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后来袭,傅先生超甜 第322章 你是不是嫌弃我?

作者/新茶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看着一屋子三个泪眼婆娑的女人,傅卿怒道:

    “好了好了,都不许哭,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哭什么哭,我最好的姐妹就要嫁给一个脑子有问题的憨憨了我都没哭,你们几个一个个哭什么?小孩子吗,还没长大?夏甜,把眼泪收回去,还有你姜绾,你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似的卖什么萌,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

    姜绾小声反驳:“我和甜甜本来就是比你们小的小孩子。”

    叶清:“你说谁是脑子有问题的憨憨?”

    傅卿摇头,这俩人简直就是亲生母女:“啧啧啧。”

    姜绾终于说:“叫妈可以,我绝不叫爸。”

    夏甜猛地点头:“对!”

    叶清:“黎渊他估计也不是很想当你们的爸爸。”

    姜绾:“不可能,我就想当他爸爸。”

    叶清:......

    等过了一会儿,叶清的母亲进屋,老太太穿着一身枣红色唐装,满头银发,已经古稀之年,但身体健康,精神矍铄,亲自来给要出嫁的女儿梳头。

    这是姜绾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姥姥,内心五味杂陈,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人家见到姜绾,浑浊的眼睛亮了亮:“甜甜我见过,你就是小绾绾对吧?这孩子看着真俊,我听叶清之前总是念叨你,你叫叶清阿姨?那也可以叫我一声姥姥。”

    “妈,我已经跟绾绾和夏甜说了认我们叶家的事情,等婚礼后就举办仪式。”叶清说道。

    老人微微惊讶了一下,但没有任何不满,看向两个孩子的眼神越发慈爱:“既然这样,那就更是要叫我一声姥姥了,叶家人丁单薄,还没有和你们差不多的孩子呢,改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另一个姥姥,你们能当叶家人,是咱们彼此的情缘,以后没谁敢欺负你们。”

    姜绾知道,另一个姥姥是老人的妹妹,也是祝松柏导演的妻子。

    她鼻子酸涩,红着眼睛唤了一声:“姥姥。”

    “唉。”老人大声应和,高兴的弯起了眼睛,从眉眼来看,老人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是一个明动帝都的美人,此时笑的像个孩子。

    姜绾喉咙哽咽了一下,本来已经收住的情绪又绷不住了,轻轻地松开叶清的手,努力扬起灿烂笑容:“你一定要幸福啊......”

    叶清也笑,心里没来由的泛起一丝伤感:“好的,我听绾绾的话,以后肯定会很幸福的。”

    姜绾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打开门走出房间。

    她不能再待下去,否则自己该控制不住哭出声了。

    叶清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眼底闪过一阵恍惚,微微叹息了一声,低声呢喃:“孩子,妈妈好想你......”

    傅卿没有听清她的话,但还是意识到了什么,眉心一动,压低声音问叶清:“清儿,你怎么今天忽然要收绾绾当干女儿了?这事情,有点突然。”

    叶清摇了摇头:“不突然,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她垂下眼眸,眼底浮现出一幕曾经发生的场景。

    就在姜绾去米国拍摄《致命游戏》的时候,傅淮琛忽然找到了她。

    他说:“叶总,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和您的女儿有关,希望您听了之后,一定要冷静。”

    叶清苦涩的勾了勾唇角:“江晚那孩子已经去世了,还有比这更让我伤心的事儿吗?傅淮琛,你知道什么,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傅淮琛看着她,每一个字都透着极致的克制:“不,这件事不是让您伤心的。”

    叶清道:“不是让我伤心的?难道还能让我高兴不成?”

    “您的女儿江晚,她没有死。”他一字一顿。

    叶清愣住,整整十秒才反应过来傅淮琛说了什么,睁大眼睛,浑身一震,声音震惊的扭曲起来:“你说什么?”

    “我要说的事情,可能会让您不敢相信,也可能让您觉得我是在说笑......但是,我并没有骗您,叶总,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前世,今生?你是说......你是说姜绾——”叶清的声音干涩,脑海里划过一道电光,她忽然猜到了傅淮琛要说什么。

    傅淮琛面容淡淡的陈述事实:“姜绾,就是江晚。”

    “我喜欢的女孩,现在娱乐圈的艺人姜绾,就是你去死的女儿江晚,是她查出了韩亦、韩灵萱还有那个陈洛三人杀害江晚的真相,这就是她身份的证明。”

    叶清震惊的喃喃:“不,不,这怎么可能?”

    傅淮琛在说什么?他在逗自己玩儿吗,还是他疯了?!

