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路漫漫 正文 第40章 两章合一

作者/萧翡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烟花在城楼上空硕然绽放,光华一闪而逝,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吃过了年夜饭,一切都回归正常。

    瑞祥单腿倚坐在女墙上,空气中满是浓浓的年味。饷银都已经寄回去了,爹娘应该会过的轻松些了吧!

    回想起母亲的泪水和不舍,父亲的无奈和心酸,自己除了投军,没有更好的出路了!

    这是通向康庄大道的一条捷径。他们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的。

    自己不是哥哥,自己不惧战场,不惧杀戮!现下时局一片大好,自己怎么可以熟视无睹呢!

    遥远的天空不见一丝光芒,风停雪止,一时也没有白天那么冷了。旁边的火把照在他的脸上,出奇的温柔。

    阿克占松以为看错了人,在楼梯处多站了一会,头正好没在墙的阴影里。当初那个顽皮的少年只在军营中呆了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变成了一个合格的铁血军人。

    自己与他同时投军,却不及他一半,在他的手下堪堪当一个队长。

    “既然来了,怎么不过来?”那沉重有力的脚步声迈进,不用看也能知道是谁。

    “属下见过都头!”

    “这里没有外人,何须多礼!”

    “礼不可废!”要是全村的人看见他,想必都不敢认了。

    瑞祥没有纠缠这个问题,只道:“阿松,你说她过的怎么样了?她是不是早就筹划好了,只等那一天来到就走了!”

    也就这个时候你才会说无上下级之分,你只是想找一个熟悉她的人陪你共同回忆那段美好。

    明天醒来,你依然是那个最春风得意的年轻将领。

    这个问题自己回答不下百次,每一次都如第一次般清新幸福。尤其是有了这次的相见,就更加证明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过。

    “阿妹她是无心的,她是为了我们好,才会选择离开的!”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忘了不成?”

    好在有黑夜掩护,要不然自己在他的审视下定会露出破绽。“她的仇人势力强大,她是为了我们才没回来的。除了这一点,属下也想不出她有别的理由了。”

    “你最近见到她了?”

    阿克占松心里震惊的不行,这人是从哪看出来的?哪怕知道瑞祥喜欢她,自己也不忍说她一点坏话,从而减少瑞祥对她的喜欢。

    “不、、、不不,没有!她要找也是先找你才对!”

    明明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何时变得如此陌生了?阿克占松的手里都是汗意,他要是不相信该怎么办?

    后悔那天什么实际情况都没问出来,自己有心要找,偏又军务缠身走也走不开。

    那个客栈,自己曾问过守过,可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墨尔迪勒忠云的人。

    也是啊,阿妹都一身汉装了,定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再用了!

    “你说的对,阿妹要找也只会来找我,怎么可能去找别人!”只是阿克占松今天的行迹确实可疑,“明早还有活动,先回去睡吧!”

    瑞祥在他走后,招来他手下一个兵询问,正是那天去找阿克占松的人。在得知他只与一个汉人男子说了几句话,也就没往下查了。

    在这座城里,有钱的汉人都会和一个两个的金兵或金官有所来往。大家也不过是互惠互利,并不奇怪。

    阿妹,你何时才能回来啊!待到山花烂漫时可好?我定能替你报仇雪恨!

    如云客栈中,小二眉飞色舞道:“也没有特别的活动,早饭都是各色陷的饺子。客官要是运气好的话,还能吃到小金鱼呢!”

    “小金鱼?”

    “对啊,那可是足金的,头一份啊,吃到的人就会年年有余,万事如意!”

    “那就借小二哥吉言了!”岳祺泽掏出一串铜钱扔给他道:“小二哥一年到头也辛苦,这钱就拿去打些热酒喝吧!”

    小二高兴的接过来道:“多谢客官,小的祝您新年吉祥如意。”说完便走,人都要出门了。

    南进看着小二出去,非常想拦着,可腿脚发软有些就站不起来。急道:“小二,给我备些热水来!”

    “得嘞,客官稍等啊!”说完掩好门就出去了!

    岳祺泽好心道:“天气太冷,这时候沐浴容易着凉!”

    “我不要,我就是要沐浴。”

    “明晚再洗啊,今天太晚了!”

