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行 正文 正文 第13章 时间秩序

作者/刀小末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明天还得到西顿打工,所以吉尔一回来就歇着了。

    他久违地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坐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下方灯光斑斓,却没有任何的闪动,连一丝微风都没有。广阔的夜空中没有星星,更没有黑夜,是另一个纽约。突然,起风了,上面的纽约瞬间化成了片片的白絮,飘落下来。

    醒来时,时间有些晚了。他只能打的赶往西顿。

    今天天气晴朗,白云通透,像朵朵棉花糖飘着空中,令他原本有些烦闷的心情变好了一些。诺迪亚是他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也是整个西顿的第一位客人。

    “肚子饿了,来吃顿好的。”诺迪亚坐下来,“多看几眼,你的这身衣服倒也顺眼多了。”

    “看你的模样,好像是一夜没睡。”吉尔身子笔挺地站在桌子旁。

    “在我哥的病房呆了一晚上。原本想睡上一会,可闭了一晚上也没睡着。早上突然倒有些困了,醒来就想着到这吃饭来了。”诺迪亚晃晃脑袋,像是能把昏沉的脑袋甩得轻上一些。

    “查出什么了?”吉尔问道。

    诺迪亚摇摇脑袋:“正在查。”

    这时,吉尔的耳麦里传来了消息:“你的牛排好了。别忘记给小费。”

    诺迪亚端起红酒杯,抿了起来。

    吉尔端着牛排从后厨出来时,又有数名客人到了。他刚把牛排放到诺迪亚的面前,开口想说些什么,一名服务员走了过来,边指着人工湖的方向边轻声说道:“那里有位客人指明让你过去。出手阔绰,连我这个传话的都给了50美元的小费。”

    “看来用不着我了。”诺迪亚笑道。

    走了一些距离,隔着玻璃窗,吉尔能看到男子的侧面,三十来岁,脸盘有些清瘦,梳着质感的背头,戴着一副黑边玳瑁眼镜,整个人洋溢着书卷气。他着一身笔挺的商务西服,开膝式地坐在座位上,闭着眼睛。方桌上,一张“今日菜单”贴着边沿放置,其左侧竖直地放着一部黑色手机。

    等吉尔上前,他缓慢地睁开眼睛来:“我是格朗姆,你下一个要找的来谈判的人。”

    “我知道你。”

    “那倒是免了许多不必要的寒暄。我知道,詹姆斯和你在这里见面的事,所以我也选了这里。”格朗姆指了指菜单上的意大利茄汁海鲜面,接着从西装内袋拿出两张崭新的100美元放到菜单上面,把它们一同平行地推到桌角,“剩余的是你的小费。”

    格朗姆安静地坐等着。

    “坦白地说,我手上没有你的黑料。”吉尔轻轻地把意面放到格朗姆的面前。

    “这里的湖景不错。我知道,詹姆斯上次坐的也是这个位置。”格朗姆拿起钢叉卷了几根意面放进嘴中,细嚼慢咽起来。

    吉尔背着手站立,盯着格朗姆的一举一动。这么些天过去了,费尔南多那边仍没有找到关于格朗姆的任何负面资料,这无外乎两种可能,他真的是一清二白,又或许他把自己的底子埋地很深。如果是后者,那就有趣了!

    “我不怕你去挖,因为不管如何努力,你都挖不出任何对我不利的东西来。这就是你为什么迟迟不找我也不能找我的原因。”格朗姆把钢叉放回到餐布上,又拿起手帕擦拭了嘴角,“我来,是特意告诉你一声,我已经决定站到你这边。有我的支持,剩余的小股东不会说任何闲话。不过,我不会白白付出,我得得到等价的报酬。”

    “什么报酬?”吉尔问道。

    “JA的第二大股东。”格朗姆重新拿起钢叉。

    “那么说,你还打算对索朗出手?”

