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拧宠:老婆太磨人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出国

作者/松弦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秋梧深不只是买了一套别墅,但是都在自己的名下,所以乔竭若是有心要查,一定能查到,她心有余悸,现在想起来刚才经历的还心有余悸,她是怕了。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她给白溪打了电话,接通之后,就像炮火连天的一顿质问,但是她语气都是紧张焦虑,担心的每天都心魂未定的。

    秋梧深心里是欢喜的,噙着微笑道:“好啦,我现在不是和你联系了吗,白溪,你不是还有一套房子吗,我想去那儿住。”

    白溪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但是,你真的要离开吗,还怀着孩子。”

    “我平安生下这个孩子之后再考虑吧。”

    “行,约个地方今晚我把钥匙给你。”

    “南区的A公园。”

    “可以。”

    晚上,章域帆保护,秋梧深和白溪坐在长椅上聊天,白溪红着眼睛:“这明明都不是你的错,你就是太倔了,都交给郴顾去解决不就好了。”

    秋梧深但笑不语,眼里掠过惆怅。

    白溪扁了扁嘴要哭了:“我舍不得你小深——”

    秋梧深安慰她,笑着说:“我以前也是一个人,也能过得好好的。”

    白溪抽噎着:“但是不一样了啊,你去国外的话,可以去找祁摈啊,他还有近半年才回国,有他在,我也能放心你。”

    “我也有这个打算,小溪,你记一下莆缇歙的电话,到时候问她结果,然后你告诉我就行。”

    “好,一定要常联系啊,我要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事我才安心。”

    秋梧深笑意温柔:“好,我一到那边找到住处就和你联系。”

    “那他?”白溪偷瞄着章域帆。

    秋梧深:“他是我的保镖,信得过,不是他,我就没办法出现在这里了。”

    白溪紧张道:“他肯定还在搜查你,你赶紧走吧,我也不能逗留太久了,免得被发现。”

    “你小心点。”

    白溪挥手,笑的可爱,小声告别:“我没事的,拜拜。”

    像一只小兔子蹦跳着离开。

    她一钻出公园眼泪哗哗流下来,红着鼻子,非常舍不得小深,也是为她的痛苦而感到难过,真希望能云消雾散,得到属于她的幸福。

    “秋小姐,走吧。”

    车就停在路边,秋梧深点头,在经过垃圾桶的时候,把手机丢了。

    章域帆目露疑惑。

    秋梧深淡淡道:“手机里有定位装置,查得到。”

    章域帆恍然:“那我也重新买吧。”说完也把手机丢进垃圾桶,开车离开,尾灯消失在黑暗中。

    白溪买的这套房子就是很普通的民宅,这里并不是很僻静,对于现在心惊胆战的她而言,太寂静反而心里发怵,惴惴不安。

    有花园,有湖,四周都是民宅,白天人是闲庭散步的很多,她反而能安心,住在这里的人素质也很高,白天孩子嬉闹会吵闹一些,但晚上都不会闹出太大动静。

    这种平和的氛围,秋梧深觉得对她养胎有很大帮助,很是惬意。

    章域帆也不敢离开秋小姐太久,所以每天都是开车迅速去买菜,然后迅速回来,前几天都是天天买,他说秋小姐怀孕一定要吃新鲜健康的。

    秋梧深时常说他太老实憨厚了,这是冬天,蔬菜哪儿会那么容易坏,他是从农村出来的,怎么会不知道,他是开车,所以也不会被冻坏,正所谓关心则乱。

    秋梧深说:“三天一次吧,也住不了几天,结果差不多就出来了。”

    章域帆点头,有些担心的看着秋小姐的肚子:“秋小姐,您一点感觉都没有,孕吐之类的?”

    秋梧深摇头,摸着肚子:“也不知道是太乖顺,还是......”她沉下眼眸,章域帆立马道:“肯定会没事的,小姐怀孕两个月不到,都说是要三个月去了,有的人五个月才孕吐呢,那时候小姐也能感受到胎动了。”

    秋梧深勾唇,笑容美好,整个人就像天使一样散发着光芒,让章域帆移不开眼。

    这么善良的人,他保护不好都饶不了自己!

    ......

