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路漫漫 正文 第26章 训练进行时

作者/萧翡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听到南进讲到金人不管男女,从小就练习武术,众人心中不由吸气。怪不得他们这样厉害,也亏得他们人数少,要是人数多的话,这后果都不敢想了。

    对于他的训练越发用心了!

    岳祺泽看着上头发下来的军饷一阵头疼,眼下都大年关了,早该把以前未发的军饷补齐了,谁知非但没补回,连这个月的军饷都不够数。

    上头的人知不知道这当兵的不是独来独往,他们与普通人一样也要拖家带口穿衣吃饭的。这不给军饷,他们只凭着一腔热血就能够撑到底大胜仗吗?

    这弄不好是要出乱子的!

    “主子,想不到南进这人还真有两下子,就凭一张嘴皮子就把老李头给圈住了,还把下边的刺头给打了一顿,现在正抓紧训练呢!”

    看着岳明一脸高兴的进来就吆喝,他有些生气道:“你胡打听什么,这些事情还用你在上头费功夫?”

    他不由讪讪,就道:“小的是替你高兴,这南进还真是个好苗子,将来一定能成为你的左右手。”

    “我去统制那一下,你等会儿去通知所有营指挥使晚上到这开会。”

    见他神色焦虑,岳明忍不住问道:“主子发生什么事了?”

    这人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他正色道:“不该问的别问,岳明,这是最后一次!”

    “是,小的知道了,以后再不会多嘴了!”他出来后就拍了拍胸口,刚刚主子的眼神好吓人啊!自己这老毛病总是在主子的宽容中持续发作,以后可得注意些了!

    “主子,岳军都指挥使来了!”一个小斯卑躬屈膝的走进来禀报道,他连头都不敢抬,不能看的绝对不要看。

    自己前边有一个伺候统制的人,就因为他不守规矩抬头看了一眼主子的爱妾,就被打了一顿鞭子,事后还被贬到马圈中刷马去了。自己绝对要谨记前车之鉴,那马圈的生活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王硕眯着眼睛享受着爱妾的按摩,听到小斯的话声,他语气慵懒道:“他可有说是为了何事?”

    “回主子,岳军都指挥使并没言明是什么事,不过小的看他脸色不大好,好像挺紧急的。”

    他眯着眼睛,心下一转就道:“他要是能高兴起来就怪了,得了他现在人在哪里?”

    “被小的请到前厅了!”

    “嗯,做的不错,下去吧!”王六很高兴就下去了,这些天一直战战兢兢的就怕一个不好被赶了出去,有这句话就可以放心了!

    “主子,奴家舍不得您走嘛!”那爱妾正是小翠,今天好不容易主子才到自己这里,怎么能被外人抢走了呢!

    她抱着王硕的膀子在胸口磨蹭,原本就有些裸露的半圆这下变得更大了。屋里温暖如春,看着云水一般的人儿,王硕忍不住在那粉色绣黄梅花纹的抹胸上揉了一把。

    “老爷嗯、、、”她人如娇花一般任君采摘,令人心动,“现在洗好去床上等着,老爷我马上就来。”

    一听他要走,小翠娇媚不舍道:“老爷,人家舍不得你嘛!”

    “你是舍不得岳军都指挥使吧,上次我说要把你送给他,他没要你是不是很难受啊?今儿巴不得老爷我再去说说!”

    这番话恶趣味明显,什么旖旎风光、温香软语,被寒风一下就吹散了。小心了那么久,只因为一时失宠就急的不知分寸了吗?

    她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跪下来求道:“老爷,奴家绝对没有这个心思。那岳军都指挥使就是老爷身边的一条狗,奴家好好的人不做,怎么会去做畜生呢?还求老爷明见!”

    王硕捏住她的下巴道:“噢,我到今天才知道你一个贱婢竟敢把老爷的军都指挥使当成是一条狗,谁给你的胆子?说!”

    小翠一下慌了神,自己没说错啊,他之前好多次都说过岳祺泽在他眼中就是一条衷心的狗,指哪咬哪,这画风什么时候变了?

