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倾城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煞费心机

作者/采玥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第252章:煞费心机

    顾倾城看见顾乐瑶那一身穿着,还有摔落拓跋余怀抱,便知她对拓跋余存的什么心思。

    她正愁无法摆脱南安王呢。

    于是浅声道:“四妹妹说哪里话,这姐姐就在旁边都不管,难道还要等外面的大夫来给妹妹瞧伤?”

    顾乐瑶心下大怒,心道当晚我不是被剪刀刺伤吗?

    你怎么就装着吓坏而不管不顾,却让我生生痛那么久,才等到郎中到来?!

    心里纵然恨得咬牙切齿,表面上却若无其事。

    嘴里吸着凉气,低低的痛叫起来。

    又想移步尽快的离开。

    “郡主姐姐,乐瑶打搅你们雅兴了。”顾乐瑶嘴里还懂事乖巧的拒绝:“您不用管乐瑶,好好陪南安王殿下吧。我没事的,哎呦……”

    这强撑着走了几步,竟摔了下来。

    又恰巧倒在拓跋余身旁,拓跋余本能的伸手去扶住。

    顾乐瑶脚下无力站立,软软的靠在拓跋余怀里,显得又娇又怯,如小鸟依人般。

    “哎呦……”顾乐瑶嘴里倒吸着冷气,又愧疚的看着拓跋余,“殿下,不好意思,我这脚……”

    “你还能走吗?”拓跋余淡淡的问。

    顾乐瑶还未回答,马云走到拓跋余身旁,伸手扶住顾乐瑶:“四小姐,属下扶你吧。”

    “还是我们扶四小姐吧。”飞鸿飞雁过来帮忙搀扶。

    顾倾城对飞鸿飞雁道:“你们先扶四小姐回房间,我稍后便去。”

    顾倾城吩咐完飞鸿飞雁,转颐看着拓跋余,苦笑道:“……殿下,您看——”

    “哦,没事,你先去照顾妹妹,瞧瞧她的脚伤吧,本王改日再来看你。”拓跋余向顾倾城微笑,眼神情意缱绻。

    “真是不好意思。”顾倾城带着一丝歉疚,道:“那倾城先送送殿下。”

    “也好。”拓跋余也不推辞,点头道好。

    他毕竟难得与倾城见面,哪舍得那么快就离开倾城,能多待一刻就是一刻。

    拓跋余转身离开,余光瞥了眼顾乐瑶,拳头轻拽,脸上笑容就全部收敛了。

    心下大恼这女子,居然不合时宜的打扰了自己与顾倾城相聚。

    顾倾城带着解脱的心情,送拓跋余出顾府。

    身后的顾乐瑶目送顾倾城与南安王而去,既有对南安王的依依不舍,更多的是对顾倾城的憎恨。

    心下暗道:本想搅和他们的相处,免得那贱女人脚踏两条船,没想到那贱女人竟然顺势就送走殿下,她还真是攀上高阳王才对南安王不屑一顾!

    厅堂里几位姨娘都在,见南安王要告辞,便与顾倾城一起,客客气气与南安王道别。

    顾倾城一直送拓跋余到府门外。

    “倾城,本王一得空,便会来看你的。”拓跋余临走时捉住顾倾城的手,情意缱绻道。

    他的手快得顾倾城想躲都来不及。

    顾倾城讪讪的抽回手,赶紧探头四顾。

    街上人来人往,拓跋濬的侍卫一向装扮成平民百姓暗中保护,一时之间也没看到是否有那些侍卫的身影,刚才那一幕,要被他和他的侍卫看见就完了。

    把拓跋余送走,顾倾城总算是大舒了一口气。

    顾倾城再去顾乐瑶房间,脱了顾乐瑶的鞋袜,一瞧她的脚,只是微微的红肿,根本不至于她如此叫痛。

    顾倾城嘴角微翘,再看一眼她的衣裙,心里更加雪亮。

    “没什么大碍,只是轻微有些扭伤罢了。”

    顾倾城给她开了红花、泽兰、金毛狗、桂枝、**、没药、桃仁、制川乌、制草乌等中药。

    并嘱咐照顾乐瑶的丫头:“你们抓这些中药,全部捣碎成粉,用酒蒸半炷香即可,再取布帛包裹,敷小姐的伤患处,早晚敷两次,四小姐的脚就完全好了。”

    “谢谢郡主姐姐。”顾乐瑶嘴里感激道。

    心里却想着:

    顾倾城想脚踏两条船,看看最后拓跋濬和拓跋余谁能执掌大魏船舵,她就依附谁?

    没门!

    她心下又暗自欢喜,自己终于可以接近南安王,这是成功的第一步。

    若他们有朝一日将顾倾城与高阳王捉奸在床,南安王知道被顾倾城那贱人愚弄,他感情失意受挫,自己便有很大机会成为南安王王妃了。

    而顾倾城却暗暗庆幸,顾乐瑶想破坏自己与南安王,反而是帮了自己呢。

    “没事,姐姐还要谢谢妹妹呢。”顾倾城笑道。

    “谢谢我?”顾乐瑶苦笑。

    随即想起她与高阳王苟且,她当然恨不得甩掉南安王了!

