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明超凶的 第五十一章 幕后

作者/此间的白杨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南离洲的修行界要进入多事之秋了。

    这是每一个修行人士的共识。

    自从夏凡几乎以横扫的姿态肆虐了白云宗等宗门召开的会盟后,一时间夏凡的大名都迅速向着南离洲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有关夏凡的种种情况更是不断揭露呈现出来。

    尤其是在流传出夏凡已经成功渡过雷劫正式踏入武者的人仙境界后,顿时引得整个南离洲的修行界都一片哗然。

    这特么是畜生吧?

    要知道根据可靠的消息。

    夏凡原来不过是来自下界刚刚踏入武圣境界不久的域外之人。

    曾经在受到以童百里为首的各宗金丹境修士追杀的时候,甚至还一度燃烧寿元方才侥幸逃出生天。

    正常情况下。

    凡是燃烧寿元气血的武圣即便能够活下来都会元气大伤,哪怕经过悉心调养都难以再返巅峰,基本上已经大道无望。

    偏偏短短不到十余年的时间。

    夏凡非但没有受到燃烧寿元的影响,反而还不退反进犹如一步登天般迈入了人仙境。

    这种事情在修行界简直是闻所未闻。

    无怪乎会在修行界造成如此之大的反应。

    不提其他。

    光提人仙。

    元婴境修士常见。

    但同境界的人仙武者却相当罕见,也唯有大名鼎鼎的武神宫是一个例外。

    毕竟任谁都知道武修这条路比修士要更加艰难坎坷。

    然而武修的实力却是不容置疑的。

    一个元婴境修士与一个人仙武者正面交锋。

    如果是生死相搏下。

    胜利者大概率会是人仙武者。

    一力破万法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旦元婴境修士手段频出都奈何不了人仙武者,最终很大程度上会让人仙武者摁着狠狠打死。

    是的。

    武修的实力就是这么恐怖。

    何况无论是修士的元婴境还是武者的人仙境。

    彼此都已经有资格开山立派成为一派之祖。

    换而言之。

    夏凡都已经成为了无数修士仰望的存在。

    说句不客气的。

    他们连成为夏凡敌人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去主动招惹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和夏凡原本便无冤无仇。

    纵然他是域外之人又如何?

    以往清微界又不是没有出现过,甚至连他们清微界的修士偶尔都会前往其他域外。

    大家都是追求大道长生的。

    在域外之人没有威胁到自身世界的情况下。

    谁会去计较这种事情?

    这和夏凡在下界的待遇可谓是截然不同。

    没办法。

    毕竟下界曾深受天人之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绳索。

    他们可不会管你是来自哪个界域的,通通一律都划到了敌人的范畴。

    相较于下界。

    清微界无疑要更加大气与包容。

    无非是清微界有足够的底气与实力。

    寻常修士犯不着去排斥招惹对方。

    眼下。

    真正与夏凡有仇的是白云宗等受到对方屠戮的各宗。

    他们有着必杀夏凡的理由,其他修士宗门没有啊,甚者有些还看热闹不嫌事大呢。

    如果夏凡真的有能耐让白云宗等各宗损失惨重。

    到时候与白云宗各宗存在利益纠葛的宗门都要笑开花了。

    因此。

    这些宗门修士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整整半年了,那位自从消失后便突然音讯全无,白云宗各宗发了疯似的找他结果都毫无所获,也不知道那位如今究竟身在何处……”

    东平交界的一处坊市里。

    这是不少修士都知道的地方。

    凡是要打探消息或者买卖丹药功法法器之类的修士都会前往这里,其中多数都是以散修为主。

    位于坊市的一间酒楼里。

    有人坐在隔间里品茗着香气四溢的灵茶,气定神闲地与桌对面的好友随意打开了话匣子。

    “这等人物若是有心隐藏自己的话,纵然是元婴境的大修士恐怕都会束手无策。”

    好友将手中的灵茶放在鼻子处轻轻嗅了一口,脸上都露出了享受满足的神色才缓缓开口道。

    要知道这小小一杯的灵茶价值不菲。

    光是闻一闻都能让人神清气爽。

    一杯落肚更能有效辅助于修行。

    奈何自己最近花费高价购置了一件护身法器,手头上都变得相当拮据,自然是无法再奢侈地去享用灵茶了。

    “是啊,不过暴风雨来临前总是最平静的,那位隐藏的时间愈长,估计白云宗各宗都会更加不安。”

    孟泽有感而发道。

    “但这些关我们什么事呢?”

