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冬眠后的你 正文 正文 Chapter 51 她没找到你

作者/重重九九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盛夏开始结冰,夜晚被数不清的霜冻覆盖,树枝喑哑,经过的火车发出沙哑的低吼。

    童烊抓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走出去,眼睛里原有的光芒被烧灼成灰白的尸体,他原本站在光明,却投身黑夜。

    “你——你干嘛啊!”江来的脑壳瞬间清醒,他从床上爬起来,套一条短裤急匆匆地追了出去,“童烊,怎么了你,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快滚回来!”

    童烊一路狂奔,走到基地的入口,大门不锁,江来因为平日里运动练就一身肌肉,他一把抓住童烊的胳膊,死死挡住他的去路,差点没甩给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你他妈怎么了?这么晚了你往哪儿走啊?!”

    童烊脸色苍白,一把挣脱开江来的手指,喘着气往外走,头也不回地说:“我们家出事了,我得去一趟医院。”

    “是这儿的医院吗?”江来心里咯噔一下,但他反应非常快,这次实习的地方是H市的郊区,童烊和他的外婆住的老社区离这里不远。

    “不是,”童烊抱着外套,没解释那么多,顶着冷风往前走,“先打车。”

    “哦哦,好。”江来赶紧快步跟上去,一边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想要联系导员,他心底里缓慢地打了个哆嗦,凌晨的夜晚,一个偏僻的小镇,怎么可能打到车,他看着童烊惨白的一张脸,心脏猛地揪起来,万般不是滋味。

    童烊又接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女声急匆匆的,声音尖细,直穿耳膜,童烊白着一张脸听电话里的女人把话说完,失魂落魄地松下手臂。

    江来在一边小心翼翼:“怎么了?”

    “邻居的叔叔说开车来接我了,马上就到,”童烊嘴唇发颤,“我外婆的心脏病突然发作,被送去医院抢救了。”

    江来用力捏捏他的肩膀,一时间说不出安慰的话。

    “你先回去,我去找他们车。”童烊回头看他一眼,因为突如其来的灾祸,他的眼睛已经红了一大圈儿。

    江来摇头,干脆地说:“不行,我得跟你一块儿,至少把你送上车。”

    童烊回过头,深呼一口气,眼眶酸涩,但是他没有拒绝。

    一辆老旧的面包车开过来,驾驶位上是童烊说的邻居叔叔,四十多岁的年龄,似乎比实际年龄还要老,剪得短短的头发,是个忠厚的善良人,邻居面色沉重,看见童烊忍住情绪勉强温和地开口:“童烊,快上车吧。”

    童烊闷声说谢谢,急匆匆地上车,差点被静卧在路边的石块儿绊倒,江来一把拉住他,吓得也快又心脏病了,跟童烊说小心点。

    “你别去。”童烊看着也要跟着上车的江来,哑着嗓子说,“叔叔,我们快走吧。”

    江来一愣,迈开的步子僵住,他点点头:“那、那我回去给你请假,你们小心点儿啊——”

    叔叔对着江来点头,车门被关上,车厢形成一个压抑而封闭的空间,隐隐约约的氛围紧张而悲伤,在暗夜里驰骋的汽车开着车灯,像是道路的幽灵,奔向死亡的人性。

    童烊的手指关节泛白,狠狠地扣在车窗上,肩膀控制不住地发抖,心里祈祷——他真不知道该怎办,怎么祈祷才能叫外婆不离开,不离开自己,去另外一个漆黑孤独的地方。

    闯一个红灯,一路飞奔。

    “童烊,你被害怕,”叔叔的声线颤抖,“你阿姨在医院看着呢,应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你别怕。”

    童烊眼眶迅速红了,他不敢害怕,从前他上高中,害怕学校开除他,学校就真的不要他,他害怕外婆的心脏病复发,就真的复发。他做什么都怕的要死,可是连害怕,他都要死死地劝自己不要。

    邻居的阿姨和叔叔都是善良的人,自己的不在的时候会偶尔去陪外婆聊天,做了好吃的东西还不忘外婆的一份,这次阿姨去给童烊的外婆送煮好的绿豆汤,老太太笑得开心,坐在沙发上要给阿姨家的小男孩儿拿冰棒,结果刚走到厨房,突然挣扎似的扶住墙壁,猛地栽倒在地上。

