去照顾它,再跟二伯娘打一声招呼。二伯娘是遇到有毛的动物,就会觉得不舒服,那她只要避过养兔子的地方就好,也不会弄脏你这个院子,岂不是两全其美?我还觉得,要是真想养的话,就这么一只,也太孤单了些,不如我打发人到外头再买一只兔子回来,与这一只作个伴?倒是许嵘那边,劳烦他送了兔子过来,怎么也是亲戚,拿钱去买兔子,就太无礼了,但一回礼都没有,也不过去。不如我们去找大堂哥,请他出面,谢过许嵘送的礼吧?我估计,弄两刀新纸,两支笔,也就足够酬谢了。正好,许嵘也要读书备考的,纸笔他都能用得上。”

    秦锦华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还是别跟哥哥了。他兴许会生气的……”

    秦含真有些不以为然:“不跟大堂哥,那就另找一个兄弟出面也行。总不能让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出面去回礼吧?虽这是事,但天知道许家的人会有什么法?大伯祖母刚刚才跟许家人摊完牌,万一他们又误会了,以为二姐姐你依然一心要嫁过去,这话可就不清楚了。我更不想叫人误会。”

    她这样,既是笑,也是提醒。秦锦华心知肚明,目前面临困境的许家人……很难会不会借机攀扯上来。罢了,反正她原本也是想把兔子还回去的。

    她再度将竹笼递回给染秋:“你拿回去吧,也别我不愿意收,就……就我母亲不许我养这个好了。”

    染秋捧着竹笼,担心地问:“姑娘,这样好么?许二表少爷他一片诚心……”

    秦含真打断了她的话:“染秋,我知道你素来心软,但你想做好人,也要分清楚情势。你怎么就知道许嵘一片诚心了呢?他这兔子是他亲手抓的,还他为抓兔子伤到了手,那就一定是真的吗?你还他手背上有好几道血痕,可见是新伤了?我倒想问问,他们家如今的情形,连大伯祖母都在为他们着急。他哪里来的闲情逸致,在这个当口跑到荒郊野外去抓兔子?若他真的有这个雅兴,这人品可就不怎么样了吧?”

    染秋有些慌乱地回答:“三姑娘,我……我并不是在故意帮许二表少爷话,只是他一片诚心……”她顿了顿,“虽然这诚心也有可能不是真的,可是……”

    秦含真摆摆手,阻止她继续下去:“他再有诚心也是白搭。他跑来给二姐姐送一只兔子,又能管什么用?他指望二姐姐因为这只兔子对他刮目相看,然后不顾家人反对,哭着闹着要嫁过去吗?二姐姐又做不了自己的主。他若真有诚心,好歹做出个好学上进的模样来,考个功名,让人觉得他前程可期,值得旁人将宝贝女儿嫁给他呀!”

    染秋缩着脖子不出声了。秦锦华叹了口气,郑重地道:“三妹妹得不错。嵘表哥是个有心人,对我也一向很好,可是……母亲是不会答应的。没有希望的事,他若继续纠缠不清,最终只会害人害己。母亲正在为我亲,我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给她添麻烦。”她再次向染秋下令,“把兔子还给嵘表哥吧,让他别再为这些玩意儿费心神了,好生读书,早日考个功名,将来成家立业的,岂不是比他如今整日游手好闲的强?”

    染秋抱着兔子出去了。秦含真转头看向秦锦华:“我发现许嵘这个人,还是挺有本事的。自从三月以来,家里不少人都对他生出好感,连你的心腹大丫头都帮他话了。他有这样的本事,但凡早几年采取行动,早早收买人心,再努力一把考个功名下来,我看二伯娘也未必会拒绝将你嫁给他。”

    秦锦华顿时涨红了脸,随手抓起一个引枕就朝她扔了过来,嗔道:“你少胡了!人家当你是个厚道人,你却只会打趣,不知道人家心里难受死了!”

    秦含真笑笑:“这有什么好难受的?从前许嵘不向你献殷勤,你也没觉得有什么。三月春游到现在,才一个月不到呢。这么短的时间,你们又没见过几面,能有多深的情谊?即使心里一时难受些,也会很快平息下来的。二姐姐还是多想想后日的及笄礼吧。我不做赞者,倒省了许多功夫,到那日只管看热闹就是了。二姐姐要演练的礼仪,可都熟悉了?那日要穿的衣裳,戴的首饰,可都备齐了?二伯娘要为你大办仪式,大宴宾客,各色器物与侍候的人手,可都准备妥当了?二姐姐可不能再袖手旁观二伯娘忙碌了,去打个下手如何?既学了本事,又能哄二伯娘高兴,何乐而不为呢?你有事情忙了,就不会惦记那只雪白雪白的兔子啦!”

