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路漫漫 正文 第1章 洗衣院

作者/萧翡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带有浓重的异族风情。

    一群穿着暴露舞衣的妙龄女子们在温暖如春中的大殿里瑟瑟发抖。她们紧挨靠在一起,借此减轻心里的凄慌,给自己增加一点力量。

    曾经的美好高贵,如今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一路长途跋涉终于走到了尽头,可却掉进了地狱之中,求救无门。

    周围的大臣们用狼一样的目光紧盯着那些花儿一般的女子们,洁白细嫩的肌肤在纱裙中若隐若现,撩得他们蠢蠢欲动。

    轻蔑、得意的神情在战胜国的空中飘荡,逐渐密集,压得这些女子们几乎要断气了!

    “哈哈、、、、、、”

    一阵放肆疏朗的大笑声传来,胆小的女子更是往同伴中躲去。此人一身明黄色左衽龙袍,身材肥硕,髭毛又浓又黑,正是金章宗完颜旻。

    “好啊,果然是第一等物色!”他一边说一边抚着髭毛,坐拥天下之势尽显。

    “大金万岁,皇上万岁!”群臣们热情的高喊着,气氛更加炽烈。

    而殿中的女子们则如待宰的羔羊般惊慌无措,金章宗说道:“战利品人人有份,对于这一次决定性的胜利,各位爱卿功不可没!”

    左下首位白丞相出列道:“皇上洪福齐天,臣等不过是听从皇上指挥,才有今日这般功劳。臣等不敢居功!”

    不少大臣出列附和道:“皇上洪福齐天,臣等不敢居功!”

    看到一群臣子对自己歌功颂德,金章宗自然高兴。大金在自己的带领下,一日千里,必将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他享受完大臣们的爱戴就道:“爱卿们免礼,大金能迎来辉煌的今朝,尔等亦有功劳,不必谦虚!”

    “臣等谢皇上隆恩!”

    “爱卿们看上哪头就领哪头,今日举国欢庆,不醉不归!”这些曾经娇贵的女人们在他们眼中已经不是人了!

    “皇上万岁!大金万岁!”

    就在大家摩拳擦掌的同时,其中为首的一个女子无所畏惧的站出来道:“国恨家仇,不共戴天。汝等狼子野心,吾宁死不屈!”

    说完她便往那金柱上撞去,一时头破血流,染红了地上的金砖,涉足的大臣立马跳开,一脸嫌弃愤怒。不知好歹!

    “母后!”“皇嫂!”“皇后!”

    几个稍微胆大的少女上前拥住她哭喊着,所有女子无不泪水潸然。她看了一眼众人,奄奄一息道:“决定不了你们的命运,却能决定、、、决定自己的性命!”

    刚说完这话她就咽气了!“母后!”她的死激发了一些女子的血性,无助惶恐的眼神变得憎恨起来。

    “哈哈、、、好!”那声音穿透女子们的嘤嘤泣声,在大殿中回荡。

    金章宗欣赏道:“怀清履洁,得一以贞。众醉独醒,不屈其节。追封祝皇后为开封节妇,厚葬!”

    “皇上英明!皇上仁德!”

    他不理会大臣们接着说道:“你们中还有谁与她一样,朕照样追封!照样厚葬!”说着他凌冽的朝下方扫了一圈,看得那些女子几乎魂不附体。

    千古艰难为一死!

    见皇后被人抬下去,有两个女子接着就走了出来。这时旁边冲过来一人,他抽出弯刀就割断了她们的喉咙。

    她们还来不及惊呼就倒在血泊里了,女人们中有三两个被吓得晕了过去。路上死去的人也不是没有过,可她们都是普通的宫女啊!

    此人正是金国的大将军乌古论飞,此人长得虎背熊腰,走起路来地都要颤三下。他鄙夷道:“蝼蚁一般,还敢妄图威胁!找、、、死!”

    “啊、、、”忽然一声惊叫打断了他的话,他怒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敢在大殿之中喧哗!”

    他拨开人群就朝着声源处走去,只见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正一脸惶恐的望着自己,他上前捏住她的脖子道:“这丫头是谁?”

    一旁的官员道:“她是宋伟宗的第十七个帝姬,赵金姑!”“这么一点个,还不够塞牙缝的,他奶奶的带回来干什么?”

