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路漫漫 正文 第6章 一丝光明

作者/萧翡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用早饭的时候,瑞祥就看见平时白嫩可爱的阿妹眼睛乌青,肿的像两个核桃,很是担心道:“阿妹,你昨夜里是不是没睡好啊?”

    她也知道自己的脸色不大好,这里也没有脂粉掩饰一二,就故作天真道:“阿哥,我睡的很好啊,怎么有哪里不对了吗?”

    那拉大婶一边盛饭一边道:“你年岁小干不了重活,一定是这段时间太累了,一下没缓过来劲头。这样吧,你今天就在家里好好歇歇!”除了这种解释,那拉婶子实在找不出其他的理由了。

    “婶子我不累,再说今天的活也没多少了!”“你不懂,小孩子不能做太多的活,要不然将来会长不大的。”

    “我还没有阿哥干的活多,阿哥都不怕我怕什么。”瑞祥听到这话立马反驳道:“我都是一个大人了,阿妹怎么能跟我比!”你也就比我大三岁,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人了!

    那拉婶子看他们就要争起来了,连忙转移话题道:“你们都别说了,快喝些稀饭,今早的包子是香菇猪肉的,你们尝尝有没有老家里的鲜?”

    那包子皮色略黄,小巧玲珑,瑞祥两口就能吃掉一个,他满足道:“哪有什么另样?都是娘做的,味道都没变过啊!”

    忠云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金人生于东北地区。那里虽地处严寒,可物产极其丰富,香菇之类比别处更是美味。

    她道:“这的香菇虽比不上辽阳府,可有婶子的手艺,早已弥补其中的缺憾了!”那拉婶子被说的眉开眼笑,可仍不改初意道:“别以为这样说我就让你去了,好好在家歇着,哪都不能去。”

    瑞祥吃的满嘴是油,他凑道:“阿妹在家乖乖听话,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忠云对美味心存膈应,立即投降,暂时就应了。

    可她到底在家里没呆多久,去地里忙活一个时辰后,就被三人撵回家了。就在回来的路上,她见那些魁梧的金兵无精打采,与自己曾经看到样子完全不同。

    “珊儿阿姐,这是怎么了?”她挤进人群中向斛准珊儿问道:“这天也不是很热啊,怎么这些勇士就热成这样了?”

    她整个人都很哀颓,无力回道:“别提了,他们这是打败仗了!”“什么?阿姐不会弄错了吧!”这些金人不管是与辽人对抗,还是与宋人对抗,都鲜有败绩,如今的盛景可真是难得一见啊!

    斛准珊儿看她一脸吃惊的样子,还以为是伤心过度,就道:“那拉大叔家消息闭塞,你哪里知道这些啊!”

    忠云压下心里的狂喜,面上黯然道:“金人的军队战无不胜,怎么会打败仗呢?”

    “谁知道呢,老人们都说胜败乃是兵家常事。阿妹,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南蛮子不会得意太久的。迟早有一天,咱们会把他们通通都打垮的。”

    “是啊,咱们一定会胜利的!”

    眼前这一幕在她在脑中不断冲撞着,突然一道亮光袭来。对了,朝廷里不是没有优秀的将领。相信只要他不死,这些异族人绝对胜不了,而百姓们就不用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了。

    对,他一定不能死!自己要去找到他,阻止这一切悲剧的发生。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看着她愤恨不已的样子,斛准珊儿安慰道:“阿妹,你也不用太难过,这都只是一时的。”“我知道了,可就是忍不住。”忍不住兴奋,漆黑的世界终于有机会迎来光明了,她捂住因激动儿震颤的面颊,不让人看出一点误会来。

    “阿妹,看见你这样我都有些想哭了!回家我定要给你出出气,好好教训一下那些宋朝猪,那些人太可恨了!”

    畅想在喜悦中,忽听她要去打自己人出气,忠云脱口就道:“阿姐不要!”

    “为什么不要?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我家有五个南蛮子呢!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保管你的心里就能顺当了!”

    “我才不去呢,打他们跟打被关起来的畜生有什么分别!还不如去练练弓箭,长大去参军呢!”

    小女子还有这等志向,实是我辈中人。可自己不得不告诉她现实:“女子可参不了军,他们都不要咱们啊!”

    “古有花木兰等女子从军,打起仗来丝毫不逊于男子,且比寻常之人更胜一筹,最后成为人人敬仰的大将军。其英雄事迹千古流传,美名四方。我观珊儿阿姐英姿不凡,功夫齐射也属上等,怎么就不能从军了?”

