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一扫而光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果然,朱厚照一声令下之后,外头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

    哗啦啦的靴子颇有节奏。

    这分明是从外头来了一队禁卫。

    这院中,顿时哗然。

    张懋等人,面面相觑。

    那衍圣公虽是故作镇定,可脸上的笑容却是不见了。

    寿宁侯张鹤龄禁不住道:“呀,不是说好了来此只是谈谈京察之事,还有饭吃的吗?怎么就不能走了。”

    可惜,没人答他。

    张鹤龄见没人吱声,生气了,毕竟是国舅,也是要面子的:“到底有没有饭,说个准话吧,做人不能不讲信用。我张鹤龄也不是好欺负的,今日就把话撂在这里,不给饭吃,无论是谁,地位多尊贵,谁也拦不住我,我这就走,这梁子便算结定啦,从今往后,一刀两断”

    他的话,掷地有声,在这堂中绕梁不散,经久不息。

    朱厚照嫌他多事,禁不住瞪着他。

    可张鹤龄也有自己的骄傲,同样倔强的眼神瞪着自己的外甥。

    目光短暂的交错之久,朱厚照居然认怂了,正事要紧,暂时不要节外生枝为好:“三餐自是管的,且丰盛无比,安心在此,先办完公务要紧。”

    张鹤龄才收回了倔强的眼神,压抑住内心深处如小鹿乱撞的激动心情,听到饭食还丰盛,心念一动:“可以将家弟叫来吗?他已饿了许多天啦。”

    自亏了八十万两银子后,张家已经很多天没有开伙了,吃的都是生冷之物。

    朱厚照很果断的摇头:“不可以。”

    这个舅舅,他太清楚了,让了一步,就不可让第二步,不然他会层层加码,得寸进尺。

    张鹤龄露出遗憾之色,便不做声了。

    朱厚照而后便冷声道:“取案卷来。”

    一沓沓的案卷,由书吏们抱来了。

    不只如此,上百个京察都在外头候命。

    朱厚照先取出第一份,念道:“此五城兵马司副指挥钱治讳盗一案,此人取资于盗,同盗合污,不得人心已久。经办此案的京察刘建文何在?”

    书吏们大声道:“刘建文何在?”

    刘健文便进来行礼。

    京察使们有点懵

    却见朱厚照翻过了卷宗,颔首点头:“上头的证据还算详实,里头有三个商户的口供,状告此人包庇盗贼,还有经核实,他的一个兄弟,做的便是勒索商户的勾当。其人从前有一个舅子曾在他的府上做事,现在却已转了证人,说他在府中赃银甚多,多是讳盗所得,来,你们都看看。”

    说罢,将卷宗传阅下去。

    京察使们一个个轮流看过,传到了陈田锦这里时,陈田锦的心里已是有点凌乱了。

    什么意思

    动真格的啊?

    这个钱治,他是有些印象的,是个老实忠厚的人

    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目光久久的在那案卷里。

    这案卷写着很漂亮的馆阁体的行书,看得很舒服,行文也很流畅,让人一目了然,里头还有许多的口供,不只如此,还有关于钱治此人经济情况的调查。譬如,查出他这几年置办宅邸和购买奴婢,就花去了**万两银子,此前家里并不殷实,不只如此,他购置宅邸,竟没有从钱庄有过借贷的记录,这么多来源不明的款项,实是触目惊心。

    陈田锦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可是

    三百多个案子,现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这

    陈田锦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忍不住道:“太子殿下,有些事难得糊涂,不然,难免会引发恐惧啊”

    这是实在话,他有他的顾虑。

    若三百多个案子,都是如此,那还了得,这不是要将人逼死吗?这岂不是成了太祖高皇帝的时候了,要让人人自危?

    这是捅马蜂窝啊。

    朱厚照只看了陈田锦一眼,眼中浮出一许嘲弄,冷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京察使,还是赃官,怎的胳膊肘往外拐。”

    方继藩在旁转圜,笑吟吟的道:“陈公啊,我们这是职责所在嘛”

    陈田锦不禁微怒,不敢得罪太子,可他却是倔强的道:“我乃谋国之言,齐国公切切不可自误。”

    忙活到现在,什么都准备好了,方继藩似乎耐性已经给耗得差不多了,他突然变脸:“狗一样的东西,平时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染坊了,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说这样的话,你想做焦芳是不是?”