    “我不,哪有大年初一沐浴的,我就现在洗!”岳祺泽见他执拗劲上来,也不劝了!

    等一切都拾掇妥当后,岳祺泽看他歪扭的样子,就下决心道:“我给你洗?”

    这时候南进虽然醉了,可内心深处那一丝警惕还是有的,当场就给回绝了!

    先洗了头发,南进身心放松的倚在木桶沿上。这几日夜夜睡不安稳,今天又走了不少路加上多喝几杯酒,不一会人就睡着了!

    岳祺泽喝着茶,房中的火盆让人生出几分燥意,他走到窗前开了一道细缝,寒风立时铺面而来,整个人都清醒不少。

    想到南进还在沐浴,他果断的关上了窗户。今天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转了一圈,思绪没多久就沉沦了!

    等到他回过神来时,两刻钟已经过去了!只见屏风后一点动静也没有,就道:“四弟,这水都凉了,你还不出来!”

    得不到任何回应,岳祺泽很快想通了关节。他来到屏风里一看,不出所料,人早都睡着了!

    南进的身子都在桶里,头低垂着,像一个钩子似的,满头的发丝一半干一半还在水里,脸马上就碰到水面了!

    岳祺泽走到桶前,却被定住了,只见水漫过了他的前胸,只露出两个莹润小巧的肩头,肤色白皙似雪,他不自觉咽了一下不存在的口水。

    南进感觉憋的难受,想要呼吸反倒吸了一口水,人直接被呛醒了。岳祺泽回过神来,一手把他捞了出来。

    被人一抱,南进的醉意都没有了。他咳嗽了两声,看到长发垂在微鼓的胸前,挡的严实。可那白色的亵裤一经水泡,就变得有些透明了。

    他的双腿立马卷起,双手揽着他的脖子,侧着身子给他抱着。岳祺泽对这个姿势有些印象,通常是大人抱孩子的。

    这人是还没醒酒啊!

    南进冷静下来道:“三哥我没事了,快放我下来,冻死了!”岳祺泽没有理睬,伸手就把屏风架子上的大帕子拿过来裹在他身上。

    南进松了口气,裹紧帕子道:“我喝的有点多了,让三哥见笑了!”

    自己刚才要是不过来,这人不定得喝几口洗澡水。“你还知道自己犯错的根源在哪,不错!以后不准喝酒!”

    “是,我知道了!”南进羞恼不已,这具身体未经过锻炼,是自己的期望太高,差点火就窜出来了!

    岳祺泽把他放在火盆旁边的椅子上道:“赶紧把衣服穿上,担心着凉了!”说着他就要出去,南进问道:“天这么晚,三哥要去哪里?”

    “我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姜汤!”

    “不用了,我身体很好不会有事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可不能误事了!”

    说到这南进也不敢保证了,在冷水里泡的虽不长,可自己浑身都冷透了。

    见他走了立马去换衣服。长得太快也不好,不长更不好。

    冰冷的身体在火盆旁坐了好一会也没焐过来,脸倒是被热的通红。

    “姜汤来了,快点喝了!”岳祺泽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瓷碗推门进来道:“趁热快喝!”

    南进接过来问道:“厨房里还有人吗?”

    “还有一个做杂活的老太太,其余人都守夜去了!”

    “这姜汤该不会是您亲自熬的吧?”

    “我熬的有问题?”

    “没有,想不到三哥还会做厨房里的事。”

    “没问题就快喝,炒菜这些我不会弄,不过这姜汤是不难的。”

    南进喝了一口,被独特的腥辣味呛的难受。这一碗水中就有大半的姜块,厨房里的姜该不会被用没了吧!

    见他眉头紧皱,岳祺泽道:“这姜汤不好喝,可驱寒的效果很好,你喝下去就不用担心会着凉了!”

    看着这碗浓的不能再浓的姜汤,南进压下恶心感,一口气灌了下去。岳祺泽看他仰着的脖子,又是一阵失神。

    他终究还是太小了,连喉结都还没出来。不怪岳祺泽没往其他地方想,在他的认知里,没有哪一个女子是这样的。

    见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脖子,南进问道:“三哥在看什么?”

    “你到底多大了?”

    南进放下碗道:“我不是早说过了吗?还是我长一岁三哥就算不出来了!”

    “别耍贫嘴,说实话!”