    突然,一股尿臭味充斥鼻尖,他低头一看竟是那帝姬尿了裤子,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他甩手把人扔了出去,拔刀就要砍去。

    金章宗拦道:“住手!”周围哄笑声不断,乌古论飞不情愿的道了一声是,就坐了回去。用那愤恨的眼神一直都盯着那倒地不起的死丫头,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了!

    金章宗最后一锤定音道:“把这些黄口小儿都带下去,送到洗衣院养着。开宴!”“是!”

    那些貌美的女子被一众瓜分了去,只有拣菜敬酒供人玩乐的份了!

    昔居天上兮,珠宫玉阙。今居草莽兮,青衫泪湿。屈身辱志兮,恨难雪,归泉下兮,愁绝。

    洗衣院又称浣衣院,专供金国贵族挑选选女人以及收容宫女的地方,也作为处罚宫女劳作之所。

    实际上就是他们的军妓院,供他们享乐而用。

    黄口小儿们被扔在一所破旧的房舍中,这里虽然僻静简陋,却让人略得以安心。

    三个小姑娘都离那个失禁的丫头远远的,她则双膝抱在一起,头埋在其中不叫任何人看见,别人都以为她害臊了!

    “那些金人都走了,金姑你别再怕了!”说话的是四个女孩中年龄较大的赵金珠,“是啊,他们都走了!”

    最小的赵金铃也劝着,这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让原本骄纵的孩子们都懂事了!

    另一个赵赛月走过去拍着她道:“暂时不会有危险了,咱们的小命算是有着落了!”

    见她还是不吭声,赵赛月就抬起她的头,只见满面的泪水鼻涕,她嫌弃道:“你这个样子谁还认得了?丢死人了!”

    赵金姑站起来道:“十八姐,十七姐,小妹,真的是你们吗?”赵赛月道:“你晕糊涂了不成?不是我们还能是谁啊!”

    她站起来对着她们三人看了又看,又看了一下房间,接着使劲捏了自己一下道:“这怎么可能?真的回来了?”

    “十九姐你傻了吗?”“小妹!”赵金姑抱着她就失声痛哭,其他人看见了也不免伤心难过,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十九姐你身上太难闻了!”“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没关系,我都闻惯了!”几人听后不由破涕而笑。

    这样无邪的笑容,自己有多少时间没再见过了!厚重的颠沛早就在她们的脸上留下苦痕,哪还会发自内心的笑啊!

    好在大殿上的人多,那个乌古论飞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否则后果真是不敢去想了。他这一生中不知玩死了多少孩童,不过却极少有人知道。

    一是他掩藏的好,二是南人在他府上死了,根本就不值得注意。要不是有一天他玩了府里一个下人的孩子,这事也传不开。那也是很多年以后了!

    锦康二年春,金人攻破开封,俘虏了父皇、太子,强签了《南北协议》。说是协议,却是一片倒的屈辱条约。

    金人规定:犒军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锭,须于十日内输解无缺。附加条件是: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

    朝廷早已是千疮百孔,哪里还有这些金山银山,只能按照附加条件来了。加上父皇的妃嫔、王妃、帝姬、宫女等共计一万多人。

    尤是这些还未补全,最后欠着金人的金银无数。为此皇宫各处被搜刮一空,只剩下一副萧条的架子。

    北上的过程中,所有人均露上体,外披羊裘。被金人蹂躏死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这是历史对于有关父皇女人的评价!

    而父皇和太子在金人的淫威下苟延残喘,竟毫无反抗之力。

    不仅披着血淋淋的羊皮给他们祖宗谒陵,之后还被拴在五国城中的一个井里,每天让人将饭菜吊下去给他们,传出坐井观天的故事来。

    他们所受的磨难,非但没有让金人减少压迫,反而更让他们变本加厉。在不久后,父皇就被他们点了灯,太子连要陪葬的机会都没有。

    金人狰笑道:“你可不能跳下去,你要是跳下去了,这油就点不了灯,等你死了还要拿你熬油呢!”

    就这样,太子在他们手里又苟活了几年。后来金灵宗继位,便想方设法南侵,太子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就在一场毫无悬念的骑马比赛中,他被乱马踏成肉酱,死无全尸。

    这一切怎能让人不恨?恨父皇丢失了自己的国家,恨金人的残暴凶狠,恨自己曾经的一切。

    父皇,女儿真想问一句,拿自己的女人和女儿去给敌人抵债,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们这些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这一场以少胜多的战争,让历史的长河见证了最懦弱的国家,最懦弱的皇家!惟愿此生不复生于帝王家!

