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江山 正文 第157章 劝说

作者/扶桑子鱼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虞成国将会怎样阻挠调查暂且不表,单说天子虞明基,这几天是他最矛盾最痛苦的一段时间。.org

    人越老越看重感情,青年时期,为了权力和**,为了自己的亘古江山几乎忘却了人世间最珍贵的亲情,当半截身子入土时,猛然回首,发现自己仍是孤家寡人。

    好不容易找到所谓失散多年的孙子又发生了叛逆之事,说心里话,他不信,或者不敢相信,可事实证据摆在眼前又不由他不信。

    借由此事,虞明基又想起了十四年前安庆王虞成文的事,当年三皇子也是因为叛乱而死,到最后发现是自己错了,如果当时能够冷静下来,认真的调查一番可能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悲剧,如今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靳轩身上,同样的痛苦虞明基不想经历第二次,这也是为什么没有将靳轩立即处死的原因。

    养心殿内,虞明基目光深邃的坐在椅子上,面色沉重得看不出什么表情,朱顺小心的位于其身侧,大气都不敢出。

    此时,苗阔和秦明堂已经来到了殿门外,刚要请奏,朱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微微弯下腰,在虞明基耳边轻声道:“陛下,苗大人和秦相国来了!”

    “嗯……?哦……!让他们进来吧。”

    说完,朱顺对门外二人招招手,后者轻手轻脚的走进大殿,尽量放轻脚步。

    “微臣叩见陛下!二人同声道。”

    “起来吧……”虞明基摆摆手,声音透露着疲乏老态。

    沉默片刻,虞明基开口道:“靳轩一事,你二人有何看法?”

    苗阔有一肚子话想说,可不知天子什么态度,所以并未冒然开口,偷要看看一旁的朱顺,后者轻轻点头,这才放心道:“陛下,臣以为靳轩是被冤枉的,他绝不是投敌叛国之人!”

    “哦?苗大人,你为何这般肯定?”

    “难道陛下认为此事是真的?”

    苗阔并未说明原因,而是反问道。

    “大胆,朕在问你,你怎么反过来质问于朕!”

    虞明基少见的发怒,若在以往,他断然不会如此,苗阔乃当世名臣,朝廷栋梁,即便对其有意见也不可能直言斥责,如今这般变相只能说明天子心乱如麻。

    秦明堂赶紧抱拳道:“陛下莫怪,苗大人一时心急,说话未注礼节,请陛下息怒。”

    “臣以为,苗大人虽言论不当,但说的却是事实,靳轩再怎么说还是个孩子,进京只不过一年光景,怎么可能这么快的就网罗诸国叛乱,实在是无稽之谈,如果当初陛下未准其进京,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皇城是什么样,怎么可能作出这般悖礼之事。”

    虞明基听着,并未有什么表示,这些他心里都清楚,可是那些往来书信又该怎样解释。

    见天子没什么表示,苗阔急了:“陛下,您可曾记得靳轩有过怎样的封号?”

    “锦阳公子,朕亲自封的,这能说明什么?”

    “那这锦阳公子官在几品,俸禄几何?”

    “无官无品亦无俸禄,苗阔你究竟想说什么?”

    苗阔深施一礼:“陛下,容臣慢慢道来,靳轩无官无职,更无俸禄,除了陛下与我二人还有长公主以外,京城王公大臣绝大多数都不承认他,更别说什么天子之孙了,这样一个没有实权的孩子对朝廷机密更是一无所知的人,试想一下,如果微臣想要造反叛乱,拉拢这样的人有用吗?”

    苗阔说话不好听,甚至当着天子的面直言造反作乱,虞明基不但没生气,反而眼前一亮。

    “你继续说下去!”

    “陛下,皇权至高无上,同时也是肥美的香肉,皇族之内的人都想借助皇权之势,分享这块香肉,靳轩以皇孙的身份出现,这就意味着又多了一个分享香肉的人,还是山里来的野小子,这就触动了那些贵族们的利益,他们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自打靳轩进京,在他身上发生的是不用臣说陛下都清楚,这是为什么呢,还不是有人想把他逐出京城,这样一个备受排挤的人,南凉和北燕的人都傻了吗,非要找他做内应?”

    虞明基点点头,苗阔说的很有道理。

    “陛下,您再想想,当初我大承边境烽烟四起,是谁极力劝说您出兵应敌,又是谁在战斗焦灼时力挽狂澜,以三万兵力击败南凉十万大军,如果靳轩真的有谋反之心,那么战争突发时便是最好的时机,可实际上呢,他不但没有,反而平息战争,搅乱南凉后负伤返回承国,难道这就是对他的赏赐?”

    “是啊,陛下,苗大人说得在理。”秦明堂附和道。

    “这么说的话,那些密信又该怎样解释?”

