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我那个丧病的同桌 扒一扒我那个丧病的同桌 最新章节 61.绿豆

作者/困成熊猫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    顾倾淮给罗运画的符纸万金难求, 再加上顾倾淮和栾澄都要上课,所以罗运是亲自开车过来取的符纸, 并且还是掐着两个人午休的时间过来的。原本顾倾淮就想着给罗运打个电话,说说栾利伟手中那张照片跟有可能存在视频的事, 这下罗运直接过来了,他也省得再打这么个电话。

    外来人员按规定不让进食堂,但罗运身份特殊,又有学校的老师一路带路, 所以也没人管他。

    他跟顾倾淮还有栾澄找个地方坐下了,买了一大堆吃的。刷卡的时候刷的是顾倾淮的卡, 这卡一天限额虽然只有五十块钱, 但是学校的伙食比外头便宜, 五十块钱就能买不少好吃的。

    “刚才负责给学生打饭那个人是新来的?”罗运掰着筷子冷不丁问。

    “可能是吧,我们也是今天才看到。”栾澄总觉得罗运不会凭白问这样的问题, “怎么了罗叔叔,有什么问题么?”

    “上次我来调查于老师的事没见过这个人,眼生,多问一嘴。”罗运笑笑,压低声, “毕竟像他这样有阴阳眼的人可不是随处都能看见。”

    “他有阴阳眼?”顾倾淮本来就是听着,没参与话题,听到这一点, 慢不经心地看向那个瘦瘦的, 看起来一脸老实相的食堂工作人员。

    “有些人天生就带特殊能力, 就像栾澄。”罗运说完之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朝白幽勾勾手:“小妖精,过来。”

    “喵~”你才小妖精!你祖上三代都是小妖精!白幽瞪着罗运,一副“老子才不过去”的样子。

    罗运这时拿出白幽在他那边时特别喜欢吃的鸡腿:“你过来,给你吃这个。”

    白幽:“……”

    白幽瞅瞅顾倾淮和栾澄,“喵~”一声,一点一点往罗运那边蹭。他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卧槽白幽你怎么能这么不矜持!”一边直勾勾盯着鸡腿。

    罗运笑着一把把它捞起来放到腿上,将鸡腿送进自己嘴里。

    白幽:罗运你奶奶个腿儿!

    栾澄“噗!”一声,差点喷罗运一脸。顾倾淮无声地笑着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这就是叛徒的下场。

    白幽两只前爪搭在罗运胸前,想要够鸡腿。但是他长得没那么大,够不到,就只能一只拿爪子抓罗运。

    夏天衣服薄,罗运被抓得还挺疼,就把白幽的爪子给按住了:“反正你在这儿也没什么事,一会儿不如跟我走吧?保证给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要是同意,出去我就给你买烧鸡,整只的,谁再说谎谁小狗。”

    白幽收回爪子,考虑良久,瞅瞅栾澄和顾倾淮。

    栾澄倒是很好,可是架不住有顾倾淮这么个醋坛子男朋友。他稍跟栾澄亲近点,顾倾淮就不给他吃肉。而且还不让他吃加调料的菜,讨厌死了。可是罗运简直就是个心机吊,这人能信么?

    顾倾淮从没想过要强制白幽,包括韩诚东和明玥,一直都是最大程度让他们自由,因此看到白幽在那歪着毛茸茸的小脑袋考虑,他也没吱声。倒是栾澄,笑说:“罗叔叔你不如告诉他你上哪都抱着他,这他能更乐意一点,他腿懒。”

    白幽可能是因为以前飘惯了,所以特别烦走路,偏顾倾淮不抱,也不让他抱。白幽每天羡慕小绿豆能羡慕好几次。

    罗运说:“行啊,我走哪都抱着你。”

    白幽“喵~”一声看着罗运,那小眼神儿好像在问:你说真哒?

    罗运顺顺他的毛:“去不去?”

