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香住愁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涉世

作者/心若袖宽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玄门宗派中但凡有点门面的,大多都有分部,往往在许多地方都有自己的地盘和住处。像上官家这种地位的,自然更是如此,而且他们所占的地域和留守的下属也是其他门派不可比的。而江阴作为各门各派常聚之地,他肯定更会在此地有自己的别院。

    上官羽带着众人拐了几条街,一路上所走的路段全是顺畅宽大的街道,周围的贩店商铺都是极具规格的高档铺面,人潮也不似外面聒噪,清净了不少,俨然就是个“富人区”。

    走了不出半盏茶的时间,他们就到了一间门庭秀雅的小筑前。这个小筑门楣不是很高大气派,但却静雅别致,完全是另一种诗情水意的小巧。几人看到之后,不由都在心里闪过一瞬疑惑,这地方看上去不像是上官羽这种形象的人住的,怎么反倒更像是女人的风格?

    顾清灏见到这处宅子,当即也愣住了。这地方距离顾家只有半盏茶的脚程,可他这个近在咫尺的人居然都从没发现眼皮子底下有这样一个地方。这里四周环绕着各种店铺,衣食住行样样俱全,所处街道既不吵闹也不冷寂,闹市中竟然也能找出这么一个既方便又风雅的地方,他是怎么找到的?

    上官羽带着几人进了门,行至一条彩石小径时才停住,回身看了众人一眼,道:“我带晋元进去换衣服,你们就先随便逛逛吧。”

    几人应了一声,他便带着晋元朝更深处走了。

    或许是因为秦初韵是个女人吧,她对这个地方明显比这几个男人更感兴趣,眼睛晶亮的四处观看,最后被旁边一个竹庭的檐框给吸引住了。

    那个檐框上挂着一个幽绿色的竹制牌匾,上面用小楷写着“明月归”。

    秦初韵道:“这地方叫明月归?”

    顾清灏闻言也凑了过来,端详片刻,点了点头道:“这名字倒是贴切。”

    他们二人在这里满心好奇的参观,萧寒枫却在一旁轻皱着眉头,越看这里的景致越迷惑,手轻轻拍了拍额头,嘟囔道:“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看这地方眼熟的很,而且几乎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了,却偏偏在最后关头又想不起来了,这感觉可糟透了!

    他还在绞尽脑汁的回想,秦初韵却看的开心,直接拉着二人就往竹庭另一边走去了。

    “我们去那边看看,那里好像更漂亮。”

    他们顺着竹庭的走廊穿过花树垂下的枝条,跨过以花草为界的门槛,对面便是一片镜湖。这个时分正是莲花开放的时候,湖里远远浮着一片墨绿,墨绿之上又是交错起伏的红白莲瓣,映着粼粼水波,在岸上一看,简直漂亮极了。

    水波之上又立着一座湖心亭,那亭子朱壁翠瓦,凌幔飘逸,檐角如飞。四角飞檐上各坠着一只流苏银铃,风过之时摇摆曳曳,清音远播。

    几人站在岸上,即便离的极远也依稀能看见那亭子的概貌,可见其修建之宏大。

    顾清灏不由赞叹一声,眼中流露着由衷的惊异和欣赏,钦羡道:“没想到上官公子竟也是个如此有情趣的人,在下真是自叹不如了。”

    秦初韵也笑着揶揄道:“是啊,你平日里最喜欢这种山水之意,如今终于遇到一个境界能和你说的上话的了,以后可就不会再寂寞了。”

    顾清灏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虽然不出声,可面上的表情却真的甚是欣慰,似乎是真的动了长久与其交往的心思了。

    几人正在调笑,原想继续往前走,脚才刚踏上石桥,此时湖面上突然响起了一阵琴声。

    他们闻声一惊,当即停了脚步,好奇的抬头四下看去。

    只听得那琴声空灵干净,音柔悠远。弦意之柔弱似纤指无意间的轻拨,让人担心下一刻是不是就要消亡了,可就是在人们的担心中,它却又绵长不绝的拂过了整片镜湖,看似惊险实则无虞。

    周围明明无风,可他们却隐隐听到了有回声轻响,原本的琴声与回音交叠附和,顿时又增了几分浓厚沉稳的味道。曲调行进之中不疾不徐,不躁不沉,分寸拿捏的正好。

    顾清灏平日就与诗乐为伴,自然深谙琴道,此刻一听也不免为之一惊。他为人素来谦逊,若说平日里有哪样技能能让他当仁不让的,那恐怕就是琴艺了,可如今竟然连他都在心中自认未必能赶得上这位的一半了。如此火候,必是个抚琴大家,也不知是何许高人。

