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香住愁 正文 第九章 夜鬼

作者/心若袖宽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正在叶迢华布阵拦截的时候,无数只怨灵好像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暴起,全都携着黑烟疯狂的扑向大门。她即刻变换手印加强结界,所幸是及时拦住了。可那些怨灵也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全都趴在结界上啃咬撕扯着,丝毫不惧上面的灼热法光。

    叶迢华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这些怨灵的威力远超过她的想象,她必须全力镇压才能勉强镇住,稍有分神就会失去控制力。如她这般修为竟都如此棘手,这些东西必不简单!

    结界初时还算牢固,可过了片刻便有松动之像,虽然不足以让所有怨灵尽数逃脱,可还是有几只漏网之鱼趁虚逃了出去。它们这一出去,外面就完全乱了套,整个院子全都乌烟瘴气,嚎叫冲天!那些小辈弟子根本连一只都应付不了,个个手忙脚乱,大片倒地!有不少还受了伤,伏在地上七窍流血,毫无还手之力!

    叶迢华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皱,手下一紧,可还是未敢擅动,目光自院子里撤回来,不动声色的加强了灵力。

    罹烬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外面,垂眸思索片刻,自腰间取下了一管短哨。

    那管短哨约有一只手掌那么长,食指粗细,颜色红黑交替,黑粗红细, 整体看上去有些深沉阴郁,表面温润光滑,一看就是经常被把玩的。

    他将短哨横于唇边,随着手指翻飞,一曲森然阴诡的曲调乍然响起。音浪所到之处,似有浪潮波动,周围事物尽皆扭曲,顷刻间,那些原本还在呲牙咧嘴的怨灵听到哨声瞬间尽数伏地,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不光怨灵,外面的上官子弟也都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全都头痛欲裂,眩晕难立,痛苦程度不亚于力斗怨灵。

    叶迢华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的视线却是落在他唇边短哨上的,她的眼神有惊有悲,看着看着竟渐渐有些出神。

    哨声幽诡阴森,极为阴郁,即使在白日都能让人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更何况是在夜间,那就更让人后背发麻了。那些怨灵在哨声的安抚下渐渐平静老实了下来,都伏在地面上一动不敢动,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场面一控制住哨声立时直转急下,怨灵们受哨声引导慢慢向祠堂里退回,聚成了一堆。叶迢华果断抽剑,在剑上结了一道咒印,剑气通过咒印散出,大半怨灵立时烟消云散了。剩下的一小半极为顽固难训,竟然受了叶迢华两剑还能活蹦乱跳。罹烬见状眯了眯眼,曲调又生变化,由迅急凄厉转为和缓平柔,剩下的怨灵果然全都俯首帖耳,顺从的躲回了剑里。

    片刻后,哨声停,罹烬眼帘微抬,四周已没有怨灵的半点影子。

    罹烬将短哨挂回腰间,弯腰想要捡起掉落在地的灵牌,手指刚要碰触它的时候却蓦然停住了,似乎是不敢碰它。就在他犹豫纠结的时候,一只素手拾起了它。

    罹烬抬头,叶迢华正把灵牌仔细的摆回原来的位置。

    “你不该来这里。”

    “我若不来,你又该如何脱身?”

    “我自有对策,用不着你管。”

    罹烬嗤笑一声,不置可否。

    叶迢华摆放好灵牌,回身看向满地的佩剑,面色凝重道:“这些怨灵为什么会突然暴动?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罹烬锐目淡淡扫了一眼散落在地的佩剑,视线凝在了一把黑鞘长剑上。

    叶迢华发觉他神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罹烬道:“去拿坛酒来。”

    叶迢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罹烬不耐道:“让你拿坛酒来,你里面那么多酒,不会这么小气,连一坛都不舍得吧?”

    叶迢华想起罹烬发现她藏酒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顿时又现薄怒:“你……!”

    “你还想不想知道这些怨灵暴动的原因了?”