    也不知是被捏的生疼还是她心里害怕,整个人泫然欲泣道:“老爷,奴家知错了!但是奴家对老爷的一颗真心就没变过,老爷说的每一句话奴家都不敢忘记。老爷,你要是还不相信奴家,奴家只有一条路来证明了。奴家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鬼!”

    小翠说着就要朝那朱色镂雕富贵纹槅扇上撞去,梨花带雨的娇弱中有了一抹决绝,让人心疼不已。

    王硕本就是心存试探,见她这样哪里还能继续下去,伸手拉住她道:“好小翠好心肝,老爷我知道你的心,你要是真有点什么,老爷我上哪里去找你这样的可人儿啊!”

    说着就搂着人往床边走去,小翠半推半就道:“老爷不可,您还要去见岳军都指挥使呢!”

    “他就是一条狗,哪有心肝儿重要啊!来心肝,这几天不见了,你就不想老爷啊?”

    “奴家想老爷,都不思饮食了。老爷好没良心啊!”

    “噢,汴京那边送来几匹织锦,明天就让人给你送来。”

    “老爷,奴家不要这些,奴家只要老爷时长来看奴家一眼就知足了!”别老去桥云那头!

    “好!老爷答应了,老爷什么都答应。”小翠见他兴致来了,顺水推舟、尽心尽力取悦他,再也不说其他了!

    看见岳祺泽拿着账册坐在那,放在小几上的茶盏纹丝未动。王六堆起笑脸走进来道:“岳军都指挥使来的真不巧,统制有事出去了,要不你先等一会儿?”

    岳祺泽心里气恼万分,关乎几万将士的心血,他连一个脸都不露,当真糊涂到了极点。一个控制不好,很可能会引起不好的事情。

    他以为他可以置身事外,真是笑话。

    看见他脸色难看,王六把头低下来道:“小的已经让人去通知统制了,要不您先回去,统制一回来小的就亲自告诉您!您看怎么样?”

    “我随时等候!”说完岳祺泽拿着账本径直就往门外走,王六擦了擦额头的汗,又转身回去了!

    要论行兵打仗自己还有些把握,可对于这银钱还真是有些不通窍。这离发军饷的日子也没几天了,上哪去找这十几万两银子。

    白天在人们的期待中过去了,乌蓝神秘的天空闪烁着明亮的星光。安静是校场上残留着白日的喧嚣,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充实感。

    秦世顺见南进还没有回来,就在各地找了一圈。那单薄的人影在火光下被拉得瘦瘦长长,看着让人十分心疼。

    他默默来到他身边,南进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也没有转头就道:“秦大哥,你来了!”

    “这里风景再好也是三九的天气,担心再受凉了!”

    “就是再冷些我也不怕,秦大哥怎么来了?”

    “见你不在营房有些担心就过来了!”

    “我只是有些睡不着,还想着明天训练的事情。”

    “你不是早就拟好了章程,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原来的章程我是根据所有人的情况来定的,可经过今天的实战,我才发现每个人的天赋和自觉是不同的,不能全盘而定,那样进程就太慢了!”

    “这一百来号人要一个一个的来,可不是件小事。”

    “没有别的办法,个人成绩上去了,也就等于整体成绩上去了。”

    “你也不用在个人身上狠下功夫,可以分类而教,也可以让进步快速的人带领资质不好的人一起训练。你要是挨个教起,分身也乏术。”

    自己怎么没想到呢?“还是秦大哥的办法好,过两天我就把它实施下去。”

    看着他展颜而笑,秦世顺的心里也跟着开心。“这哪是什么好办法,你只是身在迷局而不自知罢了。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也不知合不合适?”

    “秦大哥有什么疑问只管说就是了,我们一路走来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好,那我就不见外了。黄铁虎目无尊上、扰乱秩序,贤弟怎么就重拿轻放了,难道不怕李都头的人徇私?”

