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秦楼春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岳父

作者/Loeva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    秦平的归来让永嘉侯府、承恩侯府都热闹起来了。即使是在仕途上慢慢顺利起来的秦仲海与秦叔涛,也必须承认,有资历有才干有心性有人脉的秦平,显然是他们这一代兄弟当中,最有希望走上高位的人。无论是论情份,还是论利益,他们对这个堂弟都前所未有地真心欢迎。    接风宴永嘉侯府摆完了,承恩侯府又摆了一回。借着送腊八粥的机会,两家都把秦平回京的喜讯向亲友四处散播开去,皇帝与太子更是第一个收到了消息,才过腊八,宫里的赏赐就下来了。哪怕一时半会儿的,秦平还未有得到新任命,外人也清楚,皇帝有多重视这个内姪,秦平的前程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各种聚会宴请的请帖雪片一般飞往永嘉侯府,邀请秦平前去参加,还有人通过承恩侯府辗转相邀。如果秦平愿意,立刻就会成为今冬明春京城社交圈子的大红人。不过他把大部分的邀请都婉拒了,只有一些实在推托不得的亲友家,方才答应下来。他这是问过父亲永嘉侯秦柏的意思,也知道自己目前不宜太过高调,方才做出的决定。其实他自己也更希望在寒冷的冬天里,能窝在温暖的家中,与家人多多团聚,谁有闲情整天出门吃西北风,跟那些认识不认识的人虚与蛇委呢?    秦柏替儿子出面陪罪,道是儿子一路回京,路上疲累过度,正需要休息,老妻心疼儿子,严令他要留在家里,儿子孝顺,便依照母亲命令行事了。有他这位圣眷正隆的国舅爷出面,又打着孝道的幌子,还明说了秦平劳累过度,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东道主,也不好勉强了,当面自然是要笑着说不要紧,以后有机会再聚,至于背地里说什么?谁还能对此抱怨不成?    秦平总算能在家里安安生生过一个冬天了。    他这一路北上,还真吃了不少苦头。虽然海路比内河水路要畅顺些,似乎路程也短一点儿,但那是在天气情况好、海上少风浪的前提下。秦平有些倒霉,船至闽地就遇上了台风,进港避了几日,再往前行,到达山东时,又遇上了一波暴风雨,不得不在威海卫的驿站里窝了七八天。因为已是隆冬季节,他又没法象当初老父闺女那样,趁着机会在山东境内游山玩水一圈,被闷得都快发霉了。如此波折,等他回到京城时,已经比预计的行程晚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由于他在岭南待了好几年,那边冬天暖和,他收到召令又急,没来得及准备冬衣,只能拿旧衣顶上。几年没穿的旧衣,御寒功能早已大不如前,再加上海上风浪大,他为了面子又不能穿得象个熊似的出现在外人面前,最近这一个多月真是没少受罪。对外说是路途劳累,其实他还有点伤风,人也黑瘦了,面色透着憔悴,看得牛氏心疼,秦含真心忧,还是秦柏下令,让他多吃新鲜的蔬菜水果,多喝点补汤,好吃好睡,才在几日后便恢复了正常。    秦含真这才反应过来,便宜老爸肯定是维生素摄入不足,再加上缺少营养,路途疲劳,才搞成这模样的吧?她有些懊恼,古代进行海上航行的人,维生素不足易引发败血症,这不是常识吗?她怎么就没想到呢?不过以秦平的身份地位,他还没到这个份上,顶多就是吃了些苦头罢了。    秦含真连忙让温泉庄子上的人多送些新鲜蔬菜水果来,每日都要盯着父亲至少吃一碟子蔬菜,一个水果。秦平有些无可奈何,他其实不大爱吃这些,更喜欢吃肉和面食呢。但闺女一片孝心,他又怎能辜负?只好捏着鼻子吃了下去,脸上虽然好象挺勉强,但其实心里美得很呢。    他闺女孝顺啊,养到这么大了,明年就要出嫁,可他才享受过闺女几天的孝心呢?想想真是舍不得。    不过,舍不得归舍不得,他对每天都殷勤上门报到的未来女婿赵陌,倒没有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习惯。一来,这门亲事是他早就认可了的,一路北上,这么长的时间与路程,也足以将心中的负面想法消磨殆尽了;二来,赵陌无论出身样貌才干性情都无可挑剔,更与秦含真青梅竹马,两人相伴的时光,只怕比他这个父亲与女儿相聚的时日都长,对女儿更是情深意厚。小两口两情相悦,婚后定会过得幸福,他这个老父亲何必碍事?他这一生,长年与女儿分离,亏欠女儿的太多了,只要女儿能得到幸福,什么事都是次要的。    因此,秦平对赵陌,倒比吴少英还要和气亲切许多。吴少英早已不摆脸色了,但对赵陌的态度还是亲切不起来。就这么淡淡地,大家相处良好就罢了。    对于吴少英的这种态度,秦平很快就察觉到了,反而笑话他放不开:“我这做爹的都舍得,你这做舅舅的怎么倒比我还要扭捏了呢?