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行 正文 正文 第3章 诚意

作者/刀小末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20分钟后,吉尔跟着卡洛琳来到一座被一股不知名的外力斜着且不规则地切割掉部分圆顶和大部分幕墙,高180米、共四十九层、整体外形宛如子弹的证券大厦。大厦已经支离破碎,一周的街道却非常整洁,上面没有一片碎玻璃,没有那些被切割或者砸碎而掉落的墙体,连地砖也完好无恙。显然,是人为修缮过的,可不知什么原因,大厦迟迟没有被拆除,在那立着,显得格外凄凉。

    吉尔和卡洛琳前后脚地从大门进去。

    里面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碎物、钢架杂乱地遍布一层的大小通道,让吉尔寸步难行。庆幸的是,卡洛琳用她的“猫耳”打出了一条不宽不窄的过道,也给他留下了往哪前进的信息。他故意走得慢些,避免对方发觉。

    他慢慢地靠近大厦的中央。这里是由楼梯、电梯、消防电梯、卫生间和其他辅助用房组成的圆形核心筒,已经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当中的螺旋楼梯被重物砸得裂痕斑斑,也出现了断层,但这是他唯一通往上层的去路。

    他踩上去,楼梯瞬间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把他情绪调到了最高,生怕下一步踩空了。遇到断层时,他最大限度地放慢和放轻自己的脚步,迈过去。1分钟后,他到达二层。二层的核心筒已被凿穿,站在楼梯口,他能清晰地看到环形区域外、六个在水平上呈齿轮矢量分布的条形分支。各分支为普通的办公区,上面的办公桌、办公仪器凌乱地倒着或者被劈碎成了碎块,加上破窗的烘托,展现着一副萧条的景象。

    三层至十六层和二层是一样的结构。每层之间呈螺旋形错动,让分支之间的三角形内庭形成扭转的通高空间,为整幢大楼填充自然元素。十七层层是一个室内公园,十八层至三十二层则又是一个循环。

    在三十三层的室内公园西侧,吉尔找到了卡洛琳,她和一位身材壮硕、有着一只铁臂、穿短袖兜帽卫衣的男子坐在一条两米长的木凳的两端。两人脚尖前一寸的地方就是楼壁,但风景独好。

    吉尔悄悄地躲在立于两人西南方向十米、一座名为“时空穿越”的雕塑后面,屏息凝神,想努力探听到一些他们的说话内容。男的声音很奇怪,像从一个机器人里传出来,声母都发得很轻,给人一种机器人出现了故障的感觉。

    “我很喜欢这,希望以后经常能来坐坐……桔子街35号,这是我合作的诚意。”

    “我会考虑的。”卡洛琳站了起来。

    “不需要我载你一程?”男子打了一个响指,伴随着鹰唳声,一只巨大的老鹰由远及近振翅飞来—它全身各处充斥着金属光泽—悬停在他脚尖前的比三十三层地面低上一米的空中。他慢慢起身,一个跨步跳到老鹰的背上,乘风而去。

    吉尔联想到昨晚的场景,原来这才是他昨晚在飞船尾部见到的那只大鸟的真实模样,怪不得它的双眼在黑夜中会一闪一闪地冒着红光。见到卡洛琳转身,他赶紧收了思绪,低蹲着身体快走到楼梯口,又轻跑着从三十三层返回到一层。

    接下来,他准备用剩下的177.5美元买套像样的衣服,赴卡洛琳的中餐之约。

    他不敢确信纽约的整体格局没变,所以找人问了路。10分钟后,他拐弯,走上一条两旁排列着中等大小、外形宛如西兰花的榆树的马路。他一眼就看到前方一百米处卡洛琳倚靠着机车站力在道路左侧,冲他拍了拍机车的后座。

    这一百米怎么变得如此漫长了?吉尔边走边努力想着,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开始他们之间的对话,“真巧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还是“我不是有意要跟踪你的。”。走到对方跟前,刚准备开口,却被对方抢了话语权:“我可不关心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一个跨歩坐上机车,用微微俏皮的声音又说道:“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原来,卡洛琳出了斯图雷特修道院不久便发现了后面跟着她的那辆出租车,但想不到是谁。进入证券大厦,她躲了一会,发现跟踪的人是吉尔后,心里酝酿而出的情绪除了惊讶居然还有莫名的欣喜。一层至三十三层的沿途,她用“猫耳”进行清道同时刻意留下痕迹,就是为了吉尔方便找到自己。在她预料之内,神秘男子发现了吉尔。为了确保谈判继续,她跟神秘男子说,吉尔是自己的人,如果不放心,他可以另选时间。神秘男子妥协了。

