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三十一章 一之太刀与修罗剑鬼(4200)

作者/第三魔法使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你……很不错,可惜了。”

    饭筱长威斋家直听懂了他的潜台词,面露惋惜。

    敢对他拔剑已经极为难得,更难得的是能坚守本心,抵抗与他学剑的诱惑。

    是日本剑道,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就算是日本武尊对于剑道的理解也不一定有他深。

    当然,战斗力又是另一回事。

    世间大道何其多,剑道只是其中之一。

    “我也觉得很可惜,既然已经选择了要走的路,爬也要爬完。”

    人生就是这样,总要面临选择。

    可以的话,全都要是最好,可关俊彦现在没这个能力,只能择其一。

    和正式编纂委员会的这群超越者相比,明显是种花家那边更合他的胃口。

    关俊彦知道,种花家那边肯定也有算计。

    可能是因为云中君,可能是因为“件”之预言中提到的“关键”,也可能是因为穿越者的身份。

    但同样是算计,东君、月神、张良全都摆在明面上,而且给了选择的余地,明着告诉你得与失,哪怕关俊彦拒绝也没有逼着你接受。

    不像本愿寺显如,也不像饭筱长威斋家直,后者和罗翠莲的做法有点像,不过罗翠莲的出发点是为了关俊彦的未来,认下姐弟后给得又很多,多到关俊彦无法计较。

    这是格局、气魄、眼界上的差异。

    关俊彦又想到了御门院心结心结,那个消失了很久的女人。

    她曾这么评价过她的傀儡道,因为地域的限制,精巧有余,大气不足。

    以前没觉得,现在——一语中的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地大物博和地小民多比起来,谁更有底气,一目了然。

    想到这里,关俊彦的嘴角多了一丝笑意。

    越是生在异国他乡,越是发现种花家的好。

    既如此——

    “谢过前辈,给我亮剑的机会。我的其中一位老师曾告诉我,背后中剑是剑士的耻辱,死也要亮剑之后再死。”

    酒吞童子说得没错,既然要死,当然要死得更合心意一些。

    说完,关俊彦出剑。

    大剑豪的境界,自身积累的灵力,以及卍解·观音开红姬改的力量系数爆发。

    因为敌人是境界远高于自己的超越者,反而不用担心后继乏力的问题,留下来的力量也未必有发挥的机会,不如追求刹那的绽放。

    一身之力,尽入一刀。

    一刀刹那!