含真总不可能一辈子不出嫁。而她既然要嫁人,嫁给广路,自然比嫁给旁人更让人放心。好歹广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心性可靠,对含真也好。若换了是旁人,叫我如何能放心把女儿交出去?”    吴少英听得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道:“我就是觉得……那小子心思深了一些。在年纪这么小的时候就盯上了含真。这样的城府,若是日后用到算计含真上,含真如何是他的对手?其实我也知道,那小子对含真是真心真意的。但想到他的精明,我心里便忍不住防备几分。其实这算不了什么,我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不会做失礼之事的。平哥别放在心上,由得我去就是。”    其实说白了,就是他自问也是个心思深沉的人,所以格外警惕同类,担心别人也会对心爱的外甥女用那些深沉心思。    秦平听得哈哈大笑:“怕什么呢?广路再聪明,也还是个孩子呢。他吃过的米都没有咱们俩吃过的盐多,就算他心思再深仇,难道还真敢算计咱们闺女?有咱们俩在,你还怕含真会吃亏么?大不了咱们帮闺女算计回去!”    吴少英哑然失笑,也觉得自己有些想太多了,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笑完了,秦平又对吴少英道:“咱们哥俩说句心里话。含真那孩子,虽然看着好象是个直脾气,但其实人也很聪明,见识远胜于一般闺阁女子。我跟你说一件事……”他把秦含真警告他鸦|片的害处,并且坚决请求他出面取缔禁止鸦|片在粤地流通一事,告诉了吴少英,“换了是别家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一听说有西洋商人运了一船鸦|片到广州,再问了那鸦|片的功效,便能立刻想到它的害处?她提醒我去抄没这些东西的时候,还特地点出了几种可能会吸食鸦|片的人,还有贩卖此物者可能会给这东西编造何等谎言,连此物该如何损毁,她都事先打听好了,方才告诉我。我只需要照着她的话去做,便能将粤地的鸦|片清除个七七八八,剩下那些,再慢慢搜罗,也就差不多了。而且在禁鸦|片的同时,我还依照含真建议,四处宣扬此物的危害,甚至数次在官衙前当众喂死刑犯鸦|片,让民众看到那犯人中毒而死的惨样。即使依旧还有不少人对禁鸦|片之事有异议,百姓也不敢再轻易尝试了。所有人都知道,那东西初食虽然能令人飘飘然,却是能要人命的。我在广州销禁鸦|片,一年之内,成效显著,没有含真这孩子事先的诸多提醒,断做不到这一步。”    秦含真当时才多大年纪?就有这样的见识与心计,难得的是做事周全,秦平深深地为自己的女儿骄傲。这样的女孩儿,他不认为会轻易被男人骗到。但同时,他也觉得,这样的女儿若是随意许配给人,实在是太过糟蹋了。赵陌正正好,不但与秦含真青梅竹马,更深知她的性情,从小就对她纵容惯了,也能理解她的想法,并积极地助她去实施自己的计划。这样的夫婿,上哪里寻更好的去呢?    秦平是真心看好女儿的这桩婚事,赵陌一写信去求婚,他就再也没有考虑过别的女婿人选了。    吴少英恍然大悟,怪不得秦平这么爽快地答应了赵陌的求亲,原来他当时已经考虑到这么多了。果然,做父亲的人,想得就是比旁人更周到。不象他,还在纠结什么外甥女婿心思太深沉。只要那心思不是对着外甥女使的,外甥女婿心思深沉一点,为人精明能干一点,不是对外甥女更有好处么?只要小辈们日后能过得幸福,旁枝末节的小事,又何必太过计较呢?    吴少英心中惭愧,甚至想到,当日自己娶不到蓉娘表姐,果然是理所当然的。别说在关家姨父姨母看来了,就是在旁人眼中,他比秦平也是多有不如的。    吴少英的神色黯淡下去,秦平几乎是马上就发现了。他不知道吴少英在想什么,只是大概也能猜得到,能让吴少英露出这种表情的,不外乎几个理由罢了。    他开始转移话题:“说起来,我母亲近日没少跟你提婚事的事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母亲虽然也没少催我娶亲,但我好歹已经娶过妻子,又有个女儿,总比你至今还在打光棍强些。你若迟迟再不娶妻,等将来生出儿女来,年纪比含真的孩儿还小,到时候亲戚间可怎么称呼呢?那不是乱了套么?”    吴少英的注意力果然立刻发生了转移,他目瞪口呆地看向秦平,不明白话题怎么忽然就转到自己身上了,更不明白,秦平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地无视自己同样坚决拒婚的事实,倒催起他娶妻生子来?!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