    焦良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道。

    “焦良,你忘了我出身于依附冲虚山的青虹观吗?到时候风波一起,我等都恐怕会受到殃及……”

    孟泽轻叹道。

    “放心吧,这些事情你的师门长辈自会考虑的。”

    焦良一口饮尽杯中的灵茶,免得时间过长导致茶里的灵气都流失干净了。

    “我当然知道,可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有时候我都难以静下心来修行了。”

    孟泽面露怅然道。

    “所以今日我才会特地邀你出来聚聚散散心情。”

    “以后这种事情最好是多来几次,我不介意的。”

    焦良依依不舍地放下了手中的灵茶,一脸认真地看着孟泽道。

    “焦良,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么?”

    孟泽明显是习惯了孟良平日的作风,脸上都表现得有些无奈道。

    “我不是一直在认真听你说么?”

    焦良顿感诧异道。

    “好吧好吧,话归正题,焦良,你最近那边有收到什么风声么?”

    孟泽突然正色道。

    “有是有的,只不过嘛……”

    焦良闻言不由笑眯眯地看着孟泽搓了搓手指。

    “焦良,彼此好歹朋友一场,需要这样么?”

    说归说。

    孟泽却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个袋子丢给了焦良。

    “正因为当你是朋友我才会如此。”

    焦良接过孟泽递来的袋子随手掂量了一下,他也没有检查里面的东西便直接塞进了怀里,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

    “说吧,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关于那位的下落。”

    孟泽沉声道。

    “孟泽,你这不是在存心刁难我么,连白云宗各宗都不知道对方的下落,我一个小小的情报掮客又怎么可能知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焦良都忍不住想要翻个白眼。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过收到了风声吗?”

    孟泽蹙眉道。

    “我是有收到不少风声,但这里面不包括那位的下落啊。”

    焦良耸了耸肩道。

    “那你指的风声是什么?”

    孟泽严肃道。

    “你知道玄天门的童百里吧?”

    焦良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当然知道,怎么了?”

    孟泽迷惑道。

    “他最近从玄天门出来了,有消息声称,这可能是玄天门各宗故意拿他当诱饵。”

    虽然隔间有隔音的功效。

    可焦良依然使用了隐蔽的传音。

    “诱饵?”

    孟泽听后若有所思道。

    “难道你不知道那位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么?当年童百里可是作为主导者追杀过那位,后来对方大闹会盟,除了童百里之外,当初追杀过他的人可是全都死干净了!而你觉得那位会轻易放过童百里吗?”

    焦良一脸笑意道。

    “这半年来,玄天门白云宗各宗都一直寻觅那位无果,彼此都清楚,时间拖得愈久,形势对他们便愈加不利,不得已下,他们才只能出此下策了。”

    “原来如此。”孟泽恍然道。“可如果那位不上当呢?”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焦良满不在乎道。

    “那童百里如今身在何处?

    孟泽想了想道。

    “谁知道呢,孟泽,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是无所不知吧?”

    焦良无奈道。

    “……好吧。”

    孟泽轻叹口气道。

    片刻。

    孟泽没有继续坐太久便怀揣着心事离开了。

    而焦良同样没有留在隔间,出了酒楼后,他便独自一个人看似漫无目的地逛起了坊市。

    直至夜幕降临。

    焦良却空手返回了自己位于坊市暂住的屋子里。

    “前辈,晚辈回来了。”

    当他若无其事地走入陈设简单的屋里后,立刻神色变得无比恭敬地朝着盘坐在面前蒲团上的一个年轻人郑重作揖道。

    “今天有什么收获吗?”