    格朗姆用刀叉卷起几根意面来:“索朗是空降到董事会的,而且背景也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相比较贝克特来说,他或许要更难对付,如果能说服最好,如果不能就必须徐图缓之。”

    他把卷好的意面放进嘴里。

    “补充一条,你现在工作的餐厅是索朗名下的。”格朗姆拿起手帕擦拭嘴角,一边叠好手帕一边站起身来,“我吃好了。”

    在吉尔身边站停了2秒后格朗姆才重新向前迈动了步子。他每一步不大不小,但距离都精准地相似,像照着量尺在走似的。

    吉尔回身看了看剩在盘子右侧的那半份意面。对于格朗姆,他给不出一种确切的评价,“冷面书生”是他能想出来的最直观的词了。对方主动找到他,手中拿着明确的筹码,这是他乐意看到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方出面帮他解决了“难题”,他还得道声谢呢。

    他进入餐厅,发现诺迪亚已经离开了。

    “吉尔,上班才那么一会就拿了两笔小费,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啊。”之前给吉尔传话的服务员跑过来说道。

    “行,我请你喝咖啡。”吉尔笑道。

    今天没有特别的安排,空闲下来后,吉尔在人工湖一旁找了一条长椅。湖水像新泡的绿茶一样清嫩,绿得发出欢快的光。他拿起一颗石子扔了进去,让水面泛起了鱼鳞似的波纹,显得生动可爱。

    他点了一只香烟。香烟是他刚买的;他平时没有抽烟的嗜好,只不过这会突然想抽了。

    他在思考索朗的事,可想着想着,迈亚的模样不禁钻入了脑袋,挥之不去。如果格朗姆临离开前没有留下的那句“餐厅是索朗名下的”,或许此刻他就不会在如此苦恼了。

    一阵微风吹过,将聚在他面前、往上升的白烟吹散。

    等香烟燃尽,吉尔把烟蒂的放进长椅一角的便携式烟缸内。在余光尽头,他瞥到一双贴着小道边线站立的脚。他多扭转一些身体,看到了那人的全貌,正是在汉堡店遇到的一口气吃下两个巨型汉堡的小男孩。

    不等吉尔作出反应,小男孩先一步走到长椅的另一侧,在他一旁坐了下来。小男孩迟迟不开口,目视前方。慢慢地,他发现其眼神中那丝因为童真焕发出来的精光消失了。

    “你是谁?”吉尔不禁问道。

    “我是阿格利亚的瓦尔加斯。”小男孩的声音依然清亮且透着孩子气,“实际年龄是三十五。我是改造人,除了大脑,剩余的部分都是机械的。”为了向吉尔验证他话,瓦尔加斯抬起左手,将食指的指节分离伸展开来,漏出里面的银白色的骨架。

    “你看到的是我孩子的声音和模样,是一种缅怀。”瓦尔加斯补充道。

    “他特别喜欢吃汉堡。”瓦尔加斯又说了一句。

    “抱歉。我想,你特意找到我,应该有其他的事情要和我说吧。”吉尔打断道。瓦尔加斯在一旁这么自言自语下去,让他更加心烦意乱起来。

    “布姆利让我过来向你转述一些事情。”瓦尔加斯双手握拳,手掌朝下地摆放在膝盖上,显得憨态可掬。

    “他自己为什么不来?”吉尔问道。

    “要处理一些事,让我代他过来。为了让你相信,我可以说一个词,删改。”

    “删改”一词瞬间让吉尔回忆起当时在地下基地的情景。以博阿基耶的智慧与城府,一定知道刀锋小队会后脚追过来,与触手机器人缠斗时,流体机器人便和吉尔商定,利用电网往基地机器中植入病毒,当中的程序能将吉尔相关的信息替换成杰恩和卡洛琳等刀锋小队成员,换而言之,这一切成了刀锋小队所为。为了事件看起来更平顺,编写的时间比吉尔进入基地晚上一刻钟。

    “希望你们的人动作快些,不然还得发生昨晚的事了。”

    是啊,这是昨晚发生的大事件,发生在23点6分,也是吉尔刚从诺迪亚的车上下来的时间。报道称,当时联合政府大楼地底产生一阵剧烈的振动,东北角的地面塌陷,导致整个楼体倾斜。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伤亡。

    “还有一件事。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得拜托你收留我了。”瓦尔加斯转动眼珠子,瞄向吉尔。

    “放心,我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瓦尔加斯又说道。

    “这是布姆利的主意?得告诉我理由吧。”吉尔将捏在左手中的烟放回西装内袋,接着把便携式烟缸的圆形铁盖子合上。

    “阿格利亚人在很努力地融入你们的生活,或是让生活变得乐趣一些,或是出于某种目的。我算是后者,是布姆利派过来给你和他们传递信息的。他得适当地较少露面的次数。”

    “警惕一些是好事。”

    “这点你们挺像的。”瓦尔加斯应和道。

    湖对面有一棵特别高大的橡树。此刻,橡树顶的那片天空被薄薄的氤氲覆盖,像是一处秘境。吉尔突然生出一个疑问来,而这个疑问,瓦尔加斯正好能解答。

    “作为回礼,你解答我一个疑问,怎么样?”