    陈田锦怒极了,瞪大了一眼,豁然而起,便直接要走。

    可刚走两步,外头两个明火执仗的禁卫进来,铿锵一声,拔刀。

    陈田锦:“”

    那被禁军举起的刀口透着锋芒

    “你来了这里,还想走?”方继藩已完全收起了那笑脸迎人的样子,顿时凶神恶煞起来:“还有,我要实话告诉你,什么狗屁自误,我方继藩偏就要自误,我晓得你是什么心思,你是害怕而已,可我方继藩不怕,我世受恩禄,今有赃官害民,剪除奸恶,乃人臣本分,纵是被人所恨,睚眦报复,纵万死,亦无所恨。给老子坐下,不然,今日除弊,就从你而始!”

    方继藩一声厉喝。

    欧阳志人等,便目中一沉,眼里掠过杀机。

    几个禁卫横刀而立,更是杀气腾腾。

    陈田锦一愣,到底也是个看得清楚状况的人,最后还是默默的坐回了原位。

    方继藩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侧目向一旁的记录官道:“方才的话,原封不动记录下来。”

    今日的京察使闭门会议,一切都需入宫禀奏的,毕竟兹事体大。

    记录官忙点头,匆匆提笔,原封不动的记录。

    朱厚照这才看向那京察刘建文道:“你经办此案,对此案有何看法?”

    刘建文行礼道:“证据确凿,既已有眉目,下官恳请诸京察使签发搜法令,下官入其宅邸搜查,并且暂将此人羁押。”

    朱厚照四顾一眼:“你们如何看呢?”

    方继藩第一个道:“我无异议。”

    萧敬随即笑吟吟的点头:“殿下,奴婢也无异议。”

    张懋等人纷纷点头。

    欧阳志人等,自也点了头。

    梁储若有所思,终还是点了头。

    倒是那大理寺和刑部的人,颇有几分顾虑,他们下意识的看向陈田锦。

    陈田锦咬牙道:“不可此事理应”

    不待他说下去,朱厚照便打断了她:“可惜多数人已经同意了,你是少数,这样说来,便照准啦。”

    陈田锦:“”

    “由哪个京察使签发搜法令和拘押的驾贴呢?”

    方继藩笑了笑道:“陈公来吧。”

    “对,陈公来。”

    陈田锦绷着脸,拧着眉头道:“殿下,下官没有同意。”

    “章程就是这样的。”朱厚照道:“既已是多数人决议了,那么就必须得签发,你不同意也不成,你是京察使,非要签发不可,这是规矩,谁也不能破坏,当初这个章程,你也是同意了的。”

    刘瑾此时龇牙咧嘴的站起来:“规矩谁都要遵守,不遵守,就别怪咱不客气了。”

    其他人冷眼旁观,漠然的看着陈田锦。

    陈田锦还是觉得不妥,依旧固执的摇头道:“这”

    “无妨,反正你的印章,本宫已经给你刻好了,本宫暂代着保管,帮你签发就是了。”朱厚照笑吟吟的道。

    陈田锦:“”

    “好了,时间不等人,赶紧定夺下一个案卷才是。”

    陈田锦:“”

    三日之后。

    萧敬亲自带着一沓卷宗和奏报入宫了。

    弘治皇帝万万想不到,萧敬这个京察使,竟是去了足足三日。

    萧敬拜倒:“奴婢见过陛下。”

    弘治皇帝看着脸色略有疲惫的萧敬,道:“怎么耽搁了这么多日子?”

    萧敬如实道“卷宗太多了。”

    太多了

    弘治皇帝倒是来了兴趣:“取来给朕看看。”

    于是那三百多个案子很快搬了进来,在弘治皇帝的案头上堆砌得很高。

    弘治皇帝的眼中还是闪过了惊讶,他只随手取一份,是太仆寺丞暗中将劣马,来替换寺中的优马的。

    太仆寺管理的乃是皇家车驾,兼且养马,此寺丞胆子不小,将好马偷偷盗了卖掉,和一个贩马的商贾勾结

    这是一个太仆寺的书吏暗中检举,里头记录的十分详细。

    弘治皇帝看了,直接震惊了。

    朕的马他也敢暗中替换?

    萧敬见弘治皇帝的脸拉下来了,便道:“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仔细搜证过的,经过京察使们的讨论,其中有一百八十多件,都是认证物证都没有疑义的,其他的,是证据不够足,直接发还重新搜证了。现在就等陛下来定夺,京察使这边,预备要签发的拘押驾贴还有搜查令,只要陛下恩准,京察们立即调厂卫人等动手。”

    弘治皇帝没吭声,他接下来捡起了一份份的卷宗看起来,看的极仔细。

    这一看真是触目惊心

    到处都是盗卖,挪用,都是欺民、勒索,甚至还有强抢民女的。

    弘治皇帝的脸色越加蜡黄至于冰敬、碳敬,在这些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了。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