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倾城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王府遇险

作者/采玥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第279章:王府遇险

    流水宴并没有安排哪个客人坐在哪个位置上,客人随到随坐。

    陆陆续续有客人到来,除了大司徒崔浩忙着篆刻国史,大司马高允、尚书陆丽等满朝文武,王公大臣,各界名流士绅,都几乎来了。

    而刘宋太子刘子业和仙姬公主竟不约而同的,也不请自来。

    与刘子业一向形影不离的刘楚玉,自然少不了,跟她的皇弟一起来。

    昨日的曲水流觞,她见拓跋濬对顾倾城的情意,本来怕再见到他们触景伤情,心里难过,但终究是对拓跋濬还不死心。

    刘宋太子和公主还有于阗仙姬公主此刻都在大魏,但李峻当时为了避嫌,怕被陛下怀疑与刘宋过从甚密,并未请刘宋太子和公主。

    既然不请刘宋太子,当然也就不请于阗公主。

    没想到人家不请自来。

    但李峻不请,但昨日皇宫的曲水流觞宴,安陵缇娜几姐妹却是把所有人都请了的。

    虽有安陵缇娜和顾倾城几个在曲水流觞宴邀请,但作为主人的李峻没有亲自邀请,仙姬公主不请自来,颇有些自讨没趣的尴尬。

    主人李峻正在府门迎贵客,陡见刘宋太子公主和仙姬公主,大为意外,自己没给请柬他们啊。

    他拍着自己的脑门,一番恍然一迭连声的顿足道:

    “哎呦……刘太子殿下,山阴公主,仙姬公主,稀客、贵客啊!看看李某,怎么就忘记给太子殿下和公主亲自送请柬了呢!”

    “快快有请……”李峻春风满面的迎刘子业一行进府。

    “没关系,顿丘王忘记咱们,可是安平郡主没忘记咱们,昨日曲水流觞宴,她可是邀请了我等。”刘子业悠闲道,“城儿的结拜仪式,本太子又怎能不参加。”

    李峻亲自迎他们进来,并安排他们落座。

    一身翠纹织锦羽缎披风的刘子业,又引起宾客的瞩目。

    宾客窃窃私语:

    “这就是刘宋太子啊,没想到竟然有闭月羞花之貌呢!”

    “是啊,没想到刘宋太子竟有沉鱼落雁之容!”

    “可是,刘宋太子是纯爷们啊!”

    “哎呦……一个男人,打扮得如此妖艳,也太娘炮了!”

    “对啊,如此娘娘腔,哪里及得上咱大魏世嫡皇长孙的一根手指头!”

    顾仲年一家看见刘宋太子专程为了倾城而来,都倍感荣耀。

    而顾初瑶和顾新瑶却大感意外。

    李峻一边迎客,偶尔会回到席间陪客人寒暄。

    顾倾城和李双儿她们走了一圈,参观了王府的玉宇琼楼,亭台楼阁,小桥流水。

    人来客往,宴席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宾主尽欢。

    这时候,车骑将军乙浑来了。

    远远看着走进来的乙浑,冯左昭仪与顾彧卿互递了一个眼神。

    “呦!车骑将军来了,快快有请!”李峻微笑着迎上去。

    乙浑向李峻揖礼后,自当先来见过冯左昭仪,恭谨的拱手道:“没想到冯左昭仪娘娘也来了,而且还比末将来得早。”

    “这样的大喜日子,本宫也是想来沾沾喜庆。”冯左昭仪端庄的寒暄:“本宫无所事事,车骑将军公务繁忙,迟到情有可原。”

    “不管什么理由,迟到总是要罚的。”李峻又笑道。

    “……主人家既已发话,”冯左昭仪随意端起面前的一杯酒,递给乙浑,微笑道:“那就先罚车骑将军一杯?”

    如今李峻晋升为顿丘王,乙浑也得恭恭敬敬,况且冯左昭仪酒已经递上来了。

    乙浑不疑有他,接过来一饮而尽。

    “车骑将军好酒量,一杯如何就放过他,起码要三大杯!”李峻哈哈笑道,也端起酒盏,敬乙浑。

    安国公的几位公子也跟着起哄:“顿丘王府酒窖藏的都是好酒,每个迟到者都能喝三大杯。如此说来,这迟到,反倒是有赚头呢!”