    南进见他说的严肃,也不敢再说谎了。这都投军了,一切都走上正常的轨道,也就没有持续下去的必要了。

    “过了今夜就十二岁了!”

    “你还真敢说,说好的十三岁过了今夜就十四岁了?”

    “对不起,属下不该骗你!”

    “你现在敢说出来,就仗着已经达到目的了是吧!”

    “绝对没有,谁让你当初嫌属下小不让投军的。现在你都是我三哥了,小弟怎么还敢对你说谎呢!”

    “以前就没有把我当成兄长?”

    “在没投军之前,我一直都把大人当成榜样,当成上司,心里的敬意都是父辈级的。”

    自己有那么老吗?父辈级的敬意,自己可没有这样大的晚辈。“这才就过了几日,我就被降级了?”

    “当然不是,这敬意也有,只是亲近更多些。”

    这人小脸红彤彤的,看的有些烦乱。岳祺泽就道:“你先休息,我出去一趟!”

    “三哥要去哪儿?我也要去!”

    看着一下就蹦到自己面前的南进,岳祺泽安抚道:“我很快就会回来,这回你可不能再跑了!”见他还不死心就严肃道:“服从命令!”

    鞭炮声一阵接着一阵,就没个停歇的时候,已经到新年的第一天了!南进躺在床上捂了一身的汗,失眠了!

    在其他州府守城将领的级别都是从三品或是正四品的,因为丰城特殊将领也特殊,所以白鑫明的级别是比较高的。

    子时刚过没多久,鞭炮声就变得稀稀拉拉,逐渐归于平静。大多数人都睡了,但也有人例外。

    忠义将军府中灯火通明,一队队士兵在院中巡逻不断,一点多余的声响也无,他们只是会走路的机器一般。

    正院的一间房中,一位着绯色绣麒麟刻丝左衽缘边长袍的青年和一位老者正坐在黄花梨雕刻云海纹龙凤榻上小几两旁下棋。

    许久之后,青年人放下手里的棋子,平声无波道:“先生,我输了!”

    老者捋了一下胡子道:“将军一心两用,输了也不稀奇!”

    “输了就是输了,哪有这些借口!”

    “将军可是还在想着那个小贼?”

    “嗯,他偷走了玉麒麟,我心有不安!”

    老者姓贾名仁术,本是他的授业恩师,因在圈中有些名气,兵法谋略也不俗,就被请来做了军事。

    贾仁术知道他生性多疑,就道:“这书房中也就那座玉麒麟显眼了,小贼带走这个也是正常。”

    “先生错了,这房中最值钱的可不是它。”

    见他英俊的脸沉的都可以结冰了,贾仁术正色道:“那些东西不是一件都未少,将军何故忧心?”

    白鑫明没有回答,眼中却说明了一切。贾仁术道:“将军,那小贼可有消息?”

    “翻遍了丰城也没找到那人的踪迹。”

    “就是因为这一点将军才不放心?”

    “只怕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将军担心的也不无道理,只是长时间封城定会引起恐慌。昨夜城里已栋死二十余人,眼下又值新年,这样下去只怕会出乱子。”

    “今天下午乱子就出来了,难不成我还怕这个?南蛮子多的很,死一些个也无妨。”

    这话不近人情,但在每个金兵心里都自以为是,所以杀起人来毫无顾忌,犹如对待草芥一般。

    “他们人是多,可再懦弱的人群要是发起火来也不容小觑。如果把他们统统杀光,那么守着一座死城对我们来说将是毫无意义。”

    “我自然明白,可这些南蛮子中也有反骨之人,不狠狠震慑一下,以后反抗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那些还在城里无依无靠的人,也不能任由他们冻死,将军最好让府尹出面解决一下,也算是个表示。”

    “先生让人下去办吧!”

    贾仁术见他有所松口,就知道是极限了!这样也行,松紧结合、软硬兼施,丰城才会牢固长久。

    见他浓眉紧蹙,贾仁术收拾好棋子道:“将军还有何烦恼?”自己也上了年岁,这夜也是熬不得了!

    “先生也知道,今天下午南城门楼上的仓库起火了,到现在还没查明原因!”

    “仓库乃重地,不会无缘无故起火,现场一点痕迹也无?”当兵最注重粮草机械,谁人敢如此撒野?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