    正在几人沉迷琴声之时,忽的又听有人轻和诗词。

    “白马银枪纵戎疆

    醉看浮生一张

    剑下弄棠

    不过少年风光

    何妨痴狂

    阴诡权谋如所情长

    也似玩物棋中掌

    戏弄乾坤一场

    未曾惆怅

    偏爱荒唐

    傲骨难弃多自伤

    知音同疏凉

    荣也如常

    寥也如常

    恃余徒拥江山一晌

    然此风霜病骨疮

    予我杂念

    也自难忘

    枉时光

    空念想”

    吟诗的是个女人,声音清澈,不软不刚,吟诵之时沉稳有情,句句令人动容。

    三人听完这首诗,立刻便全体沉默了。

    这诗词之中既有恣意少年笑看世事沉浮的潇洒,玩弄人心的自傲,同时还有英雄末路的悲凉与可惜。前后两种感情对比鲜明,更显世事无常的寂寥无奈,让人不由也跟着心生憾意。

    沉默半晌,秦初韵忽而道:“这姑娘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就能作出如此情怀的诗词,好生厉害。”

    顾清灏比她还好奇呢,此刻也是一脸期待的盯着湖面看:“不知道。这里是上官公子的地方,想必定是上官家的人吧?”

    秦初韵一听是上官家的人,立刻便转向了萧寒枫:“萧公子,你与上官公子相熟,可知这是什么人?”

    谁知萧寒枫没等她问,就已经暗自垂首想了起来,他似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又不敢确定,所以一直纠结难断。

    秦初韵见他迟迟没有回复自己,反倒自己躲在一边不知在想些什么,默然片刻,便道:“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吧?”

    顾清灏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含糊道:“这……恐怕不太好吧?毕竟是人家的地方,我们贸然走动,会不会有些失礼了。”

    秦初韵却不觉得有什么,道:“刚刚上官公子不是已经说了,让我们随便逛逛吗?这里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他定然就不会放我们自行参观了。相反,他既然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那就代表没关系了。”

    顾清灏本就有意拜访一下这个姑娘,如今又听秦初韵一番解释,觉得好像也挺有道理的,权衡片刻,道:“好,那我们就去看看。”

    两人一拍即合,当即解下了湖边的一只竹船,陆续踏了上去。

    谁知二人才刚落脚,突然一阵疾风骤起,船立刻被震的左摇右晃,险些翻船!

    顾清灏反应还算快,脚下立刻蓄劲,一左一右同时踏下,船才勉强稳住没翻。

    船甫一平稳,他二人抬头一看,水面上不知何时竟站了两个执剑侍女。

    这两个侍女皆是一身白衣,容貌姣好,气质冷然,一张俊颜上满是冰霜之意,看谁都是一副傲然神态。此刻她们竟然直接站在水面上,稳如平地,这般功力不要说他们在场的人没人能做到,恐怕连他们的父辈都未必做得到,可这两个人却以十几岁之龄有了这种修为,实在让人不得不惊!

    这二人来时也无声无息,连水波都未惊起分毫,也就只有那阵风是唯一的动静,而且那阵风恐怕还是她们故意放出来警告他们的。

    此地竟然还有暗卫把守,那看来这里的人必定身份不凡。

    其中一个侍女淡扫了几人一眼,突然横剑于前,眉目冷峻道:“湖心亭非尔等所能窥探之地,最好速速离去。”

    顾清灏施了一礼,歉然道:“我们行至此处,忽闻一阵悠然琴声,心中敬服,所以才想前去拜访,不想竟冒犯了贵方,还请见谅。”

    话音落下,那两个侍女一字未回,还是这样冷冷看着他们,似乎根本没在意他的解释,只想盯着他们离开。

    顾清灏见对方是这种反应,也愣住了。以往顾清泽那般对他,他都能恍若未闻,可此刻却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无措了。

    秦初韵见顾清灏受了冷遇,当即也不高兴了,小脸一黑,语气颇为不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不过是欣赏她的琴音,想要拜访结交罢了,你们倒好,摆出这么大阵仗,我看我们是来错地方了,可高攀不起!”

    水面上那两个侍女原本只是冷冷盯着他们而已,此刻听了秦初韵的话,脸色却蓦地变了。

    下一刻,两人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同时拔出长剑往前一伸,一句话都不多说,膝盖微弯,立刻就要冲上去。

    秦初韵和顾清灏若是在岸上,自然不会怕他们,可他们现在是在船上。船上不比地上稳当,稍发劲力身体就会摇晃,身体一失去平衡,无论什么招式就都乱了。他们二人束手束脚,攻也不得,退也不及,真是麻烦。

    可反观两个侍女,他们二人脚踏水面却如履平地,行动顺畅,招式更如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影响。她们似乎也根本不在意眼前的是哪家的少爷小姐,伤了他们的后果是什么,眼里就只有护卫镜湖的任务。

    两个侍女身形快如鬼魅,未等秦顾二人反应过来,她们就已至身前了。

    秦顾二人本就招架吃力,这会儿看到她们的诡异身手就更呆了,正在吃惊的时候,剑就已经悬在他们头顶上了!

