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路漫漫 正文 第4章 新生

作者/萧翡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次日,摸着那床上病人的烧退下了,她不禁朝天虔诚的拜了几拜。瑞祥一脸惺忪走进来就问道:“娘,阿妹还没醒吗?”

    “应该就快了!对了,你阿爹呢?”他走到床边坐下回道:“爹又进山了,带了饼子和一些肉干,说是下午就回来!阿母快看呀,阿妹是不是醒了?”

    她一睁开眼便看见床前坐了两个人,一看他们穿的是金服,不由心生警惕。老婆子温和道:“姑娘不要害怕,我们都不是坏人!”

    这说的是金文,自己前世在金朝皇宫耳宣目染,就学起了金文,与他们本地人相比也丝毫不差。瑞祥非常友善道:“阿妹别怕,还是我爹和我娘把救你回来的。”

    她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里一动便如挨针刑。她指了指嘴,使劲摇了摇头。老婆子见她要起身忙按住她道:“你嗓子伤的厉害,大夫说你暂时不宜说话。”

    她拱手谢了谢,这里一眼便可看到首尾。自己躺着的土炕占据房间的三分之二,北边一溜陈旧黄铜合页拉手炕柜和一张炕几,其余再无他物了!

    老婆子试探道:“姑娘,你是哪里人?要不要去通知你的家人过来接你?”她摇了摇头便呈垂丧状低下了,这里也算是陋室了,怎么与皇宫一点边都沾不上?难不成是出来了?

    糟了,自己一定是出现神经错乱了!因为根本就不可能!

    瑞祥看她难过的样子就道:“阿妹别难过了,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不用担心!”老婆子松了一口气继续问道:“你一点也想不起自己是哪里人吗?”

    看着她自顾落泪,老婆子不忍心道:“孩子他爹姓那拉,你叫我那拉婶子就是了。要是没别的地方,你就在这里住着!只是我看你穿戴皆是好的,怕是过不惯清苦日子!”

    赵金姑激动得又摆手又是作揖又是点头的,可见是同意了。她高兴道:“你只要不嫌弃就好,这是我的小儿子,我看他比你长上两岁,你就叫他阿哥吧!”

    瑞祥急着表现道:“阿妹,我叫瑞祥,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我包管给你打回去!”对于这位漂亮的阿妹,自己心里别提多喜欢了!

    这对母子有着最朴实的笑容,让她一直高挂的心终于落下了。喉咙里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神经没有错乱,真的从吃人的地方出来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在这里一住就是半年,这期间她一直不怎么愿意开口说话,实在是自己的声音太过晦涩难听了!她编了一个凄美的身世,骗得这一家三口同情心爆棚,名为墨尔迪勒忠云。

    赵金姑,这三个字在自己的人生中再也不会出现了!

    她原本想往南去,可是喉咙里的伤反反复复,直到冬天才算好全了!

    现在正值隆冬时节,外面冰天雪地,滴水就能成冰。这对于常年处在南方的她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哪怕曾经住在这里多年,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一天,瑞祥从外面推开门进来道:“娘、阿妹我回来了!”一阵风裹雪吹进了房里,这让在暖炕上的两人不自觉打了两个冷颤。

    只见那拉大叔和瑞祥手里都拎着猎物,那拉婶子下炕趿着鞋高兴道:“快关上门,这天阴斯鬼冷的!”说着就拿起门后的扫帚给他们扫去身上的落雪。

    赵金姑放下手上的针线活,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滚水道:“婶子知道你们今天回来,早早在锅里熬了姜汤,我这就给你们盛来。”

    瑞祥抢站在她面前神秘道:“阿妹先别急着走,看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好东西。”“大叔和阿哥刚从外面回来,喝碗姜汤也好暖暖身子,我回来再看也不晚。”

    “我不冷,阿妹你不用去了!”“我知道阿哥不喜姜汤,可这是婶子亲自熬的,不能不喝!”“我真有礼物给你,不信你瞧瞧!”

    说着他就从袖口里变出一只小松鼠来,那小松鼠身上的毛又长又密,一双机灵的小眼睛四处乱看,可爱极了!

