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春庭看月华 正文 第54章 何问来人

作者/谢小骆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月瑾点点头,抬手指向屋中:“请吧。”

    苏念站在那没动,探寻的目光落在幽璐身上。

    幽璐心领神会,行礼退下。

    “你听说过‘问来人’吗?”

    听苏念这么一说,月瑾倒茶的手一抖。

    她听说过,第一次从淮醉口里,之后他差点杀了自己;第二次从若芽那,之前自己在被人追杀。因此她对这个词的印象不大。

    见月瑾没有回应,苏念缓缓道:“功过争论千秋去,是非成败问来人。问来人是一个组织,一个......”

    “一个杀手组织吗?”月瑾有些不悦。

    这世上总有人会为了钱去杀,去杀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她想起了母亲,她就是死在那所谓的舅舅北漓的皇帝派来的杀手手上,还假惺惺告诉她母亲说被寒酥人逼迫的。而他们这般做,只为了仅屈屈几两黄金,她痛恨他们。

    苏念沉默了会儿,低声道:“这样说也不能说完全是错的。”

    “那就不必谈了。”月瑾抬头看了苏念一眼,不知为何,此时此刻苏念更她我琢磨不透了。

    月瑾宁愿苏念这时候来责备自己引来的北漓人伤到了她和小皇孙,而不是这般平静的与之闲聊。这让月瑾的愧疚感更深了,明明来此是想要保护她,可她的伤害却是自己带来的。

    “那你如何判断正与恶?”苏念显然没听进去月瑾是话,她接着问道。

    月瑾犹豫了下:“活人,为正;杀人,为恶。”

    “那若,杀一人,而活百人,为何?活一人,却杀百人,为何?又或者,救一人至国破家亡,杀百人可保国泰民安,又当如何论述?”

    月瑾不知该怎么回答,苏念说的虽极端却不无道理。

    “其实啊,这世间哪有什么正与恶。”苏念笑了笑,“不过立场不同罢了。”

    “那你呢?你怎么判断?”

    “我做的不过是自己认为对的事而已,至于对我的评判,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

    此刻的苏念,让月瑾感到陌生又熟悉,这样的论调与幽南又有什么不同?可她们就是不同的,这也是事实。

    “我们继续吧。”苏念并不想和月瑾纠缠于一个问题上,她把话题往下引,“你为什么没要和离书?”

    “我......”

    “现在的你,是想离开的吧?”

    月瑾低下头,没敢看苏念的眼睛。她究竟对有自己了解,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令月瑾惶恐。

    “你还有办法吗?”月瑾内心挣扎着,终很不争气地问。

    “有啊,不过......”

    苏念停下来,月瑾忍不住抬起头,却发觉她的眼中含着笑意。

    “不过,要看你家淮醉小夫君什么时候来接你咯!”

    月瑾瞬间涨红了脸,小声嘀咕:“谁说他是我夫君了?”

    “嗯......大概是当事人自己说的。不信的话,你就自己问他。”苏念顿了顿,接着道:“早知如此,何必浪费了我一张和离书呢?”

    “你的?”月瑾有些震惊,不过仔细想来那份和离书上确实没有明确的指道名姓。

    “嗯,我当年找他要的。”苏念叹了口气,“不曾想,已经这么多年了啊。”

    “那我需要怎么做?”月瑾迫切地问。

    “别急。”苏念呷了口茶道,“目前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很简单,过些时日直接去求个和离便是,但这种你离府后会如何我就不清楚了;还有一种方式,‘问来人’会给你找个新身份,那样离府后你便可自由生活。”

    “我选第二种。”月瑾毫不犹豫道,她对目前的身份已无任何眷恋了,若真能舍弃是最好不过。想了想,她还是问道:“你说的‘问来人’究竟是做什么的?”

    “遍布各地什么都做,从杀人越货到正经买卖。对了,玉春楼就是京中的站点。”

    “什么!”

    “怎么?害怕了?”苏念收敛了笑容,“月瑾,别把我当好人,我从来就不是。”

    风,顺着门缝吹进来,屋中两人相视而坐,各有所思,静默无言。

    啪嗒,茶盏落在地上碎裂开来。

    “米糕!”月瑾生气地扭过头,罪魁祸首还迈着轻快的小步子走来走去。

    听到月瑾叫它,米糕昂起小脖子,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倒像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它的事一样。

    苏念起身把米糕抱到桌面上,挠挠它颈下的细毛。

    米糕也不怕生,仰躺倒在苏念面前,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好不适意。

    待小侍女把地面打扫干净,米糕已经四仰八叉的睡着了,听着它轻微的呼吸声,月瑾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若能一直这样,也未尝不好。这大概,就是理想生活的样子。

    “那我怎样离开?”这一景象坚定了月瑾离开的想法,与其整日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不如离去松快些。

    “目前不方便告诉你。”

    “那什么时候我总可以知道吧?”

    苏念摩挲着茶盏,许久后缓缓抬头道:“我不知道,得看那边什么时候行动。”

    “那边?”月瑾追问了几次,都被苏念支支吾吾糊弄过去,她虽心中暗藏疑虑,可毕竟求人办事也不好逼迫太紧。

    /

    苏念出了院门,等候在门口的若芽迎了上来道:“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么多呢?”

    “如果来自恒州的消息属实,那京中怕是要有大变故了。”苏念双手插在袖中轻轻叹了口气,“只是没想到姨母那边也不可信了。”

    “她毕竟有个儿子。”若芽道。

    “罢了,不想这些了。”苏念往前走着,“石头的家属可安排好了?”

    “嗯,我回来就先差人消了石头的妻儿的奴籍,把他们送到绥城的田庄去了。”

    “石头再怎么说也跟了我那么多年,年后你陪我去趟绥城吧。”

    若芽点点头,张了张口没出声,眼眶却红了。

    见此,苏念停下脚步,扶住若芽的肩膀问:“怎么了?”

    “没事。”若芽擤擤鼻子,“就是觉得太可惜了。”

    “这可不像你。”苏念半信半疑,她仔细打量了下眼前人,瞧见若芽的发髻上拆去的白绸心中也猜了个大概。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