    神秘男子给的诚意,只是关于半个月前发生的证券大厦爆炸事件的幸存者的地址。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去验证这份诚意的真实性。

    拉上吉尔,是她认为吉尔正好可以帮上忙。

    橘子街离证券大厦很近,驾机车只需要5分钟的时间。整条橘子街上都是褐石屋式公寓,而住的这里最多的是三种人,吸毒的、艺术家和同志。

    35号的褐石屋是白色的,相比较旁边的,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入口是一个单调的铝合金框的玻璃门,是反锁着的。“我来。”卡洛琳拿出“猫耳”,使它高温,然后插入锁眼的位置,把锁芯融成了一滩水。门向外打开,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小心脚下的红外线。”经卡洛琳提醒,吉尔才注意到玄关尽头的两侧脚线砖处有一条和脚踝一般高的暗弱的红外线,同时他学着抬高腿跨了过去。

    里面很空旷,也很干净,但没有亮光透进来,使整个屋子很压抑,让人闷得发慌。

    两人顺着楼梯往上走。卡罗琳很警惕,没想放过任何动静;吉尔在她的影响下,也变得小心翼翼,每跨一步都在衡量以多快的速度和多大的力量踩上下一个台阶。走到一半时,一滴冰凉的液体滴落到吉尔的后脖颈,吓得他一哆嗦。

    他缓慢地扭身,抬头。一条碗口粗大、全身被环形镍铼高温合金包裹又长着一对犄角的蛇形形兽从二楼挂下半条身躯,正双眼冒着红光且充满恶意地盯着他。

    形兽吐着铁信子,液体不断地顺着两颗獠牙往下渗,越积越多,指不定哪会儿就突破了极限往下滴来。隔着老远,吉尔就能闻到从形兽嘴中传出的刺鼻腐臭味,令他脑子发涨。出于本能,他赶忙向二楼跑去。

    “小长虫!”卡罗琳转身,第一反应是冲形兽的眼睛飞去一道光弧,但只在上面留下一道不太显眼的黑痕。

    形兽开始反击:它卷曲尾部,像弹簧一样迸射而出,张着长满锋利锯齿的血盆大嘴对吉尔发动攻击;见卡洛琳握着预热好的“猫耳”挡在中间,它立刻分段变换身体的颜色,与房屋环境融为一体,好趁机扭转脖颈饶过卡洛琳。

    “你的对手是我。”卡洛琳双手紧握“猫耳”往左侧、与她肩膀齐平的墙壁狠狠地刺去。她能真切地感受到,“猫耳”穿过了某个物体,扎进了墙壁中。随后而至的,是一股顺着“猫耳”往她小臂传来的向前的猛烈冲力和一丝淡淡的焦味。

    与此同时,为了躲避形兽,吉尔向前卧倒而磕破了手肘。翻身时,他感觉到左小腿肚处传来阵阵的辣疼,扭身低头一看,是四道血沟。视线往楼梯口移,他见到两排锯齿正冲他隔空对碰着,由于重力的影响,它们不断撞击台阶,将木板击碎。

    “怎么还追着我啊?”吉尔喊道。

    “一旦锁定猎物,形兽可不会另选目标,除非猎物死去。”

    形兽被刺穿的环节已经显现。下一秒,它猛地发力,以刀背为支点上下晃动身躯,想以此挣脱掉掉太刀的束缚。墙壁因此出现了裂痕,且越扩越大。卡洛琳刚想进行下一步动作,却听到三楼朝里的位置传来一阵摔门声,于是急切地跟吉尔说:“去抓住那个人。”

    吉尔用右脚做支点起身,踉踉跄跄地跑向三楼。跑到一半,又一阵摔门声传来,他咬牙加快脚步,仿佛也顾不得疼得有些发麻的左小腿了。

    三楼有三间屋子,分别位于一条走廊的正面和左侧。为节省时间,他赌了左侧靠里边的那间,但房门被反锁了。撞开房门,里面却是漆黑一片。摸到开光,正准备摁下去时,他听到楼下传来木板被击穿、破裂的声响,顿了顿,才摁了下去。这是一间暗房,以中间的一张圆形操作台为分界线,一边放置着量筒、量杯、剪刀、罐子、药液瓶等冲洗设备,另一边放置着一人多高的3D打印机和两台数码打印机。与门口正对着的整面墙壁上,不规则排列地挂着15来个大大小小的3D打印而成的胶卷,有红有黑,有蓝又白,倒是为单调、死气的暗房增添了一抹亮色。

    他想,在这样一个一览无余的房间,真的能找到第二个的出入口?

