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香住愁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涉世

作者/心若袖宽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上官羽蓦然停下,与萧寒枫对视一眼,两人皆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声音是从旁边不远处的花园里传来的,二人穿林拂叶来到花园深处,甫一停下就看见一片水池前正站着三个男人,似在争吵。二人远远看去似乎有一个身影极为熟悉,再仔细一看,那人竟是晋元。

    可不知为何,此刻他却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衣角和发梢还在不断的滴着水,像是刚从水里爬上来的一样。再看他神色,也是一副低眉垂首的卑顺模样,看上去甚是拘谨。

    二人神色一紧,赶紧走近了几步。

    之前发出骂声的那人此刻正得意的昂着头,一副目中无人的嚣张之态,一双细目斜斜瞥着晋元,口中还未消停:“这人是谁放进来的?顾家什么时候连这种阿猫阿狗都能随便进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也敢冲撞本公子!”

    晋元已是一身狼狈之象了,可此时还是低头频频道歉:“在下刚刚走的急了点,不小心撞了顾公子,是在下的不是,在此赔罪了。”说着真的躬身行了一礼,态度极为恭谨。

    即便如此,那位顾公子还是不愿了事,又要张口折辱。在晋元身侧扶着他的那个同样衣饰华贵的少年似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劝道:“二哥,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都已经道歉了,我看……就算了吧?”

    顾清泽张到一半的嘴蓦然不动了,似是没想到那人也会说话,等反应过来说话之人是他的时候怒气顿时更盛了,转向他的脸色甚至比对着晋元还阴沉,阴阳怪气道:“二哥?可别这么叫我,我可当不起!咱们算哪门子的兄弟啊!”说着嘴角一咧,做了个极具痞气的笑脸,又道:“这里有你什么事?我堂堂顾家公子教训一个无名小卒,你有什么资格过问?别人不过给了你点好脸色,自己也得有点自知之明,还真把自己当成高门少爷了。怎么?现在连我的事都要管一管了?”

    顾清灏原本就是一副善眉温目的样子,即便顾清泽此刻对他如此刻薄,他也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一直是谦恭有礼的表情,就好像根本没听到一样,神色如常道:“我不是要干涉二哥的事情,只是今日百家来聚,人多眼杂的,若是为了这件小事失了体统,让客人看了笑话就不好了。到时候父亲若是动怒,可就不是我们兄弟能担待的了,二哥若生气,骂几句就是了,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顾清泽听他竟然用父亲来压他,顿时火气更大,瞪眼道:“你竟然用父亲压我!什么时候连你都能用父亲压我了?我倒不知,你如今这顾家公子的样子竟也做的这么有模有样了,看来我应该再多教导教导你了,免的你年轻,不知深浅,总是做出一些有违身份的事,再丢了顾家的脸!”说完还冷笑了两声,极具嘲讽之意。

    笑完之后,他似是有些不耐烦了,又喝道:“我原本懒得理你,不想与你废话,你也别不识好歹,非要自找麻烦。快滚一边去,免的传到父亲和大哥耳朵里,又要惹全家人一起为难。”

    顾清灏闻言,一脸为难的样子,扶着晋元的手动了几下,既不想放开,也不敢无视顾清泽的警告,松松紧紧半晌,最后还是没放开。他似乎还想再试一次,又苦着一张脸,讨好道:“二哥……”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清泽一把推开了,他脚下一个不稳,踉跄着就退到水池边上了,眼看着身体就要摇下去了。

    萧寒枫一向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虽然没什么本事,但那股英雄气却平白旺盛,也不知道他的性子是随了谁。此刻一见这个情景,当即又生了不平之意,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将把顾清灏给拉了上来。

    顾清灏骤然被人拉了一把,惊魂未定的抬起头,刚要致谢,就见萧寒枫又急忙转向晋元了。

    “晋元,你没事吧?我们才分开一会儿,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替你讨回公道!”说着还用余光瞟了一眼顾清泽,话中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晋元看萧寒枫这么大火气,生怕事情再闹大了,紧道:“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事而已,说清楚就……”

    话音未落,还没等萧寒枫找他评理,顾清泽竟然就先开口了:“你们是什么人?怎么闯到花园来的?知不知道我是谁,多管什么闲事!”

    萧寒枫早等着他说话呢,这会儿冷哼一声,道:“我管你是什么人,欺负我朋友就不行!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本公子也管得了!”