    白幽的眼睛喵着另一个鸡腿,罗运给他撕了一条,他咬住之后吞下去,就坐在罗运腿上不下去了,等到罗运回去时也一直在罗运怀里,到停车场才跳下地,跟栾澄玩了一会儿。

    顾倾淮坐在罗运的车上把装着符纸的信封给了罗运:“五张,下次画大概要三天之后。”

    罗运没开封,接过来之后小心地放进手套箱里:“谢了。”

    顾倾淮笑笑:“是我该谢谢罗叔叔,麻烦你了。”

    罗运看了看白幽,等顾倾淮下车之后就把车开走了。路上等红灯的时候他闲着无聊,问白幽:“你知道他刚才谢我什么吗?”

    白幽抬爪虚画了四个字:“救命之恩”

    罗运本来也觉得有可能,不过看完信封里的东西之后,他发现他还真是想简单了。这个顾倾淮,明摆着是在谢他把电灯泡带走了。

    不过顾倾淮怎么知道他会带走小妖精?!

    这厢,栾澄看不见车了,问顾倾淮:“你把照片的事跟罗叔叔说了?”

    顾倾淮“嗯”一声:“栾利伟到底是怎么知道照片的事,罗叔叔会帮我们查清楚。另外栾行止和张丽娇那边他也会多留意,所以你就别太担心了。”

    栾澄说着是不怕被人知道,但那也是指不怕被外人知道。他心里其实还多少有些挂怀,主要是因为母亲身体不好,他不希望她知道这事再让她担忧。他已经尽量表现得轻松一些,没想到还是被顾倾淮给看了出来。

    栾澄不好意思地抓抓头,转移话题:“白幽应该不会有事吧?”

    顾倾淮笑笑:“顶多回来的时候斑秃。”

    白幽鬼心眼儿挺多的,应该不会太吃亏才是。

    虽然……罗运一看就是个腹黑男。

    晚上顾倾淮跟栾澄刚到家没多久,顾倾淮就感觉到手机震动——白幽失踪寻回之后应白幽的要求调回来的,他拿出手机一看,有一条新微信。

    转账给你 ¥22000.00

    转账来自罗运,顾倾淮确认收到之后,想都不想就转给了栾澄。

    栾澄看到金额吓一跳:“干嘛给我这么多钱?!”

    顾倾淮说:“以后兼职的钱都给你管。”顿了顿:“如果毕业之前顺利,学费跟房钱肯定能出来了。”

    栾澄:“……你认真的吗?”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居然来得这么容易!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收红包也最多加一起三五千的,还没破万过呢。

    栾澄有些犹豫要不要再给顾倾淮转回去,毕竟他吸收灵气不需要费什么力气,可顾倾淮能有如今这样强大的画符能力却是经过许多年才练就出来的,绝非一朝一日的辛苦。不过想想,他还是留下了。既然是顾倾淮的心意,那他就先收着,可以攒起来以后买房子或者买车?

    顾倾淮还没有一个安稳的家呢,如果以后他们真能凭自己的能力买一套自己的窝,听起来也十分不错。

    栾澄问:“这算上交工资卡么?”

    顾倾淮笑笑:“如果你承认你是我媳妇儿,那必须是。”

    栾澄抬手就往那张帅得天怒人怨的脸上怼:“去你的!”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不过真没想到罗叔叔给这么多。”从钱数上看,应该是一张紫符一万,一张蓝符三千,“这还没画银符呢,要是画了银符还不得三五万?!”

    “太少了,银符的话最少也得一张十万吧,还得是友情价,毕竟能画的人已经很少了。”不是隐世了就是去会阎王了,银符现在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而且如果不是有栾澄,他也画不了。

    “不行,男朋友你赶紧扶我一把。”栾澄调皮地做了个要晕过去的动作,“这惊喜来得太突然我要HOLD不住了!”

    “可别,咱家发财还得全靠你呢,你可挺住。”顾倾淮赶紧扶住栾澄,顺势吻了吻栾澄的嘴巴。

    为了避免栾利伟使什么下三滥的招数,他俩现在在外头都很小心,勾肩搭背的时候都很少了,所以一回家,就会忍不住想要快点补足白天那些硬生生忍下来的冲动。

    栾澄一开始的时候总会脸红,但是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他把手伸进顾倾淮的衣服里摸着顾倾淮可以见光之后比以往更结实了许多的脊背,还有腰间并不那么厚,但手感却十分好的肌肉……

    心情真是美美的!