    当时我们年纪还小,就被金人养在洗衣院中,年龄一到便成了金灵宗的次妃。说的好听,次妃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玩物。

    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查出有孕后,接着就被一碗冒着热气的黑汤灌进了腹中。鲜血就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逐渐冷却。

    那是一种痛彻心扉、逐渐枯槁的感觉,好像树木在一息之间失去了水分,干枯从树皮漫进肢体,烙上永久耻辱的印记。

    重来一次又能怎么样呢?继续过着没有依靠的刑期,让鲜血再一次流出自己的身体等死吗?

    不行,绝对不要再过以前的生活了!

    “十九姐你不难受吗?”赵金珠警告道:“小妹!”她看着自己下身的脏裙道:“这房里有咱们的衣物,外面还有一口井,我等会儿就换下来。”

    赵赛月道:“十九妹是怎么知道的?”赵金姑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道:“刚刚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十七姐没看见吗?”

    “吓得连魂都没有了,哪还有心思看这些啊!”“是啊!这里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父皇什么时候才能救咱们出去啊?”

    这句话打翻了轻松的氛围,空气重又沉闷起来。一个没有任何悬念的答案,却又让人抑制不住抱有一丝希望。

    “吃饭了!”一个身着藏蓝色印回纹缎面左衽缘黑边胡服的中年女子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她那肥胖的面容太过冷淡,眼带轻视。

    见她们不动就道:“还以为自己是金枝玉叶、千金贵体呢,别尽做黄粱梦了,来到这里就得听我的。还不快吃饭!”

    赵金珠道:“是!多谢嬷嬷了,不知以后该如何称呼您呢?”“你们就叫我林嬷嬷,以后你们都归我管。”

    “林嬷嬷好,以后咱们姐妹就有劳你照顾了!”她放下食物就就道:“哼!这才像句实话!别怪我没有敲打过你们,要是不服管教,包管有你们跪地无门的时候。”

    看见她气赳赳的走出去,赵赛月朝着那背影做了一个鬼脸道:“这要放在以前,哪轮到她一个婢子指手画脚的,早就被打死了。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

    “十八妹,咱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你的脾气也收敛些吧!”“可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嘴脸,咱们都是真正的帝姬啊!”

    “这一路走来你还没有体会清楚吗?咱们如今都成人家手里的鱼肉,与以前是不能够了!”她像只斗败的公鸡垂丧道:“我知道了!”

    赵金珠道:“好了,既来之则安之,咱们吃饭吧!”几人默默走到圆桌旁坐下来,一点食欲都没有。

    一大海碗满是膻味的羊肉炖土豆,并一碟子干巴巴的胡饼。赵金珠身上有着长姐的责任,就劝道:“就是再不想吃,也得吃!”

    咱们没有别的选择了!可这句话她到底说不出口,尊严被践踏成了碎渣,说出来只会更加难堪。

    赵金铃瘪嘴道:“十七姐,这胡饼好硬啊!”“我给你泡着汤吃就软和了!”看着眼前另类的午饭,谁人心中不想米饭啊!

    饭后,赵金姑搓洗脏污的衣服,这一切的发生都太不可思议了!自己死了以后灵魂就离开了,顺着寒冷的北风向南飘去。

    都说落叶归根,就是死了也要回到自己的故里。再看一眼花红柳绿的水乡,就知足了!

    国土沦丧后,金人连开封的地皮都刮了好几层。百姓们无以为食,将城中的树叶、猫犬吃尽后,就割饿殍下腹。

    又加上疫病流行,哀鸿遍野难罄,曾经的繁华转眼成空。这样的场景,简直就是人间末日!

    没有见到自己想要的,又怎么能甘心呢?飘荡多久都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些无辜的百姓流离失所,在异族刀下枉死。

    不禁要问苍天,他们何罪之有啊?

    自己只能看什么也做不了,心中的恨意使得自己整个透明的身体都燃烧起来,化成一缕无足轻重的烟云。

    接着就回到了这里,要不是自己灵机一动,现下已经又死过一次了!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