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正文 第420章 你跪下来求我

作者/借东西的矮人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所以Marry是真的担心白雯睡不着,而不是给他们创造机会。安心去交待厨房应该要做的早饭。安文则是拉着安沐枫洗澡去。因为全身都海里的味道。

    安文甚至让人去车里拿他爸爸的衣服。两个人洗完澡干干净净的出来,身上已经没有海里的味道。

    安心看着他们两个,也不说。反正洗完下来也是吃饭的时间。安心去叫Marry吃饭,Marry说晚点吃。现在想睡会儿觉。这个时候是真的在给出他们创造机会。希望安心不要纠结。

    白克也是早就出去,所以Marry不吃。等于就他们三个人。安心把吃的端出来,然后安沐枫赶紧过来帮忙。安沐枫怕烫着安心,安心也就由着他。如果这样他感觉到舒服些的话。

    “吃饭喽,奶奶不吃吗?”安文忽视发现Marry不在,问了一句。

    “你奶奶说等会儿,你赶紧吃。吃完好去睡觉。出海两天是不是很累?”

    “好,糟糕。”安文拍着脑袋。

    “干什么?不要找你自己的脑袋。”这家伙简直就是在乱来嘛。不知道搞什么?

    “妈妈,我的作业都在你那里。”

    “我等一下给你送过来。”安沐枫还以为什么大事情?把他吓了一跳。安文点点头,吃过饭没有多久就去睡觉。两个看起来都是非常疲倦。

    安心跟安沐枫说:“晚点送过来没有事情的。你回去好好休息。”

    “不行。我怕我睡着了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掉。”

    “那你不是还能来回三次?”

    “没有关系。”

    “哪里没有关系?你现在的样子也不是很好。我开车送你去,顺便把文文的东西带回来。”

    安心的话让安沐枫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这代表什么?安沐枫心里很是开心,简直就是他的幸运日。随后点点头。真的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安心看安沐枫答应,起身去外面跟Marry交待。

    白雯还在睡觉,这孩子。亲了一下白雯,然后回去送安沐枫。安沐枫坐在旁边,手有些不安稳在颤抖。

    眼神也不敢看安心,整个人七上八下。安心倒是表现的没有什么异样。回去的路还挺长,安心无聊就问他:“你平常这样来来回回自己开车不太好。我觉得你可以配个司机。”

    “有配的,今天让他把另外的海鲜运回去。”

    “所以你把好带走啦。”

    “没,没有。你这边我特意挑的大的。真没有把好的拿走。”安沐枫着急着解释,根本没意识到这只是安心在玩玩笑。

    安心突然间刹停车子在旁边,安沐枫差点撞到前面的玻璃。安沐枫说:“怎么了?”

    “我想问你件事情,你要老实的回答。”安心失去所有的笑容看着安沐枫。

    安沐枫明白这不是他的幸运日,相反她有很多的问题。似乎想要苛责他。安沐枫有些慌张,他好久没有看到安心的这样脸色。安心伸出手瞬间甩了他一巴掌。

    出事了,完了。安沐枫有些心虚,因为他确实心里有些问题在隐瞒着。安心把手伸回来,看着安沐枫:“我希望你自己跟我讲。”

    “讲什么?”

    “还要讲什么?你告诉我,要讲什么?”

    安心每句话都是那样咄咄逼人,安沐枫好像快要被安心拆穿。安沐枫摇摇头,一脸他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的模样。她看着安沐枫很长时间,安心现在的情况并不友好好。这样的眼神仿佛能看穿生个步奏。

    “你欺骗我很久知道吗?即使你不说,那我就替你说出来。三个月前,有人通知我。找了到白洛尸体。”

    “我很惊讶,我以为是那次台风把他让他四分五裂。所以我就去了,但是那是一句完整的尸体。白洛真正的尸体。所以我挖出白洛的骨灰,里面有很多没烧掉的地方。检查了DNA,那骨灰并不是白洛的。”

    安心边说边落眼泪,安沐枫我也算是彻底明白怎么回事情。他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的原因。”

    “我现在只是想你一句,当时在Y国所发现你知不知道那不是白洛?”