    顾清泽没想到在他自己家里还敢有人这么和他说话,当即愣了一瞬。目光所及之处又见他一身华服,看这一身行头像是哪家的公子,可转念又想起了自家在仙道中的超然地位,心中顿时又生鄙夷之意,慢慢把手覆上了剑柄,狠然道:“呦呵,还真有这么猖狂的啊!你是哪家的,让本公子也见识见识,看是哪家有这么大的口气!”

    萧寒枫却根本没注意到他手上的动作,还在自顾自争言论理,还待再说,却听身后突然又传来一声婉柔的女声:“不知道风陵秦氏能不能有这个口气?”

    话音一落,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正走过来一个身着粉红锦绶罗裳的俏丽少女。此女不但衣饰华贵,而且姿容也极漂亮,身似拂柳,眉如远岱,口若含丹,一双杏目顾盼流连,眼梢处既带着三分媚意,又含着三分俏皮,俏皮中又蕴着三分娇艳,最后还有一分让人看不清楚的模糊意味。

    上官羽锐目轻轻一眯,凭借自己对人观察的直觉,他立刻就做出了判断,那一分模糊似乎是她刻意隐藏住的。

    女人美目匆匆在众人中一扫,视线落于顾清灏身上,当即笑了起来,上前轻拉住他的胳膊,柔声道:“清灏,这是怎么回事?”说着顿了顿,目光冷淡的瞥了一眼顾清泽,又凑近他低声道:“怎么?他又欺负你了?”

    顾清灏温柔一笑,也不抵触她一个女孩子的贸然接近,抬头看了看顾清泽,道:“什么欺负不欺负的,我们兄弟说话不是一向如此吗?你想多了。”

    看他那副表情,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装可装不出来这么逼真,萧寒枫在一旁都看呆了,心道:还真有脾气这么好的人?!

    顾清泽一见这个女人,嚣张气焰顿时下了一半,语气不由降了几分,手也不动声色的放了下来,可脸上却还是一副不死不活的讨厌表情。

    “原来是秦大小姐啊,我说是谁这么有恃无恐呢,风陵秦氏自然有这个地位,在下无话可说。”

    这个时候的仙道,居首的其实不是四大世家,而是五大世家,除其余四家之外,湘浮段氏也是与其地位等同的一方势力。只是后来,段氏在围剿魔道的战役中遭逢巨变,一夜之间全族尽灭,从那之后就彻底在仙道中销声匿迹了,当然,这是后话了。而风陵秦氏与江阴顾氏同为五大家族,论地位权势是平起平坐的,是以顾清泽再嚣张狂妄,也不敢对秦家的小姐假以辞色,否则不但会坏了两家关系,他父亲也不会轻饶他的。

    秦小姐见他势头弱了下去,立刻乘胜追击,傲然道:“既然你无话可说,那还不赶紧离开?还要在这里继续纠缠我的朋友吗?”

    顾清泽明显不信,诧异道:“你的朋友?你说谁是你的朋友?是顾清灏还是这个一身寒酸的穷小子啊?”

    他说的那个穷小子,指的是晋元。

    秦小姐嫣然一笑,看了晋元一眼,道:“清灏自然是我的朋友,他也是,他们,都是。”

    顾清泽睁大了眼,这次是真的气的无话可说了。

    他点了点头,不甘心的咬了咬牙,讽道:“没想到秦小姐为了帮这个小杂……为了帮顾清灏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行,既然你连这种话都说了,我也只能先放过他们了,不然,驳了你秦小姐的面子,我们两家都不好看。

    不过,希望你的朋友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不然下次,他们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那眼神里满满都是再明显不过的威胁。

    秦小姐虽是个女孩子,可气势却一点不输阵,加上她也早就看不惯顾清泽了,这会儿昂首挺胸往前走了几步,语气铿然道:“这就不劳顾二公子操心了,我的朋友,我自然不会让任何人轻易刁难的。在我面前如此,不在我面前,亦如此。”说着话音一转,似是极不想再看到他,不耐道:“那你现在,是走还是不走?”

    有秦小姐护着,他是铁定不能动他们了,他又不想跟秦家的人结怨,权衡之下还是不要留在这里继续跟他们浪费口水为好,免的一会儿吵起来,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到时候岂不越来越麻烦?

