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江湖:邪魅庄主,承让! 第686章 无情16

作者/楚忆秋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富丽堂皇的王宫,金碧辉煌,占地辽阔得让才子咋舌。

    他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摸熟了王宫外围,终于混了进去。若不是仗着出色的轻功和布阵手法,他相信自己已经困在戒备森严的宫廷里面出不来,可能早被捉住扔到牢里吃免费牢饭了。

    宫廷的建筑让才子大开眼界,御花园占地辽阔自不必说,其中奇花异草,珍奇宝兽,宫内奇珍异宝满眼玲珑。正气凛然的宫殿雕栏飞腾,双龙戏珠盘旋在宫殿之上,只要身在其中便能隐隐感受到君王傲视一切的霸气,吞吐四方,临视五湖四海的傲然,君临天下的威严。

    无论在宫内哪个地方,都能感受到一种繁华的威仪,皇族的威仪。

    他隐在高大茂密的树叶里,折扇轻扬,垮着脸,苦恼着该如何脱围。在宫里浑水摸鱼了快七天,终于摸熟了宫内各地,只有皇上的内宫和后宫不敢贸然进去外,其他都熟悉了。只是到了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困在这里。

    真是不该因为一时好奇兴奋就进王宫冒险,而且因为太过深入而踏入宫廷固定的四方阵。四方阵是守卫宫廷的阵法,用于捕捉刺客的阵法。四方阵有八个阵脚,只是宫廷如此庞大,他上哪去找阵脚,而且他敢肯定,这些阵脚之处一定有高人或者护卫守着,这个四方阵他居然破不了,太过庞大的阵法,而且施阵者不只一人。

    所以,现在他只能苦着脸,在王宫里飘来飘去,还得提心吊胆被捉住。宫内的高手可不少,至少,他肯定武功在他之上的人不在少数。

    才子简直想捶胸顿足,懊悔不已,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七天没有沐浴,锦袍衣装都脏了,对爱干净的他简直是一种折磨。幸好他轻功不错,七天来跑去御膳房当小偷吃香喝辣,那些膳饭滋味倒是一绝。

    他头探出树叶,看着西斜的夕阳,叹气,一天又快过去了。他随意地扫了四周一眼,目光盯着深宫,思索片刻,既然也出不去,不如进深宫一探吧。

    身形一闪,他身如轻烟,一掠而过……

    百花锦华的花园,夕阳最后一缕金黄夕光斜在花丛里跳舞的少女身上,如同为风华绝代的她添上光环,优雅绝美的舞姿,窈窕纤细的身形,在花丛里起舞,让百花失色,令天地倾斜。

    隐藏在树丛里的才子目瞪口呆,拥有这样倾城倾国的容貌和惊世之舞的人除了夜舞还有谁,只是她为何在宫廷中,而且还处在深宫内。这里是隶属于西宫里的榭春园中的花园,即是说夜舞是榭春园里的人。

    榭春园是皇帝嫔妃或者公主的居处,这么说,难道小舞是皇宫里的人,他想起小舞的气质和气度,的确是富贵之身才拥有的高贵,只是没想到如此尊贵。

    他一时惊诧过度,忘了掩饰,就这么呆呆看着夜舞惊人的舞姿,仍然被她的舞迷惑了眼。

    “才子!”夜舞本是借跳舞宣泄心头郁闷,却在旋转间对上光明正大偷窥的才子俊眸,顿时大吃一惊,停下舞步,急急走到树丛前。

    “啊!”呆怔半响,才子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终于清醒过来,扬起折扇掩唇,有些尴尬地笑了,“呵呵,小舞又见面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舞又惊又喜,坐在地上与他对视,“王宫戒备森严,你怎么进入的?”

    他垮下脸,哭丧着脸说:“我是进来了,可是出不去了。”

    “你偷进王宫?”惊诧他的胆大包天,舞上上下下打量他一身狼狈,“你在宫里住了几天?”

    “七天。”垂头丧气回答,才子苦着脸,“只是一时好奇想看看王宫是如何的繁华美丽,可是进得来却出不去,怎么办?”