    这些金人女子自小也是习弓练箭,在后方也能自成一体,地位可比宋女高多了。自己就不相信,一样是练功出身,她们就肯甘于平庸。

    斛准珊儿被说得热血澎湃,心里的夙愿一直无法实现,没想到却被一个“情敌”认同,不由生出知己之感。

    她不动声色道:“阿妹,也有此意!”“看着咱们的军队败北,阿姐就不想给他们出一口气?”

    “怎么不想,可是咱们求路无门啊!”“咱们的年纪小,现在就是有门路也从不了军。还不如多去练习功夫,以后也能有把握些。”

    “要说小,你比我还小两岁呢!没想到你做事说话却一点都不含糊,比我可强多了!”“阿姐说笑了,我也是有私心的。”

    她笑问道:“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私心?”“我也想从军,可我一点功夫都不会。说动了阿姐,我也好有借口向阿姐学习了!”

    “那你这丫头为何又要说出来呢?”“阿姐待我以诚,我要是欺骗了阿姐,心里多过意不去啊!”这私心让人欢喜!

    她详装起架子道:“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同意了,以后还得看你自己的诚意。”“多谢阿姐成全!”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诚意多多,阿姐以后自然能看见。”

    这小丫头时而可伶,时而聪慧,时而天真,时而体贴(这是一厢情愿),自己要是个男子,也会喜欢这样的她吧!

    找到了目标,忠云的箭术飞速前进!手上的皮磨掉一层又一层,直到硬了,才牢牢的在手心里不动弹了!

    她还跟斛准珊儿练起了摔跤,两人互相扯住对方的腰带,暗自较劲。旁边的瑞祥道:“珊儿你大,就让着些阿妹吧!”

    阿克占松也道:“珊儿你就是赢了,也是胜之不武,还是别打了!”

    听到这两人毫不掩饰的偏心,她心里恼极,朝他们斥道:“你们这群没良心的,我和阿妹练身手,碍着你们什么事了,都滚一边去!”

    瑞祥撇嘴道:“阿妹才练多长时间啊,你也好意思比试!”忠云心里也是懊恼,这两人纯属来捣乱的,可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就道:“阿哥、松阿哥你们都别说了,我和阿姐不在乎输赢的!”

    “前些天我听娘说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合着都是珊儿打出来的。!”“不是的,还有早都没事了,阿哥不用担心!”

    阿克占松一听到这立马上前阻止道:“什么?阿妹受伤了?不能打了!”“松阿哥你别说了,再说我就要输了!”

    既然阿妹喜欢,自己再劝下去她就要恼了,忙道:“好好好,我不说了阿妹加油!”“加油!”阿克占松这家伙太碍眼了,不过想要跟自己抢阿妹是不可能的。

    斛准珊儿没有想到,这人摔跤只学了半个夏天就已经这样厉害了,越发不敢掉以轻心了!要是输了,简直没脸见人了!

    忠云不敢用尽全力,只想从中获取更多的经验。

    所以在她体力要耗尽的时候,露出了一个破绽。她被斛准珊儿拽着一条胳膊,给过肩摔到了地上。

    那两人一看担心极了,瑞祥抢先道:“阿妹你不要紧吧?”“我没事,阿姐太厉害了!”“快起来,这满头大汗躺在地上再晾着了!”

    “不行我没力气了,让我再歇会吧!”“你也真是的,我还以为自己就要输了呢!”“就是再来十个我,也不及阿姐一个人!”

    “你倒是好话不嫌烫嘴,应付你一个人都如此吃力了,还十个呢!”“阿姐就是谦虚,我都起不来了!”

    阿克占松看她这样喜欢摔跤,就道:“阿妹你跟着我学,我能甩珊儿几座山,保证你会赢的。”“真的吗?”

    见他抢人,斛准珊儿立马不干了,就道:“阿妹别信他的,他那都是些野路子,我才是正宗的!”

    “珊儿你诬赖人,我的摔跤功夫是专门跟村里退伍的老兵学的,还有比这更正宗的吗?”

    “即便那样,你也不能挖我的墙角,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阿妹这样身手敏捷的人呢!说好了你们都不许跟我抢啊!”

    他们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忠云心里早已悦动非常。斛准珊儿的技术,自己学了八九不离十。阿克占松说他更厉害,还真是让人拭目以待!