    他思及此,只得不情不愿的离开,可走了没几步却又突然停住了,回头又看了一眼,临走都不忘再恶心别人一把,不屑道:“没想到你堂堂一个大男人,最后还要靠女人庇护自己,真是“心胸宽广”啊!”说完冷然一笑,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顾清灏之前不管听到多难听的话,都是一副八风不动,我自超然的反应,可现在听到这句话,脸色终于变了变。这句话可不同于之前的那些折辱言语,这可是关乎男人尊严和气节的侮辱,脾气再好的人都不会对此无动于衷的。

    秦小姐也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当即也沉了脸色,抓着他胳膊的手紧了紧,忙道:“清灏你别听他胡说,你只是与世无争,不愿和他计较罢了。可他却心胸狭窄,根本不懂你的退让是什么意思,才会说这些的,不用理他。”

    顾清灏的不悦也只维持了一瞬,听完秦小姐的话后就又快速恢复了平常颜色,平稳了片刻的情绪,温声道:“放心吧,我没事。”

    秦小姐看他面色恢复了,也神色一展,放下心来。

    晋元刚刚蒙受她的恩助,这会儿不敢怠慢,当即行了一礼,感激道:“多谢二位刚刚出手相帮,在下在此谢过了。”

    顾清灏连忙扶起了他,有些受宠若惊:“我们刚刚只是多说了几句话而已,其实也没帮什么忙,阁下不必放在心上。我二哥他……脾气向来如此,若是让各位受了委屈,我代他给各位赔个不是,还望勿怪。”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秦小姐在一旁像是早已习惯了一样,一脸无奈的表情看着他。明明他也是受委屈的那个,可每次他都还要替他那个气人的二哥道歉,也不知是哪来的道理。

    萧寒枫呵呵笑了两声,既有些不好意思,又对这位顾公子过于谦卑的样子感到无措。

    他随意的摆了摆手,无所谓道:“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不用如此。”说着视线又转到秦小姐身上,好奇道:“你们两个认识?”

    顾清灏听他发问,这才想起来还没给他们介绍,立刻解释道:“这位是风陵秦氏的大小姐,秦初韵。而我,是顾家的三公子顾清灏。我们二人自幼便相识,是多年的好朋友,所以关系亲近了些。今日有幸结识各位,不知诸位高姓大名?”

    萧寒枫最喜欢结交好友了,此刻一听,当即欢欢快快的把他们三人的身份说了一遍。

    顾清灏得知他三人身份后,立刻神色一动,礼敬道:“原来是萧氏和上官氏的公子,在下眼拙,竟然不识,失礼了。”

    秦初韵闻听他们的身份,也突然变了颜色,一脸好奇的盯着上官羽看,激动道:“原来你就是上官家的少主啊!总听大家说起上官公子素来神秘,没想到今天竟然让我见到了本尊,真是运气啊!”

    上官羽自刚刚过来的时候就无意加入这个无聊的口水战,一直一言未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听着,想着若是那个顾清泽急了想咬人,他再出手保证他们不吃亏就行,别的有萧寒枫在,他就不管了。可这会儿见人与自己说话,终于不得不懒懒开口了:“秦小姐高看了,在下可没有那么大的名气。”

    他们几人正在寒暄结识,却忘记了身边的晋元此刻还是一身湿衣。他全身浸水,又在风中吹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会儿终于一个没忍住,“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几人被这声喷嚏一惊才反应了过来,顾清灏立刻抱歉道:“是我疏忽了,竟忘了晋元兄还穿着湿衣,我这就带你去内院换衣服。”说罢就要带路往里面走。

    秦初韵顿了一瞬,突然提醒道:“等等,你忘了你平时带人来家里,你二哥都看不惯,每次都要找些是非,极尽刁难才肯罢休。你若是带他进去了,到了他的地盘上,他还不得变本加厉的折辱晋元公子啊?到时候,不要提换衣服了,他恐怕还要再受一番刁难呢!”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顾清灏刚刚是着急了,所以一时忘了这茬,这会儿经秦初韵提醒,也觉得带他进去颇为不妥,不但最后帮不了他,说不定还要让人家受折腾。但是,不进去又该让他在哪里换衣服呢?总不能让人家就这样湿淋淋的待着吧,这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成什么样子。

    就在顾清灏左右为难的时候,一旁的上官羽突然淡淡开口了:“去我的地方吧。”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