    “七天!”舞不禁吃惊,她知道才子武功不错,但能够混在宫内不被侍卫发现,真是了不起,大内高手如云,尤其是深宫内,戒备森严得可以说一只小鸟飞进来都会被捉住。

    才子也打量她一身装扮,最上乘华美的布料丝绸,高雅贵族的装饰,不是宫内嫔妃雍容华贵的华丽锦服,也非宫女小家碧玉的打扮,而是尽显皇族威仪的雪袍舞衣,衣领上绣上代表尊贵的金黄色凤舞九天,头发也典雅地盘起,是未婚女子的梳鬓。

    “小舞住在榭春园?”猜测在心头形成,才子不确定问。

    “是。”夜舞站起身,对他伸出手,微笑如花,“我先带你去用膳。”

    愣了愣,才子迟疑一会,伸手握住她的手,借力站起,折扇一扬,又恢复了灿烂从容的笑颜。

    “谢啦,幸好遇到小舞,不然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可能就在天牢里了。”做出一副西子捧心,感激不尽的夸张模样,才子吸吸鼻子,双眼冒出类似泪水的光亮。

    被他逗笑了,夜舞掩唇轻笑,心头的烦闷一扫而光。微风拂起她的长发,身后是漫天的花丛,绝世佳人临风而笑,美丽得令人心悸。才子记不住被迷惑了几次,此时仍然忍不住怦然心动。

    他忽然扇子一合,看向她身后,剑眉微微蹙起。“有人来了!”下意识地,他就想往树丛里躲去。

    “不用躲。”舞拉住他的衣衫,微笑摇头,转过身,她敛起面对才子时才表露的轻松笑意,转为淡淡微笑,不怒而威的气势,高贵而优雅的威仪。

    远方走来两位宫女,躬身对夜舞行礼。

    “请公主移驾,膳饭已经准备好了。”

    公主?!才子傻了眼,看着一身贵气高傲的舞,第一次见到她这一面。

    “玉红,”夜舞轻唤,语气和缓而透出一股威严,“本宫今天有客人,到御膳房多端一些酒菜到客厅。”

    “是,玉红遵命。”其中一名宫女弯身行礼,先行告退。

    “素儿,去准备浴水和几套干净的男装。”

    “是。”素儿偷偷看了一眼公主身后的男子,对上他俊美灿烂善意的笑颜,秀脸红了红,心底奇怪主子什么时候多了一位客人。

    “素儿,他是本宫的表哥,是重要的客人,你去传本宫命令,任何人不得对他无礼。”舞淡淡道,不怒而威。

    “遵命,公主!”素儿行礼,告退。

    呆了半响,才子才喃喃道:“小舞是公主。”

    “别太在意,我们去用膳了。”回首,回他开朗的笑颜,舞一下子就褪去尊贵的表态,恢复了十五岁少女该有的纯真快乐。

    “哦,好!”才子猛然点头,折扇一扬,掩去震惊的情绪,提到用膳,他双眸就亮起来,想到膳饭的美味,开始流口水了,“好啊好啊,我饿扁了,我们去吃饭。”

    “这些天你就先住在榭春园,我再想办法让你出宫。”舞柔声笑道,银铃般的笑声美妙动听。

    “这些日子要麻烦小舞了。”潇洒扬着玉萝扇,才子简直快乐上天了,找到救兵了。

    王宫榭春园

    已是深秋,夜风透着一股秋凉的肃杀。

    月光皎洁,照得整个园子明亮生辉,榭春园里惟一的楼屋秋素斋屋顶半躺着一道修长的身影,夜色下,他身着长袖白衣,长发披散落在身后,风拂过吹起他长长的头发和衣袖,状似白衣鬼魂,幸好夜晚园子里没人,不然让胆小的宫女见了必受惊吓。

    才子懒懒躺在屋顶,望着夜空明月,他已在榭春园住了四天了,每天陪着夜舞到处乱逛,整个西宫都让他俩走遍了。他发现舞并不喜欢王宫,有时面露惆怅郁郁不欢。为了讨她欢心,他就干脆带着夜舞爬树摘果实,捉后园荷花池里的肥鱼,两人就蹲在角落里烧烤,一度还闹得西宫里的人大惊失色,以为失火了。

    王宫的日子煞是舒服,只是住了四天,他心头的疑惑却也跟着多了起来。

    舞从来不提她的娘亲,跟西宫秦妃娘娘情似母女,她似乎不想走出西宫,同时严禁任何人出入榭春园,感觉上,她似乎在害怕什么,他总有一种她在防范某个人的感觉。

    时间在流逝,月儿在东移,二更时分,他打了呵欠,准备回房睡觉,刚刚坐起身,目光漫不经心一扫,顿时一凝。远方,有一道敏捷的黑影飞奔而至,他的身影一闪而逝,一下子就不见了。如果不是月光皎洁,刚好让他清晰看到,他会以为只是错觉。