    “本王这玉泉酿,可是珍藏了五十年的佳酿啊。”李峻笑道。

    如今他已自称本王,站起来,欲端酒壶亲自为大家斟酒。

    伺立在李峻身后的副将百里尘,眼疾手快,先一步拿过酒壶,恭敬道:“何须顿丘王亲自斟酒,末将代劳即可。”

    他先恭恭敬敬的给冯左昭仪重新斟了一杯,再为其他人满上。

    “顿丘王府的酒,确是好酒!”冯左昭仪端庄的端起面前的酒盏闻了闻,在唇齿间浅尝辄止。

    顾彧卿与冯左昭仪相视一眼,嘴角噙笑。

    这时又有下人跑来李峻耳边耳语,李峻喜形于色,便急急出门迎客了。

    顾倾城与拓跋灵一行缓缓向冯左昭仪这边走来。

    远远看着虎背熊腰的乙浑,顾倾城的眸眼如开锋的刀刃,有寒芒闪烁,恨不得立即将乙浑碎尸万段,为云锦与芷若她们报仇。

    见姑姑递酒给乙浑,嘴角不经意露出丝冷笑。

    顾倾城方才眸眼里的寒芒一闪而过,而后归于淡然恬静。

    王府的戏台早已搭起,旌旗插了满座,那戏台看上去热闹而华贵,颜色繁盛。

    经过戏台,李双儿又给大家介绍:

    “公主,缇娜姐姐,倾城姐姐,大哥不但请了平城梅兰菊竹四大名角,还请了红遍大江南北的花想容。

    就是台上那名伶,人长得可漂亮了,不管是花旦小生,都演得非常到位,入木三分呢。”

    顾倾城想着心事,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基本没把李双儿的话听进去。

    此刻的戏台上,红遍大江南北的花想容,身穿绮丽锦黄鱼鳞甲,披着同色披风,头戴如意冠,手握银枪,正与一武生在演《霸王别姬》。

    四周没有铿锵的锣鼓声,只听得花想容婉转歌喉在唱: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这样的演绎,既热闹,又不会太吵影响宾客叙话。

    顾倾城一边想着心事,随意的往戏台上看了一眼,果见那花想容艳压群芳,扮相华丽之极,那扮项羽的武生也打扮得威风凛凛。

    顾倾城匆匆而过,没心情欣赏他们的戏文。

    她们一边说话,一边往冯左昭仪那边走去。

    刘子业远远的看着顾倾城。

    仙姬公主也有意无意的看向顾倾城,却时不时的伸玉手抚摁一下自己的脸颊。

    来到冯左昭仪的宴席前,顾倾城她们停了下来。

    顾倾城平淡如水的看看坐在冯左昭仪附近的乙浑,仿佛他们之间从未有什么恩怨。

    乙浑自知那些被阉割的男人,是顾倾城和拓跋濬的杰作。

    他料想顾倾城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她应该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他一副戒备的表情,看着顾倾城。

    却遇见顾倾城淡然若素的眸光,他心里不无疑窦。

    难道她惩罚了那些男人便到此为止,不会再有下一步的报仇了?

    只思忖一瞬,乙浑的肚子忽然一阵翻江倒海,肠子咕咕大响。

    “蹦蹦蹦”连放几个大臭屁,竟似立马要拉出来。

    臭气熏天!

    刚刚落座的拓跋灵一听乙浑放臭屁,立刻掩嘴掩鼻的大叫:“你你你!你怎么放臭屁了!”

    上谷公主掩嘴大叫,附近的宾客也都忍不住捂着鼻子别开脸。

    乙浑一脸尴尬,可是肚子快憋不住了,只得摁着屁股,急匆匆的夺路跑去茅厕。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朗朗笑声。

    宾客一阵骚动,纷纷站起来,女宾更是尖叫起来。

    能引起女宾如此热情兴奋的,想必是高阳王一品飞鹰大将军拓跋濬到了。

    “高阳王殿下!……”

    “飞鹰大将军!……”

    “高阳王殿下真是越来越俊美了啊!”

    “高阳王殿下还是飞鹰大将军呢,真是威武!”

    “高阳王殿下至今都没纳妃呢,如此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得怎样的仙女才配得上高阳王啊!”