    栾利伟跟栾澄同一时间放学,但是他也没刻意跟着栾澄和顾倾淮,因为被发现的话会显得很LOW,而且他也不想让栾澄有什么准备。但对于栾澄和顾倾淮,他也没能释怀。他爸一直没找回来,报了案也没有结果,现在他一往家里打电话,他妈就跟他哭个没完,弄得他这几天上课都没法专心。

    ——怎么样了?

    栾利伟在洗手间里发信息。学校不让用手机,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他偷偷私藏的。

    ——他俩进教师楼了,一号楼二单元!怕被他们发现,所以我没再继续跟。

    ——谢了。

    栾利伟发了个二百块钱的红包,转手又给他妈发了一条微信。

    他记得再过不久就是栾澄的生日。这个日子他不想记,但因为家里时常提起,所以他记得很清楚。他从来没给这个堂弟送过什么生日礼物,看来今年可以破例了。

    栾利伟揣好手机,洗了把脸之后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室友问他:“是不是跟女朋友发信息呢?蹲这么久。”

    栾利伟嘴边挂着笑,眼神却变得更冷。他喜欢的女生在哪个班不好偏偏在三班,而且就特么喜欢栾澄!

    栾澄在床上躺得好好的,突然一哆嗦。顾倾淮敏锐地转过头来:“怎么了?还疼吗?”

    “不是。”栾澄看看窗外,避开这个尴尬的话题。刚才他们有点急,就可能有点儿擦伤,“外面是不是下雨了?风怪凉的。”今天没开空调,夜风挺凉快,他们就把窗子打开了。

    “没下雨。”顾倾淮下意识地给栾澄把被子拉高一些,“我去关窗。”

    “还是别关了,被子盖好这温度正好。”栾澄趴着歪头看顾倾淮,“哎,倾淮,你长这么大,最开心的事是什么?”

    “养魂,吸你灵气。”

    “啧,这个我知道。这个先不算,认识我,跟我做同桌这些都先不算,还有别的吗?与我无关的。”

    “还真有。不过得等你过生日的时候再告诉你。”顾倾淮说,“睡吧。”

    “哦。”栾澄有点不甘心,但听顾倾淮的意思那个最重要的事可能跟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有关,所以他就憋着没问。就这么憋了半个多小时,他憋不住了,在被子里踢踢顾倾淮,“要不你还是告诉我吧,你不说我睡不着。”

    “就知道不该告诉你,行吧,等着。”顾倾淮下床,去翻出一个小木盒来,又从里头拿了一个小小的,也就一颗鹌鹑蛋那么大的米色小束口袋,袋子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红绳子。

    “这什么?你做的?”栾澄接过来翻看,“你还有这手艺?”

    “袋子不是我做的,不过袋子里的东西是我种的。”顾倾淮小心撑开袋子,露出里面的八粒绿豆,“这是我小时候第一次种的植物,浇水,松土,还有晒干,都是我自己做的。那时候刚六岁吧,我觉得挺好玩儿,就一直留到现在。”

    “上面还有字?”栾澄发现其是一颗绿豆上有个“子”,一个个排完再看,居然是:小澄子是顾倾淮的

    “啧,真怀疑你晚上睡不睡。这是什么时候刻的?”在绿豆上刻字,亏得顾倾淮想得出来。不过看着确实好玩儿。

    “我说了你肯定得踢我,还是不说了。”顾倾淮把豆子装好,“睡吧。”

    “你别告诉我是那个完之后……”栾澄无语地看着顾倾淮。

    “啊。”顾倾淮居然痛快地承认了。

    栾澄:“……”

    突然觉得纯洁的豆子变得一点儿都不纯洁!

    栾澄把绿豆压在枕头下面:“睡觉!”

    顾倾淮失笑:“晚安啊亲爱的。”

    栾澄把手摸进枕头底下,笑笑:“晚安。”

    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冷颤似乎就这样被顾倾淮的一句情话给甜过去了,但栾澄家里却是要掀起一翻大风浪。

    赵玉芬刚睡下,就接到了许久不联系的妯娌的电话。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