    瓦尔加斯点头。

    “每一天天黑的时间为什么会比前一天提早5分钟?天气和气温为什么那么反常?”吉尔知道,它们是同一个答案。

    “JA的人没给你需要的答案?”

    吉尔摇头:“我问过,但解答得并不全面。”

    “所以找我补充来了。行,看在你收留的情分上,我就全面地给你说一说好了。到达地球的同一天,博阿基耶往南北两极发射了‘二启镜’,一种反作用力装置,能产生特定力场来影像潮汐摩擦的大小,从而改变地球自转速度。5分钟,是它们最大也是趋于临界点的功率。博阿基耶的目的,就是要把地球东西两大时区彻底颠倒过来,在这里制定符合阿格利亚的时间秩序。那些反常的天气和气温只是附带的、他觉得好玩的产物罢了。”

    “好大的一步棋啊。”吉尔感叹道,“可我觉得,那么大费周折,不如开始就选择东时区的某个城市作为降落点,这应该也能办得到吧?”

    “能吧。是由于某些原因,飞船最终降落在了纽约。”瓦尔加斯说道,“据说,你现在已经上了博阿基耶的绿名单了。”

    瓦尔加斯的话锋转得急,吉尔有些愕然,但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什么是绿名单?”

    “博阿基耶把所有地球人归类成四部分,普通的民众归入白名单,凡是有重要职位或是引起他注意的归入绿名单,能被他利用到某个行动和JA两边的人归入红名单,必须铲除的归入黑名单。7月1日,你经过女皇镇大桥,消灭那两台巡逻无人机前,你就已经被博阿基耶发现,因为是一个黑户,加上和贝克特的这层关系,自然把你归入了绿名单。接着,你又多次和JA刀锋小队的人一起露面,估计用不上多久就会进到红名单里了。你要多加小心了!”

    吉尔握着便携式烟缸站了起来,这会儿,橡树顶的那片天空的氤氲变得更浓了。

    “要回去了吗?”瓦尔加斯将双手从膝盖上挪开,垂放在长椅上,“我知道你的住址,等晚些自己找过去。”

    “门禁密码是3515。”吉尔边说边朝西顿餐厅走去。

    工作时,吉尔有些心不在焉,脑海中三次浮现了那份上面被诺迪亚丢着钢叉的牛排。

    他决定给诺迪亚去一个电话,但那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有些担心起来,于是向约翰告了假。说来也奇怪,除了今天中午的一波客人,之后就没有客人再过来。而告假时,他能看到约翰的脸上多少有些愁烦。

    他打算去恩和医院。换好衣服,走出西顿,刚坐上一辆的士,他接到了卡洛琳的电话:“博格死了。据值守讲,诺迪亚一语不发地在病房内坐了一个下午,也不让任何人靠近;10分钟前他刚从监护室离开。我晚到了2分钟。在酒吧门口的一个垃圾桶里找到了他的电话,上面显示的最近来电除了我的,就是诺迪亚的父亲和你的。我再去别处找找。”

    吉尔挂断了电话。思来想去,还是让的士师傅往长岛方向去了。

    瓦尔加斯已经到了,正盘膝坐在茶几靠窗的一侧大口大口地吃汉堡。

    “你每天每餐都是用汉堡来填饱肚子的?”看到堆成小山的汉堡纸,吉尔好奇地问道。

    “我的身体是机械的,对食物的味道和口感没有太多的要求。汉堡对我来说有一些特殊的意义,又能稳定地提供热量来维持这幅身体的正常运转。对我而言,它就是机油。”瓦尔加斯说道。

    吉尔转身朝卫生间走去,“你睡床。床单是新的。”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