    原来是这个事啊,“我没要真处罚他,只是想让那些人认知到我有这个权利。这一月内我的话连李都头都无法改变,其他人更不在话下了。再说打伤他还耽误训练,太不划算了!”

    “你这样做虽是一劳永逸,可也彻底得罪了他们。他为人粗中有细,又是久扎军营,想要对付你太容易了!”

    “秦大哥,从岳军都指挥使任命我为副都头而我不曾推辞时就已经得罪了他,我现在要是迁就任由下去,不但辜负了岳军都指挥使对我的信任和栽培,还一点都解除不了他对我的敌意。”

    他做事就是周全,自己是担心过了。“是我考虑不周,倒是给贤弟图添烦恼了。”

    “秦大哥也是为了我好,这一点我要是再分不清楚,我们之间就白处了!”

    过后几天,南进对那些有潜力的人观察更仔细了,不过大家却没有看出来,只觉得副都头的脸色更严肃了!

    好不容易熬到午饭时间了,大家就等着一声令下飞奔去饭堂补充能量了,可这个时刻却听到南副都头高声道:“今天中午就耽搁一下大家的一些时间了,我有一个消息要向大家宣布。”

    有了黄铁虎这个前车之鉴,再不服气的人也不敢轻易出声了。

    “我说到名字的人立马出列,李锐、秦世顺、华清、钱跃林、张庆元、水武、周洲、卫有命,你们出列。”

    看着昂首出列的人,大家心里有底了,这都是平时训练特别优秀的人,副都头这是要表扬他们啊!

    “你们平时训练较为突出,我决定由你们分别成立小组,带领组员进行训练,而你们就暂代组长之职。”

    大家听完这话几乎忘了饥饿感,很快窃窃私语起来。黄铁虎感到无尽的羞辱,这比第一次被当众挨打时还要强烈。

    都里共有九个队长,这就上去了五个,自己虽说不是最厉害的,可也比普通士兵好多了吧。难道就因为自己得罪过他,他就敢假公济私,公然扶持自己的人。

    有人扭曲了面孔,就有人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既然都是来当兵的,又有谁不想升官呢?

    黄铁虎有了上次的教训,再也不肯轻易出头了。他就碰了碰旁边的一个士兵,那人接到讯息立即出声道:“南副都头,丁队长、于队长、黄对长都是我们当中的精英,这是有目共睹的,可你怎么能选新来的士兵当组长呢?小的不服!”

    应声的人还不少,他们大多是那几个未选上的队长的手下。南进不经意看了黄铁虎一眼,就道:“我选他们只是为了让训练的进度加快,并不是说剩下的几位对长不好。当然了,也不是说他们综合方便很优秀,只摔跤这方面略胜其他人。”

    “几位对长的摔跤功夫也是一流的,属下们就不信他们会比这些普通人差。”那几人的腰挺的更直了!

    “这仅是你们的不平还是别人的都有?”这别人也算是指名道姓了,几人的脸色也装不下去了。

    那三人立即出列道:“属下不敢!”

    “不敢,那就是有了,能够大胆的说出你们心里话也是军人的一种勇敢,不用缩着藏着。”

    三位队长脸色通红,感觉这位新副都头每说一句话都是为了打击自己。黄铁虎还好些,都习惯了,其他两位就难受多了。

    本来没选上就够羞辱了,又加上他的话,脸都没处放了。大家的军龄也有一大段时间了,期间拼死拼活,怎么到了他这连军人的勇敢都被否决了。

    于对长首先出声道:“南副都头,属下承认心里对你这一举动不服,因为属下觉得自己在摔跤方面也很好。”

    “那么你们呢?”对上南进平静的目光,其他两位要是再缩着,自己憋屈不说,那些士兵也该笑话了!

    “是,属下认同于对长的话!”

    “好!既然你们都有这个想法,那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们三个挑选出他们其中的一个进行比试,只要你们胜了自然可以暂代组长之职。你们可有异议?”

    “没有!”

    “那好,吃过午饭后你们利用休息时间进行比试,现在散会!”“是!”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