    她的脑海里翻涌起惊涛骇浪,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傅淮琛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

    他没有任何理由骗自己。

    与姜绾相处的一幕幕出现在叶清眼前,她的名字和江晚一样,她翻唱过江晚的歌曲,她为去世的女儿说话,她在自己遇到私生饭受伤的时候,担心的连夜赶来,为自己怒怼记者。

    在自己受伤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姜绾每天都来照看自己,一直到她彻底痊愈出院,只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偶像吗?只是因为自责吗?私生饭已经被警察抓捕,而那孩子看起来根本不是会疯狂追星的人。

    那个女孩还对自己说,让自己把她当成女儿就好,她说如果江晚还在,也希望自己能够幸福......

    并且,姜绾找到了杀害女儿的凶手。

    叶清知道傅淮琛也一直在追查当初江晚的事情,而姜绾明明知道,却从没有任何质问,甚至在微博上屡次支持江晚,如果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自己的男朋友每天查找别的女人死因,她怎么可能不吃醋呢?

    每一件往事在叶清脑海里回荡,每件事都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居然才发现,姜绾那么在意自己,这让她无法提出任何质疑。

    但是这件事,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许久,叶清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按着太阳穴,沉声问:“傅淮琛,你为什么忽然告诉我这些?是绾绾她......她有什么危险吗?”

    傅淮琛淡淡的笑了一笑,云淡风轻,面容平静:“我告诉您这些事情,是想请您帮一个忙。”

    “什么忙?”叶清压下内心的不安,问。

    “如果我,”傅淮琛顿了一下,语气仍旧淡然,却透着一丝恳求,“如果我和傅氏出现什么突发事件,请您帮我照顾好绾绾。”

    因为她是姜绾的母亲,是傅淮琛的认知里,最能够好好保护她的人。

    一个月后,叶清调查了无数证据,终于彻底确认,姜绾就是江晚。

    直到傅淮琛被抓,傅氏集团濒临破产,陷入审查和舆论之中,叶清才明白傅淮琛当时那些话的意思,他是想把姜绾托付给自己,才告诉自己她的身份。

    当叶清看到星汉发布声明后,立即代表华艺同样宣布帮傅淮琛洗刷冤屈,为的,是保护她的女儿......

    还好,傅淮琛没事。

    现在,姜绾没有主动告诉她一切真相,她也不强求,上一世她没有好好的陪伴自己的女儿成长,害得她在外面受尽苦难折磨,这一世,她的女儿现在生活的很幸福,有一个那么爱她的男人为她遮风挡雨,姜绾只要能一直幸福快乐下去,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叶清只希望她用姜绾的身份过好这一生,不必牵扯到前尘往事,也不必理会容家和叶家的恩怨纠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但不需要认回容家,还是需要认回叶家的,叶清努力想补偿姜绾,只好无奈的提出认她为干女儿的请求。

    ......

    等到婚礼正式开始后,没有人知道一直活泼又肆意的姜绾,为什么是宾客伴娘等一群人里哭的最惨的一个,看起来比闺蜜要嫁人的傅卿还伤心。

    既不舍,又带着对母亲的祝福。

    傅淮琛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小声安慰着,等最后,抢到了叶清抛出的绣球送给她,小姑娘才破涕为笑。

    傅淮琛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娶了一位夫人,还是养了一个女儿。

    但是,他甘之若素。

    叶清抛完绣球,用眼神安慰了一下没抢到的傅卿,看到傅淮琛一直努力哄姜绾开心的样子,不由视线定格,眼里写满了温柔。

    傅淮琛感受到一股注视,抬眸和叶清对视了一眼,相视而笑。

    这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秘密。

    因为他们都在守护同一个女孩子。

    抢完绣球,新郎新娘一桌桌的给人敬酒,姜绾身为伴娘,不知不觉之间,喝的有些多,脸上带着一抹微醺,笑容格外甜美,看得傅淮琛想把她拉回家里藏起来,但是想到今天她格外的伤心又格外高兴,只好叹了口气,由他去了。

    小姑娘跟在叶清身后挨桌敬酒,叶清也向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们认真介绍,这是他们叶家的孩子,以后就是她的女儿。

    能来参加这次婚礼的,一是和叶清黎渊关系好的亲戚好友,二是叶家生意上的伙伴同行,三则是两人在娱乐圈积累多年的人脉朋友,叶清把姜绾介绍给每个人,那些被敬酒的人个个都是人精,不用叶清再多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以后,姜绾不单单是傅氏集团的夫人,还是叶家的女儿,据说,姜绾与薄家的小四爷关系也很好。