    她问道:“阿姐,你和松阿哥比试过吗?你们谁赢了?”“哼,谁和他比呀,那就是个大块头,还不按套路来走,我才不呢!”

    见她满脸不屑,阿克占松当然不服,就道:“珊儿,你是怕了吧!阿妹别听她的,能赢的摔跤才是厉害的。珊儿练的就是花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阿克占松,你胡说!我今天非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才行,不是什么话都能随便说的。”说着她就解下拴在腰间的小皮鞭,在空中划出一道脆响,挑衅的看着他。

    见她上当,阿克占松故意赖皮道:“你来真的啊?也行,到时候打输了,可别哭鼻子了!”“哼,看谁哭鼻子,你别吞了舌头,没个长短!”

    她和瑞祥远离战场,看着他们的打斗心惊不已。这都还是孩子啊,估计他们一个人就可以打倒两个宋朝书生了!

    面对面来的明战,哪怕你满腹阴谋诡计也无处可用了,且都是只识风花雪月的读书人。难怪会败得如此涂地。

    你们曾鄙视野蛮人,可如今却在他们的手下生活,难道就没有一点觉醒吗?世道轮回,武力,永不可卸!

    阿克占松逼近拽住她的鞭子道:“你还不认输?”她看了瑞祥一眼倔强道:“还没有我认输的人呢,你等着瞧!”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一下就把她的鞭子抢了,“你还不收手?你比我多了武器都不敌,这武器不在你就更不行了!”

    要是没有瑞祥在这,自己一定要打到底。可现在自己不能输的太难堪了,否则他只会更瞧不起自己!

    两人刚停下来,斛准珊儿就道:“刚刚要不是与阿妹比试了一场,消耗了不少体力,我一定赢你的。”“那咱们明天养好精神再来!”

    忠云见她心生厌恶抗拒,就道:“松阿哥与阿姐比试,也不羞!”“谁说的,我就是气她嘴硬。明明我最厉害,她就是死不承认!”

    忠云不理他,倒了一杯水走到斛准珊儿身边道:“阿姐累了吧,快喝口水。”

    她知道忠云向着自己很高兴,为了防止她被阿克占松抢走就道:“阿妹,咱们女子学习功夫,也只为了防身,哪里还要跟他们似的为了出人头地啊!你也别太拼了!”

    “阿姐说的是,可我家里只有一个弟弟,我要是不保护他,就没有人了!”“你爹呢?”

    “爹他、、、他死了!”她说的毫不愧疚,在这样尊孝重悌的时代,忤逆之子焉能存活!

    “天啊,想不到阿妹过的如此凄惨啊!”“我一点儿都不觉得不凄惨,我能来到阿哥家,还跟着阿姐学了一些功夫,已经很幸运了!”

    阿克占松吃惊道:“怎么以前没听阿妹提起过呢?”要是知道她的身世如此可怜,自己就更疼她了!

    “松阿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爹去世以后,附近的人就侵占了我家的牧场,我不答应就、、、最后无法,娘就带着我们出来了!”

    瑞祥心疼道:“阿妹别哭了,以后我与你跟着松一起练习,长大一定会给你报仇的。”看来阿克占松的功夫真的很好!

    斛准珊儿也道:“阿妹要是有什么难处,你跟我说就是了,我一定会帮你的。”

    阿克占松性子最急,怒道:“阿妹你告诉我,他们都是谁,我现在就去给你报仇!”

    一片拳拳之意,让忠云的心里有了些不自在,她道:“那些人都在会宁府,况且咱们现在都还是孩子,走不了远路!”

    “谁说的,我家有马,自然可以的。”“松阿哥不要,我自己的仇我要自己报。”“好,那我就站在你身后,你要是累了,我替你报。”

    瑞祥气的直咬牙,这人说话一点都不知避讳。阿妹还小,不能叫他哄了去。他道:“松,你以为自己是谁,能一直跟着阿妹吗?”

    “我不管,阿妹报仇的时候我一定要去的,我要把欺负阿妹的人打得满地找牙,不敢再犯!”

    “我也去!”“我也去要去!”对这样可人的小丫头也下得去手,他们都不是人。

    看着他们纯真的热情,忠云的心里升起一丝愧疚,可很快就被她抹去了!因为你们金人造的孽,有多少人死去,又有多少人灾难不断。

    与你们相比,自己只是说了一个谎言而已。只愿今生不要与你们对战!对我有恩的你们!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