    然而,刚向前跨一步,吉尔感到有一丝细细的风吹往他脸上吹来。用手背确认再三后,迎着细风他找到一条细如尖针、与一红一白的两个胶卷相切的缝。他用力向前一推,门开了,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一米多宽的楼梯口。

    他一瘸一拐地顺着楼梯往下走。一层的楼梯差不多走了一半,他忽然听到的底下传来“操,他妈的怎么就坏了!”的谩骂和阵阵脚踢金属壳的声音,趴出脑袋往下看,但什么也没能看见。他觉得,自己得跑起来。他用右脚当支点,三步并作两步地在台阶上跳着。

    可3分钟之后,他回到了原点,才明白过来他在一处无限回廊上兜圈子。他被戏耍了。

    底下又传来一声歇斯底里地尖叫声和金属猛烈敲击玻璃的声音。

    最直接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往下跳。他赌博格也是这么做的。

    吉尔向下走了一段台阶,找到一个相对平缓的角度,右脚踩上扶手,将身体立在上面,滚了滚喉咙,然后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身体全张开的刹那,他感到整个楼层都晃了一下;两秒后,他眼前产生了黑洞效应,缓过来时已经落在一张由四根铁桩固定的方形救生网上。

    他将身体正过来,才发现整栋房子、上下三层是打通的,没有任何隔层和立柱机构,无限回廊两旁的房间、走廊、窗台和壁画都是用3D浮空投影制造出来的。救生网一周被垂挂的黑布围着,格挡了外面的光线。

    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吉尔左手边倏然响起剧烈地撞门声。他迅速从救生网上爬下来,掀开黑布,见到1米85、却形容枯槁的博格略显紧张地倚靠在门上。他能感觉地到,博格的神情莫名地放松了。

    “你是谁?”博格疑惑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衰败孱弱,病恹恹的,让人提不起兴趣。

    吉尔没回应,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是来抓我的,还是杀我的?”博格又问道。说话时,他刻意冲吉尔瞪大了他那双疲倦的眼睛,想对吉尔造成威吓,反而让他的脸更狰狞了。

    “抓。”吉尔干脆道。

    博格一听,弯身从离自己足有两步远的地上捡起一把黑色的镭射手枪,对准吉尔:“那你得问问我手里的这把枪。”语气生硬,但透着狠厉。

    吉尔准备再赌一次。他一步一步、铿锵有力地走向博格,而每走一步,他能看到博格眼中的精光在闪烁,手也在重新矫正手枪的位置。这让他走得更有底气了。

    在吉尔跨了三步后,博格终于忍不住了:“别再过来了……以为我不会开枪吗?”

    吉尔却是一个箭步前冲,一记重拳打在博格的肚子上。

    博格受不住这力道,身体直接跪倒在地上,但仍牢牢地把手枪握在手里。吉尔半蹲下来,将手枪从博格手中夺过来察看一番,在手枪手柄处发现有一处微小的凹槽,恰好佐证了他的推断:博格想用手枪射开闭锁的大门来逃走,枪却是哑的。之后,他想用来砸开玻璃,可又失败了,一气之下把手枪往地下扔,在地砖上砸出了一个坑洞。

    “你怎么知道?”博格疑惑地看着吉尔。

    “猜的。”他起身,“你刚刚犯毒瘾了吧?你被人卖了,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刚才,他习惯性地用左脚做了箭步前冲,导致伤口被扯裂,疼痛加剧,可不想在花精力和他周旋下去了。

    吉尔话里的意思他自然听得明白,虽然愤恨,但丝毫没有气力再反抗。他向后仰倒,背靠着门,慢慢闭上眼睛,脸上做出一副释然的神情。

    “吉尔?”卡洛琳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们在底下。你往下跳下来就能看到我们。”吉尔大声回应道。

    博格猛地睁开眼睛,目光闪烁,吞吞吐吐地冒出了几个字:“她怎么来了!”同时,他开始一板一眼地将凌乱的刘海往两侧梳理,单手抹了下脸颊—虽然脸上并没有什么脏东西—接着把纽扣扣好,又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卡洛琳掀开黑布出现在眼前时,他整个身体都绷直了。他看着卡洛琳越走越近,当对方站在只距离他半米的位置时,他连大口喘气都不敢了;他不断地左右扭动脑袋,却仍没法逃开卡洛琳那股炙热地要杀人般的视线。这一刻,他仿佛卑微到了尘埃里。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