    热烈欢呼声此起彼伏,窃窃私语声嬉笑嚷嚷。

    果然是带点酷冷邪魅的高阳王殿下。

    而顾乐瑶见到南安王拓跋余,也是春风满面,情不自禁的追逐在拓跋余身边。

    “王府今日好热闹啊!”拓跋濬温润好听的声音传进顾倾城耳里。

    安陵缇娜与李双儿也闻声快步迎了过去。

    顾倾城却顿住脚步,见前方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便顿住脚步站在冯左昭仪身后,看着前方,一时之间还未就座。

    高贵亮丽的站在那儿,遗世而独立。

    与拓跋濬不约而同前来的,有东平王拓跋翰,南安王拓跋余,还有那个眉宇与拓跋濬有几分相似却一脸戾气的小霸王拓跋丕。

    拓跋濬后面,还跟着上阳郡主贺兰明月和世子贺兰敏都,大司空独孤忠诚的公子独孤西风等人。

    顾倾城想起那次老祖宗寿,拓跋丕小霸王的样子。

    后来他又扮作灾民来一心堂捣乱,几乎害死无数生命,被拓跋濬狠狠鞭打。

    拓跋灵的曲水流觞及笄宴,拓跋丕又被芥末辣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而后撒野的样子,就不禁苦笑。

    皇家的子女,只怕是一个个都被宠坏了。

    但愿他这次不要再闹出点什么麻烦事来。

    李峻在旁引路,打着笑脸陪同着。

    拓跋濬英姿挺拔,一袭月白云纹闪钻锦袍,气质高贵超凡绝伦。

    阳光洒在他干净绝美的容颜,俊美得颠倒众生。

    女宾们看呆了,连戏台上演虞姬的花想容,也仿佛看呆了。

    一时走神,手上的银枪,被追杀而来的汉军上将大力一挑,如灵蛇般脱手往前飞,直射向顾倾城后背。

    “倾城小心!”

    “倾城,危险!”

    “城儿!”

    最先惊叫的是拓跋濬,他远远就看见顾倾城影子,猛然见银枪自戏台电射顾倾城。

    他惊叫一声,一摸腰际,才想起今日赴宴,随身的赤霄剑让身后的战英保管着。

    他惊叫的同时,倏然腾飞,人像离弦箭一样电射而来。

    几乎和拓跋濬同时惊叫的,是南安王拓跋余。

    他也紧随拓跋濬其后,扑向顾倾城。

    而最后那声叫唤,则是刘宋太子刘子业。

    他也腾身起来,尾随而至。

    银枪的劲道快若闪电,即便拓跋濬身上有剑,扔剑击向银枪,距离好几丈,也会失了准头。

    何况他如今赤手空拳?

    拓跋余大惊失色,他的剑也让身后的马云保管,他惊叫的同时,也飞身而起,终究是慢了拓跋濬一步。

    而保护冯左昭仪的李弈和顾彧卿,却站在顾倾城前方,而且有一定的距离。

    就连顾倾城的侍女飞鸿飞雁,包括李弈和顾彧卿,大家都被熙攘而来的拓跋濬一行人吸引。

    一时猝不及防,竟完全没料到身后戏台会有银枪猛然射出。

    听到拓跋濬狂呼,李弈等护卫拔剑,已然来不及,戏台与顾倾城站着的位置不远,银枪眼看就要插进顾倾城后背心。

    顾倾城在拓跋濬惊叫之际,已听到了身后裂空之声。

    若此刻她矮身一滚,大可躲过银枪,可是银枪就会越过她而射向她面前的冯左昭仪。

    她断不能伤及姑姑分毫!

    只见她陡然双手一张,身子一矮整个人往后一倾,银枪几乎贴着她面门而过。

    她后倾的同时,电光火石间,再飞腿将银枪往上空一踢,落脚处拿捏得分毫不差,眼看就要射到冯左昭仪后背的银枪,被她踢得在空中打了几个翻滚,再往回路射向戏台的柱子上。

    顾倾城踢飞银枪翻飞的同时,再一招仙女散花,向舞台上射出一把银针,银针“嗖嗖嗖”射进花想容的身体穴位,他一时之间动弹不得。

    插在柱子上的银枪,入木三分,兀自摇曳着,枪头上的红缨抖动。

    尖叫声此起彼伏,有惊叫顾倾城会否被银枪射中的。

    更多的是惊骇顾倾城竟能躲过如此迅猛的射击的。

    在此危险关头还能回身射出一把银针,奇快奇准,竟然将花想容射得动弹不得。

    若非顾倾城见花想容一脸的惊愕,她手下留情,她射出的银针插向的部位便是咽喉了。

    顾倾城果然不简单!