    鹅毛大雪,秋梧深站在院子里,一点都感觉不到冷,但她是双手都被冻得通红,章域帆站在她身后,以往他肯定要开口催促小姐赶紧回屋子,别冻坏了。

    但今天不同,秋小姐很寂寞,因为今天是除夕夜。

    在每一家灯火通明,喜气洋溢的时候,就只有自己这个保镖陪着秋小姐,她肯定很难过,若是没发生那些事,现在肯定是坐在郴家快快乐乐的。

    所以他没有出声,他也知道秋小姐心里有数。

    看到天空绽放的那一抹烟花,缤纷绚丽,光点消失在黑暗中时,她身形动了,转身往房子里走,很快回了暖,只是雪花都打湿了,她轻声道:“早点休息吧。”

    与以往,没有不同,只是寻常的一天而已。

    “多嘴!”莫尔看着秋梧深瞬间沉下脸,心下若有所思,一时还真看不出来他们俩人相处的模式。

    郴顾安抚秋梧深,解释道:“你忘了你之前有说去投资地产。”

    秋梧深恍然:“是哦,瞧我这记性,唉,没办法,钱这东西,一次无声无息的失踪就会有第二次,太多双眼睛盯着我们了,上次条子还差点把我给抓了,还有一次被举报身上有毒品,要从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拿到手,没点本事不行,莫先生,下次可不要再找厕所这种地方了,有味。”

    “哈哈,好,郴少能找到这么聪明的女人做老婆,我都有点嫉妒了。”

    莫尔站起来,一群小弟跟在身后,坐上车扬尘而去。

    秋梧深看着车尾巴消失才沉沉松了口气。

    在室内,血液循环又开始加快,要不是郴顾一直用衣服给她遮的按着,她都要晕过去了。

    郴顾脸色冷下来,没有回到莫尔所在的包厢,那里烟味太大,他们一走,早在马路边等待的北让从车里跟上,把药箱交给郴顾。

    郴顾问道:“怎么回事。”

    北让回答:“已经查到那个人是风祥雇的。”

    秋梧深皱眉:“风祥是谁。”

    郴顾眸光一闪:“臻美意的情夫。”

    秋梧深歪头疑惑的问:“你连这个都查?”

    “要帮你夺得胜梵集团,自然是要将所有的丑闻都找到。”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北让看了看郴顾,没有说话,背过身。

    郴顾手指解开秋梧深的胸罩,秋梧深虽然脸皮厚,但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窘:“我自己来,你以前不是让我学过包扎吗。”

    任由她自己胡乱在心口撒药,刺激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贴上纱布,再自己翻转绷带,可是卷到背部的时候手臂伸不过去,有些僵硬。

    郴顾也没要彻底让她自己来,接过手说:“技术还要继续练。”

    不到三秒就把她的伤口包扎好,在胸侧还打了一个蝴蝶结,这么闷骚的吗。

    要是有眼镜肯定被吓掉,离开军队就完全放飞自我了。

    “他为什么这样做,你该想想自己做了什么让他们这么愤怒。”

    秋梧深一脸无辜的问:“我不知道,你知道吗。”嘴角却带着冷凝的斜角。

    “你没特意避着。”

    提起这个秋梧深就有怨言了:“说好的有人保护我的呢,那群人给我叫出来我看看,是谁连有人打碎了我房间的玻璃都不知道,还有你们的摄像头都坏了吧,还没我的有用。”

    郴顾浅笑:“要比你的有用,你这个黑客还能有钱赚?最近都去盯莫尔,原本在的三个人被人拦下了。”

    秋梧深皱眉:“可是这个杀手是奔着我来的,会知道你有派人保护我?”

    “应该是三拨人。”

    秋梧深穿好衣服,想了想:“臻美意派人杀我、莫尔是最后掳走我的,另一批?”