    可以说,姜绾以后不单单是能在娱乐圈横着走,就算是在整个华国,也没有几个人背景比她还大的。

    婚礼上,薄渡没有来,代表薄家来的是大公子薄瀚和二公子薄渝,没见到这两年风头正盛的薄渡,宾客们都有些遗憾,搞得薄瀚也很尴尬。

    只有姜绾知道,薄渡现在已经被薄震夜视为第一继承人来培养,今天正前往外国洽谈一笔生意。

    薄渝当初凭借清纯不做作的神颜,以《云梦泽》最后一秒出现的小道士横空出道,有人还推测他能成为第二个姜绾,但是出道不久就被爆出私生活混乱,演技差,脾气差等一系列黑料,还是实锤那种,展现了与外表完全不符的品性,这两年在娱乐圈沉浮,虽然是薄家人,但薄家嫌他丢人根本不管他,糊也是真的糊。

    见到姜绾和叶清走过来,薄渝站起身举起一杯酒,垂下眼眸,笑容一如既往的乖巧绵软:“叶姨,晚辈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姜绾,好久不见。”

    姜绾挑了挑眉,唇角扬起一丝玩味的弧度:“呦,薄二少,还真是好久不见。”

    薄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眼底浮现出一抹恐惧,居然当众踉跄的离席了。

    姜绾:我还没开始呢这人怎么跑了?

    到底是当初自己把他吓坏了,还是薄渡把他揍坏了?

    “老二!”

    薄瀚尴尬的喊了一声,薄渝头也不回,他只好朝姜绾道了歉:“实在不好意思,舍弟性情顽劣,让姜小姐见笑了。”

    这还是姜绾第一次见到薄瀚,他身材高大,五官英俊硬朗,一脸正气,和薄渝薄渡完全两个画风,看起来有点憨,除了眸色清浅,眼底闪烁着一抹精光看着还有点意思,其他地方完全不像是薄家人。

    这两年,薄瀚在薄家子弟内斗中彻底失败了,但还像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天天在薄渡面前蹦跶,估计心里恨死了薄渡,知道她和薄渡关系不错还能跟她笑盈盈的,证明这个人忍还是很能忍的。

    嗯,下次她让薄渡打狠点。

    姜绾朝他稍微点了一下头,代表着打了招呼。

    薄瀚见她根本不搭理自己,咬了咬牙,赔着笑脸坐在了。

    傅淮琛忽然走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压低了声线,在她耳边轻声问:“薄渝为什么被你吓走了?”

    “什么叫吓走了?明明是他见到我之后佩服的五体投地,灰溜溜的跑了,搞得我好像很可怕一样。”姜绾距离他远了一些,小声回答。

    傅淮琛:“嗯?五体投地?绾绾做了什么让他五体投地了?”

    姜绾不是很想告诉她,自己两年前在女厕所把薄渝差点吓哭,然后他还被薄渡揍了一顿是事情......

    傅淮琛见她不说,也没有逼问,看着小姑娘醉酒红了脸的样子出神。

    她穿着一身伴娘的藕粉色旗袍款式的长裙,绣着清丽的浅色花纹,素雅大方,像是出水芙蓉般清丽动人,纤细的腰肢不堪一握,身材出挑,脸颊飞过一抹红云,眼底水光潋滟,带着若有若无的魅惑。

    远处一阵喧闹,傅淮琛看见叶清一身红色嫁衣正在敬酒,目光又落回姜绾身上,不由自主开始幻想,绾绾穿上婚纱的样子。

    心里像是一粒种子忽然破土发芽,再也无法抑制这个念头。

    终于,酒过三巡,姜绾头晕眼花,坐在角落里,拉着傅淮琛到自己身边。

    有他凶神恶煞的往这里一站,根本没人敢再朝她敬酒了。

    “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当伴娘......傅淮琛,你听见了吗?”姜绾扯过傅淮琛的领带,小声呓语。

    “这也是我第一次给人当伴郎。”傅淮琛眉心一跳,莫名记起自己很久以前把姜绾抱回宴遇酒店时候,发生的事情......

    “姜绾,你会吐吗?”

    姜绾立即怒道:“......你给爷爬!我怎么可能吐呢!”

    傅淮琛:“但愿。”

    姜绾的脸红的像个小西红柿,嘴巴里嘟嘟囔囔的,两只小手不安分的抓住他的头发:“傅淮琛,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还没七老八十呢你就嫌弃我,我还没嫌你年纪大不洗澡爱熬夜呢!”

    傅淮琛:“我没有不洗澡。”

    姜绾细微的呼吸,带着酒气落在他的耳边,温润的红唇似乎已经碰倒他的耳朵了,带着一阵电流般的触觉,傅淮琛眸色一暗,微微缩了缩手指,克制着自己想要把她抱住的冲动。

    “你有......你就是有,上次你开完车就没洗澡。”姜绾很认真的说,嗯,她记得清清楚楚。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题外话------

    感谢:A泳姿、星辰信仰送的月票和评价票。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