    盘坐在蒲团上的年轻人眼睛都没有睁开道。

    “白天晚辈遇到了一个好友相邀,然后随意谈了些琐碎事情。”

    焦良沉声道。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年轻人语气平静道。

    “是,那晚辈便不打扰您了。”

    说完。

    焦良便恭敬告退去了另外一间屋子。

    “算算时间,那家伙应该要来了。”

    等到房间只剩下年轻人的时候。

    他才渐渐在黑暗中睁开了深邃的眼睛。

    没错。

    年轻人正是音讯全无的夏凡。

    自从他离开那座山坳后。

    他便改头换面隐姓埋名来到了东平交界的坊市,而不是寻个深山老林苟个百年千年,又或者是直接离开南离洲这个是非之地。

    他会作出这个选择的原因有很多。

    具体的便不一一赘述。

    至于焦良是怎么回事?

    无非是他在知道对方是个颇有名气的情报掮客后,夏凡便把主意打在了对方的身上。

    软硬兼施下。

    孟良如今都成为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手下。

    他不在乎对方忠心不忠心。

    只在乎对方的办事能力。

    至于背叛什么的,难道夏凡会没有这方面的防范措施么?

    结果证明。

    他的眼光不错。

    焦良在打探情报方面确实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这半年下来。

    夏凡不仅掌握了各宗的动向,甚至连南离洲乃至整个清微界的情况都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

    不得不说。

    这些全部都是焦良的功劳。

    对此。

    夏凡自然是不会亏待对方,该给的好处全都给了。

    比如法宝什么的。

    反正这些都是夏凡的战利品。

    而身为武者的夏凡又用不到,不如干脆丢给焦良当作奖励了。

    对于焦良这样的散修而言。

    如果单靠自己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年才能炼制出自己的法宝。

    由此可见法宝的珍贵程度,更别提收到法宝奖励的焦良又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简而言之。

    这笔生意物超所值!

    是的。

    由始至终。

    焦良都把自己与夏凡的关系当成了一个生意。

    他需要自己的情报能力。

    自己同样需要对方给予的好处。

    如此可谓是互利共赢,皆大欢喜。

    尽管身为人仙的夏凡经常让焦良感到了极大的压力,可只要一想到对方还会给予自己偌大好处的份上,这些都完全不是事,颇有要钱不要命的感觉。

    这段时间。

    夏凡通过焦良知道各宗企图拿童百里当诱饵后,他却显得相当镇定。

    他又不傻。

    既然人家都拿一个金丹境修士当诱饵了。

    到时候肯定会布下天罗地网。

    只要夏凡敢出现势必会遭到围攻。

    夏凡不惧单打独斗,但面对围攻便有点棘手了。

    所以。

    他非常有耐心。

    反正现在焦急的人又不是他。

    他在等。

    等着各宗出现懈怠的时候。

    一旦懈怠,夏凡便会以雷霆之势出手了。

    未来的时间还很长。

    他不在乎慢慢和对方玩下去。

    这便是隐藏在暗处的好处,永远都占据着主动权,而且对方永远都不知道你会什么时候出手。

    这感觉。

    一个字。

    爽。

    原来当幕后黑手是这种感觉。

    甚至都不用动手,无形中便让你的敌人感到了焦虑与压力。

    只是。

    唯有一个宗门是夏凡捉摸不透的。

    苍元宗。

    这个当年入侵下界的主力宗门。

    谁能想到。

    在夏凡来到这个世界掀起风浪后,苍元宗竟然第一时间便抽身退出了,甚至把原属于他们在下界的利益都暂时拱手相让。

    随后发生的事情无疑证明了苍元宗的所作所为是一个明智之举。

    各宗在入侵下界的过程里损失不轻,迟迟都没有打开局面,差点都要动摇了宗门的根基。

    为此都只能采取会盟的方式拉拢更多的炮灰。

    再后来夏凡大闹会盟,直接把各宗的金丹境修士都屠戮大半,这一下是真的打痛了各宗。

    反倒是一直作壁上观的苍元宗啥事都没有。

    当玄天门白云宗等宗门联手搜寻夏凡的时候,苍元宗却依然无动于衷,态度都表现得非常明显。

    你们爱咋咋地。

    反正不关我事。

    但苍元宗真的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吗?

    夏凡心里如此想着。

    毕竟。

    苍元宗才是入侵下界的罪魁祸首。

    夏凡又怎么轻易放过了对方。

    只是他现在的敌人却以玄天门白云宗为主。

    一时间都抽不开收拾对方。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