    一刀流的刹那之刀。

    关俊彦自己的刀。

    将他人的剑招化为自己的剑招,这是通向剑圣的必经之路。

    仅这一刀,就让毒岛父女自愧不如,名为关俊彦的少年的境界没有半点水分,假以时日,剑圣可期。

    只可惜,他的对手是多位剑圣的老师,将剑道推行到全新高度的开创者,饭筱长威斋家直。

    关俊彦的一刀刹那,被他这么随手一弹,便剑尖偏移。

    这不仅是力量的差距,更是剑道领悟上的差距。

    换成本愿寺显如和茨木华扇绝对做不到这么轻描淡写。

    一刀无功,关俊彦毫不意外。

    剑道之祖,没这种本事反而奇怪。

    单论武力值,饭筱长威斋家直比茨木华扇和本愿寺显如要高,高整整一个档次。

    所以,关俊彦的心态摆得极正。

    只要一息尚存,只要手还能动,关俊彦就会出剑不止。

    相同的境遇他已经体会过一次,站在武道的罗翠莲尚且不能让他低头,何况只是剑道之祖。

    一刀刹那过后,第二刀紧随其后。

    没有刹那的霸道迅捷,却另有不同的天地。

    关俊彦所学驳杂,有系统灌输,有冥想战自悟,有名家指点,经由罗翠莲的锻打,关俊彦不仅体魄越发精粹,一身所学也被不同脉络串起,如同一颗颗珍珠,归入手中。

    一刀刹那是第一颗,还有很多在后面。

    有剑,如旭日东升,其实磅礴。

    有剑,如梅子黄时,细雨连绵。

    有剑,如瀚海波涛,汹涌澎湃。

    一一展开,堪称气象万千。

    如果人生是一场旅行,关俊彦早已走过千山万水,跨越无数战场,见过诸多风景,这些都被汇入他的剑中。

    心气不坠,剑意不止。

    只是,风景再多,终究有用完的时刻。

    只要关俊彦没有跨过大道关卡,就破不了剑道之祖的双指轻弹。

    天下万物皆可为剑,这种境界他早就到了。

    每一次弹指,都是一次出剑。

    每一次出剑,都是恰到好处。

    既打断了关俊彦的剑招,却无损于关俊彦的剑气剑意剑心。

    所有人,包括对敌的两人在内,都心知肚明,一旦关俊彦的剑招用尽,剑气耗竭,剑意减弱,就是饭筱长威斋家直出剑之时。

    这一剑,必定石破天惊。

    在一次奇招突出,主动弃剑,试图以擒拿手法拿住老人手腕后,老人半闭半睁的眼睛终于睁开。

    “好一个无刀取!我就如你所愿。”

    老人双手虚握,一柄无形有质的太刀随之显现。

    剑道之祖,终于握剑,仅仅是一个动作,就让另外三名剑士感受到发自内心的战栗。

    关俊彦知道时候到了,将名刀村田反手丢给毒岛冴子,同时呼喊道:

    “红姬!”

    早已经将改造领域张到最大的刀女儿心领神会,左手一挥,地面为之两断,将毒岛父女连同酒吞童子的脑袋远远送出。

    和本愿寺显如不同,关俊彦没有牵连他人的习惯,不管自己变得有多么强大。

    而后,关俊彦双手握住新得到的“鬼切”,朗声道:

    “请前辈出剑。”

    “一之太刀。”

    老人点头,以少有的凝肃声音报出招名,以示对关俊彦的认可。

    随后起剑。

    动作极为缓慢,不像是在出剑,反而像是在写字。

    写就东方文字中最简单,最起始的一笔——横,也可以说是一。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的一,却让红姬的“改造领域”,让关俊彦散落下的剑意剑气,乃至同为超越者的本愿寺显如营造出的苦海,茨木华扇留下的阴浊鬼气都无法抵挡,被一一斩开。

    这就是一之太刀。

    剑道之祖,饭筱长威斋家直所开创出的至高之剑。

    相传饭筱长威斋家直从学习剑术时便每天拿着木刀对大树直劈6000下,长年的这样练习后无论是挥刀的力量还是出手的速度都达到了常人无法达到的境界,最基本的招数便成了最强的招数,这就是所谓的“秘剑·一之太刀”!

    它融合了一柄剑的三个段位。

    第一的“力”是为力量,指习剑初期对个人能力的苦练;

    第二的“技”是为技术,习剑中期通过磨练出的武技;

    第三的“位”是为精神,指持剑者的心态和对生命的感悟;

    最终合气天地,立于不败之地。

    它已经超脱了剑术的范畴,用剑道来形容都有些浅薄,这是真正的超越大道。

    天、地、人、三才的统一。

    运诸于剑便是剑道,用在拳上便是拳理,真正的一理通百理明。

    而这,还只是饭筱长威斋家直当年的体悟,传给弟子松本备前守的理念,并经由冢原卜传之手闻名于世。

    超越之后,饭筱长威斋家直又有了新的体悟,不止是合气天地,更能自成一座小天地。

    与佛教的掌中佛国,一座小千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同的是,佛国也好,小千世界也罢,都是主生,而剑则是名副其实的杀器。

    若论杀力,饭筱长威斋家直是当之无愧的日本第二,仅在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的日本武尊之后。

    所以他的剑才会是这般锐不可挡。

    别说挡,连稍作偏移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一不断靠近。

    一剑一世界。

    这就是剑道之祖的大气魄。

    虽然世事无绝对,强中自有强中手,但眼前的这些障碍,并不足以抵消他的气魄。

    鬼气苦海自动分开。

    红姬的改造领域,连同巨大化的人形具现都被一分为二,被强行打回原形。

    即便如此,红姬依旧强撑着回到主人的身边,做出一式竖刀吗,为赋予她灵魂之人架起最后的屏障,哪怕结果是刀断生死。

    关俊彦心生不忍。

    灵魂上的联系让式神对主人心生依恋,主人又何尝不珍视每一位式神?