    “这是给我的吗?”赵金姑对任何金人都有着强烈的排斥,包括对自己有再生之恩的这家金朝贫民。哪怕他们对自己再好,也改变不了什么。

    “是啊,它很温顺不会伤人的。”她捧接过来,毛茸茸的暖意在手心处荡漾,直进心扉。那拉大叔看着他们兄妹相处的不错,脸上都能开出一朵花来。

    冻去春来,万物复苏。一处山林中野花遍地,蜂飞蝶舞。

    “阿哥好厉害啊”看见瑞祥能轻巧射到一只跑的飞快的兔子,忠云央求道:“阿哥,能不能教教我射箭啊?我也想像阿哥一样厉害。”

    湿漉漉的眼睛满是希翼的看着你,瑞祥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就道:“阿妹要是想学也是成的,可你身子娇弱,不能练习时间长了!”

    “阿哥让我什么时候不练我就不练,我都听阿哥的。”高出一头的男孩摸着女孩的发丝道:“阿妹最乖了,可过犹不及。不过你适当锻炼,身体也会变好的。”

    “谢谢阿哥!”“你是我阿妹,就是为你做再多的事情都是应该的。”“阿哥最会哄人了!”“阿妹,我都是认真的!”“咱们出来也不久了,婶子在家该等急了!”

    “嗯,这就回去!阿妹你累不累?要不我背你回去?”忠云忙道:“一点不累,我还能一口气跑回家里呢!阿哥来追我啊!”说着人就先跑了,自己都是个老姑婆了,如今要是让一个毛孩子背着,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家中,那拉婶子做好饭菜,一家人围坐在炕桌上吃着热乎的粗茶淡饭。仿若以前的一切似烟如梦,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家里的温馨,细腻的程度都能从毛孔中感知,舒服的让人贪恋。

    看见他们回来,那拉婶子就道:“也不知早些回来,饭菜都要凉了。瑞祥你也是的,你阿妹身子娇弱,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

    忠云解释道:“婶子,不是阿哥的错。是我们发现东头那座山上有兔子,这才回来晚了!”“你就知向着他,家里还能缺那一只兔子?饿坏了你,到时看你还帮不帮他说话了!”

    瑞祥不满道:“娘就知道说我,害的我都以为自己是从外面捡来的。”那拉婶子拍了他的头一下笑道:“你野惯了,你阿妹可不能学你,以后可记住了!”

    “我知道了,没有下回了!阿母,你做什么好吃的了?咦,怎么没有看见我爹?他去哪了?”“你看看,这嘴里跟炒了了豆子似的又多又快,少说两句吃饭了!你爹去田间除草了,等会儿我也过去。”

    “、、、、、、、”

    在自己的印象中,所有的金人都是十恶不赦,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却想不到,原来他们中也有平穷善良的,就连生活中的唠叨也成了一种温暖。

    一转眼的功夫,一个月又过去了!忠云的箭术练的也是有模有样了!

    “瞄准目标后,运足力气,不要分心,射!”她看着兔子跑了气道:“哎呀,那兔子又跑了!”“阿妹别恼,你只学了两个月,这已经很好了!”

    “只怪我太笨了,不然早射到了!”“谁说阿妹笨的,阿妹可聪明了!我刚接触射箭的时候,还不如阿妹呢!”“阿哥四岁就学了,如何能与我这个大年龄相比呢!”

    一声吆喝传来道:“嗨,瑞祥,你和你阿妹都来了!”只见不远处有一群一般大小的孩子,他们手拿弓箭,一同朝这边走来。

    瑞祥有些不高兴被打扰就问道:“阿克占松、尼莽古林你们怎么来了?”其中一个较大的孩子道:“怎么这山林只许你们来,就不许咱们来了?”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就是看见你们来这里高兴的!”“你少胡编乱造,自你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哑巴阿妹来了以后,你就跟个娘们似的连房子都不出了。还高兴见到我们,你拉倒吧!”

    瑞祥听到阿克占松叫阿妹哑巴就愤怒道:“我阿妹不是哑巴,她会说话的。”“那她怎么不说啊?”一个身着红衣的小姑娘附和道:“就是,她一定是个小哑巴!”

    “斛准珊儿,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起哄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那你以前也不是现在这样的!”说完漂亮的脸蛋就转头看向远边的一处花丛,再不理他了!