    才子眯眼,身形一闪,跳下屋顶,一个金钩倒挂,灵敏的身形窜到屋檐下。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刚那道黑影是冲着榭春园而来。

    秋素斋是二层楼阁,建筑精美,雕工精致,巧夺天工,客厅,厢房,客房,书房,浴室应有尽有。夜舞的房间在二楼正方,隔壁是一间让两名宫女守夜的小房,随时准备侍候夜舞。他就暂住在二楼最南方的一间客房。

    榭春园里只有两名守门侍卫,但是外面却穿行着队队森严的侍卫。

    一道灵巧的黑影避过所有人的注意,悄无声息侵入秋素斋二楼。才子屏住呼吸,看着黑影先窜入舞隔壁的小房,片刻后黑影闪电般窜出,竟然进入了舞的房间。

    他眼一冷,心底警戒,毫不犹豫逼近舞的厢房,从门外往里一看,他却一怔。

    黑影身材欣长,隐在阴影里,静静站在舞的软榻外,隔着纱帐看着榻上沉睡的绝色少女。从才子的角度他看不到黑影人的眼神,但却瞬间有种奇怪的感觉,黑影人身上有股冰冷的炙热,仿佛冰窟里的火焰,目标是舞。他沉住气,目光紧紧盯着黑影人的行动。

    奇怪的是,黑影人偷偷摸摸冒着生命危险跑来这里仿佛只是为了看舞一眼似地,就那么痴痴地望着软榻上安睡的少女,平静站在床边,目光炙热盯着她。

    约有一刻钟之久,黑影人似乎忍不住地伸出手,轻轻撩起纱帐,动作很轻柔,生怕惊扰到夜舞的梦乡似地,只是用眼睛吞噬她的柔美。

    时间在慢慢流逝,才子冷冷眯起俊眸,即使对方对舞没有恶意,可他也不能放任一个陌生男人盯着舞的睡姿,他握紧手中折扇,沉思着凝视对方,准备楸住一个最好的时机出手。

    软榻上的舞却睡得不是很安稳,她似乎做了恶梦,黛眉蹙起,面露惶恐不安,上好的天蚕丝被因为她的翻动而悄悄滑落舞的肩膀,黑影人一怔,伸手轻轻拉着被子为她盖至脖子。

    “啊”

    骤然传来舞娇软的惊叫,才子毫不犹豫踢开房门,身形如闪电窜入房内,折扇一合,直击黑影人背后死穴,他一出手就是八成功力,劲风十足。

    黑影人一惊,身形极其敏捷,闪身一晃,避开了背后的袭击,身体向窗边退去,在窗边站定,他冷冷地盯着忽然冒出来的才子。

    才子长袖一甩,将被撩起的纱帐放下,立在床边守护舞,折扇一扬,俊美的脸上露出微笑,只是笑不及眼,低喝,“三更半夜的跑进人家小姑娘的闺房,阁下真是胆大包天,乖乖束手就擒,我还能饶你一命。”

    黑影顿时眯起漆黑如茵的双眸,冷冷盯着才子,显得极为震怒和震惊,霸气双眸瞬间流露出骇人的杀气。他几乎就要出手,却在看到醒来受到惊吓缩在床边的舞时,硬生生地停住手,长叹一声,“嗖”一声从窗边跳出,瞬时消失踪迹。

    才子却怔住了,俊眸有片刻肃然,他看不清对方的样貌,却对黑影的双眸印象极深,心底一凛,对方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不会有那么一双傲气霸道的星眸,那是一种令人无法逼视的威严,黑影一瞬间露出了凌厉高傲的霸气,可比拟天地的尊贵与惊人的气势一览无遗,令才子凛然。

    “谁?是谁?”舞这一吓非同小可,做了恶梦醒来睁眼却看到有道黑影正凝视着自己,她受惊吓地抱着被子将自己包裹住,退到角落,身躯微微发抖。

    “别怕,别怕,是我,独孤才啊!”听到夜舞心悸颤抖的声音,才子心一跳,连忙撩起纱帐,坐上她的软榻,折扇一扬,展现灿烂的笑颜,安慰,“别怕,有本才子在,谁都别想伤害美丽的小舞姑娘。”

    舞忍不住颤抖,长发披散,美眸掠上泪光,绝美的脸上露出惊悸神情,双唇失去血色,楚楚可怜地看着才子。

    当下,才子笑不出来了,也跟着哭丧着脸,只差没跪下去求她别哭,谁能在看到舞的泪水后还能维持冷静,他此时只想回头去狂扁那个吓到舞的黑影人。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