    安沐枫想否认,但是没有必要办法否认。“宋素与henrry时的对过话,我确实是知道那是他们伪造的。因为他们也知道白洛必定死了。我不想给你希望,又让你绝望。所以不把他们的对话告诉你。不是想要隐瞒你。而不是觉得没有必要让你再重新难过。”

    “啪。”又一巴掌打过去,安心紧接着一巴掌接着又一巴掌。足足打到她手疼,安沐枫伸出双手紧握着安心。

    非常的抱歉地说:“对不起,地不起。可是打我你会痛,我不要让你痛。三个月前?你是在那个时候短道的,为什么为什么不说出来了?到现在才……”

    安心冷笑,她甩开安沐枫的手:“我想给你机会,但是直到刚才你都没有选择说出来。我有瞬间是觉得你不知道的,但是你却是知道的。你应该隐瞒到底,彻底的隐瞒到底。”

    是的,他确实是应该隐瞒到底。但是他到这个时候如果再不诚实点,怕是永远没有说出口的机会。

    “他在哪里?”

    “在哪里?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安心用力踩着油门,安沐枫特别害怕她出事。已经到极限的速度,虽然没有多少车。安沐枫说:“慢点,不要这么快。救你慢一点。”

    安心没有理他,相反,只是特别的生气更加加快油门。安沐枫与他最后来到墓地。安心重新买了块位置,用来给白洛她的丈夫。

    他们两个出现在这里,看着照片上的白洛。安沐枫都不敢面对,他讲:“对不起,白洛。我应该早点告诉安心关于你的事情。我一直在找你,我还抱着你可能还活着事情。我没有想到你走了,所以隐藏算是对了吗?白洛,抱歉。”

    他没有想取代白洛的位置,只是想保护安心。错,也许是想保护他自己。安心看着白洛,跪在他的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更加早点找到你,白洛。我怎么能让你那里那么长的时间。白洛,白洛。”

    眼泪不停的落下,安心隐藏着这个三个月的时间。而安沐枫却是三年多的时间。他一定不好过吧,安心现在就很不好过。她没有敢把这件事情告诉给Marry以及其他的人。因为他们已经走了部分的悲伤。她当然懂安沐枫的所作所为。因为现在的她正是这个模样。安沐枫也跪了下去,安心把他推开。用力地说:“你这个混蛋,你有什么资格?”

    其实安沐枫并没有那么混蛋,安心知道的。所以这三个月来一直在试图理解他。他也能理解,但是她做不到原谅,做不到完全不当这件事情存在。

    安沐枫只是跪在那里,安心用力地打着他。安沐枫今天被挨打很多次。但是都是他活该,活该如此。

    他们在这里将近三个小时,安心开着车就走。完全不管安沐枫,安沐枫说:“这里走出去得六七个小时,你不能拿走手机把我扔在这里。”

    “怎么不能,我现在就能。”他的外套在车上,手机也在车里面。安心使劲的踩油门,把安沐枫远远的甩开。安沐枫无奈的甩着他的双手。然后沿着马路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车子经过。但是会来这里都是墓地探视的车子。

    再走几个小时的时间,估计天都能黑掉。到时更难走,没有路灯没有手电。安沐枫加快走着,但是到天黑都没有走到一半的路。路远比他相象的更加的远。恐怕十个小时都走不到,现在他抹黑走路,摔倒好几次。于是他只能坐在路边,靠着大树。只祈祷不要有什么蛇虫。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蛇。

    安沐枫默默坐在那里,也许走太长的时间。也许是因为心累。所以他现在只想坐着,也许这样睡个晚上。直到明天天亮再走回去。

    不过肚子好饿,天又越来越冷。安沐枫意识模糊,最后晕倒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在一栋小木屋内。桌子上是热气腾腾的开水。他费走下床。倒了杯水喝下。喝完才发现,这个屋子里面都是白洛的照片。

    所以带他来这里的人,是安心。他推开门走到外面,这是在哪里?四处都是树林,简直不能更加的隐秘。安心有个秘密的空间,即使在她全天带小孩子的情况下。在这里竟然有个房间。

    “而且看时间,这屋子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他说:“安心,安心你在吗?”