    “阿妹嗓子不好,说不得话,她不是故意的。”阿克占松酸道:“你倒是会装蒜,也不知你都和她说了些什么,她一见到我们就跑了,更别提说话了!”

    “没有啊,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可惜他们不相信,有个美丽无双的阿妹也不介绍给自己认识,还藏着掖着。哼,这人也太自私了!

    赵金姑见他无法收场就向前一步道:“我叫墨尔迪勒忠云,是阿哥的远房表妹!以前有失礼数,就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了!请大家多多包涵。”

    她一身藕荷色缘边粗布左衽袍子,扎大红腰带。头戴一顶红色垂珠小帽,发成无数细辫子,模样极其可人。在给她打扮这一方面,那拉婶子可谓是不遗余力,真是弥补了以前心中无女的缺憾。

    可就这样软糯甜美的小姑娘说出来的话,却如老年男子一般暗沉沙哑,吓得其他孩子都不敢说话了!

    瑞祥替她辩解道:“阿妹的嗓子在生过一场大病之后就成这样了,不与你们说话也不是有意的。如果你们不喜欢,大不了以后咱们就不在一处玩了!”

    阿克占松一脸不在意道:“你小子可把我们看扁了,谁在乎这个了!墨尔迪勒忠云,我就叫你忠云好了,我可是这里的头领,你也叫我阿哥就是了!”

    她尽量放柔声音道:“松阿哥!”斛准珊儿道:“你叫我阿姐好了!瑞祥,你怎么不早说啊?这样我就不误会了!”“你误会什么了?”

    瞧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她又气道:“算了,我不理你了,真讨厌!”说完她走过去拉起忠云的手道:“忠云阿妹,我带你去采花,那边开的可好看了!”

    瑞祥不放心的喊道:“珊儿你慢些跑,阿妹她跟不上你。”阿克占松道:“珊儿性子野,别再跑没了,咱们快跟过去吧!”“哎,松,你等等我们啊!”

    采花的恬淡,被一阵马蹄声破坏了!大家都往马路边上跑去。

    “哇噢,好威风啊!”只见完颜绪宗骑着高头大马正从林间的路上走过,队伍中旌旗猎猎,井然有序,瞧着像是出来打猎的。

    好好摘个花都能遇到他,难不成天要亡我?忠云看着他年轻的容颜,谁能想到他的野心会隐藏在残暴的血腥之下。一个臭名昭著的杀人魔头,如何能登上胸怀天下的九五之尊!

    可就是这样,他骗过了疑心多虑的金章宗,在多年后,他从自己的侄儿手里抢过帝位,使得整个金朝更加强大。只可恨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瑞祥崇拜道:“阿妹,你看那就是南院大王,他是我们大金的英雄!”“我知道,南院大王是大金最厉害的人了!”“阿妹说得对极了,阿哥长大一定也要成为那样的人。”

    “不要!”

    那完颜绪宗听到惊呼声,不由看向那几个孩子。凡事自己所过之地,任何人都不敢大声喧哗,这是哪个野孩子。

    阿克占松高兴道:“瑞祥,南院大王在看我们呢!”“不是看你们,是在看我呢!”说着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满脸激动又尊敬的迎着他。

    他这个人非常精明,自己越是逃躲,就越容易暴露。她只低着头恭敬的站在孩子们身后,直到队伍离去,才发现后背都起了一层汗!

    完颜绪宗回想起孩子们对自己的敬意,心里很是骄傲,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更好。不过,刚刚有个小姑娘的身影很是熟悉,只一时想不到在哪里见过了!

    但凡有疑虑的事情,他总是要弄清楚,就道:“来人!”“在!”“去把刚刚路边的几个孩子带过来!”“是!”

    可他等了两刻钟,那士兵就回来禀报道:“报告大王,那群孩子们都已经走了,要不属下叫人把他们追过来?”“不用了,你下去吧!”“属下告退!”

    在多年以后,完颜绪宗一想到这个时候,心里就懊悔到不行。

    忠云手里的野花都被捏蔫了,只愿他不会记得自己。瑞祥见她发呆就道:“阿妹,咱们快些走吧,再不回去娘又该着急了!”“好,咱们这就回去!”

    在金朝始终不安全啊!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