    叶迢华虽然生气,但还是分的清孰轻孰重的,只得暂时隐了怒气,不情不愿的回内间取了坛酒出来。

    罹烬接过一个小巧的莹白细颈玉质酒瓶,看都没多看一眼就将酒洒在了那把黑鞘长剑上。酒甫一落下,剑身就冒出了一团黑烟,还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就像烙铁入水的声音一样。黑烟越来越浓,渐渐升起,最后隐约形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罹烬此时撤了酒瓶,二人都紧盯着眼前的这团黑烟,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黑烟凝成人形后,便渐渐敛去了黑色烟雾,逐渐显现了衣饰和身形。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刚刚还暴戾凶狠的狰狞怨灵,其真身竟然是个长相清俊的十七八岁的少年公子。这人面容白净,眉目清俊,身着一身淡蓝色长袍,一身的书卷气息,若还活着的话必是个儒雅少年。

    可叶迢华和罹烬看到他却突然情绪大变,像看到天塌下来一样不可思议。叶迢华下意识握紧了轻鸾,惊道:“江晋元?!这怎么可能!”

    江晋元正是二十年前上官羽叛逃那天死在这里的!他可是当年上官家家变的重要一环,就连上官烨之死也少不了他的“功劳”。二十年过去了,他竟然一直都在!而叶迢华竟然也从未察觉过!

    罹烬眼神阴郁的看着他,并没有过多表情,可是没有表情才是最危险的信号。叶迢华侧首看了看他,见他并未有所动作,微松了口气,道:“他是二十年前死在这里的,期间从未出来过,今天怎么会突然暴起?”

    罹烬神色如常:“应是被什么气息刺激到了。他现在只是一缕残影,七窍灵魄失了六窍,无神无主,是没有意识的。”

    叶迢华道:“七窍灵魄失了六窍还能二十年魂魄不散,怎么可能?”

    罹烬道:“那是因为他有执念,凡死时心有不甘且怨气深重者,魂魄会因执念牵绊历久不灭,且无法离开死地,自然也无法投胎,所以只能囚于死地不得超生,直至执念消散方可离去。不过,它们连咫尺方地都离不开,何谈了却心愿消散执念,最终不过都是被斩杀的下场罢了。他竟然能仅凭一窍灵魄坚持二十年之久,可见其怨力之深,看来他的执念之深世所罕见啊。”

    叶迢华:“照你这么说,他是因为受到了某种气息的刺激才会突然暴走,顺便也感染了其他怨灵,才会有刚才的一幕。”

    罹烬:“不错。”

    叶迢华围着犹如木偶的江晋元绕了一圈,悠悠道:“这么说他才是罪魁祸首,只要他不消停,其他的怨灵还是会时不时被放出来。这要是隔三差五就闹一出,那烟澜岂不是没安生日子过了?不如干脆将他打散,除他一个,根源尽消!”说着,青鸾已出鞘一半了。

    罹烬双手抱臂,懒洋洋道:“你若是能杀了他,刚刚那两剑难道不够?”

    叶迢华闻言停了下来,这才想起来轻鸾刚刚已经劈了他两剑了,他却毫发无伤,看来他的执念已经深到连她都无可奈何的地步了。

    “那你说怎么办?”

    罹烬垂眸想了想,道:“为今之计只有替他消除执念,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叶迢华道:“我怎么知道他的执念是什么?想要替他消除执念,也得让他告诉我他究竟有何心愿啊,可他现在都没有意识,这让我怎么帮他?”

    罹烬轻笑一声,理所当然道:“他不能说,那就想办法让他说呗。”

    叶迢华立刻反应过来了:“你是说找齐他的灵魄。”

    罹烬挑了挑眉,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叶迢华嫌弃的瞥了江晋元两眼,暗道真是个麻烦。茫茫人海,四方天地,想找齐他的灵魄哪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她还有一派仙门要看护,岂能长时间离开。可是若不去,上官家以后恐怕再无宁日了,扬汤止沸终究不是办法。权衡之下,只得认了这个麻烦。

    “也罢,我去寻他的灵魄便是,左右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

    话音落下,叶迢华斜睨了江晋元一眼就转身出去了。罹烬见叶迢华走了,也跟在她身后向外走,走到江晋元身边时却突然停了一下,眼中闪着两点危险的光芒,低声道:“我也想知道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说完就邪气一笑,大步离开了。整间祠堂里就只剩下了一个面无表情犹如傀儡的江晋元呆呆地立在原地。