    李峻的眼神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凌厉。

    顾倾城反身踢飞银枪射出飞针的同时,拓跋濬已飞身到她身边。

    顾倾城刚才身体往后倾,踢枪用力过猛,再翻飞射出银针,身子往后坠,恰恰倒在拓跋濬怀里。

    旋转了一圈,他们才稳住身形。

    两人相视,顾倾城顾盼生辉,拓跋濬眉目传情。

    “吓死我了!”拓跋濬语音在顾倾城耳畔飘荡,紧紧把她抱着。

    这时在冯左昭仪旁边的李弈和顾彧卿也早已拔剑,见顾倾城有惊无险的躲过银枪,他俩持剑几个纵跃,飞身往戏台。

    一下子把剑架在还愣怔当场动也不能动的花想容脖子上。

    拓跋余虽比拓跋濬稍后起步,却几乎和拓跋濬一样的速度落在顾倾城身边。

    只是顾倾城倒下的是拓跋濬的怀抱。

    他刚庆幸顾倾城有惊无险的躲过一劫,却猛然看见拓跋濬情意绵绵的抱着顾倾城,随即又火冒三丈。

    他一把掰开他们,低吼:“濬儿,你要干什么?”

    当时拓跋濬紧张的神色,任谁都知道他对顾倾城有多爱重。

    李峻和拓跋翰嘴角都牵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拓跋濬刚准备开口说话,顾倾城已向他福了一礼,客气道:

    “谢谢高阳王殿下搭救,”她又转身向拓跋余行礼,“谢谢南安王殿下的关心。”

    拓跋濬知道顾倾城与皇爷爷有赌约,而且幕后之人还在虎视眈眈,倾城故意表现得如此客气,也是告诫他此刻不宜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于是收敛了情意,肃然道:“安平郡主能化险为夷,本王也就放心了。”

    “倾城,你没事就好。本王刚才担心死了!”拓跋余紧张道。

    这时身披翠纹织锦羽缎披风如飞鸟般的刘子业也飞身到了。

    他旁若无人的扶着顾倾城,紧张道:“城儿,你可有伤着?吓死本太子了!”

    “倾城没事。”顾倾城微微后退,福身道:“谢过太子殿下。”

    顾倾城抬眸看着美艳的刘子业,瞪目结舌,喟叹何谓真正的美人。

    只见身高六尺的刘子业,长发中分披垂,里面一袭紧身华丽金线绣牡丹镂纱衣,外披翠纹织锦羽缎披风,手持孔雀羽翎扇。

    皮肤白皙,长眉入鬓,凤眼樱唇,一言一语,无不妩媚到了极致。

    刘子业极其俊美,和拓跋濬的英俊不同,他的俊美更柔和细腻,有种雌雄莫辩的国色天香,让人一下子分辨不出他是男是女。

    拓跋濬当然是很英俊,有时候笑容带点坏坏的邪魅,但是别人永远不会把拓跋濬和女人联系起来。

    每次见刘子业都是如此的惊艳,顾倾城不由得笑起来。

    拓跋濬和拓跋余见顾倾城对刘子业失神的笑,俱冷厉的瞪着刘子业。

    拓跋余想过来握着顾倾城的手,却被转过身来的冯左昭仪先一步握着顾倾城的手,顾倾城顺势一闪,轻松的躲过去。

    “倾城,你没事吧。吓坏本宫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如何向老祖宗和陛下交代。”冯左昭仪紧张道。

    “娘娘放心,倾城没事。”顾倾城拍着冯左昭仪的手安慰道。

    这时李弈已经押着花想容连同那个武生汉将,一起带到他们面前。

    顾倾城鼻子轻轻一嗅,闻到自花想容身上,飘出与李峻身上一模一样的香味:

    沉檀龙麝莺歌绿,安息苏合番红花……一样不差。

    他们的香囊,应该出自同一人之手。

    只是李俊身上又多了一种与李双儿一样的狐臭味道。

    那味道与香囊气味混合在一起,又生出一股怪异的气味。

    李双儿用了自己的药方,身上的臭狐味依然不减,即便用了龙涎香,也遮不住那浓烈的狐臭味,大抵是她的体质特别?

    又或者,她兄妹就是自己梦中的阿狸和狐不归,是真正的狐族?

    而拓跋余与拓跋濬身上的香囊,其中都有一味贵重的龙涎香。

    其实除了身上带有香囊,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

    嗅到龙涎香和那独特的味道,顾倾城却想到一个人,他身上也有那龙涎香的香味。

    而且那体味,与拓跋余几乎一模一样。

    顿丘王府广邀城中名流巨贾,怎么不见洪门门主秦少卿?