    就在一双长剑即将披头砍下的时候,一把柳叶镖携着途中射断的一枝柳条撞了上去。

    “铮~”

    铮然一声鸣响,周围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静寂半晌,秦顾二人回过神来,缓缓回头望去,只见上官羽带着晋元正往这边走来。

    上官羽身形一现,还未开口,那两个侍女便立刻神色一肃,长剑入鞘,垂首恭敬道:“属下见过少主。”

    此刻那两个侍女丝毫没了之前的冷峻之态,面上竟然也有了几分女人该有的柔意和鲜活的生气,这才正常了点。

    三人见状,心里皆想:想必这两个人也就只在上官羽面前才会这样吧?

    上官羽看了二人一眼,轻嗯一声,淡声道:“这几个是我的客人,不必拦着。”说着又看了看远处的阁楼,接着道:“霏絮,告诉小姐有客人来,让她出来认识认识吧。”

    霏絮闻言抬头,竟然难得的笑了,像是听到了什么期待已久的喜讯一样,兴奋道:“是,属下这就去。”

    说完两人就飞身凌空回了阁楼。

    那两人走后,上官羽才回身对他们解释道:“霏絮和霁雨是我挑出来保护这个宅子主人的,他们眼中只有任务,从不识来人身份。这里又是她的私地,平日里从不让人踏足的,所以他们才会拦你们。再加上你们刚刚的言语,让她们觉得你们冒犯了这里的主人,才会对你们动手,说起来也是我没有事先交代好,才出了纰漏,怠慢你们了。”

    顾清灏听完才了解了情况,恍悟道:“原来如此,也是我们唐突了,不该未经通禀就擅闯别人的地方。此事就是个误会,说清楚就好了。”

    话虽这么说,可他心里还是暗暗想着:好在他来的及时,不然要是见了血,这可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误会了,真是好险!

    上官羽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赞同。

    秦初韵又道:“你说她们是保护这宅子的主人的,这么说,你不是这里的主人?”

    上官羽轻笑一声,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这里的主人了?”

    秦初韵更糊涂了,惊道:“你之前不是说“去你的地方”吗?难道这不是上官家的地方?”

    那他们是到了谁家啊?

    秦初韵立刻警戒心起,暗忖着可别闯了什么不该闯的地方,要是惹了什么厉害人物可就麻烦了。

    上官羽见她突然紧张了起来,立刻解释道:“放心吧,这是上官家的地方,只是不归我管罢了。”

    上官家的地方不归他管?他可是上官家的少主,不归他管,还能归谁管?

    就在秦初韵还待再问的时候,萧寒枫终于想起来了,大声啊了一声,道:“我说这里怎么那么眼熟呢!原来是净瑶在烟澜的居所!没想到被你原模原样的又盖了一间在这里!”

    上官羽对他的眼力越发的嫌弃了:“你现在才看出来?”

    萧寒枫不服气道:“我上次去你家的时候都是五年前了,而且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真的照着原来的样子又盖了一间,所以我才不确定的。刚刚听你说话我才确定了的。”说着话音一转“还有,你什么时候给她挑了两个侍女的,我都没见过,难怪他们不认识我,要不然也不会拦我的。”

    上官羽道:“两年前挑的,今天过后他们就不会拦你了。”

    他们二人聊的热闹,身后的秦顾二人听的一头雾水,净瑶是谁?

    就在这时,水面上突然传来了一道清灵的女声:“你回来了?”

    众人闻声回头,只见水面上正有一个白衣少女踏着叶形扁舟缓缓而来。这少女一身白纱如出水芙蓉般干净纯澈,袖口和腰身分别由护腕和玉带束着,一点没有宽大冗长之感,反倒显得英姿飒爽,利落干脆。再看她的容貌,更是惊艳温柔,檀口润红,鼻梁高挺,一双细眉似弯非弯,若挑非挑,勾勒着一种似有似无的朦胧之感。她的美不同于一般人的美,而是一种极致的温婉之美,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这个女人像水一样,再烦躁的心情也总能瞬间被她带的平静下来,让人心甘情愿的静静享受她带来的平静,这种美几乎已经有了一股魔力。

    而最漂亮的,是她那双眼。她的眼睛清澈灵动,眸光潋滟如水波,淡淡的漾着诱人的光彩,好像会说话一样,总是含着笑意和善意,好像所有映入她眼中的天地万物都能被净化似的。

    他们正惊讶于她的姿容之时,船已经靠了岸。

    风净瑶一步跃了上来,也不顾身边还有没有别人,一股脑往上官羽怀里一扑,喜道:“你总算回来了!”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