    可恼自己歪打正着,居然还帮她摆脱了南安王!

    顾乐瑶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裙,仿佛才想起什么,不好意思道:

    “对了郡主姐姐,乐瑶之前觉得姐姐在乡下长大,衣着应该没有品位。

    后来见郡主姐姐穿的这些衣裙,着实好看。

    也就命人做了些相同款式,今儿一试穿,立即就喜欢。

    还是郡主姐姐品位独特,郡主姐姐不会怪乐瑶东施效颦吧?”

    “怎么会呢。”顾倾城道:“妹妹欣赏姐姐的衣裙,说明姐姐的眼光,还有一点可取。哪怕我们姐妹穿同一样的衣裙,又有何妨。”

    顾乐瑶身旁的丫头插口笑道:“四小姐和安平郡主,这一穿上同款衣裙,真像对姐妹花了。”

    “好,妹妹好好休息,你的脚没有大碍,明天就会活蹦乱跳了。”顾倾城揉揉顾乐瑶的头,“姐姐先出去了。”

    “谢谢郡主姐姐。”顾乐瑶再次多谢顾倾城。

    看着顾倾城离开她房间的背影,却恨得咬牙切齿,低声暗骂:

    顾倾城啊顾倾城,你这个**恶毒的坏女人,明明是南安王娃娃亲,多少人盼都盼不来,你竟敢和高阳王苟且,居然还退了南安王的亲事!

    你等着,我一定要寻到机会将你与高阳王捉奸在床,让南安王看清你这贱人的真面目,让你不得好死!

    她对顾倾城大骂一通,又想到自己掉落难安王怀中那一幕,竟然痴痴醉了……

    顾倾城离开顾乐瑶房间,来到厅堂,几位姨娘还在,仿佛在窃窃私语,谈论南安王。

    厅堂外头,有客人来访,李管家正与来人在说话。

    “请您转告顿丘王爷,我们阖府一定会去叨扰王爷。”李管家的声音传过来。

    “好好好,那在下告辞了。”来人给了样东西李管家后便告辞离开。

    几位姨娘见顾倾城出来,围了过来,和顾倾城闲话家常。

    顾倾城本来就是嫡女,如今又是安平郡主,作为妾室的姨娘,自然要恭恭敬敬。

    “郡主不是和南安王退亲了吗,”二姨娘错愕地道,“没想到殿下还对你痴心一片。”

    “对啊,怎么南安王还叫咱们老爷做岳父大人?”三姨娘也急不可耐的问。

    “安平郡主,看样子,我们很快又要改口,称郡主做王妃娘娘了。”四姨娘也满脸堆欢道。

    “就是啊……”二姨娘、三姨娘也附和。

    “……”顾倾城浅笑,不知该如何回答。

    五姨娘却没有附和着顾倾城成为南安王王妃之事。

    她看着顾倾城的眸眼,有些顾倾城看不懂的异彩,甜声道:“不管郡主心里究竟有没有南安王,殿下还对郡主如此的一往情深,真是太难得了!”

    顾倾城向她微微浅笑。

    她颇有深意的看着顾倾城,仿佛想从顾倾城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这时候,三姨娘又道:“我们现在就要给安平郡主筹备嫁妆了。南安王不但地位显赫,还长得玉树临风,安平郡主真是有福气之人。”

    “是啊,我看咱们府里,马上就要喜事临门了。”二姨娘过来,握着顾倾城的手。

    顾倾城的手里,赫然多了点东西。

    她看了二姨娘一眼,嘴角微笑,不着痕迹的把东西藏进衣袖里。

    “几位姨娘不要乱说,”顾倾城落落大方,道:“从前的婚约,只是大人们随口一说,做不得数的。倾城已经退亲,是不会嫁给南安王的。”

    四姨娘嘻嘻笑道:“虽然郡主您主动和殿下退亲,可是南安王信誓旦旦,此生非郡主您不娶,要你心甘情愿成为他的王妃呢。”

    “对啊,南安王锲而不舍,一定能打动郡主的芳心,他发出还口口声声称老爷做岳父大人呢。”三姨娘也笑嘻嘻道。

    “对了,我还没多谢郡主昨日送的礼物呢。”五姨娘又道。

    “是啊,没想到郡主还那么有心,如此惦念我们这些姨娘,给我们送了那么多好礼物。”二姨娘感激道。

    “皇宫的首饰就是比民间的精细,我这一辈子还未见过那么好的首饰呢。”三姨娘摸摸头上的珠花,喜笑颜开道。

    “只是倾城的一点小心意罢了,几位姨娘不必客气。”顾倾城客套道。

    五姨娘拔下头上的一枝名贵珠花,细细观赏道:“皇宫的珠宝确实精致。”