    难道李峻不邀请他?

    短暂的思忖一闪而过,顾倾城素手一挥,将花想容身上的银针收起来。

    花想容始能动弹。

    云想衣裳花想容。

    与花想容近在咫尺,看清他在盛装下当真是活色生香。

    如此的妩媚,虽稍逊刘子业,也足令一般女子甘拜下风了。

    若是她卸了妆,又会是怎样的人物呢。

    拓跋濬的剑递向花想容,眼神冷锐怒叱:“敢刺杀安平郡主,本王看你是活够了!”

    眼看剑就要插进花想容的胸膛。

    这时李峻咬牙切齿的走向花想容面前,拓跋濬的剑不得不移开。

    只听李峻恨声喝道:“好你个花想容,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谋杀安平郡主?

    快说,谁给你的狗胆?幕后主使之人是谁?!”

    细心的顾倾城隐约觉得,李峻看似过来指责花想容,其实是救了他。

    如果他的身子不是一直逼着花想容,也逼得拓跋濬把剑移开,拓跋濬的剑怕早插进花想容的胸膛了。

    她猛然想到他们身上一样的香囊,心里不由得往下沉。

    难道这是巧合?

    但愿是自己想多了。

    这时安陵南松的二公子安陵格仁过来,身上居然也有与花想容一样的香味。

    “诸位……”他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抱拳道:“这应该是个误会,花想容走南闯北的演戏,还是在下推荐给顿丘王爷的。难道诸位以为,他是个包藏祸心的刺客?”

    安陵格仁自己说完,也紧张的看着花想容。

    顾倾城心道:

    原来,花想容是缇娜姐姐的哥哥安陵格仁推荐。

    看来,刚才自己真是多疑了。

    而且花想容身上的香味,不但和李峻一样,和安陵格仁也一样,应该是现下时兴的香料吧。

    也许李峻心里只想着反正也没伤着自己,今天如此大喜事,他又是东道主,当然不想看见闹出什么人命血腥来。

    顾倾城如此一想,方才的一丝疑惑,顿时消弭。

    顾初瑶顾新瑶,贺兰明月和李双儿各怀心思,暗暗恼恨:方才怎么就没射死顾倾城!

    安陵缇娜拉着顾倾城,看看顾倾城安然无恙,才对她二哥跺脚嗔道:

    “二哥!你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几乎伤了我的倾城妹妹!”

    “请诸位明察,我并无害安平郡主之意啊。”安陵格仁又苦着脸拱手道。

    “小人……”花想容跪了下来,惴惴不安道:“小的哪里敢谋杀安平郡主。”

    “你还敢狡辩?”一向慈眉善目走在路上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的冯左昭仪,此刻却冷冷的喝道。

    凌厉的眼神看着花想容,像只护雏的母鸡。

    看得顾倾城心里头又一阵感动。

    “娘娘冤枉啊。”花想容低低的叫了声。

    “冤枉?”冯左昭仪肃然道,“你可知你一句冤枉,几乎就要了安平郡主和本宫的性命?”

    花想容含羞带怯的觎了高阳王一眼,有些羞赧,难为情的申辩:

    “……小人确实冤枉,小人只是,只是一下子被高阳王殿下的风采迷,迷住。

    一不小心,才会走神失手没握住银枪,没想到又那么巧,银枪飞向安平郡主,小人并非是故意的呀。”

    说完又含羞嗒嗒的举袖半遮面,举手投足皆是戏子旦角的风情。

    原来如此,这也怪高阳王长得太帅了。

    仙姬公主坐在那儿,看似事不关己的酌茶,眸光却聚敛起来。

    “如此说来,还是濬儿这个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惹的祸啊!”拓跋灵嘻嘻嘻的笑道。

    女宾们也嘻嘻嘻的笑起来。

    众人都看着顾倾城,她是受害者,看她如何处置。

    顾倾城粲然一笑,伸手道:“快起来吧,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即便花小姐在舞台多年,也不例外。”

    “……花小姐?”李双儿眸眼带着狡黠的笑道,“倾城姐姐,花想容可是不折不扣的男人啊。”

    顾倾城有一丝的尴尬。

    花想容却并未觉有何不妥,也许太多人以为他是女子了。

    他落落大方道:“谢谢安平郡主豁达大度。愿郡主吉人天佑,洪福齐天。”

    花想容有意无意的看了拓跋濬和顾倾城一眼,嘴角带着耐人寻味的微笑,如释重负的站了起来。

    安陵格仁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眼角余光看见父亲瞪着自己。

    安陵南松这狠狠的一瞪,意思是暗骂他多事,竟险些惹出大祸。

    安陵格仁向父亲投去愧疚的眼神,以示以后小心。

    “慢着!”