    然而,不等他伸手将红姬拨开,又有一刀凌空而至。

    名刀村田。

    毒岛冴子的佩刀。

    不过不是在毒岛冴子手中,而是被酒吞童子的用嘴巴叼着,在红姬的领域解开后晃荡着飞了过来。

    姿态滑稽可笑,却也是一式横刀。

    没有给关俊彦开口的机会,嘴上叼刀的女童鬼王含混不清地说道:

    “没死过的急什么,让死过一次的先,勇仪还在等我。华扇,又得麻烦你一个人坚持下去啦。”

    “笨蛋。”

    茨木华扇骂了一句,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三大鬼王相识相知这么多年,早就知道彼此的性格,任何劝阻都是多余。

    大不了以后再想办法复活她们,这本就是鬼族最大的优势。

    “没用的。”

    .出剑后,不再废话半句的剑道之祖破天荒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

    日本虽然地小,战争却一点都不少,反而比其他地方多很多,村子和村子之间都能发生战争,似乎大和民族骨子里就流淌着斗争的血液。

    这导致日本活下来的老家伙极少,活过千年的更少,人鬼妖邪皆然,可以的话,老人还是希望多留一些下来,这样未来的切磋琢磨的人也可以多一些,就像是天空中的茨木华扇。

    鬼族虽然比较容易复活,但每一次,魂魄意气都会削减很多,再想超越几乎不可能。

    不过他没有因此收剑,剑士之剑出必见血。既然不要脸地和小辈动手,必须要一剑功成,否则这张老脸将彻底颜面扫地。

    就在他考虑,是不是稍微偏移剑路,绕过这些酒吞童子的脑袋和红姬之时,老人听到了一声无比熟悉的“震动”。

    那是剑的鼓动,是剑士与剑完全契合的表现。

    而在鼓动之后,凌厉的剑意冲天而起,直欲刺破天穹。

    周遭的苦海和阴煞鬼气全都被剑意裹挟牵引,以惊人的速度汇聚成一句月牙形的黑色剑气。

    一眼,老人便确定了来人的境界——剑圣,而且不是一般的剑圣,是专门为杀戮而生的剑圣。

    紧接着,盈满的黑色剑气呼啸而出,从侧面集中了缓慢前进的“一之太刀”。

    直到此时,剑士才报上这一招的名字。

    “月牙天冲!”

    月牙天冲声势极大,黑色的剑气将半条街都染成黑色,从中分断。

    相比之下,“一之太刀”显得很不起眼。

    不过招式的强弱从来就不是以声势评价。

    纵然月牙天冲天河倒悬,倾泻直下,“一之太刀”却如同水中不起眼的礁石,任你风大浪大,也只能从礁石身边经过,不能改变礁石的位置。

    好在,月牙天冲也不是完全做无用功。激流无法让礁石位移,却又另一种战胜它的方式,通过不间断的冲刷,水滴石穿,将礁石一点点消磨殆尽。

    而黑色剑气确实做到了。

    光靠剑圣的力量也许不够,但剑气融入的苦海与阴煞鬼气都是超越者的大道延伸,有了和“一之太刀”争锋的资本。

    本愿寺显如、茨木华扇本人面对这样的一刀,也会选择用类似的方式对手锋锐难当的剑道。

    相互比拼大道的消耗,才是超越者之间战斗的本质。

    关键时刻出剑的这名剑士无疑是抓住了关键点,虽然没能最终完全消耗掉“一之太刀”,但将其消磨得七七八八,剩下的那一点,关俊彦自己就能用鬼切接下。

    秘剑被破,饭筱长威斋家直没有生气,没有继续出剑,精芒内敛的眼睛看着“月牙天冲”的来处。

    他当然没有尽全力,“一之太刀”会这么慢,完全是因为对少年剑士的认可,满足他的愿望,让他一观秘剑真谛。

    可秘剑的境界和其中的大道同样是货真价实,就算来的是剑圣,就算取了巧,也不该这么轻松。

    没错,轻松。

    老人能感觉到,那名剑圣没尽全力,余下的剑意剑气正牢牢锁定自己,以便应对自己的第二剑。

    剑士一道什么时候又多出这么一位了不得的人物,自己是不是隐居太长时间了?

    老人的心中生出些许好奇,但很快,好奇就变为了错愕。

    来者手提一柄镶嵌有红色宝石的打刀,打刀的样式与鬼切如出一辙。

    一身黑衣,虽是人形,额头却长了角。

    与酒吞童子,茨木童子相似,鬼族独有的角。

    更令老人惊讶的是,鬼角之下的脸庞,与不远处的关俊彦一模一样。

    “你是——”

    “大江山的新晋鬼王,修罗剑鬼,如此自称没问题吧。”

    鬼之关俊彦双眼赤红,声音喑哑,与人类迥异。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s://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