    “你们看看我这枝缠枝花金簪,式样是不是更加好看?”四姨娘也拔下自己头上的金簪,开心的与她们比较着。

    几位姨娘对顾倾城送的东西赞不绝口,嘴里纷纷道谢。

    三个女人一条街,这几个姨娘犹如众星捧月的奉承着倾城,虽然显得闹哄哄,毕竟身为妾室不容易,没有人愿意舔着脸来巴结谁。

    顾倾城尽量挽起笑颜。

    昨日她给所有姨娘送礼物,最后也给夫人柳如霜和几位小姐送东西。

    并非想恶心柳如霜,只想让她知道今时今日自己的地位,希望她适可而止,不要再作死了。

    结果当然是柳如霜她们不领情,把她送过去的礼物践踏了。

    顾倾城与几位姨娘客套了几句,便欲转身回西厢。

    “安平郡主……”李管家追了上来,手里拿着烫金请柬。

    顾倾城斜睨着他。

    李管家刚去乡下接她时,说的那些凉薄的话,她已经对他没好感。

    但当时她知道李管家毕竟要听命于夫人,也理解他的难处。

    可是自从他受柳如霜之命,在鸡汤给她下毒,她便讨厌此人了。

    “安平郡主。”李管家把烫金的请柬双手恭敬捧给顾倾城。

    顾倾城却没伸手去接,只淡然看着。

    李管家再恭谨道:

    “这是顿丘王府送来的请柬,是邀请顾府阖府去参加安平郡主与莅阳郡主、顿丘县主的结拜仪式,顺便贺顿丘王封王之喜。日子就定在这个月的十八。”

    “哦,我知道了。”顾倾城也不拿请柬,语气疏离道:“如今二姨娘当家,你把请柬交给二姨娘和老爷他们就行了。”

    “好。”李管家见郡主如此吩咐,便恭声道。

    随即恭敬的把请柬捧给二姨娘,而后下去。

    二姨娘接过来打开开,其他几位姨娘也过来凑热闹。

    阖府统请,如此盛宴,姨娘们都可以参加,个个自是喜不自胜。

    “安平郡主,原来您要与安国公府的莅阳郡主及顿丘王府的顿丘县主结拜为金兰姐妹啊?”二姨娘惊喜道。

    “是的。”顾倾城嘴角微翘,轻轻点头。

    “顿丘王还如此隆重,可见非常重视你们的金兰之宜。”五姨娘羡慕道。

    几位姨娘都一脸兴奋,眼神热切的看着顾倾城。

    顾倾城并未像她们意料中那般激动,反而一脸淡然。

    “怎么?安平郡主,您不愿意和她们结拜?”二姨娘察言观色,又问。

    顾倾城轻轻摇头,叹口气,苦笑道:

    “我并非不愿意和她们结拜,缇娜和双儿真心待我为姐妹,倾城自是万分高兴。

    只是不愿意如此高调,弄得全城皆知。结拜是我们姐妹自己的情意,如此大张旗鼓,好像……”

    “好像做给天下人看?”五姨娘轻笑,笑意耐人寻味:“王孙贵胄的心思,我们永远猜之不透。”

    “算了,既然她们想如此热办,那就按照她们的意思好了。”顾倾城最后笑道:“几位姨娘到时去捧场就是。”

    “那夫人和另外几位小姐?——”二姨娘是想问顾倾城的意思,是否请柳如霜母女们去。

    “既然阖府统请,应该一起去吧。这个家,既是二姨娘当家,自然由您和父亲定夺。”顾倾城道。

    二姨娘微微颔首。

    顾倾城回到西厢,马上拿出二姨娘递给她的白绢布条,绢条卷得很细,写的字却不少。

    二姨娘简明扼要的说了顾倾城进宫后,柳如霜为老爷娶了五姨娘,重夺当家之权后,芷若和云锦就被锁进地牢虐打。

    柳如霜被陛下责打回来,俩丫头又被绑住让乙浑带走,看乙浑带她们走的架势,那俩丫头肯定凶多吉少。

    顾倾城像被雷击一样,跌坐在椅子上,攥着拳头,眼泪滚落。

    她就知道,顾乐瑶说什么柳如霜把丫头送给乙浑做妾,哪有那么简单!

    原来自己走后不久,她们就被锁进地牢,连饭都没得吃,还被捆绑着带走。

    顾倾城啊顾倾城,若非你当日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怎么会害了那俩丫头。

    你若忍气吞声,她们也不会受你所累了。

    她捂着嘴巴痛哭……

    “郡主……”飞鸿飞雁围过来,劝道:“您不用太担心,现在还只是猜测,也许乙浑将军,真的让她们做妾呢。”

    她们为顾倾城擦拭眼泪,顾倾城也知道如今不是哭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坚强,才能救她们出来。

    “把这个烧了。”顾倾城让侍女把二姨娘写给自己的信烧了,免得被人知道是她给自己传信,又害了二姨娘。

    随后又对她们吩咐:“走,我们去乙浑府上,看看她们!”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