    安心并没有回应,叫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回应,安沐枫觉得她也许回去带小孩子。他回到小木屋,里面的桌子有许多的新鲜的面包。有些还有温度,看起来安心并没有走多久。没有电话,没有交通工具,不知道地址在哪里。

    所以现在的他,只能待在这里。晚上很晚的时候,安沐枫睡得差不多。听见木屋打开的声音。

    安沐枫睁开眼睛,说:“安心,是你吗?”想伸出手去开灯,但是安心直接把他双手抓住。然后把他的衣服给扒掉,用力地吻着他。

    一次又一次,安沐枫即使看不见她。也不会认错这具身体。所以他们两个又发生关系了。

    早上,安心消失。晚上下半夜安心出现,两个小时后又消失。足足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每天都是如此,安沐枫发现他喜欢这样。因为安心是他的,安心是他的。

    但是七天后,安沐枫发现桌子上的手机还有车钥匙。慌张的走到门外,是辆车子。安心让他走了,安沐枫的心里竟然莫名的难过。

    好像这样就代表他们结束,安沐枫不愿意。他留在这里,接下来安心没有再出现过。没有食物,没有水,安沐枫只能回去。回去后,姚芳说:“安心说出国几天,昨天就应该回来的。你怎么今天才回来?”

    “妈,抱歉。出国也没有跟你讲声。”

    “没事。”姚芳知道他们有事,她也根本不相信安沐枫出国。只是安心这么讲,姚芳选择相信。而且安心不会伤害安沐枫,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

    安心与安沐枫时隔几年又出现波折,不论是好是坏。总是半死不活的强。安沐枫要么跟安心重新开始,要么就找个人另外开始。

    “妈,安心有没有跟你讲其他的。”

    “她会跟我讲什么,什么都没有讲。”用力地摇头,姚芳也不去问。在安沐枫消失的这**天的时间。

    “嗯。”

    “看你胡子都长起来了,你是完全没有收拾你自己。赶紧上楼去吧。洗个脸把胡子刮掉。然后好好休息下。”

    安沐枫听话的上楼,看到镜子中的他。胡子已经长出来不少。他拿着刀片,刮去他的胡子。一个不小心,划出血来。他赶紧用水冲掉泡沫。然后用纸巾擦掉血。

    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血很快就没有了。只是轻微的表皮,但是当下就好像觉得划破动脉一样。他把自己整整干净,虽然在小木屋也有水洗澡。不过都很冰冷,没有热水。安沐枫为了每天与安心发生关系。所以洗澡也是非常的勤快用力。

    他很喜欢与安心发生关系的感觉,这让他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不过应该没有不过了吧。安沐枫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事情怎么就这样了?

    安沐枫多想抱着安心一辈子,安心是他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存在。他的内心深处,永远的深爱着她。

    “安心,我爱你。”不停地说着,说到安沐枫睡着过去。姚芳在门外自然听到安沐枫无数次的表白,安沐枫与安心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姚芳想去见见安心,不过没有见到安心。倒是看到安雄出现在在安心的附近。

    “你在干什么?”

    姚芳开车过去,看着安雄。安雄被吓倒,他说:“我只是看看安文,我没有恶意。我也不会带他走。”

    “你应该征得安沐枫的同意,还是看起来你又想私下做什么。”

    “没有,我没有想做什么。姚芳,别误会我。也别告诉安沐枫。”

    “好啊,那你跪下来求我。”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