    “在查。”郴顾神情淡漠,但眼神就像是知道是谁做的。

    秋梧深也没盘问,而是说:“我们树的敌人真多。”

    秋梧深焦急起来,胡乱挣脱肯定不行,眼看着男人的刀往自己眼睛上剁,她顺势用力在半空中旋转,另一只脚踢向他的下巴,男人挥刀在胸前,狠厉的光从眼睛里划过,秋梧深暗叹不好,他要割到自己的旧伤就惨了。

    腰部用力,一个胳膊肘用力打想他的脸,男人躲避的同时,秋梧深一个旋踢在他脖子上,男人踉跄几下,秋梧深也顾不着脚疼,转身拉开门狠狠砸上,此时她无比希望有一双溜冰鞋,跑的速度就很快了,她慌慌张张的三四步的往楼梯下走,这么高,也不担心男人会直接从二楼跳下来。

    她没把手机放在身上,根本没时间联系郴顾。

    秋梧深眉眼一沉,从沙发底下扯出自己特制的全是针刺的玩意儿,之前也是穿在身上的。

    背着的手,捏着麻醉针,站在报警器旁边,冷静的看着追下来的人。

    “是你杀我快,还是我按下更快。”

    那个人冰冷的说:“不会响了。”

    秋梧深嘴角讽刺的扬起:“在这栋别墅,有无数的监控,你就这么确定全部关闭了?何况,除了房子里的,我身上也有。”

    在男人闪到她身后勒住秋梧深的脖子,她也没有恐惧,而是咬着牙拔掉自己身上的警报器,瞬间尖叫声响起。

    她用胳膊奋力抵挡,被划伤许多血痕,那男人手指一转,刀尖刺向她的心口,秋梧深屏住呼吸,就在等合适的时间。

    “噗嗤。”

    刀尖刺入体内的声音,虽然这个人力气没有因此而减弱,但明显的呼吸变了。

    秋梧深眼神一凛,猛地仰头撞在他的下巴上,随即用力把麻醉针插进他的脖子。

    “唔!”

    刀在她心口被拧了一圈,血越来越多,但是因为她穿了浑身带刺的衣服,所以其实并没有入体多深。

    男人握着刀的手明显开始无力,秋梧深深吸一口气,握着剪刀横向一挥,将他的手筋割断。

    虽然有麻醉,但是断筋的痛还是蔓延到他全身,痛的闷哼一声。

    秋梧深快速用纱布按住流血的地方,冷讽的看他:“当杀手,难道不知道抵抗麻药吗。”她原本身体就不舒服,现在还受了伤,穿的一件睡衣都被冷汗打湿了。

    看着完全不能动弹的人,秋梧深睁大眼睛不让自己支持不住晕过去,她在这栋房子生活了这么久,有许多她设置的电子锁,也知道这栋房子安装了激光红外线。

    地砖每一格都制造的很精妙。

    秋梧深打开电脑,按了一下,那个男人倒在的冰箱旁的哪一区域,红外线打开,他只要一动,身体就会分家。

    她闭了闭眼,还好她有仔细研究过。

    拿出手机,看到未接来电,这时才想起来,是秋越的电话,冷色闪过,秋凉兮的事,他们应该知道了。

    秋梧深找到郴顾的手机打过去。

    “嘟——嘟——嘟——”

    她皱眉,怎么没人接。

    给北让打了个电话过去,可刚接通,后脑一疼,晕了过去。

    说完秋梧深是这样的表情,想笑的两边嘴角翘起又要绷住不能哈哈大笑,而憋得小脸通红,无辜的大眼睛盯着他,脸庞有些踌躇。

    郴顾笑意加深,可是眼睛里还是冰冰凉凉的,声音轻缓而悠长:“哦——?你是嫌我年纪大了?”

    秋梧深终于忍不住把脸埋在他胳膊上,但是为了不打扰别人休息,一直忍着,笑的花枝乱颤:“开玩笑的,你这叫成熟,一点不老。”努力把情绪给稳定下来,抬起头眼带笑意的很认真的打量他的眉眼,脸颊:“皱纹都没有,你看我。”

    伸出手指在自己嘴边点了点:“这就是笑多了的后果,深深的一条纹路,以前我都是冷冷淡淡的,和你在一起之后,开心了不少,但这不是坏事。”

    秋梧深的表情眼神,都带着暖意。

    郴顾眼波幽深,落在她侧脸的目光有些寒凉,但在秋梧深抬起头的时候又带了一分善意,捏了捏她的脸:“就算有纹路,你也比我小了这么多岁,肯定是我比你先老。”

    “白头偕老嘛,这是好事。”秋梧深歪头:“我听你舅舅说你以前都不相信爱情,那就从现在开始,看看我们能走到多远。”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