    突然一声断喝,自舞台上传来。

    只见顾彧卿拔下木柱上那支银枪,研究了一瞬,飞身过来。

    “噗!”的一声银枪被顾彧卿狠劲的插在花想容面前的地上。

    花想容吓得退后几步。

    顾彧卿眯缝着眼,咬牙道:“这哪是普通的舞台道具,这是真正的精钢银枪!”

    众人一看,银枪确为精钢所铸,青锋闪闪,枪头缀着红璎珞,是实打实的精钢银枪。

    一般的戏台道具,确实不会有那么真材实料的银枪。

    拓跋濬的剑又倏然递在花想容脖子上,血丝立刻冒了出来。

    “说,是谁指派你来行刺安平郡主!”拓跋濬冷冽道。

    眼看花想容解释不清楚的话,拓跋濬就要一剑把他结果了!

    花想容委屈道:

    “这……高阳王明鉴,郡主明鉴,诸位明鉴!

    这银枪小人十几年来从不离手,不管台下练功或者台上表演,小人一向都不用那轻飘飘的木杆枪,觉得太轻太假,演不出真实感,只用这精钢银枪。

    所有戏班的人皆可作证啊。”

    这时戏班的人也赶来跪在地上:“诸位明鉴,那银枪确实是花老板这些年从不离手的舞台道具!”

    顾彧卿仍然不无怀疑的盯着花想容,挥剑指着他怒斥:

    “怎会那么巧,你即便失手,你的枪怎么不偏不倚就射向安平郡主的后背,若不是我妹妹身手了得,岂非命丧你手?!”

    “大哥,你过于紧张了,花老板刚才,也许真是无心之失。”顾倾城劝道,“今日是顿丘王的好日子,就算了。”

    远远看着的顾仲年,见自己的儿子器宇轩昂,一副凛然不可冒犯,倒是万分的安慰起来。

    拓跋灵见顾彧卿如此维护他的妹妹,若他也如此发自内心的维护自己,该有多好!

    顾倾城嘴角含笑,似无意的掠过李峻,再转眸向拓跋濬示意,拓跋濬才放开剑,插剑入鞘。

    顾倾城刚才那无意一瞥,却看不出李峻有任何不正常的神色。

    “既是误会一场,花公子,你赶紧回去好好演戏,演完戏再备酒,向安平郡主敬酒陪罪!”李峻似是不满的对花想容挥手道。

    “是,王爷。”花想容低眉顺眼的退下去。

    “诸位请就坐,先喝些水酒,这结拜仪式也准备得差不多了,等吉时一到,结拜仪式便开始。”李峻伸手邀请诸位贵人就座。

    “难得那么多贵客参加我三姐妹的结拜仪式,倾城在此谢过诸位了。”顾倾城向面前熙熙攘攘的宾客福身道。

    又对身旁的冯左昭仪道:“姑姑,我的手刚才弄脏了,我先去洗洗手。”

    李峻耳尖,听顾倾城要去洗手,赶紧细心嘱咐李双儿:“双儿,快带倾城妹妹去洗手。”

    顾倾城却摁住李双儿:“双儿妹妹,你与大姐帮忙招呼客人,妹妹有飞鸿她们照顾就行了。”

    本来就离不开拓跋濬的李双儿大喜,笑道:“那妹妹就招呼客人。”

    她又转颐对飞雁嘱咐:“你们可要好好服侍我的倾城姐姐哦!”

    “这是自然,就是顿丘县主不交代,我们也会好好照顾郡主的。”飞雁福身回答。

    顾倾城在自己的侍女陪同下,前往换洗间。

    李双儿自是殷勤的在拓跋濬身边酒水伺候。

    随拓跋濬一行而来的贺兰明月则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瞅着李双儿。

    拓跋濬看着她们俩,头又开始大了,赶紧去找他的九姑姑。

    顾乐瑶一直在拓跋余身边,不时向他斟茶递水,像个女主人般殷勤招呼,以图引起南安王的青睐。

    拓跋余只是高深莫测的看着,没有一丝动容。

    他的眼神,他的所有心思,只围着顾倾城而转,随着顾倾城的离开而黯然。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