    秦锦华嗔了她一眼,想想也觉得她的话有理,便道:“那我去母亲那儿瞧瞧,看她有什么事是我能帮得上忙的。”

    秦含真大其头,陪着她一道出院子,她直接去了盛意居,秦含真自己却转道出了前院。

    许嵘还在二门上站着。他与染秋着话,坚持不肯把兔子收回来,还不死心地求染秋:“你再给你们姑娘好话,这不过是只兔子罢了,她拿来逗个开心,表婶娘又怎会不允呢?这是我特地为她捉来的,你瞧我手上还受了伤……”

    染秋一脸的为难。她确实觉得许嵘很可怜,对她家姑娘又是一片真心,无奈二爷与二奶奶看不上他。但她毕竟是秦锦华的丫头,秦锦华已经下了令,她是不能违背姑娘意愿的。况且二奶奶姚氏不许秦锦华养猫狗兔子之类有毛的活物,即使她服秦锦华把兔子留下,也逃不过姚氏那一关,她还要被连累得吃挂落,这又是何必呢?

    染秋劝许嵘:“许二表少爷,你还是把这兔子带回去吧。我们姑娘也是没法子,二奶奶不许,姑娘总不能违了二奶奶的令。况且,就算我们姑娘把兔子留下来了,日后二奶奶要处置,她也是拦不住的。许二表少爷还是想办法为这兔子寻个妥当的去处,好叫它不必再受苦,安安稳稳,平安终老吧!”

    许嵘抿着唇,不肯去接那兔笼,染秋又怕摔坏了兔子,见他不肯伸手接,就只能继续拿双手捧着了。双方眼看着就要僵持下去了,秦含真便索性走上前去。

    染秋连忙放下笼子,低头行礼:“三姑娘。”

    许嵘见是秦含真,目光微闪,有些不自在地做了个揖:“三表妹。”

    秦含真淡淡地道:“叫我秦三姑娘就好,我本不是你的表妹,你用不着这样称呼我。”许家从前为了撮合她与许家兄弟中的一个,总爱拿姻亲关系事,拼命套近乎,活象她是许氏的亲孙女一般,秦含真最讨厌他家这一了。

    许嵘干笑了下,从善如流地称呼一句:“秦三姑娘。”

    秦含真问他:“这只兔子看着温顺,但既然它在你捉它的时候,弄伤了你的手背,你就不怕把兔子送给二姐姐,也会害她受伤吗?”

    染秋脸色大变,许嵘闻言也顿时冒出了一头冷汗:“不!其实……我已经让人把兔子的爪子给磨平了,它不会再抓伤任何人的。”

    秦含真又瞥了他的手背一眼:“看起来伤得挺重的,没几天吧?许二少有心了,府上如今有麻烦,你竟然还有兴致到城外去给二姐姐捉一只兔子。”

    许嵘轻咳了一声,目光又闪了闪:“我……我是恰好要去城外拜访一位朋友,托他帮我打听外头的消息,正好遇上这只兔子了,才捉下来的。”

    秦含真头,又道:“二姐姐后日及笄,已是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男女七岁不同席,到了二姐姐的年纪,有些事早就该避嫌了。许二少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吧?为什么还要特地上门送一只兔子?若是真有心要送给二姐姐,你完全可以打发人送来,又或是请大堂哥转交。直接到二门上求见,被婉拒后又死赖着不走,可不象是书香名门许家子弟该有的做派。”

    许嵘顿时涨红了脸,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秦三姑娘,我与秦二表妹青梅竹马的情份,旁人可比不了。我送她兔子,本也没多想别的,只是因为她喜欢罢了。世人不知道内情,只懂得在背后胡乱人,我……我才不会在乎呢!”

    秦含真差儿翻了个白眼。许嵘当然不可能会在乎什么闲话流言,他不定还巴不得多些人非议他与秦锦华呢,因为那样一来,秦锦华就很难再到什么好亲事了。

    秦含真不想再与许嵘多,便道:“你不要名声,别人还要呢!二姐姐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年纪也不了,不要总想着拿送礼之类的手段去讨女孩子欢心,也该想想自己将来的路要怎么走。你一个白身,本无立身之本,家中又出了事,不想着发奋图强,还继续照着从前的习惯,整天游手好闲,就不觉得惭愧吗?你如今想向二姐姐献再多的殷勤又有什么用?但凡是疼女儿的父母,哪个希望女儿嫁给一个没有前程的纨绔子弟?你若真有诚心,就不要再死缠烂打了。这样只会让你显得更加面目可憎!所谓诚心,可不是抓一只兔子,些温柔意的话,就能表现出来的。你们许家人,难道就从来不知道什么才叫正道儿?!”

    她不耐烦地转身走了。染秋听得恍然大悟,回头再看许嵘,已经不再觉得他诚意满满,可悯可怜了。她低头把装兔的笼子塞回到许嵘怀中,便头也不回地跑进了二门内,独留许嵘一个人站在门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