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警事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驯虎”

作者/卓牧闲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上完下午的课,韩朝阳和黄莹并没有直接回理大教师宿舍,一个直奔警务室,一个半路下车去旅社。

    雪仍在下,只是没早上那么大。

    韩朝阳掸掉身上的积雪,拉开门走进来一看,墙角里竟堆满十斤一袋装的大米和桶装的色拉油。

    “欣宜,这是干什么,是不是要给我们发福利?”

    “给你发福利,想得美!”

    “那是谁放这儿的?”韩朝阳掀开接警台盖板,走进办案区。

    郑欣宜抬头看看外面的雪下得大不大,随即回头道:“社区买的,人家刚送来,司机把车停在门口,只能先卸这儿。”

    “社区买粮油干什么?”

    “这不是到年底了吗,又赶上暴雪,要跟往年一样慰问孤寡老人和贫困户,一家两袋大米、两桶色拉油,再给两百块钱慰问金。”郑欣宜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笑道:“不过这次是社区慰问,这些全是居委会花钱买的,跟民政局没关系。”

    老朝阳村的村民现在全是百万富翁,连孤寡老人都是!

    值得一提的是,朝阳村委会撤销前,工作组曾动员村里的几个孤寡老人去敬老院,结果几个老人都不愿意去,因为一去就拿不到拆迁补偿。现在他们手里有钱,以前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都开始走动了,抢着把老人往家接,一个比一个孝顺。

    真正需要这些大米、色拉油和慰问金的,只有527厂的一些退休工资不多尤其那些在改制时被买断工龄的老人,以及东明小区的几个贫困户。

    韩朝阳反应过来,不禁笑道:“居委会虽然没选举换届,但也跟换届差不多,张支书和解主任是该慰问慰问527厂和东明小区的孤寡老人和贫困户。”

    “这还真不是张支书和解主任要收买人心,这是新来的曹书记的主意。”

    “曹书记,第一书记?”

    “嗯,中午上任的,屁股没坐热就开始花钱,我看苏姐好不容易帮社区积攒的这点家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折腾完。”

    这不是花点钱慰问社区孤寡老人和贫困户的事,这分明是一上任就要抓财权!

    韩朝阳意识到新来的第一书记很强势,好奇地问:“男的女的,今年多大?”

    “男的,三十一二岁。”

    “原来是哪个单位的?”

    “区委统战部。”

    韩朝阳虽然参加工作不久,虽然无官无职,但出生成长在干部教师家庭,对县一级党政部门的事不是很了解,对乡镇和村一级的事可以说门儿清。

    第一书记也好,以其它形式下基层挂职的干部也罢,从入场的方式上看,可以分为“自带光环”和“平淡入场”两种。

    虽然都是组织部门派来的,但村干部也不傻,尤其像张昌坚这样干了十几年的村支书,平时没少跟各个衙门打交道,知道哪些部门有权,哪些部门有钱,哪些部门是清水衙门。对于那些来自权力比较大或者比较有钱的部门的干部,会很积极地配合。对于那些来自相对弱势部门的干部,虽然谈不上不配合,但肯定不会很积极。

    统战部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很有权力的部门,但终究是区委的一个部门。

    韩朝阳反应过来,暗想张支书是“认怂”了,干脆岔开话题:“我师傅呢?”

    “在邓老板饭店喝酒。”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韩朝阳一脸不可思议地问:“跟谁喝?”

    “莫云虎。”

    跟莫云虎喝,这就不一样了,韩朝阳立马站起身:“我去看看。”

    “就知道你会去,外面下挺大的,我这儿有伞。”

    “不用了,又不远。”

    韩朝阳一口气跑到邓老板饭店,顾爷爷果然跟莫云虎坐在大厅角落里喝酒,只是菜有点少。

    “师傅,这天应该涮火锅。”

    “火锅太油腻,我肠胃不好,消化不了。”顾爷爷指指边上的空椅子,示意他坐下,随即回头道:“小姑娘,再拿副餐具。”

    “好咧,您稍等。”

    看着莫云虎拘束不安的样子,顾爷爷打趣道:“朝阳,学着点,人小姑娘多会说话。说您稍等,不是您老稍等。你倒好,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您老,我有那么老吗?”

    “师傅,我错了,您不老,您是老当益壮。”

    “什么老当益壮,老当益壮不一样是老嘛!”

    顾爷爷瞪了他一眼,举起杯子笑道:“云虎,来,我们再走一个。”

    “顾警官,我敬您。”

    “什么顾警官,刚才不是说过吗,我已经退休了,他是警官,我不是。”

    “您退休了一样是警官。”

    “好好好,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顾爷爷举起小杯子一饮而尽,拿起筷子夹了一颗老醋花生,循循善诱地说:“云虎,上午的事我听说了,我想你心里肯定不太好受。但事情呢要一分为二看,他们用老眼光看你,是他们不对。你呢也要反过来想想,他们为什么会用老眼光看你,又为什么会发生上午那样的事!”

    莫云虎这一天过得是真憋屈,当年得罪过的那些人一会儿打一次110,新园街派出所的警察一会儿去一趟,后来连司法所的人都去了。

    那么大一个小区,本来知道或者记得他以前犯过事的并不多,但现在几乎全知道了。

    一出门就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老老实实呆在屋里躺在床上都能感受到外面的敌意。

    想安安生生过日子,想重头再来怎么就这么难!

    莫云虎越想越憋屈,紧咬着牙说:“怪我,这是自作自受,谁让我当年犯法呢。”

    顾爷爷紧盯着他双眼问:“后悔了?”

    “后悔。”

    “光后悔有什么用,要拿出实际行动。”

    “您是说挨家挨户上门道歉?”

    顾爷爷拿起酒瓶帮他斟满,不缓不慢地说:“道歉只是一种形式,就算你提着东西上门,人家也不一定接受,也不一定会认为你有诚意。有句话说得好,时间能证明一切,想真正获得人家的原谅,想真正融入这个社会,你要有更实际的行动,要让人家看到你真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

    韩朝阳这才意识到师傅的良苦用心!

    今天最郁闷的不是“大姐大”,也不是老唐,而是眼前这个假释犯。如果不及时开解,他一气之下很可能会干出违法犯罪的事。

    正暗地里埋怨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些,莫云虎深吸了一口气,愁眉苦脸地说:“顾警长,不怕您笑话,坐这几年,我真坐傻了。您能不能说清楚的,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你不是坐牢坐傻了,是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新环境。”

    顾爷爷吃完花生米,笑道:“至于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只能给你提出点建议。首先,也是最重要的,要有一个好的心态。这个世界上没后悔药,以前的事和现在的一切只能去面对,别说你莫云虎一个人,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前些年还得韬光养晦呢,谁让咱们经济没人家好,科技没人家发达,军力没人家强呢。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但基本上是这个道理,要有一个好的心态,要忍辱负重。”

    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警察能坐下来一起喝酒,能推心置腹谈这些,莫云虎心里好受多了,哽咽地说:“顾警官放心,不管他们怎么对我,我也不会再跟以前一样的,我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有这个态度就行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个不太可能,这不是说让你还手,也不是说让你跟他们对骂,而是他们不会打你也不会当面骂你,毕竟打人是犯法的,骂人侮辱人一样是犯法的。”

    ……。

    a

    </br>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