    苗阔淡淡一笑:“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区区几封密信又说明什么,江湖术人多得是,找出模仿他人笔迹之人算不上难事,依臣看,这就是针对靳轩的阴谋。”

    虞明基想了想:“苗大人,你为何坚信靳轩是被冤枉的。”

    “陛下,自打靳轩进京以来就一直住在臣府中,其为人臣看在眼里,相信他绝不是那种人。”

    虞明基心里动了动,还不是特别相信,可又不能不信,苗阔说的句句在理,细细想来,的确如此。

    天子依然不为所动,苗阔看了一眼秦明堂,二人对视一眼,狠下心道:“陛下难道忘了当年安庆王之事?”

    虞明基脸色一沉,当面的那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结,从不愿提起,满朝文武都清楚,可事关靳轩生死,苗阔也就豁出去了。

    “当年的事陛下与我二人皆亲身经历过,虽然查无结果,可安庆王已被处决,也就不了了之,而今同样的事情落到其子身上,悲剧再将重演吗?且不论靳轩身世究竟几何,单论他的才气,将来必定是承国顶梁之柱,陛下您就真的忍心杀掉他吗?换句话说,如果靳轩真是您的孙子,日后查明是被冤枉的,到时又该怎样?”

    按常理将,苗阔此番言论很有可能被重处,可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二位卿家,朕也不想如此,可现在朝廷上下都已知晓此事,朕很难办,除非你们能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他就是朕的孙子,那样虽不能开脱其罪,但朕可以保证不杀他,直到查明真相为止,如何?”

    苗秦二人相互看了看,这可能是目前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二人点头称是。

    “陛下,既然如此,我二人即可着手调查!”

    “嗯,快快查明,朕很想知道结果!”

    言罢,二人退下,虞明基再次陷入沉思。

    许久之后,虞明基再次整开眼睛,斜着看了一眼身旁的朱顺:“朕如此决定,你觉得怎样?”

    朱顺赶紧弯下腰:“陛下圣断,老奴不敢妄自评断!”

    “老东西,朕让你说你就说!”

    “呃……老奴斗胆问一句,陛下您真的相信锦阳公子投敌叛国吗?”

    虞明基古怪一笑:“常言道人老精鬼老灵,什么事都瞒不了你这老东西!”

    “呵呵……陛下见笑了,老奴多嘴了!”说着朱顺象征性的打了自己两巴掌。

    虞明基目视前方,长长的叹口气道:“十四年前有人嫁祸朕的三皇子,那时朕太过自负也太过多疑,竟然信以为真,糊里糊涂的把成文处决了,如今同样的事发生在靳轩身上,朕绝不允许再错第二次,既然有人想跟我玩儿,那朕何不奉陪到底呢!”

    ……

    天子的真正心意苗阔和秦明堂未能得知,二人急匆匆走出皇宫,时间紧迫,容不得迟疑。

    “苗大人,虽然陛下准许我二人彻查此事,可到底从哪里入手啊!”

    秦明堂说的一点不假,事情烦乱复杂,根本没有入手的地方。

    “嗯……秦相国说的是,不过我曾入天牢找过靳轩,他说相见黄公熹黄老先生,想必这应该是个着手点吧!”

    “黄公熹?他跟这事有什么关系?”

    之前的谈话秦明堂并不知晓,苗阔苦叹道:“说来话长,我们边走边说吧!”

    说完,二人直奔黄公熹的住处。

    事情过去整整一天,黄公熹呆在家里等候消息,可迟迟不见人通报,老爷子急得够呛,刚要出门,下人禀报,尚书苗大人和秦相国求见。

    黄公熹二话不说,亲自迎了出去。

    “二位大人,事情究竟怎样?”黄公熹顾不得礼节,开口问道。

    苗阔细细的把事情讲说一遍,不落一丝细节,黄公熹听罢连连叹气,感觉跟十多年前安庆王之乱如出一辙。

    “二位大人,老朽年事虽高,但也想为靳轩做些什么,有什么吩咐二位大人只管说!”

    “黄老,不瞒您说,还真有些事情请您处理!”

    “什么事?”

    “昨晚在下层入天牢探望靳轩,他说相见您,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向您请教。”

    黄公熹一愣,都这时候了还能请教什么,不过那孩子天资聪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

    “没问题,老朽这就前去!”

    “黄老,请等一下,刺史府已被安隆王监视起来,恐怕不是那么好进去的!”

    “还有些事?放心,老朽想去的地方还没人拦得住!”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吞噬星空 永生 遮天 天珠变 凡人修仙传 仙逆 万妖之祖 大周皇族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官神 长生不死 很纯很暧昧 网游之天下无双 锦衣夜行 老子是癞蛤蟆 家里养个狐狸精 史上第一掌门 杀神 赘婿 全球论剑 百炼成仙 医道官途 官气 召唤万岁 黄金瞳 叱咤风云 修真世界 超级医生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