    吓坏了在这儿的阿姨,赶紧打了急救的电话,送到医院之后想起来联系童烊,叫她的丈夫去实习基地接他,所幸不远,不然这件事的后果不堪设想。

    到了医院,童烊跟着叔叔小跑到后面的楼层,灯火通明的楼层充斥着难闻的消毒水味道,颜双说她不喜欢医院,童烊也不喜欢,压抑和死亡在这里降临,可新生和救赎也在这里产生。

    急救病房前坐着邻居的阿姨,看见童烊来了,红着眼眶把他抱在怀里,童烊不敢出声问里面的情况,只能用力地回抱住。

    ***

    晨曦在天边开一条裂缝,撕扯开天空的边缘,流淌出艳丽的岩浆侵入人间,灰白的天际染上橘红,从东南角蔓延,直到整个天空都被烧灼。

    童烊眼眶下满是乌青,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和外婆一起居住的老社区给外婆拿厚一点的衣服,他的外婆抢救到凌晨四点,急救室的门猛地推开,他的心脏完成一次马拉松,剧烈地收缩下沉,听到抢救成功的消息,他的膝盖酸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死死地握着病床上外婆的手。

    邻居的夫妇陪着在外面守了一夜,叔叔脸上是皱痕变得更加深刻,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和外婆住在一起,没有别的亲人,却能遇到贵人,童烊自知感激。

    阿姨说她陪着童烊的外婆,医生看着浑身落魄的童烊,问你就是病人亲属,童烊点点头,疲惫的眼睛用力抬起,看着上方医生的眼睛。

    他以后也会是这样的打扮,在这个存于生老病死的地方,一次次地在死亡面前力挽狂澜,或者随时面对失败。

    医生叹了口气,不想再刺激他脆弱的神经,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没事了。”

    童烊红着眼睛:“谢谢。”

    看着外婆被推到普通病房,叔叔走过来轻声叫他去休息,这里有他和阿姨,童烊摇摇头,说他想守着外婆,这时候阿姨过来,说医生建议去取些衣服,童烊呆呆地点点头,他回家去取,反正和外婆居住的老社区里离医院不远。

    板鞋踩在大理石做成的楼梯上,悄无声息地下楼,晨曦映照出他脸上的泪痕,劫后余生的日子叫人委屈得想哭,一方面感激奢求,一方面疲惫辛酸。

    面前闪过一个影子,像是混乱中的重影,童烊脚底一软,和那个影子擦身。

    肩膀被一只软糯的手指紧紧抓住,童烊仿若漂浮的稻草,他抬起肿胀的眼皮,眼前的女孩儿一脸的惊措,童烊的大脑闪过一个人的名字,零件迟缓地运行,被面前的女孩儿用力抱住。

    隔着女孩儿肩膀,他看见远处的天被朝霞覆盖,腾红似火。

    颜双。

    是你么,颜双。

    回去的路上,童烊坐在大巴车的角落,形成一个夹角,微微蜷缩起膝盖,颜双伸手轻柔地按过他的脑袋,学着他从前的样子,叫他靠在自己肩膀上。

    因为身高差别,颜双直起腰板儿,尽力叫他舒服一点。

    这个时间,她应该是坐着学校的大巴车,经历两个小时候的路途回到H市区,她的爸爸妈妈会开着那辆白色的车在那儿接她放学,但是她却坐在另一辆大巴车上,和自己喜欢的男孩儿狼狈妄为。

    许久,两个人都没说话,颜双看着远处的晨曦,一点点将天空染成绚丽的金黄,然后骤然升起的太阳,猛地刺痛她的眼睛。

    大巴车里没有广播,童烊撑着不让自己睡着,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次挨过,他眨一下眼睛,握住颜双的手指。

    颜双挠挠他的手心,故意哄他开心。

    “是江来告诉你的吗?”童烊沙哑地开口,他一晚上滴水未进,焦虑地等待,在死神徘徊的时间,他已经把自己逼到崩溃的边缘。

    “我没找到你,”颜双轻轻地触摸他的额头,猫咪一般小声开口,“今天一早,我找不到你,就想着出来找你。”

    童烊伸手,没用力捏她的脸:“你不回家了?”

    颜双这次没躲开,也没有打掉他伸过来的手,一副乖乖的模样,安静地看着他:“外婆现在是不是需要人照顾?”

    “没什么大事,医生建议留在医院观察一到两天,其实也可以回来。”颜双的手指有股温热的温度,悄无声息地传递到童烊的身体,“她一直有心脏病的,我本来该打电话问问,可是——”

    颜双轻声安慰他:“别自责。”

    “可是——”

    “没人什么都能顾及,”颜双轻轻地把他抱在怀里,手指触碰到后脑勺上扎手的发茬,“好在,结局是好的。”

    她想到她早上起床时听说童烊凌晨便匆忙地离开,心里就万般担忧,当下和导员请了假,去童烊在的医院找他。

    她几乎是一路狂奔,在迷宫似的医院里像是晕头的苍蝇,可是她心里越是害怕,就越是慌乱,她去播童烊的号码,可又怕添麻烦,迟迟落不下手指,就在她落魄的时候,童烊在楼上的走廊下来。

    那个男孩儿一双好看的下垂眼,无辜委屈,又包含着温柔的星辰,诉说生命里的每一颗泪滴。

    她能感觉到,惊慌和不安,生命和死亡短暂地交错。

    但是她知道,结局,是好的。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