    门外那些被罹烬的哨声折腾的肝胆俱裂的上官弟子们此时刚能爬起来,正三三两两的互相支撑着朝叶迢华聚拢。上官辰几个踉跄冲了上来,手还捂着额头呢,急问道:“师父,你没事吧?刚刚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叶迢华道:“无事,你们不用管这件事,我自会处理。”

    上官辰闻言松了口气,“哦”了一声就要带人清理祠堂。罹烬却突然身子一侧拦住了众人去路,悠悠道:“收拾祠堂不着急,还是先去为你们宗主准备出行的行李吧!”

    上官辰刚受了伤,正是烦躁之时,如今去路又被拦,当即有些不耐,又听到罹烬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更是一头雾水,皱眉道:“你胡说些什么?什么准备行李?”

    罹烬刚要开口,叶迢华就道:“我明日要下山,此一去时间不定,烟澜就交由凛儿暂管,这段时间切勿出差错。”

    上官凛道:“师父下山可是与今日之事有关?”

    叶迢华点了点头。

    上官凛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决定以遵从师令为主,颔首道:“师父放心,徒儿定当看护好山门。”

    上官凛还在揖身行礼,上官辰就突然冲上来一把推开了他,弄的上官凛差点没站稳摔下去。等上官凛惊异的抬起头时,就看见上官辰双眼放光,兴冲冲的问道:“那明日我随师父一起下山吧?也能帮师父出份力,还能为师父鞍前马后,师父累了我也可以服侍师父……”

    话还没说完,就听叶迢华语气淡淡道:“这次罹烬跟着我,他一人足矣。”

    还没等上官辰反应过来她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上官辰回过神的时候早就没了叶迢华的影子。他眨了眨眼,猛地转向罹烬,愤怒又不甘的盯着他,那表情就像是自己的窝突然被别人占了一样,又不敢置信又吃醋委屈。师父最近太不对劲了,自从见了这个罹烬,就像变了一个人,多次有违常态,如今连出门都只带他,他一定是给师父下了什么药!

    罹烬看着上官辰的眼神,多少懂了点他的意思,心中暗自无奈,上官辰这股敌意他可着实冤枉,他巴不得离叶迢华远点呢,越远越好!

    上官辰:“你说,今晚的麻烦是不是跟你有关!我们烟澜向来太平,山外更有护山结界,从来都没出过差错,怎么你一来就出事了?我看这事就是你搞的鬼!”

    罹烬无辜:“你要真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反正你们人多,我又是阶下之囚,当然随你们怎么说了。”

    上官辰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气的面红耳赤:“……你!”

    上官凛见状,似乎觉得有失礼数,一把拉住他,教训道:“没有根据的话不可胡说!况且师父都点名只叫他跟着了,那就说明他没问题,难道你连师父都不信吗?”

    上官辰被堵的哑口无言,可又不甘心被人抢了机会,只能低头自己生闷气。

    迫于上官辰的强烈威压,罹烬为免麻烦最后只得无奈的摊了摊手,叹着气满脸忧愁的离开了人群,悠悠然回去了。只剩下上官辰在原地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走了!

    罹烬回到房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拎着刚刚剩下的半瓶酒,这酒是叶迢华藏的,看这酒瓶也是精巧至极,想来必非凡品。反正都被自己带回来了,他又是个好酒之人,岂有糟蹋之理?也罢,今夜就小酌几杯,也算是打发了这漫漫长夜。行至窗棂前推开了半扇窗,窗外的海棠花枝被满枝繁花压的低垂微弯,恰好伸进窗来,落在了窗棂上。罹烬轻倚着窗棂,花枝正好掩映在他的侧脸上似挡不挡,手中玉瓶交错起落,荧光在花间流转,月光直射在他身上,更显的他优雅柔和。

    轻启瓶口,微微颔首,然而当他鼻尖刚至瓶口时,嘴角的陶醉笑意却蓦地消失了。

    这酒是……杯雪!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